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中王 / 外事旅游 / 江上遥望翠螺山

分享

   

江上遥望翠螺山

2012-01-04  棋中王

江上遥望翠螺山

陈亚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1月03日   第 08 版)

  图为翠螺山风光

  我乘船沿长江主航道马鞍山段逆江而上,几近正午的阳光下,江水像柔软的粉色绸缎,清澈万里的天空,湛蓝的天色依稀飘荡着一缕缕白云。其下青黄杂然的翠螺山,少了些小家碧玉的味道,仿佛有一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塞上风骨。这里的大漠是天空,而翠螺山宛如价值连城的聚宝盆悄然落在滚滚的长江之中,别有一番物换天移的交错感。

  据史志记载,翠螺山原名牛渚山、采石山,山体俊秀,绝壁临江,江中遥望,“似翠螺浮于水面”。翠螺山以秀丽称胜,而不乏奇险。春天,梨花胜雪;秋日,红叶似火。至此,让人不由地生出几番感慨,怎么惟独缺了冬日翠螺山之景呐?难道是因为冬日之翠螺山,不及春天和秋天那样令人赏心悦目?其实,这正应验了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而发出的感慨:“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从大江上看翠螺山及采石矶,大加赞赏者,据我所知,古往今来还是大有人在。

  其一李白,有诗为证:唐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李白从宣城初过天门山,途经采石矶,吟出了那首七绝《望天门山》,另有一首《夜泊牛渚怀古》:“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其二贾岛,也曾目睹牛渚绝险,其诗曰:“巨川汇牛渚,下有渊灵宅。绝壁俯层岩,回波自撞激。不见燃犀人,空忆骑鲸客。泊舟涉危亭,蛾眉望中碧。”

  其三孟浩然,夜泊牛渚后,在诗中描述到:“星罗牛渚夕,风退鹢舟迟。浦溆尝同宿,烟波忽间之。榜歌空里失,船火望中疑。明发泛潮海,茫茫何处期。”

  其四刘禹锡,在和州(今马鞍山和县)刺史任上,曾泛舟长江,他在《晚泊牛渚》诗中勾勒出秋天牛渚暮色:“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残霞忽变色,游雁有余声。戍鼓音响绝,渔家灯火明。无人能咏史,独自月中行。”

  与众多历史名人结缘的翠螺山和采石矶,在网上检索,跳出的条目却是南京采石矶,这不仅叫我大跌眼镜,更使我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屹立在长江岸边的安徽马鞍山市翠螺山及采石矶,何时才能名归正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