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路 / 美文欣赏 / 行走在冬天里的思绪

0 0

   

行走在冬天里的思绪

2011-12-24  张云路
行走在冬天里的思绪
 

一场酝酿了许久的雪,终于在12月的上旬落下帷幕。暖气流正在试图谋杀寒冬,把人们对广寒宫的思念掉落一地。

桌子上的电水壶在煮沸矿泉水的过往,昔日的记忆从功夫茶的杯盏中,袅袅攀升着旁若无人的缭绕。在这个迟到的冬季里享受双休,用一杯浓茶的清冽,陪伴自己一起回顾那些逝去的曾经。

窗外,雪后的草坪一隅,堆积着被风雪生生撕扯下来的落叶;从那些没有失去血色的叶片上,看到了一种生命的顽强。苍老成卷曲的叶片,凸凹出清晰的叶脉纹理,可以透彻地品读出某些生命片段的回放;从叶片那被风干的绿色上,能够充分再现落叶被枝丫抛弃的表情。时尔,有披着雪的叶子在坠落,滑翔的轨迹与风暗示的方向极不协调;那种负重的飘零与积雪相拥,覆盖了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冬季。

在大海的端口,一股冷空气正盲目地策划冬天的背景 ;构思的温度总是不能与现实的冬天相吻合 。赤裸的秃枝拉扯着风的颤抖,搅扰得阳光无心绘制斑驳的影子。无法驾驭的时光,心无旁骛地奔跑着自己的速度与北风狂飙。

在深秋的性格霸占冬天的日子里,时光一直披挂着秋天的风衣;仿佛季节将以这种姿态定格了。尽管胆小的风霜也曾不时的抖开寒意,却始终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寒流到来,季节背叛了自然规律。草坪上那些用旧了的绿,依然描摹着夏天的色调。

心不由己地想起儿时乡间的风景。每当那里西下的夕阳被夜收藏,乡村的忙碌就会沿着炊烟的方向悄然遁去。熟透的冬季早已把北国银装素裹,装扮出那一季梦的颜色。此时,守候在故土上的伙伴们,准时地把夜色推出窗外,将灯光搬上了炕头的餐桌;碗里装着朴实的日子,杯中盛满了五谷陈酿,窗帘上摇曳出一家人演绎晚餐的影像。安静的月光扯一片云影扔到农家的房前屋后,把如烟的往事摊在院子里。

锈蚀的过往早已布满风尘,淡化的心事时而还会站在他乡的海岸边,打捞落水的童年往事。原本缺乏营养的单薄脊梁,勉强支撑着浪迹他乡的日子。寻觅前路生活的目光,时常会被故乡的炊烟迷蒙;那里山水之间散落的兽影鸟鸣,一直在搅扰着日渐苍老的视听。他乡的岁月就这样被软化了的冬风撕扯着,缠绕着一摊子拣不起来的曾经。

在故土村口的河床下,埋藏着童年未完的游戏;苇丛中还潜伏着稚嫩的窃笑。古老的月影横亘在村落的上空,每一座农家小院都在恬静的月光下把往事窖藏,酿成了梦中鲜活的片段。有时截取某一年里某个季节的段意,就着夜色整理那时遗落在小桥流水间的童趣,总会把已经揉皱的故事在失眠的夜里展开。

月初那几滴秋雨,也曾溅起儿时的往事;越想拒绝回忆,却是更难忘记。几次折断的目光,在月蚀的夜里,依旧凑合着为生命导航。身披一袭恍惚的暮色,牵着被天狗嚼得病恹恹的月光,踏着还在飘落的秋色,缝补着家乡那份四处漏风的惦念。秋风早已残破不堪,渐行渐远;逐步苍老的背影在岁月里承接着社会的尘埃。伸出的手早已够不着故土的心事,不负责任的承诺已把那段往事压弯。命运,没有为我分泌出更好的机遇。

在一个风轻云舒艳阳流转的日子,一位挚诚的读者做客我的博园;共同的爱好拉近了现实的隔阻,回访时读到那些朴实无华的文字,却是诗一样的美好。字里行间充满善良,写尽人生中的温情似水,柔美如画。那一篇篇淡雅的叙述,即富于想象,更易于感动;有善解人意的情怀,也有歌颂真善美的风采。即散落出一季花瓣的落英缤纷,也游弋着一叶飘然的静美。淳朴文字的生命里,流溢着诗的味道!在被拽走了心思的日子里,澎湃的心情在冬季的暖风中散落着。

把那种牵念的情思埋进平淡的日子里,精神上便有了攀登生活的拐杖。在走失了睡眠的长夜里,把彼此的尊重酿成生命的依附,搀扶着日子里趔趄的醉。看流星割开夜色的迅疾果断,让那份电光石火的能量炙烤着这一段岁月,把一生中最美的风景收藏。

他乡的时光满目现代的印痕,却无法缝补陈年的旧伤。季节的风擦亮了前行的路,却淡漠了以前种下的誓言,忘却了去践行。如同前朝的一枚落叶,在今天的泥土中了然无痕。虽然是推不倒的过往,也只能用沉默承接一系列生命的叹息。落满尘土的思绪,来不及擦拭就胡乱地跌进酒杯,溅出几滴心酸的浊泪。

人生之路的尽头,是一串被日子风干的心事。许多承诺裹不住生命的遗憾。一段梦散了,心开始言不由衷起来;时光与生命就像葵花对太阳的向往,一代代的承接延续着。

无需暗示生活中忧伤的远离与迫近,生命的沉沦与闪亮;只要呼吸与思维尚存,就该去展示自己的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