zhao_chunhua / 英语学习 / 为什么中国学生记不住英语单词?

分享

   

为什么中国学生记不住英语单词?

2011-11-09  zhao_chun...
为什么中国学生记不住英语单词?

 
  汉语拼音的先入为主,让中国学生误解了英语单词很多年。


  汉语拼音让中国学生在正式学习英语单词好几年之前就接触了拉丁文的26个字母,然而这种先入为主,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后来他们对同样是由拉丁文字母组成的另一个有机的符号系统——英文单词的正确认识,进而导致将两者混淆。比如,小学一年级的我们,在书本中汉字“玻”的头上看到了“bo”两个字母,这两个字母是没有任何实际内涵的,它们只是为“玻”字拼出一个类似的声音而已。它们与“婆婆”的“po”也没有任何逻辑关联。然而,英语单词却不是这样的。我们知道英语单词叫做“word”,你可知道每一个“word”里面都有一个“world”?英语单词中动词“bore钻孔”里的“bo”也是两个字母,但它俩可不仅仅是一个声音,那可是模仿着另一个名词“pore孔、小孔”的“po”而创造的兄弟结构,“p”是清辅音字母(发音时声带不振动),出现在相对应的名词中;“b”是浊辅音字母(发音时声带振动),出现在相对应的动词中,这一点是英语单词构词中很重要的一条规律,就像名词“advice建议;忠告”和动词“advise建议;忠告”一样(c发清辅音、s发浊辅音),就像名词“proof证据”和动词“prove证明”一样(f发清辅音、v发浊辅音),就像名词“pipe管子”和动词“imbibe吸收”一样(p发清辅音、b发浊辅音),等等。


    单词是有逻辑的,单词和单词之间是血脉相连的。找到相关联的成对单词组合记忆,利用其中一个相对熟悉的词去捆绑记忆另一个陌生单词,正是事半功倍!然而,无数的中国学生在学英语时会不自觉地将英文单词与汉语拼音联想到一起,忽略了学习英语单词时的逻辑思考,放弃了去琢磨英语单词里的“所以然”,对英语单词所能掌握的信息只有一个空洞的读音,便只能无奈地选择死记硬背。


  汉字和英语单词的不同造字规则让中国学生恐惧了英语单词很多年。


  天下事物,一分为二。


  汉字,长于表义,拙于表音;英语单词则恰恰相反。


  “休”,是“have a rest”的意思,我们看到了一个“人”倚靠在一棵“树”旁正在休息时的惬意,于是心领神会,将它牢牢记住了。汉字造字讲求一个理念叫“压缩”,将一个宽“人”变成窄“亻”,把一个宽“木”压缩成窄“木”,进而拼凑成“休”字,这样一来,新造字“休”倒是精妙地表达了“倚树而憩”的意境,却丢失了文字的表音能力:一个“人”、一个“木”怎样拼合也拼不出来一个“xiu”的读音啊!于是我们看出,汉字造字时,为了追求新造文字的易认性,丧失了文字的易读性,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反观英语单词,“音”、“义”特长正相反。随便一个单词,“mother”,“fire”,“see”,“lurk”……无论长短,其声音都已经写在了脸上,拿过来就能读,并且能读个八九不离十,由此可见英语单词的表音能力确实强悍。但是一问什么含义,就未必能说出了。那么,英语单词这样强大的表音能力之下,难道就没有表示含义的能力了么?不是的!就拿“lurk潜伏、埋伏”而言,这个含义为“潜伏”的托福单词,源自于初中英语词汇“lower放低;降下”,指人或动物蹲下身体再往前窥视,已达到“潜伏;埋伏”的效果,就像汉语里说一个人“猫”在那儿、汉字的“潜伏”里也有“犬”字一样,都是比喻像小猫小狗一样蹲下,这正是“潜”,正是“伏”。

 

图片

 

 
  几百年前的英语造词者们在追求新造文字的“易认”和“易读”问题上,和汉字的造字祖先们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们选择了文字的“易读”,忍痛放弃了“易认”。他们没有像汉字从“人+木”到“休”一样也将素材“lower”整体压缩,而是选择了字母删减的方式将“lower”裁剪成了“lurk潜伏”(“lur-”摘取自“lower放低;降下”、元音字母o和e简略掉、w音变成u以便于发音,末尾字母“k”模仿“look看”——蹲下来看——潜伏、埋伏。西方人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追求新造单词“lurk”极强的表音能力,当然,也就隐藏了“lurk”的表义功能,于是导致后人,在没有词源学家或资深的词汇教师带领的情况下,无法深入理解英文单词之间的逻辑关系,也就不知道通过单词之间的这种逻辑关系来记忆单词。


  我们除了要懂得一个单词本身是有内涵的,还要知道此单词与彼单词之间也是有关联的。比如“mother”这个词,从词形上固然看不出与“妈妈”的关联,但是学完“mother”应该马上去学习“father”,并要了解这是“mother”和“father”的“反义同源”现象,并懂得体会“m”和“f”在音质上是多么相似,于是更懂了“fake仿造”干脆就是模仿“make制造”而生,更明白了为什么“your你们的”和“our我们的”互相影响,认清了“fire解雇”和“hire雇请”互相暧昧的实情。原来英语单词不是孤立而生的,它的含义要靠另一个相对应的词汇相辅相成地表达。单词,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很实在,也很简单。

 

图片


    找到单词的词根,找到词根的词源,找到词源的智慧,英语单词“源”来如此。


  归纳起来,英语单词创造的法则无外乎这样四个字——“音变”,“简写”。


  所谓音变——


  比如,我们早就发现“[w]”和“[v]”是一对非常相似的辅音,发这两个音时,口型可以基本不变,音质也最为接近和趋同,那么在几百年前没有印刷术和电子书写的时代,也就是人们的语言传播更多地依赖“嘴”的时代,这两个音就经常会被混淆,久而久之,同一个单词的版本开始变多,单词的数量开始增加,于是由“went走”开始变异出“vent-词根:来”(来来走走本质相似),然后人们开始以讹传讹,进而以假乱真,喧宾夺主,最后“vent-词根:来”开始独立造词:“convention大会;公约”(con-前缀:共同,vent-词根:来,-ion名词后缀——大家来到一起开大会,并且开“大会”后必然制定“公约”);“advent出现,到来”(ad-加强语气,vent-词根:来——到来)等。所以,单词是哪来的?是由旧单词音变而来的!而这个“音变”的秘密为什么中国学生几十年都不能破解?因为咱们中国的汉字旧字造新字时不是靠音变,而是靠形变!


  所谓简写——


  继续以“vent-词根:来”为例,当这个词根出现在更长单词中的时候,要发生“字母删减”的情况,以保证新造单词不会过长。于是“vent”简化成了“ven-词根:来”的干练形式,也当然会参与创造单词——“avenue大街”(a-一个,ven-词根:来,-ue名词后缀——一个走来的地方、来的途径——大街);“revenue收入,财政收入(re-前缀:往回,ven-词根:来,-ue名词后缀——往回来的东西——收入,这与“income家庭收入”的造词逻辑如出一辙)。而这个“简写”的秘密为什么中国学生也几十年都不能破解?因为咱们中国的汉字旧字造新字时没有删减字母,而是整体压缩!


  几年来,每当有读者请我在自己编写的英语教辅书上签名留念,我都会赠送这样一句话:书山有路“情”为径,学海无涯“懂”作舟。学习语言,尤其如此。只有热爱这门语言,只有深入理解了这门语言的来源、构成和规则,才能更好地去记忆它、应用它。多年来我听过太多颂扬死记硬背的偏颇说辞:“英语单词就是死背的!”“背单词就靠过遍数!”“背单词最好的方法就是没有方法!”……对此我只想说:学英语是没有捷径,但是也没必要爬行!希望广大学子掌握单词的智慧,在英语学习的路途中,畅行无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