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家台 / 绍兴沁园 / 13《情牵沈园》

   

13《情牵沈园》

2011-11-14  钟家台

13《情牵沈园》——作者:张春耕

  从前我一直以为爱是喜剧,爱是相见欢,爱是两情相悦,可自经历了少年的闲愁,青年的苦涩,忍受过相思的折磨,真爱的无奈,……,也自读过了那两首锥心泣血的《钗头凤》,我才知道爱也是说不完的痛,爱也是一生的苦楚与辛酸,爱在人间更多上演的是悲剧。于是我就一直想,想去绍兴,想去绍兴的沈园,去体会那世间曾有过的 ,缠绵悱恻800多年的爱的传说;去看看、去领略一下那两首千古绝唱宋词诞生的地方。

    2000年的元旦期间,我从桐庐瑶琳仙境一个人孤独旅游回宁波,途经绍兴转车,中间尚有2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于是我想到了一直心仪向往的沈园。

    从鲁迅路下了车,过一座普通的石桥(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那叫放翁桥),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沈园。就象默默的爱、深深的情,沈园其实是淹没在一群江南的旧宅里,含蓄而静谧,没有任何的张扬。也许是太晚的原因,也许是节日的原因,与街面的喧闹不同,沈园此时很冷清,卖票的工作人员,叮嘱我要快一点,已经四点半了,他们快下班了。这让此刻心中颇神圣的我感到多少有一点的失落。

    沈园,又名沈氏园,本系沈氏私家花园,宋代时是越中著名的园林之一。沈园面积不大,自北向南景点布局疏密有致,高低错落有序,色调典雅相宜,花木扶疏成趣,颇具宋代园林特色,现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走进沈园,第一眼便看见的是“诗境石”,峭然独立。凝视着这块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我奇怪:为何叫诗境而不叫词情?词多抒情,而诗多写景。此处虽然秀丽,但感觉绝非诗情画意,毕竟此地是因情因词而为世人所知呀!

    六朝井亭位于孤鹤轩边,亭顶采用斗拱承托结构,是一个别具特色的亭子。站在六朝井亭,透过亭顶可望到天空。据介绍:亭顶中空首先可以“承天露”, 使雨水落入井;其二可以“承天花”,使阳光照入井内;其三由于古人打水是用竹杆往上提的,所以当井水打上来时,竹杆就会从井亭中间 伸出去,非常有趣。但我觉得这情趣之于沈园也许倒在其次,接“天”入“地”这似乎更富有感天动地的象征意义。

     “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孤鹤轩凝重端庄、雍容华贵,是沈园建筑与景观布局的中心。我一个人置身孤鹤轩,形单影孤,如遗世而独立。面对一泓池水,几多残荷,缕缕柳丝,满目萧瑟,我不禁感觉整个园内弥漫了一种淡淡的哀愁;“孤鹤归飞只自伤”,我同时也感觉到了与词人的一种共鸣。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想到自己对真爱的执着,我不由在孤鹤轩里黯然矗立良久。我知道我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有可能一生孑然一身。注目孤鹤轩中陈列的太湖石,那也是前些年考古发掘时出土的遗物,我想:此石千百年来,不知在这里见证了多少的海誓山盟,可是真正不辜负它的又有多少呢?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离开孤鹤轩,我驻足在用出土的断砖砌成的诗壁前,细细品读陆游之《钗头凤》,静静品味唐婉之《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一首龙飞凤舞,似狂风暴雨,如泣如诉;一首娟丽秀美,似沥沥秋雨,极尽哀怨。从两首不同的词里,我深深地体会到:陆游表达的是一种对爱的忏悔,所以才“错!错!错!”,悔不当初;所以才“莫!莫!莫!”,不堪回首。而唐婉反映出的则是一种对爱的无奈,所以才“难!难!难!”,望而兴叹;所以才“瞒!瞒!瞒!”,苦不堪言。由此,我觉得沈园不应当成为人们追求忠贞爱情的仰慕之地,而应该是那些错过了爱情、辜负了真爱的负心汉、薄情女而忏悔的教堂,因为这里没有爱的甜蜜,只有分离的苦楚与深深的愧疚。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真正有情人,应当身在情在,而不是情飘逝人伤悲。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探寻陆游与唐婉两人的故事,我忽然觉得:如果说陆游与唐婉从前的深爱本就是错,他们是表兄妹,用现代的话说属于近亲结婚;那么他们两人的这次10年后偶然相见更是一错再错,而重逢后写的那两首词则更是错上加错。且不说这次会面打破了唐婉与赵士程原本平静而自得的日子,一个平常而幸福的家庭,这次见面,也让唐婉付出了生命,不久,唐婉郁郁而终,含怨而死。爱一个人就应该为对方着想,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过得比自己好!过去的就应让它过去!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世上有多少真爱是没有说出口的。真正爱一个人,就要尽一份责任,一生守诺,一生付出,而不是只追求曾经拥有,而不管天长地久。“不伤害爱我的人,不辜负我爱的人”,这是我给自己制定而奉行的爱情观。无情不似多情苦,生怕多情伤美人,只要每个人都宁委屈自己,无有愧自己,那么我相信每个人一生都将无怨无悔。

    天气正清冷,此时园内腊梅正开,花亦正香,我不禁想起《梅花三弄》:“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消魂梅花三弄。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每当我听到这首集历代佳词绝句于一阕的歌曲,我心中会感觉怅然若失,就不禁有一种凄美。特别是“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几句,只要一想起、一入目、一进耳、就总让我心弦颤动不止;只要一回味、一反思、一揣摩,就总让我泪如雨下而不能自持。是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陆游一生酷爱梅花,也写了许多梅花的诗词。如“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如“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如“如何方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如……等等。今日看来,陆游与其说爱梅,不若说他是无法忘记沈园,无法抚平自己曾经的、内心的创伤,无法消除对自己无法原谅的、深深的自责。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世间万物,人总是等失去了才知道可贵。葫芦池,形状酷似葫芦,是宋代遗留下来的水池 。在唐婉去世40年后,陆游重返故地,回首往事,触景生情,不禁伤感难抑,写下了上面的如此诗句。虽然历经沧桑,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现在的沈园已不是当年的沈园。但我相信这园中这水池中的水一定还是当年的见证,因为世上只有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也只有水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泪一旦溶于水便永远不会消失,我相信此水中曾经有过很多泪水。暮色苍茫,我呼吸着湿冷的空气,在伤心桥上徜徉徘徊,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纵无雨,也伤心,无奈,无奈,一代亘古男儿(梁启超语)陆游到了老年也只得“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那么况且是普通而平凡的我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床枕”,但愿人间真的有来生与来世让情痴者可再续前缘,让有情人终成眷属!相信这不仅是我的愿望,也是所有来沈园的人的愿望。

“离索愁绪两人间,有情无缘千百年。

相知相爱何其难,情到深处却遭拦。

痛定思痛与谁谈,只有选择瞒瞒瞒。

多少悔恨多少怨,至今依然漫沈园。”

    这是我告别沈园后在归途路上所写。近来听说,沈园的规模已经大大拓展,新开辟了陆游纪念馆、连理园、情侣园等三大部分计十多个景点,其实沈园作为爱情的史迹,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园林,扩建大可不必。我以为沈园只要有,只需有那一堵墙,那一堵写着钗头凤的断墙残垣就够了。我觉得:我不敢,也不愿再去沈园,因为人一生有一次真爱,人也就满足了,因此沈园一生去一次,也就够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