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熬浆糊糊 / 文化 艺术 /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

分享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

2011-12-21  笑熬浆糊糊

    据说,她是三星堆目前出土文物中的唯一“女性”。在三星堆那大量的青铜人像中,我对她可说是情有独钟,每次去三星堆,都会跑到顶尊人像面前细细地打量着她。她为什么会独独出现在三星堆这个男性的世界里?这样的问题,经常在提醒着我去关注这位3000多年前的古蜀女性。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图】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文化投资传播
 
        同三星堆高达两米多的青铜大立人相比,只有15.6厘米的青铜顶尊人像显得很是弱小。这尊小小的青铜人像分为两部分,上面部分是一个顶尊的女性形象,而下面部分则是一个平顶的喇叭座。人像跪着,双手举着扶着头顶上那高大的尊。这是一个丰乳纤腰的女子,手臂圆润,胸部较宽,乳头突出,上身裸露,全身仅穿一条刚到大腿的超短裙,裙腰有蝴蝶结。令人不解的是,就这样一个女子,却是宽眼高鼻,脸部被刻画得十分刚硬,如若不是乳房明显突出的女性特征,很容易将她与其他男性形象的青铜人像混在一起。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像中,男性的衣着可谓是多姿多彩,曾经也很想知道三星堆时期古蜀女性到底是一种什么穿着,但几乎没有查到任何资料,虽然关于三星堆的文章多如牛毛,但对这座有着女性特征的顶尊人像的介绍几乎也都是寥寥几笔。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图】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文化投资传播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像,大多都显得十分庄严,且衣着华丽,被认为是王权和部族首领身份地位的象征。爱美本该是女性的天性,但三星堆男性特征的青铜人像可以衣着华美复杂,而女性的衣着却那么简单,甚至还裸露着上身?这真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
       这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三星堆出土有大量的玉珠或是象牙做成的饰品,有手链,也有项链,大部分的青铜人像,也都穿有耳孔,大立人青铜人像的手腕也似佩有饰物,可以想见,三星堆时期的蜀人对服饰还是相当讲究。但这尊跪着的顶尊人像,服饰却是相当简单,除了超短裙上的那个结,就没有其他的装饰了,她没有打耳孔,脖子上和手腕上也没有任何饰物。而她头顶的尊上却有相当精致的花纹,连她身体下的喇叭型底座,也被刻画成精美的云卷图案。男性特征的青铜人像如果代表族中的尊贵人物,那他们服装的华美复杂也就很好理解了,照此推断,那么这个衣着简单的女子是否就只是古蜀国祭祀活动中的一个负责顶尊的仆人?但是,古蜀的习惯中,祭祀是男人们的事情,女性是很少涉足的,古蜀是王权与巫权集于一体的,主持祭祀的祭司,一般也是部落的首领,那怎样身份的女子才有资格进入祭祀呢?从这尊人像捧尊跪拜的模样上看,她应该是直接从事祭祀的人,有人推测这名女子也应该是古蜀部落中一个有身份地位的女子,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身份?是古蜀王国的王后?还是公主?赤裸上身,双乳突出,头上顶尊,不妨猜想,她是古蜀国向天求子的象征。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图】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文化投资传播
 
     古蜀祭祀活动频繁,祭祀种类繁多,当时的古蜀,也是战争频繁,添丁进口在当时也显得尤为重要,那“求子”祭祀的存在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王本纪”上记载:“时,蜀人稀。”据说那时蜀国为人口稀少很是头疼,每次征战,尽管是大获全胜,但因为人丁少,无法在战利品驻扎下来进行统治,只有掳获那里的财物和俘虏,蜀因此在周边地区积怨很深。所以,添丁进口的祭祀活动想必在蜀国是十分必要的。虽然祭祀是男人们的事情,但添丁进口这样的事情,恐怕还得女人出面,所以,就有了这个跪着向天求子的顶尊人像,那突出的双乳也就可以理解成古蜀特色的生殖崇拜。那头顶的精美大尊,应该不会是空着的,三星堆出土的尊中,不少尊里都装有海贝、玉珠等珍贵祭品,这些珍贵的东西装于尊中,奉给至高无上的天神,祈求天神赐部族人丁兴旺。
     现在还是回到顶尊人像的衣着和身份上头,既然能够出入古蜀祭祀的女性应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那为什么她的衣着那么简单?赤裸着上身,一条超短裙,那是不是就是古蜀女性的着装风格呢?这令人想起了三星堆出土的另一件十分神秘诡异的青铜人立鸟像,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大腿,在膝盖以下竟然是一双鸟足,由于青铜像损毁相当严重,只余下身,所以无法看到上身是什么样子,但从残留的下身来看,这双奇怪的腿的主人应该是一名女性,从残留的下身可以看出,这个人像依然穿的是一条超短裙。由于上半身在出土时没有找到,我们无法知道她上半身是裸露的,还是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但她那条超短裙却与顶尊人像颇为相似,这样看来,古蜀的女性最流行的打扮,恐怕就是那样的超短裙吧!
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穿超短裙的顶尊女人【图】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文化投资传播
 
       《史记》对古蜀女性有着最早的记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为正妃,生二子,其后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弱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螺祖的出生地颇有争议,有说西陵为楚地的,也有说西陵就在四川的盐亭县,而还有一种说法,则说西陵乃西汉武帝时所置“蚕陵县”,东晋废,其地在今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叠溪。叠溪正是岷江的发源地,而古蜀首领蚕丛则被认为正是从岷江上游顺江而下,来到了成都平原,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古蜀文明。所以,不少人也把嫘祖称为蜀人,这都是有待考证的事情。
江水和若水都在古蜀,令人费解的是,既然嫘祖已经远嫁黄帝,那为什么两个儿子却在蜀地降生。还是对昌意迎娶蜀山氏女昌仆比较感兴趣,据说昌仆正是蚕丛的女儿,想必昌仆在未嫁之前,也应该是穿着超短裙在鲜花盛开、古树参天、河流纵横的“都广之野”游乐嬉戏,那她出嫁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盛况?她穿的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嫁衣?我实在无法获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