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标准 足之美

2011-12-15  翠琳园



 

 

 

 

美女标准 足之美

 

 

 
 
 
 
 
  
 

 

■ 美足

  柔软、白嫩、丰满、精致且大小适中。

  足的定义:脚

  足的位置:连接在腿部最下方位置。

  足的保养:双脚泡温水10分钟,可加一些浸泡露来加强角质软化及消毒清洁→修剪指甲→搭配浮石或磨砂膏来按摩足部,刺激血液循环→在双脚抹上足部专用修护霜或按摩乳液→即使穿着丝袜也可以喷足部清新喷雾,清除异味及缓和阵痛。另外,凉鞋的形状常会让足部的晒线变得很明显,足部也需要搽防晒品。你可以把用了一段时间不想再用的脸部美白产品用在脚上,效果会更好。

  足的美化与修饰:1、如果你担心自己的双脚看起来太大,就选择能够将双足最宽的地方遮盖起来的款式,或者是交叉系带的款式;2、如果你的脚属于那种短胖型的,就不要买有很多襻或者系很多带的凉鞋,因为那样会勒出难看的″肿块″;3、有跟的凉鞋,可以使小腿更显修长,同时使肌肉的线条更加好看;4、除非你的脚踝细长得值得炫耀,否则别买在足踝系带的凉鞋。

  古人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句话强调了脚的起始作用和基础性地位。同样,足部的美容在人的整体美容的地位也不容忽视。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注重欣赏女人的脚以及由此而来的步态美,不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中国人欣赏的是女人的小脚之美,所谓“三寸金莲”,指的便是小脚的病态美。这种违背人性的做法在今天自然不能作为审美的标准。我们认为,中国女性的美脚的标准应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即看起来发育良好,外形匀称无畸形,脚趾圆润无变形,皮肤光洁,无溃烂皲裂;摸起来光滑细腻富有弹性,无厚茧,无鸡眼;闻起来跟身体别处皮肤一样,无异味;动起来灵动自如,步伐矫健。这几条足部美的标准同时也是女性美脚的指南,我们相信,只要中国女性留心自己的足部美,并以此标准美化双脚,一定会拥有骄傲的一双美脚,拥有一番好心情。

  对于女人的美足,我们首先着眼的便是其优美的外形,看上去是那样的精致,又是那样的嫩白。男人似乎很在意女人的脚。很多世故的男人都说,男人对女人之口味的规律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是从上往下看的,成熟的男人观察女人是从下往上看的。

  金庸在《天龙八部》第二十八章《草木残生颅铸铁》里有这样一段描绘:

  游坦之抬起头来,只见厅上捕着一张花纹斑烂的极大地毯尽头的锦垫上坐着一个美丽少女,正是阿紫。她光着双脚,踏在地毯之上。游坦之一见到她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一颗心登时猛烈的跳了起来,双眼牢牢的盯住她一对脚,见到脚背上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花瓣。

  面对着这双美丽的小脚,游坦之这个悲苦少年在那样一种悲惨的情况下依然是发了狂,――喉头发出“荷荷”两声,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道,犹如一豹子般向阿紫迅捷异常的扑了过去,抱着她小腿,低头便去吻她双足脚背。阿紫觉到他炎热而干燥的嘴唇在吻着自己的脚,心中害怕,却也有些麻麻痒痒的奇异感觉,突然间尖叫起来:“啊哟!他咬住了我的脚趾头。”忙对两名契丹兵道:“你们快走开,这人发了疯,啊哟,别让他咬断了我的脚趾。”游坦之轻轻咬着她的脚趾,阿紫虽然不痛,却怕他突然使劲咬了下去,惶急之下,知道不能用强,生怕契丹兵若再用力殴打,他便不顾性命的乱咬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观察女人的美足与观察女人漂亮的脸蛋是一样的。一双美脚的性感魅力确实牵动了不少男人的心灵和魂魄。
 
 


■ 足部的生理基础

  足在人体负重、平衡和弹跳中发挥重要作用,其结构美在人体美中起很重要的作用。足的骨骼多,软组织少,其平面轮廓为六边形。足骨排列成三个弓,即外侧纵弓、内侧纵弓和横弓,它们构成了足外形的基础。内侧纵弓比外侧纵弓高大,是足形体的显著特征。足有三个负重点,即跟结节、第1、5跖骨头。足部的固有肌几乎全部布于足底,足背部的脚腱从踝关节放射状分布到各趾。足背皮肤较薄,色泽较好,浅筋膜中缺乏脂肪组织,透过皮肤可见足背的浅静脉及各肌腱的的轮廓,当足做各种动作时,肌腱轮廓显示更清晰。足的外形有明显的性别差异,男性足宽大而厚壮,足趾粗而方,第一跖趾关节和第五跖趾关节侧突明显;女性足狭小而薄,足趾细长,趾头略尖,足背皮下组织多于男性。

  根据足背的形态可将足分为以下三型:

  1.正常足:足的形态正常,足弓的高度在正常范围内,一般以正常范围的高值为美。足底印迹检查可见其最窄处宽与相应的足印空白外的宽度之比为1:2。

  2.扁平足:足弓高度低于正常范围,足底印迹检查可见最窄处的宽度增大,与相应的足印空白处的宽度之比为1~2:1或更大。

  3.高弓足:足弓高度超过正常范围,足印最窄处的宽度很小或为零。

  就足背形态而言,正常足无疑是美足的基础。此外,根据人的前足的形态类型分类,可以分为标准型足、希腊型足、埃及型足、拇指巨大型足、第一、二趾等长型足、方型足。标准型足二、三、四趾都稍长于拇趾。我国女性的前足形态以标准型为美,其他形态稍显不足。

  人的足底板形态可分为正常足板、软弱足板和扁平足板等。正常足板是指脚跟与足趾并宽,两者相连的内侧有良好的弧度,是足弓完善的标志。

  女性的美足也应以正常足板为美的基础。综合以上医学分析,我们认为单从足的形态来讲,美的足应是长宽比例适中,前足以二趾稍长或与拇趾等长为美,足弓不宜过高,皮肤有弹性,功能健全。

  足部的科学生理结构提醒我们,必须尊重自然的规律与自然的美,任何的美的基础都是自然,都必须是对自然美的锦上添花,而不是取而代之、本末倒置。自然的化育有着神奇的力量,它是不容忽视的。就女性的双脚而言,它的审美的历史有着更为发人深省的教训,三寸金莲这样的审美观念长时间内成为足部审美的标准,给妇女们造成了巨大的戕害!这种审美观就是典型的违背自然的审美观,是我们所必须摆脱的历史的糟粕。今天,我们讨论美足的标准,必须本着科学的精神、健康自然的原则,决不能像封建时代那样,崇尚病态的审美趣味,从而损害了女性的健康,毁灭了女性的真正的美。
 
 

 

■ 足部的触觉美


  足部的触觉美是建立在视觉美的基础之上的。一双美丽的脚摸起来必须细腻光洁,柔若无骨,富有弹性。

  中国古人很重视女人的美脚,其中主要原因之一便是重视足部的触感之美,尤其是小脚,古代人欣赏的主要不是那种奇特的形状,而是其由于肌肉堆积、骨头掩埋而造成的温软的感觉。

  清代文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曾说:“其用维何?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也。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抚摸,此用之在夜者也。”他的意思是:脚小有什么长处呢?脚长得纤细瘦小,柔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白天越看越使人怜爱,夜里越抚摸越使人感到亲切,这即是脚小的妙处。南北朝时期的齐少帝萧肖宝卷就是典型的例子。萧宝卷有一宠爱的妃子叫潘玉儿,潘玉儿以一双柔弱无骨,状似春笋般的美足而名传干古萧宝卷虽然狎匿群小,荒嬉无度,后宫佳丽多达万人,其中他却特别宠爱潘玉儿,形影不离地天天和她腻在一起。潘妃皮肤美,就叫她“玉儿“或者“玉奴”,为了潘妃的一双妙足,萧宝卷特地为她修一座“玉寿殿“,壁嵌金珠,地铺白玉,又凿地为莲花,用粉红色美玉装饰,让潘妃赤裸脚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萧宝卷眯起双眼,恍惚看到一个绰约的仙女,香风过处,遍地莲花绽放,因而大发感叹:“仙子下凡,步步生莲”。据说美足能撩人情兴,较之酥胸更能令人魂飞魄荡,因为美足不但能够产生触觉的快感,而且还可以由其他缩及弹动,而产生强烈的挑逗作用。萧宝卷得空便握住她的足踝,搓之,揉之,捏之,闻之,甚至吻之,啮之。

  萧宝卷为了讨好潘玉儿,在内延之中,时常以奴仆自居,端茶送水,捏脚捶背部都做得心甘情愿。每当外出总使潘玉儿坐卧轿中,自己则骑马相随,朝臣们以为不成体统,萧宝卷却始终习以为常。为了进一步博取爱妃的欢心,萧宝卷先后大兴土木,建造了“仙华”、“神仙”、“玉寿”三座华丽巍峨的宫殿,穷极奢侈。据《南齐书》记载:“玉寿殿刻画雕彩,居香涂壁,锦馒珠帘,穷极绔丽。”但萧宝卷还不满足,又在“阅武堂”的两侧建造“芳乐苑”,亭台楼谢,工巧绝伦,山石都涂上五彩,各处墙壁尽画男女私亵的像。萧宝卷骄奢淫逸,为了一个妃子而抛弃了朝政国事,最终只落得国亡身死的下场,而那位一脚引得帝王恋的潘玉儿也香销玉殒,引发后世人们的无限感叹。

  我们谈论古代的美女,最常提及的典故便是“环肥燕瘦”。“环肥”指的是唐玄宗的贵妃杨玉环,她所代表的美是体态的丰腴之美,“燕瘦”指的是汉代的汉成帝的妃子赵飞燕,她所代表的美是体态的纤瘦之美。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后来也成为汉成帝的宠妃,汉成帝与赵氏姐妹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足恋”,特别是赵合德生有一双丰满温软的双足,深得汉成帝的爱恋。汉成帝每次握住她的美足便情兴勃发,而赵合德却每每躲开或缩起,使得汉成帝大费周折。服侍赵合德的樊姬曾大惑不解地问赵合德:“上饵方士大丹,求旺盛而不能得,然持贵人之足而辄畅动,此天与贵人大福,宁转侧拒帝应耶?”其实,赵合德是故意“吊起来卖”,一方面可以使对方觉得“得之不易”,另一方面也不至于产生厌倦。这是一种女人的“媚术”,更是“心理的掌握”,樊姬那里懂得其中的奥妙。由此可见,妙不可言的美脚是女人的骄傲的资本,即使在今天看来,美脚的触觉之美也令男士们“心向往之”。

  需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潘玉儿的时代和赵合德的时代,缠足之风还没有流行开来,她们的脚完全是天然的,那种触觉美也是自自然然的,和当今女性的美脚并无大的区别,因此可以说,她们的足部美虽然带有封建男权视女性为玩物的色彩,但也应当成为时尚女性美脚标准的借鉴和参考。

  缠足变本加厉地强化了女性足部的触觉美,这种做法走向了极端,同时走向了变态。缠足的陋俗无疑是中国封建男权社会的男性审美的怪胎,究其根源,不能不与“性”有关,软绵绵的双足在男女性爱过程中确实有刺激男性性欲的作用。无论是缠足前的时代,还是缠足的时代,乃至文明开化、男女平等的今天均是如此。著名作家王小波以其思想的大胆深刻、眼光的敏锐、语言的幽默犀利成为我们时代的文化英雄,在其代表作《黄金时代》中,他对女人的美足作了这样的描写:

  陈清扬说,那回我比哪回都混蛋,是指我忽然发现她的脚很小巧好看。因此我说,老陈,我准备当个拜脚狂。然后我把她两腿捧起来,吻她的脚心。陈清扬平躺在草地上,两手摊开,抓着草。忽然她一晃头,用头发盖住了脸,然后哼了一声。……陈清扬后来和我说,每回和我做爱都深受折磨。在内心深处她很想叫出来,想抱住我狂吻,但是她不乐意。她不想爱别人,任何人都不爱;尽管如此,我吻她脚心时,一股辛辣的感觉还是钻到她心里来。

  在这部小说中,王二和陈清扬纠缠不清,一生都在爱与不爱的漩涡中挣扎,而他真正感动她的却只有这一次。可见,女性双脚的温软在男女性爱生活乃至感情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 足部的嗅觉美

  足部也许是人体美容中最令人头痛的部位,其中主要原因便是它所散发出的臭味,这无疑是令爱美女性十分尴尬的事。女性的双脚是那样的美丽,触感又是那样的可爱动人,但如果它发出了令人掩鼻的气味时,那么这种双脚的美就只能让人望之兴叹了。因此,足部的美必须以气味的清爽为保障。但是,足部的生理结构决定了它必然要排出酸臭的气味,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但人类的聪明却可以改变它发挥作用的方式。在古代,妇女缠脚,厚厚的裹脚布裹住了女人的脚臭味;在今天,女性们则更多发挥了鞋子的作用。鞋子的遮蔽使足部的气味暂时浓缩于一个空间,可是一旦脱下鞋子,面临的是更加严重的问题,这着实令人烦恼不已。

  这时,香水也许能派得上用场。对于足部而言,着香是一门艺术。香味太浓了,人们太容易注意到是有意为之,反而不大好,最好是撒一点淡淡的香水,把足部的味道调和掉,遮蔽掉。不求有香,但求无味,这才是足部嗅觉的恰到好处的美。至于到夏天,女性们更多地赤脚穿凉鞋,这时的足部只要洗的干净,保持通风,然后再稍微撒一点香水,微风一吹,淡淡的香味飘散,这样万种风情就显露出来了。因为中国的香文化博大精深,女性的化妆经验十分丰富。首先就香料而言,它与女性的化妆史是密不可分的。女子妆品,无不含香,面脂口脂称“香脂”,洗发之露称“香泽”,妆面之粉称“香粉”,就连盛放梳刷镜蓖、胭脂油粉的梳妆奁,也被称为“香奁”。自春秋时候起,诗人屈原便在《九歌》中这样描写衣饰:“被石兰兮带杜蘅”,“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纫秋兰以为佩”。这里的石兰、杜蘅都是香草,而芰荷、芙蓉、秋兰无疑是香花,这是屈原以鲜花、香草自喻清白、洁净、芳香,以表示不愿与世人同流合污。自秦汉而下,便已出现了精巧的香炉,《西京杂记》上说,长安巧工丁缓能“做九层博山炉”。唐宋时期,香料的品种更是极大地增加,用香的形式也花样百出,香器更是做得巧夺天工。宋徽宗用“龙涎、沉香屑和腊为烛,两行列数百支,艳明而香溢。”古人对香的运用是深入骨髓、无微不至的,不仅在女性的化妆品中普遍添加香料,他们还做出可以吮含的香物,如鸡舌香;可以佩戴的香物,如香囊、香袋、香荷包等,佩在身边既可散发香气、驱虫除秽,又可作为饰物。除了芳香自身外,古人还崇尚熏香,即将香置于衣下或被中,去异味而使之芳洁的一种方式。其香钻入衣被,可历经数日而不散。除此以外,还有焚香、建筑用香等方式,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古代人用香的精致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些不仅仅证明了中国人对香味的爱好和欣赏,而且对今天的女性美容而言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特别是对于足部的美而言,由于古代人用香多着眼于除秽的目的,它对于女性足部的气味美将有很重要的借鉴作用。
 

 
■ 足部的动态美

  对于足部的动态美,中国文化审美的眼光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便是曹植的《洛神赋》中对女子步态的描写: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尔乃众灵杂遢,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佇。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等寥寥数语,把洛神的步态美描绘出来,而洛神的神韵也由此显得更加美妙多姿。也许是这位洛神的美深深迷醉了中国人的缘故吧,几千年来,中国女性的步态便以轻盈灵动为美。中国古代的女性很崇拜大家闺秀的美,而大家闺秀的美的标准便是“说话不看人、走路不踩裙”。这“走路不踩群”短短的五个字却包含了女子步态美的全部内涵。“走路不踩裙”,首先要轻盈,紧张匆忙都不行,还要灵动巧妙,不能缓慢停滞。这大概是技术性很高的活动,而且透露着女子的气质和才艺。看过时装模特表演的人,都会对她们优雅的步态美赞叹不已。她们的这种步态美要求双脚踩出“猫步”,即沿着同一直线的方向走,从而产生一种灵妙的摇曳之感。无独有偶,《红楼梦》中形容那些表里俱美的女子的步态美,用了一个美妙而又贴切的词:摇摇而来。女子步态的美是表里一致、内外兼通的美。步态的美增添了女性高雅的气质,而高雅的气质又提升了女子的步态美。

  步态美是女性足部最易窥见的动态美,但如果要说将足部动态美表现极致的话,就非舞蹈艺术莫属了。汉代美女赵飞燕除了自身形体的纤瘦外,还有一绝,那就是她的舞蹈。传说她跳舞时,让人用手托着盘子,她在盘子上掂起脚翩翩起舞,凌空蹈虚,有飞翔之感。小脚的起源也与此有关,传说唐后主李煜非常喜欢小脚舞女的舞态,于是下令宫女缠脚,才有了后来妇女们的三寸金莲。现代舞蹈艺术对人体的要求特别严格,人体部位的资质直接决定了舞蹈的美。足部对于舞蹈艺术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部位,特别是足部的踝关节,它蕴藏着丰富无穷的表现力。舞蹈艺术中的重要动作如“绷脚”、“勾脚”等主要靠脚来表现,其他重要动作也离不开足部的参与和配合。尽管足部的体积不大,在舞台上不大引人注意,但它的作用却是不可替代的。在各种各样的舞蹈中,人们无不对芭蕾舞中足部的艺术之美惊叹不已。芭蕾舞起源于意大利,是盛行于世界一种古典舞种,它是在古希腊人体艺术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和其他舞种不同的地方在于它充分展示了人体的美,特别是整个演出过程中都是脚尖着地,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在著名的芭蕾舞剧《天鹅湖》中,舞蹈演员掂起脚,轻盈地腾跃着,欢快地移动着,宛若天国的精灵,令人不禁生出一种圣洁之感。而那灵动轻巧的双脚,是那么地自由自在,丝毫没有让人觉察到它正在承载着什么。
 
 



■ 足部的装饰美

  提到女性美脚的装饰,人们都会想到女鞋,而提到鞋,浪漫的女人总会想到那个美丽的故事——灰姑娘与她的水晶鞋。灰姑娘因为水晶鞋而获得了美丽的爱情。鞋,其实是女人的另一个情人,鞋子的表情就是女人的品位。

  绚丽典雅的高跟鞋使女人的美大放异彩。鞋跟的造型是高跟鞋设计师们关注的重点。虽然细尖的高跟时而可见,但普遍来看,方跟在当下的服饰时尚风潮中行情看涨。从粗壮的方柱体高跟到扁扁的方跟,方跟的造型出现了多样风情,有点方的变形酒杯跟,有些跟底斜向朝外的模样。尖头鞋体现的是女人纤细柔弱的一面,但前端像是被横砍一刀一样突然零截断的鞋头才是今天的最酷时尚。

  原属于凉鞋款式的无后帮鞋在今天已打破了四季概念,适合在任何季节穿着。它常以华丽的形式展现十足的女人味,缀以亮珠,金属片甚至珠宝的无帮鞋,带出的是女人优雅的姿态。

  具有浓厚中国色彩的绣花鞋,成为当今世界潮流不可忽视的一支。除了款式非常传统的包鞋,新款的绣花鞋如夹脚样式的拖鞋业已登场。要把绣花鞋穿得跟得上潮流应该采用反差的搭配法:西式的牛仔裤、牛仔裙、棉质长裤或长裙等,可以很好地把绣花鞋的独特之处突显无疑。

  平跟鞋在今天则是时髦而有个性的穿着焦点。当然它不是人人穿得好的,你必须拥有清秀突出的踝骨,没有世事历练痕迹的纤细而匀称的小腿,以及没有疲劳感的膝盖。

  除了各式各样精美的女鞋之外,足部的饰物似乎并不多见。偶尔也只是在脚趾甲染几道美丽的文饰而已,不过,就中国女性而言,还是天然一双赤足最惹人怜爱。不知是时尚返璞归真的影响,还是潮流流行到了极至,就容易走向反面。近两年,脱下长长短短的丝袜,光脚穿凉鞋,轻轻松松过夏天成了众多女人的选择。光脚穿凉鞋让人心动的,不仅是那份别致的美丽,还有那种舒适、洒脱、浪漫而又信心十足的真我。如果把脚指甲涂成自己喜欢的玫瑰红、深蓝或摩登的紫色,不能不说是夏日女人不同寻常的又一道风景了。光脚穿凉鞋,释放的不仅是女人们束缚已久的脚,更多是释放了成年女性约束已久的心情;光脚穿凉鞋表现出的不仅是一种时尚的流向,更多是流露出现代女性敢于面对自我的勇气和信心。

  足部的美实在是顶可爱的,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自信,是一种完美。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诱惑,一种想望。

  代表人物:刘蕾。洁白、细嫩、整齐、大小适中,这真是双完美的脚丫子!

 
 
 
 
 
 
 
 
 
 
 
 
 
 
 
 
 
 
 
 
 
 
 
 
 
 
 
 
 
 
 
 
 
 
 
 
 
 
 
 
 
编辑 翠琳园 \ 图文 网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