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百余非法回收站包围京城 废品回收链利润惊人

2011-12-14  水清而深   |  转藏
   

2006年12月19日 08:27:38  来源:北京晨报

         喝过的饮料瓶子,用完的塑料袋,不用的包装盒……这些废品被扔到垃圾桶里之后将被运往哪里?如何做处理?恐怕鲜有人知。日前,在北京收购废品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废品回收摊摊主老王向记者透露,目前在北京周边地区至少有100家违法经营的废品回收站,它们远离城市,避开村庄,租用郊区农民的农田,专门从事废品回收生意,从中获取惊人暴利;它们不仅违法盗取大量地下水、经常从事非法交易;它们还把所产生的污水直接回灌到地下,直接对北京市环境造成威胁。

    记者暗访

    在回收摊主老王的带领下,记者以化纤厂采购商的身份暗访了两家位于大兴区狼垡附近的废品回收站。

一台简单的粉碎机为摊主们带来了巨额利润。
    回收站所占的地方原本是当地农民的田地,汽车出五环后,还要在土路上颠簸大约半小时。回收站的大门口站满了民工模样的外地人,据老王介绍,他们都是流动的装车工人,随时等着里边的摊主来叫他们。汽车拐进大院,眼前的景象令记者目瞪口呆。成山成堆的废品一望无际,木料、废铁、破布头、塑料桶、塑料瓶……各种各样的废品都被分类堆在一起,每堆都是几米高的山。几个操着外地口音、穿着破旧衣服的中年女子正在一堆破床单和棉被的山堆上挑拣着,还有些人在远处的饮料瓶子“山”上进行着分类,“山坳”里不时能看到摊主们自己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铁皮的、木板的、塑料布的,各种各样,简易得让人觉得一阵风就能吹倒,而这些摊主一家老小就生活在里边。一堆正在焚烧的垃圾冒着浓烟,已经很难辨认是什么东西,地面上流淌着混浊的污水,臭气熏天。

    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正靠在两个装满粉碎塑料片的蛇皮袋中间,看着父母在粉碎机上忙碌。

一小男孩在废品袋旁玩耍。
土黄色的小脸蛋上有好几处冻疮,圆圆的脑袋,额头上有块小伤疤,咖啡色的衣裤上满是污渍。在震耳的机器轰隆声中,记者走到了身后他都没有察觉,只是专心地盯着父母和那台正在工作的粉碎机,而他的脚下就是从粉碎机里流出来的泥浆一样的污水。

    “你们来这里有事吗?”男孩的父亲看到记者后停掉了粉碎机,一边擦着满是污水的手,一边招呼我们。记者注意到,他黝黑的双手上全是褶皱,全身、甚至脸上和头发上都是溅出来的各种瓶子里残留的混合污水。“你们这里能出多少货?”记者试探着和他谈合作,“我这里现在就几吨,等明年年初吧。”“我们需要的是整瓶压块的货,你能不能不粉碎给我们?”听到这些,摊主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记者。“压块不用粉碎,也不用清洗,不是更省事吗?”面对记者的不解,老王的回答一针见血:“如果不粉碎,他就要再进一套压块的设备,而且压块之后就不能再掺水,那他的利润就会变小,还不如现在这样。对我们来说,利益是最重要的,哪怕只是5块钱,也都会改变我们的决定。”

    业内揭秘·利益链

    回收可乐瓶一年纯利10万元  废品回收链利润惊人

    专门回收可乐瓶子的回收摊摊主老王告诉记者,13年前,他就是从最低级的蹬三轮收废品开始的,经过固定摊点的原始积累,他已经在狼垡附近的一个大型回收站里拥有了一个自己的摊点,还是专收可乐瓶子。

    别看这小小的可乐瓶子,经过一系列回收程序,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利润。老王告诉记者,一个饮料瓶从被丢弃到被运到回收站内,要经过至少三道关:首先饮料喝完后,饮料瓶先被居民或者拾荒者卖到流动废品收购车上。这些收购者论个收购上来后,再论公斤卖到相对固定的收购点。

    一般一个饮料瓶子收购价1毛到2毛钱不等,卖给相对固定摊点则是10元一公斤。老王说,做这个时间久了,他们心里就会很清楚不同类型的瓶子多少个一公斤:矿泉水瓶子53个一公斤,两升的可乐瓶子30个一公斤,冰红茶的瓶子35个一公斤……这样算下来,他们一公斤至少能赚四五块钱。而一天赚150元是很容易的事。

    固定收购点将饮料瓶收上来后,再论吨卖给分布在京郊的废品回收站内的摊位。由于货源固定,每天的量都以吨计算。一般一天的流水账就达到2000到3000元左右,每天的利润大约200多元,年收入也能达到七八万。

    私打机井处理塑料瓶

    老王告诉记者,各种塑料瓶子被最终送到京郊的废品回收站后,摊主们会带着工人仔细分类。为方便运输,瓶子分类后还要进行粉碎。

    记者在暗访现场看到,一个摊主带领着家人和工人们正在粉碎瓶子。1米多高的粉碎机非常简易,据说就是农民用来粉碎庄稼秆用的。塑料瓶子被放进粉碎机后,伴着轰隆的机器声,出来的是一堆堆的塑料小片,长宽大约都在四五厘米左右。粉碎之后的塑料片被装进装化肥用的蛇皮袋,堆放在粉碎机周围。而这些塑料瓶中残留的土黄色的黏稠液体经过粉碎全部从粉碎机的下边流了出来,汇成小河流,肆意蔓延在回收站的地面上,最终渗入地下。

    被粉碎的碎片还必须经过清洗。记者看到,回收塑料瓶的摊位都会有一个五六米长,专门用来清洗碎片用的大槽子。清洗时水管的水要一直不停地流淌,直到碎片上的污渍基本冲刷干净。老王告诉记者,他们这些大规模的非法经营市场,一般都是自己打一个大型的机井,以供应全市场的商户生活和工业用水。

    塑料碎片都销往化纤厂

    老王告诉记者,这些塑料碎片将全部被运到化纤厂去拉丝,拉出的丝将用于服装布料和地毯的制造。从上世纪80年代起,老王的老乡就开始收购饮料瓶,90年代,随着人们饮用的饮料品种增多,饮料瓶子也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意也越来越大。从2004年开始,他们基本上都不用去外地送货了,许多地方的化纤厂了解到北京的大市场后,主动上门收购,天津、石家庄、邯郸、东北、浙江等地的化纤厂就是他们的大客户。

    年薪10万元是小数字

    作为最高环节的回收站摊主,老王他们主要赚的是瓶子差价和含水量。他们先将饮料瓶以5000元左右1吨的价格收购上来,虽然粉碎前要去掉约占总重量5%的标签,但清洗时要注入15%的水,这样下来,一吨的塑料碎片就会含有10%的净利润,再以6000多元每吨的价格卖出。如此算下来,一吨碎片的收入约1千元,去掉工人工资和生活费,净利润约500元。

    老王说,他这几年的年平均收入都在10万以上。据他介绍,他的收入算很少的,资产上千万的摊主很多。至少10%的摊主都有私家轿车。而整个回收市场的年利润就更加惊人。据了解,市场每年每亩地可赚两万元,300多亩的市场可赚600多万元。如此巨额的暴利,不得不令人吃惊。


 

这是废品摊主们工作的地方,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 对废品摊主来说,哪怕只是5块钱,也会改变他们的决定。

    业内揭秘·违法性

    百余违法回收站侵占农田 至少2万多亩农田被污染

    据调查,目前北京周围的郊区县至少有100多处违法经营的废品收购站,他们一般都是外地无业人员租赁郊区县的农田,从事非法经营。老王告诉记者,大部分非法经营的废品回收站都是有经营执照的,但由于现在北京早已不再批准这方面的经营,因此这些经营执照一般都是地下倒卖的。

    老王他们所在的大兴就有八九家,规模小的也要50亩以上,规模在300亩以上的就有四五家。以此推算,郊区县至少有2万多亩农田被他们这样的废品收购站占用。

    他告诉记者,为了租到农民的地,他们往往要出很高的租金。当地农民种地的收入一般是一亩地年收入两三千元,而他们给的租金则高达1万元。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农民们一般都愿意把农田出租。但非法经营者们只是占地搭棚,既不硬化地面,也不挖下水道,各种污水直接回灌地下,这些被占的农田基本都已被污染,以后很难再种植庄稼。

    浪费:1天用掉万户居民月用水

    老王给记者算了笔账,一个废品回收摊位一天的生活用水约两吨,市场里大约400个摊位,一天光生活用水就达到800多吨;而北京市场一天生产的塑料瓶碎片多达400吨以上,清洗碎片一天就要用掉200吨水。若按目前北京每户平均月用水量7吨计算,这100多家非法经营的回收站一天就用掉了1万家居民一个月的用水。

    用电方面,生活用电加上粉碎机、抽水机的用电,每个摊位每月用电约100到150度。而400多个摊位的用电量就是4万多度。100多家回收站的用电量就达400多万度,而以每户居民月平均用电量200度计算,400万度电可供2万多户居民用一个月了。

    销赃:偷来的电缆也敢回收

    非法经营的回收站由于没有严格的管理和制度,这就为偷盗者提供了一个便利的销赃渠道。“前几天还有23个摊主因为收购被盗的电缆,被大兴分局拘留了一个月,每人罚款两万。”老王告诉记者,回收站里经常会有些来路不明的人拿着一些还没拆封的东西来卖,电缆、铜丝非常普遍。“回收站里也挂着打击非法回收的横幅,可是什么东西是非法的,好多人都不知道,在利益面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老王把它归结为利益的诱惑和法律意识的缺乏。

    权威说法

    大兴区商务局:每天与非法回收站打游击

    大兴区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兴区目前正规注册的废品回收站49家,非法经营的有多少家他们无法掌握,记者暗访的那两家则均不在登记之列。他无奈的表示:“我们每天都在和非法经营的废品回收站打游击。”据他介绍,区政府对于回收站严格控制,没有镇政府的签字,工商部门不许发经营执照。但是,郊区县的许多农民承包了土地后,高价出租给外地人做生意,根本不向上级部门报告;虽然政府部门不停地打击,但不到一周,非法经营者会换个地方、换个牌子继续经营。

    北京市商务局:只负责提出指导性政策

    北京究竟有多少家合法经营的正规废品回收站?市商务局服务交易管理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并不掌握这个数字,“商务局只负责废品回收行业发展的总规划和大的政策的制定,提出指导性政策。”由于废品回收行业不需要特行审批,也没什么资质准入门槛,因此是否要开设废品回收站由各个区自己掌握。据该负责人介绍,市商务局、发改委、规划委等多个部门今年8月出台了《关于推进北京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产业化发展试点方案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对现有再生资源集散市场进行清理整顿,今后不再审批设置再生资源集散市场,对现有市场进行清理,不具备规划证和土地证的市场予以取缔。对于非法出租土地单位或人员予以严惩,严格整顿市场秩序,加强规范管理。

    最新进展

    北京市将建专业化分拣中心

    据专门经营回收利用资源的盈创全能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正规的废品回收站应该硬化地面,要有完善的消毒灭菌措施,有严格的分类方式,工人的工作区和生活区也要严格分开。在欧美国家,消费者在扔垃圾时就进行分类,但垃圾分类丢弃的普及度还不高,因此需要专业化的废品分拣中心。

    目前,北京市已经制定相关规划,将建立10个左右专业化分拣中心,逐步取代摊群式集散市场。目前,他们已经和朝阳区合资共建了一个废品分拣中心试点,将饮料瓶经过分拣后可直接运往回收工厂,经过专业工艺加工成可用于饮料瓶制作的再生料。据了解,这种高品质的回收利用方式在欧洲相当普遍。但在中国,由于有关政策规定再生料不准用于食品包装,因此这种高品质的再生料目前只能销往国外。(记者 刘春蕾 摄影 吴宁)

    链接人物 废品王期待被招安

    “你把你们赚钱得内幕全都告诉我,不怕会自断财路吗?”采访中,老王的配合出乎记者的意料。“虽然会有损失,但也比不能经营要好!”老王说,他们这些在非法经营的回收站内经营的摊主们虽然每天都在赚钱,但经营环境太不稳定,回收站说搬就搬,说拆就拆,商户的利益没法保证。“其实我就是希望北京能有个规范的、稳定的回收市场。”他还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回收站很快又要搬迁了,这就意味着他儿子又要转学了,新学校很可能下个学期才能接收,这样就会落下很多课,而让儿子以后再也不要和废品搭上关系,是老王最大的心愿。“孩子的教育方面,我的投资毫不吝啬。”

    “那你为什么不去正规的废品回收站经营?”老王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正规的回收站内环境很好,住宿条件也不错,但摊位一年的租金要比非法经营的回收站高1万多元,而且操作正规化之后,就很难再通过掺水等违规的方式赚取利润,这就令大部分摊主都会选择非法经营的市场。“我不能为了一时的高尚而选择正规的市场,毕竟利益还是第一位的。但如果国家规范治理,正规市场的生意能够胜过非法经营的时候,大家也许就会选择正规回收站了。”

    他山之石

    德国倒垃圾要交钱

    德国于1991年公布了《包装条例》,首次用法律形式要求包装材料的生产和经营者承担义务,回收并利用使用过的包装品。依据这一法律推行的“绿点”计划基本原则是:谁生产垃圾,谁就要为此负出代价。根据规定,德国包装材料的生产及经营企业要到“德国二元体系”协会注册,交纳“绿点标志使用费”。协会则利用企业交纳的“绿点”费,负责收集包装垃圾,然后进行清理、分拣和循环再生利用。企业所交纳的“绿点标志使用费”允许打入商品成本,转嫁给消费者。1999年德国回收的包装垃圾达到571万吨,人均77公斤。如今德国的生活垃圾回收率已超过70%,为欧洲国家之首。

    瑞士饮料瓶用一半再生料

    由于塑料包装的原生料都是来自石油,为节约资源,促进环保,许多发达国家都研制出了塑料包装的回收利用技术。据了解,目前世界上共有17个国家允许回收料用于食品包装。其中,瑞士允许一半的用料可用回收料。

    链接新闻:

    我国将建再生瓶原料工厂

    据了解,2004年国家发改委就设立了可用于食品包装的“再生瓶级聚酯工程项目”,这种经过高科技回收生产出来的瓶级聚酯切片与一般切片的不同就是可用于饮料瓶等食品类的包装。据该项目的实施者盈创全能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他们的工厂已经基本建成,很快即可投入使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