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1年阿拉伯世界多地流行语:我们熬白了头

 治心斋 2011-12-13
2011年阿拉伯世界多地流行语:

  我们熬白了头!(Harimna)

  2011年,中东多个国家局势动荡,政权发生更迭,许多地区的流行语也与这些大变革有关。有的是突尼斯老人的一句话,有的是卡扎菲的一个用词,在巴勒斯坦,有人也拿哈马斯来逗闷子。

  流行语“Harimna!”(我们熬白了头!)源自于一位突尼斯老人。

  突尼斯前政权垮台后,这位老人走上街头,当谈及对于局势变换的感受时,他面对摄像机镜头忍不住痛哭流涕,并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说:“我们熬白了头,我们熬白了头,才等到这一天”。

  之后,在埃及和利比亚发生的变革中也纷纷有人效仿,他们同样声泪俱下走上街头,大声呼号“我们熬白了头!”,并用相机拍下来,把照片发到网络。

  在巴勒斯坦,这个词也被广泛传播。面对巴勒斯坦内部和解的遥遥无期,面对巴以和平进程持续停滞,在一些游行示威活动中,这个词开始成为标语和口号,比如,“我们熬白了头!我们熬白了头,还没有看到结束分裂!”

  而在日常生活中,当有人谈到自己遥不可及的愿望时,比如什么时候挣够钱结婚,什么时候收入能增加,甚至什么时候能更换一部新手机,都会夸张地拍一下头说:到那时,我们都熬白了头了!甚至小学生也开始使用起这个词汇,当姐姐在帮弟弟补课时,弟弟的愚笨让姐姐无计可施,大叫“我都熬白了头”(也教不会你)。

  后来,当有媒体采访这位突尼斯老人时,这位头发花白、在咖啡馆打工的老人,还不知道自己在阿拉伯世界成了明星。

  (《环球》杂志驻加沙记者/吕迎旭 陈序)

  2011年阿拉伯世界其他流行语

  “我没有……的意思”

  1月25日,埃及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要求当时担任国家总统已经近30年的穆巴拉克立即辞职。穆巴拉克在2月1日晚发表电视讲话,称他“无意寻求竞选下届总统”,引起部分埃及民众,尤其是网络青年的反感与声讨。在此之后,类似表述“我没有……的意思”,或者“我本无意做……”成了2011年许多埃及青年的流行语。

  “本无意做……”这个句型被埃及网民和青年广泛使用,表示其真正意愿正与此相反。

  (《环球》杂志驻开罗记者/陈聪 李来房)

  “我完全否认这些指控”

  8月3日,穆巴拉克首次在开罗出庭接受审判,当被问到对涉嫌腐败、向示威者开枪等指控有何回应时,穆巴拉克说:我完全否认这些指控。此话一出,立即在网民间引起强烈反应。这句否认指控的话立刻被网友制作成手机铃声,一时间数千名青年都将其手机铃声改作这句话。一名手机运营公司的销售经理塔哈·斯尔哲尼说,很多人都认为总统审判是一个历史性的大事件,所以都将其做成铃声来纪念。

  “这是英语,穆尔赛”

  这句话来自一部名叫《麻烦制造者小学》的埃及舞台剧,这句话主要是表达当时剧中的麻烦学生因为不懂英文,在天马行空地一通胡诌之后,对同学穆尔赛一本正经地总结:“穆尔赛,这是英语!”从而在课堂上闹出了大笑话,也让数百万埃及人把这句话作为调侃他人不懂装懂、还故作镇定的说辞。

  “一条条胡同”(Zag Zag)

  在利比亚刚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时,卡扎菲披着土黄色的斗篷,戴着土黄色帽子,在电视台露面。虽然一脸憔悴,但他表情严厉,不时挥动着手臂,信誓旦旦,把示威游行人群比作“耗子”,决心“从一寸一寸的土地,一户户人家,一条条胡同追逐,直至把你们抓获”。

  这句话经过半岛电视台反复播放,阿拉伯世界妇孺皆知。特别是其中一个词“Zag Zag”(一条条胡同),由于卡扎菲浓重的利比亚口音,且该词读起来朗朗上口,被人们记住,反复使用。《环球》杂志记者曾在巴勒斯坦多个场合听到当地老百姓、学者甚至是官员在提到卡扎菲时使用“Zag Zag”一词。

  这句话也经常出现在巴勒斯坦媒体上、动画片里,而卡扎菲声情并茂、铿锵有力的整段发言还被一些年轻人配上了Rap音乐和热舞的女郎画面,命名为《卡扎菲之歌》。甚至有人还发现了其中的商机,给自家的咖啡馆或者店铺命名为“Zag”,许多人慕名而至,生意大火。(《环球》杂志驻加沙记者/吕迎旭 陈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