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baoliang / 教育 / 《春江花月夜》教学实录

0 0

   

《春江花月夜》教学实录

2011-11-27  liubaolia...
昌中学 闵祥玉

教学目标:

1、引导学生通过意象,借助联想和想象,体味诗歌的意境美。

2、置身诗境,缘景明情,赏析本诗含蓄、隽永、景理情浑然天成的画意诗情。

3、了解和把握古代诗人借助意象述志达情的主要文脉,以提升诗歌鉴赏能力。

4、继续培养学生于诵读中品味声韵、感受诗趣的能力,进一步提高学生的审美和鉴赏水平。

 教学重点:展开联想和想象,体味诗歌意境。

 教学难点:把握水乳交融、优美深邃的景、理、情。 

教学流程:

一、导入语:

一段春江,一处风月,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唐诗之中,一千多年过去了,它默默地等待我们的到来,等待我们的感知。如果你的微笑里有春江月夜的光华,有悠悠的白云,有游子思妇的幽怨缠绵……那么,面对变幻无序的人生,面对起伏不定的命运,你会有更多更好的理解,懂得从容,懂得感激。在人才辈出、群星璀璨的唐代诗坛,有位诗人因为一轮明月而成就了诗坛的千秋美名,这位诗人就是初、盛唐之交的张若虚,这首诗便是千百年来无数人为之迷恋、为之倾倒的千古绝唱《春江花月夜》。今天,我们就一起来领略张若虚笔下的这段春江,这轮明月的光华!

二、目标展示:播放课件

1、通过意象,借助联想和想象,体味诗歌的意境美。

2、缘景明情,赏析景、理、情浑然天成的画意诗情。

4、了解和把握古代诗人借助意象述志达情的主要文脉,以提升诗歌鉴赏能力。

3、诵读中品味声韵、感受诗趣,进一步提高审美和鉴赏水平。

三、作者介绍及背景提示

(一)学生眼中的作者:

师:哪位同学解释一下张若虚?

生:张若虚,唐代扬州人,初唐诗人。与贺之章、张旭、包融齐名。被誉为吴中四士。

一生补充:曾任兖州兵曹。靠一首《春江花月夜》而成就美名,闻一多评这首诗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师:他在诗风上厌恶六朝以来的空洞艳体,追求自由豪放,富有理想的高远意境。一生仅留下两首诗的张若虚,也因这一首诗,\'孤篇横绝,竟成大家\',成就千古美名。他是成功的,也是幸运的!好,我们就一起来欣赏幸运诗人的成功之作,被现代著名诗人闻一多称为“孤篇压倒全唐”的唐代绝响,《春江花月夜》。

四、整体感知:播放配乐配画朗诵课件,进入诗歌意境。

师:大家初读这首诗就意境和情感整体而言有何见解和感受?(学生各抒己见)

生:春江月夜澄澈空明,情感低沉哀伤、惆怅无奈。

生:感觉意境幽美而邈远,情思清苦而不沾泪。

师结: 概括准确,文辞精美。

五、分节朗读并赏析。

现在我们分节朗读体会本诗融景理情于一体,优美深邃、浑然天成的意境美。

1、齐读: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潋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师导:我们知道意象是融合了人类情感的物象,而这首诗又是怎样整合这些意象

来展现怎样的诗的优美意境的呢? 

生:在诗人的眼里,初月是明媚的,高月是皎洁的。春江、潮水、明月、芳甸、花林、流霜、白沙,构成一副美妙的花月图。

师:准确!

生:诗人以春江、潮水、明月、芳甸、花林、流霜、白沙等为意象,构成一幅恬静优美的水墨彩图:江面广阔无垠,春潮涨起,似与大海连在一起。夜幕慢慢地把整个大地笼罩,这时,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在月光的映照下,江面上腾起的水气似雾似烟,如蝉翼轻纱,久聚不散。月光随波流动,轻洒银辉,将春江景物浸染成梦幻般的银色。江流弯弯曲曲绕过开满花草的春之原野,月色洒泻在花树上,就像撒上了一层洁白晶莹的雪珠。空中月光似天将流霜,不见飞动,洲上的白沙和月色融和成白茫茫的一片,使人无从分辨。此时此刻,月如花,芬芳四溢;月如醇,令人陶醉。 

师:鉴赏诗歌,不能简单的翻译诗句,而是通过诗句的理解,加之想象和联想再现诗的意境,或复原画面,或再现场景,再用优美的文字表述出来。同学们的理解非常透彻,文辞描述也很优美! 

生:我想说,第一句中的‘连’字不仅仅写出了江水和海水是水平地连接在一起的,更写出了它们是在同一起点上,就像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运动员一样,当哨声一响,“海潮”和“江月”就同时起跑,既第二句中的“共生”。这个字为静态向动态的过渡埋下了伏笔,第二句诗中的“共”字写出海潮与江月的出现与苏轼笔下的“水落石出”截然不同,他们不是附属关系,海潮遮不住江月的光芒,江月也挡不住海潮的雄伟。

师:好!理解非常到位,而且表述生动、形象。(掌声鼓励)

师结:诗人从春江月夜的美景入笔,选取春江、潮水、明月、芳甸、花林、流霜、白沙等最具表现力的物象,构成令人心驰神往的神秘的艺术境界,描绘了一幅气势宏伟、幽美恬静而又不乏流光溢彩的绝美的春江月夜风景图。我们能否用两个短语简单概述这幅画面?

生讨论作答。

短语选择概括意境:(真是)空明澄澈,美妙绝伦。

2、师读,生思考: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人不仅是感情动物,还有思想,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此时此景必然引发诗人思考。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师:人不仅是感情动物,复杂就复杂在还有思想,此时此景必然引发诗人思考。谁来分析这诗节的意境?

生:诗人眺望空中孤月,思想飞跃,飞跃出前人思想的束缚,去感悟人生,探索人生与宇宙的奥秘,道出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人生哲理和咏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的人生观。而我就全诗理解,诗人并不像古人那样,对人生短暂感到感伤、绝望,而是追求和热爱。

师导:是啊,在这壮丽幽美的花月夜里已自有其迷人的情韵,诗人却不知享受,且去陶醉,偏又驰骋了他的思想去惹事生非,探寻那永无答案的宇宙、人生,就此谁还有高见?或就后一句谁有什么感悟?来个胸臆自抒,个性解读。

生答:虽人生代代无穷,但就一个“何人”而言,却又是短暂的,应该珍惜!

师:对!所有的这一切都孕育了一个自然之理,江天一色,皎皎孤月,怎能不引起诗人的“人”“月”思考呢?也就自然会有“人生无尽,江月永恒”之慨叹!面对相似的江月,虽有代代人生,然相对于整个广袤、永恒的宇宙,小小的“个体人生”却又是那么的渺小、短暂,无奈的情怀啊!其中蕴涵了多么高深的宇宙意识和人生哲理。

诗人虽有对人生短暂的感伤,但并不是颓废与绝望,而是缘于对人生的追求与热爱。其基调应是哀而不伤、郁而不堕的,使我们得以聆听到初盛唐时代之音的回响。

生讨论以短语概括本诗节意境。

短语选择概括:清明洁净,奥妙无穷。



学生推荐一生读: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师:我就知道中国古代诗人的多愁善感,那种超人的“忧患意识”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自寻烦恼,再无端生出一些卿卿我我的情来,折磨我们,谁来解读一番? “

生:此时此刻洁白的月光洒满江面,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画面,而在楼台上,孤独的思妇望着这月光思念着远方的游子。游子比作月光,天上的明月仿佛找到了思妇的妆镜台。照在思妇的妆镜台上,精确体现出了游子虽然身在异乡,但心却不由自主的定格在家乡之情。“去悠悠”“扁舟子”“月徘徊”“卷不去”“拂还来”体现出了对在外游子的相思之情。

生:我想谈谈我对‘徘徊’的理解。诗句中的‘月徘徊’实际指思妇‘心的徘徊’。此时的思妇因为思念相隔千山万水的夫君而心中充满愁怨。因而,在她看来,悬空高挂的孤月也像她一样在徘徊,在待人。 

生:对于“月在徘徊”的理解我觉得不仅仅表示在作者的心在徘徊,情在徘徊,同时也有是因为云在动,这是有关于物理上的参照物问题。



师明确:解读的好啊!“徘徊”,一是浮云游动,故光影明灭不定;二是月光怀着对思妇的怜悯之情,在楼上徘徊不忍去。它要和思妇作伴,为她解愁,因而把柔和的清辉洒在妆镜台上、玉户帘上、捣衣砧上。还有那思妇卷不去、拂还来的痴情和缠绵。

这悠悠的“愁”,毕竟是月下清愁,绝不是那生死别绪。没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样的浓烈,可这“卷不去,拂还来”的惆怅和迷惘,倒是一样的难受,“一种相思,两地闲愁”,“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

是啊,江月有恨,流水无情!诗人自然地把笔触由大自然景色转到了这人生图象,引出这男女相思的离愁别恨。



女生齐读: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师:人间挚情,都愿相见相闻,不怕的是不见不闻,最挠心的是相望不相闻,那种相见的愿望抑或欲望自然难抑。诗人再搞点手段出来,偏偏让以传音信为能事的鱼雁无能为力,让你更难奈。一个“愿”字岂能了得。哪位同学根据意象简析一下诗中思妇的心境?

生:共望月光而无法相知,只好依托明月遥寄相思之(苦)情。望长空:鸿雁远飞,飞不出月的光影;看江中,鱼儿在水里跃动,跃也无用,只能激起阵阵波纹。思妇多么希望它们能够传达难耐的私情呵!却做不到,只好愿随月光照在相思人的身旁。

师评:是啊,难耐的心,难耐的情啊!月光引起的情思在深深地搅扰着她,此时此刻,月色不也照着远方的心上人吗?共望明月却无法相知,只好寄情月华,“流照君”了, “尺素在鱼肠,寸心凭雁足”,向以传信为己任的鱼雁,如今也无法传递音讯──该又凭添几重愁苦!(唉,该死的诗人!)

男生齐读: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沈沈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师:谁来解读一番?

生:春江花月夜,如此良宵,如此佳辰,人生能有几度逢,而诗人独自异乡,形影相吊,在此情境,诗人的思乡情愁油然而生,萦绕心头,以致在梦中寻觅故乡花落闲潭的痕迹。当诗人醒后,望那江水、斜月,愁情更是加速的滋长,她多么渴望明月能够传情。

生:把游子阵阵的无奈渲染得淋漓尽致,或许他们相逢的时候只有一方闲潭,一片落花,但对“同心而离居”的人而言,他们裸露在冰冷月光中的梦却在这里找到了归宿,“可怜”一词点出了他们的无奈。诗歌最后两句把所有的情感凝聚在了一句发自内心的扣问之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乘月而归呀?”答案是那么令人无奈。他想让月光感动,让他乘月而归,但他却破碎成一片一片的碎片,溶入深深的江底,只留下阵阵涟漪久久荡漾在江面之上,这里把这种无奈定格在“春”“江”“花”“月”“夜”之中,摇落于“满江树”。

生:我认为“沉沉”二字着重地渲染了他的孤寂;“无限路”也就无限地加深了他的乡思。他思忖:在这美好的春江花月之夜,不知有几人能乘月归回自己的家乡!他那无着无落的离情,伴着残月之光,洒满在江边的树林之上。

师结:分析的都非常精彩!落花流春,江月西沉,却路途遥遥,天隔一方,相会无期,即使落月也会摇情。本来就已难耐的思情怎经得起诗人这一“摇”啊,情满江树的万般无奈也就不会觉得奇了!

师评:最后八句写游子,诗人用落花、流水、残月来烘托他的思归之情。“扁舟子”连做梦也念念归家──花落幽潭,春光将老,人还远隔天涯,情何以堪!江水流春,流去的不仅是自然的春天,也是游子的青春、幸福和憧憬。江潭落月,更衬托出他凄苦的寞寞之情。沉沉的海雾隐遮了落月;碣石、潇湘,天各一方,道路是多么遥远。“落月摇情满江树”,这结句的“摇情”──不绝如缕的思念之情,将月光之情,游子之情,诗人之情交织成一片,洒落在江树上,也洒落在读者心上,情韵袅袅,摇曳生姿,令人心动神迷。

小结:一曲《春江花月夜》为我们描绘出了一幅轻彩淡痕,澄明恬静,神韵飞动的水墨丹青。月是其吟咏的母题,在诗中似乎成了诗人生命情怀的一种寄托,从中我们感受到了“明月松间照”的空灵静寂,“一夜飞度镜湖月”的梦幻神奇;感受到了“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相思,“波心荡,冷月无声”的寂静凄凉;感受到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清苦,“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的无奈惆怅。从月生到月落融合了自然的景,宇宙的理,人间的情,月在张若虚笔下变得如此妖娆多情,奥妙无穷!

六、拓展:中国古代诗歌不解的意象情结。

结语:自古以来,春、江、花、月、夜就与诗歌结下了解不开的意象情愿,伴随着人类的脚步,关注着苍生的冷暖,千百年来一直成为文人墨客笔下所吟咏的对象,在此之中倾注了他们的爱恨情愁,寄托了他们的悲欢离合,展示了他们的人生坎坷。

《文心雕龙·物色》有言:“物色之动,心亦摇焉”,“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一般而言,人们的心理与自然的物色是同步同态的。对于“美好”的“春天”,人们并非只有“春山多胜事,赏玩夜忘归。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唐·于良史《春山夜月》)之类的肤浅之感。对于情深感锐的文人,美好的春天,更容易触动他们心中那根高张在似倾危柱上的哀切急弦!此正如苏轼《水龙吟》所说:“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早在《诗经·七月》之中,便有“春日迟迟,……女心伤悲”的佳句。 “伤春”、“悲秋”,可说是中国古典艺术中一个亘古的主题。明·陈继儒《小窗幽记》所说:“送春而血泪满腮,悲秋而红颜惨目。” “伤春”、“叹花”之诗咏,业已形成了一条连绵不断的“文脉”。杜甫有“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欧阳修《蝶恋花》有 “泪眼问花花不语”。晏殊《浣溪纱》呢?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而那无尽的江水又是中国文人伤春叹花的绝好伴侣。李煜《浪淘沙》 “流水落花春去也”。古代乐府诗《前溪曲》“花落随流去,何见著流还”。春如流水,逝而远去。“春江”之川流,更使人嗟叹不已。李煜《虞美人》则是绝咏,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名句,正是以其超越古今的口吻,滔滔无尽的气象,震憾着无数骚人墨客的心灵,成为失魂落魄之人的哀叹! 

满目春江,在诗人眼中,是离人泣血之汇成的无尽哀愁;遍地落红,在诗人眼中,是雨横风狂之夜摧杀的狼籍尸骸。李后主《相见欢》写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思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常东。”在中国文人看来,花之迅速凋落,乃是“人之生死、事之成败、物之盛衰”的“缩写”。“它的每一过程,每一遭遇,都极易唤起人类共鸣的感应。”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之黛玉《葬花辞》“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就是极真的佐证。

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惆怅”,不仅因“花开花落”而陡起,尤其因“月圆月缺”而倍增。自古以来,“叹月伤情”之诗咏,也已是一条连绵不断的“文脉”。“月夜”是美好的。然而正因“月夜”的“美好”,反而使得古今中外无数诗人咏月叹夜、触景伤情。在“忧患意识”极其深重的中国古典诗人那多愁善感的眼中,“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温庭筠《菩萨蛮》十四首之二)的“月色”、“夜景”,却充满了忧怨凄凉的意味 。

在春江之畔,花红时节,月圆之夜 ,多少人“有明月 ,怕登楼”(吴文英《唐多令》);又有多少人“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 殊《蝶恋花》)。

中国古代诗人,寄予春江花月夜的爱恨情仇,也正是在此“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白居易《长恨歌》)之刻骨铭心的人生体验中,渐渐从“忧患意识”中超脱出来,开始自觉人类的情感“局限”,并升华到“达观洒脱”的崇高境界。

张若虚之“以孤篇压倒全唐之作”(闻一多)的《春江花月夜》,便是如此。

正如闻一多先生评云:诗中“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被宇宙意识升华过的纯洁的爱情,又由爱情辐射出来的同情心,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诗人如上帝一样,他怀抱一切,洞见一切,理解一切,同情一切;但没有怨恨、没有尖酸、没有诅咒。在神奇的永恒前面,诗人似乎没有憧憬,没有悲伤,只有错愕与无奈!

七、作业:背诵全诗,以优美的文字再现诗前十句的画意诗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