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造就中部隆起

2011-12-20  渔翁很快乐

大别山造就中部隆起

2011年12月19日 11:00:18
分类:未分类

      原文发于中国经营报 原始标题为《红区振兴莫忘大别山》 

 

江西红都,湖北红安。

在大革命时期,中国最著名的两大根据地,中央根据地和鄂豫皖根据地,其中心分别是江西和湖北。

 

近日,据中国著名媒体《中国经营报》报道,由江西、福建和广东三地联合编制的《中央苏区振兴规划》(下称《规划》),即将上报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以求上升为国家战略。

 

    某种意义上说,大别山振兴,亦应上升为国家战略。其重要性甚至更显著。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老区,经济都不发达。改革开放前期,中国的大战略,是优先发展沿海,而后的中部崛起和西部崛起战略,亦少涉及老区,老区曾对中国革命,贡献巨大,但是却长期未得到国家的战略性扶持,大别山区对于中国的牺牲,却是罕见的“二次牺牲”,既在革命时代牺牲,同时,在改革开放之后,建设中国沿海的浪潮中,数千万湖北,河南,安徽的建设者迁移到沿海劳动,对当地影响巨大。

 

中央苏区所涉及到的三个省中,福建和广东经济相对发达,财力雄厚,唯江西资金有限。如此,则在开放初期,可由广东和福建先期开发;而大别山区涉及到的三省,河南,湖北,安徽,经济发展水平均相对落后,更需要来自国家层面的财力支持。

 

此外,就国家战略棋局而言,振兴大别山,意义重大。

 

作为大陆型大国,任何强国的崛起,必然伴随着大陆经济的兴盛,俄罗斯,美国均是如此。中国是个特列,改革开放早期的外贸立国,是建立在于欧美日市场互补的基础上,未来中国逐步崛起,则不得不依靠内陆市场,此刻,中部崛起,方才是中国未来崛起的关键。

 

大别山雄踞中原,是淮河与长江的分水岭,华东与华中的界限,在中国战略位置至关重要,而这一点是以前没有被认识到的。

 

振兴大别山,不仅事关中部崛起,亦是改变中部各个区域之间独自为战,建立中国大中部经济圈的纽带。

 

目前,比较发达的经集圈之间,其核心城市的分布,远近适宜。这样,既可以保持各自的辐射范围,亦可产生产业协同。如在长三角经济区,上海至南京最远,但是也不超过400公里,上海至苏州,不过100多公里,至杭州也不过200公里,杭州至苏州,至南京,亦距离很近。珠三角的中心城市广州和深圳,香港,各自相距最远也不超过200公里。在各个中心城市之间,分布着众多的次中心城市。纵使西部的几个中心城市,成都至重庆距离不过350公里。

 

而在整个中国的大中部地区。中心城市之间,距离太过遥远。特别是武汉至郑州,距离达600公里,合肥至郑州,也达600公里,而武汉至合肥距离最短,亦有400公里。三大中心城市之间,再无经济重镇可以连接。

 

而大别山经济区,正好在郑州,武汉,合肥之间。三地之间缺少次中心城市的连接,亦根源于大别山的塌陷。

 

由此,大别山的振兴,其意义不仅在于振兴老区,更在于连接中国的大中部经济圈,如将来大别山经济区能够在湖北,湖南,安徽各造就几个区域性经济重镇,则可造就中部经济圈的普遍繁荣,彻底完成中国从外贸型大国,向内需型大陆强国的转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此前,大别山经济区振兴,没有提到国家战略层面,一是因为中国区域战略的侧重,不在其中,二是因为湖北,河南,安徽三省,并没有形成合力。

 

如今,大别山振兴,可谓大势已成,从国家层面到三省,均已时机成熟。

 

从国家战略而言,最近几年,中国出台了数十个国家战略,几乎将所有的区域都囊括其中,表明了中国国家战略的转变。即,从过去的优先发展沿海的非均衡模式,转变到全国各个区域普遍崛起的均衡战略。而金融危机的来临,以及最近各个沿海区域经济增速的放缓,亦更加重了这一趋势。内陆区域强势增长,将成为中国未来最大增长极。

 

湖北,河南,安徽的振兴计划,均涉及到大别山,三方合力,大势所趋。

 

此前,在大别山经济区,也有小规模的联合。如20061016日,首届鄂豫皖大别山区县际政协联谊活动在新县举行之后每年举办一次,轮值在各县召开。2007年在湖北红安,2008年在安徽金寨,2009年在信阳商城,2010年在湖北大悟。

小规模的联合,显然难成大器。自去年以来,连县互动,逐步上升到连省互动。

2011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陈世强建议中央加快大别山地区经济。并且联络了大别山28个县市的政协。

 

 217,湖北省方面规划"大别山经济社会发展试验区",并将试验区建设纳入全省"十二五"规划,将红安县、麻城市、英山县、罗田县、团风县、蕲春县,孝感大悟县、孝昌县8个县市纳入重点。20118月,安徽省出台《关于进一步促进安徽大别山革命老区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六安,金寨等10个区县纳入重点。同年,河南亦将新县,光山等地纳入重点。

    

广东,福建,江西发展程度不一,互补性强。而湖北,河南,安徽在中部崛起中竞争激烈,因此,大别山振兴比中央苏区振兴,难度更大。此前,由湖北省政府主办,黄冈市委市政府承办的“首届中国·黄冈大别山旅游节”在黄冈举行。大别山区336个县共同参与。

 

从红色旅游开始,逐步扩展到其它领域,不失为大别山经济区内部合作的最佳策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