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丑丫头”,怎么登门“咬皇上”?(组图)

 Earls360馨醫堂 2012-01-06

“丑丫头”,怎么登门“咬皇上”?(组图)

    当丑女人——钟离春出现在临淄街头时,路人都惊愕地张望着,谨慎地躲避着。私下交头接耳,指点议论,就像忽然从天上掉下一只大狗熊或者黑猩猩。钟离春却满不在乎,她出门经常碰到这种场面,早已经习惯了。微风轻轻吹动她稀疏、蓬乱的头发,这个目光炯炯、神态自若的丑女人,迈开两条大长腿,铿锵有力地往前走去。身后,流言纷飞,烟尘四起……(下图:自荐当后妃的“丑女人”——钟离春。)
鈥湷笱就封潱趺吹敲赔溡Щ噬镶潱浚ㄗ橥迹
    赶到王宫门口,钟离春要显露看家本事了。《列女传》记载了这出“开场大戏”:“(钟离春)拂拭短褐,自诣宣王,谓谒者曰:‘妾,齐之不雠女也。闻君王之圣德,愿备后宫之埽除,顿首司马门外,唯王幸许之。’”门卫一听这话,差点儿吐出来。他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丑八怪,暗想:世间还有这么大言不惭的人?找不着镜子没关系,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呀。相貌丑陋也没关系,在家老实呆着呗。干吗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丢人呢?想给齐王当老婆,你把国君当收破烂儿的了!
    门卫捏着鼻子,飞报进宫。此时,齐宣王正在著名的“渐台”,摆宴请客哩。听说有个丑娘们儿跑进临淄,口口声声要给大王当老婆。所有宾客都哄堂大笑——真是奇闻,千载难逢的奇闻!天下竟然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齐宣王也觉得滑稽,他尴尬地笑了笑,说:“可以叫她进来。”
    还没见人,渐台下,先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宴会现场,顿时静悄悄的,人们屏息凝神,紧紧盯住了登台的入口——老天爷!这个妇女又黑又粗、又高又壮,幽深的眼窝儿里,闪耀着火辣辣的光彩。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随即扯开嗓门,自报家门——好家伙!她居然“声如夜枭”,大白天夜猫子叫,这哪是人的动静啊?倾刻之间,满座惊骇。齐宣王也着实恶心了一下,甚至还有几分惊悚。
    国君毕竟见过大世面,很快就恢复了和蔼可亲、礼贤下士的标准姿态。他清了清嗓子,开始慢条斯理地问话:“听说,您要自荐为后妃。对不起,先王生前,已经给我选定妻室,如今,后宫女眷齐备,各安其职,恐怕您就不好安排了。大概,您在乡下尚未找到如意郎君,想嫁我这个万乘之尊,请问,您究竟有哪些过人的本事啊?”
    齐宣王这套外交辞令,不过是当众打哈哈,他压根儿就没把钟离春放在眼里。钟离春却盘算好了,她不着急,也没生气,而是抛开“稷下学宫”那种谈话方式,别出心裁地表演了一回“行为艺术”。《列女传》讲得神乎其神,说钟离春精通“隐身之术”,“言未卒,忽然不见。宣王大惊。”显然,这种小说家的附会,不太靠谱。第二天,齐宣王再次召见,钟离春一言一行,很见水平——这也是她最终俘虏对方的真功夫。
    第二次召见刚刚开始,还没开腔,钟离春就开始了精彩的表演。她忽然扬起瘪脑袋,瞪起大眼珠,死死地盯住齐宣王。随后,愤愤地咬牙切齿,还痛苦地揉搓膝盖,唉声叹气。嘴里更不闲着,念念有词,嘟嘟囔囔。翻来覆去一句话:“危险呀!真是危险……”在场的人,都被她闹楞了,谁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齐宣王也想揭开谜底,他鼓励女人有话直说,自己“愿遂闻命”。国君一句话,引爆了钟离春蓄积40年的锦绣才华。她智慧的火花,艺术的光彩,顿时喷薄而出。一霎时,整座大殿,都被照得澄澈、通明。钟离春依然“声如夜枭”,可是,这种“夜枭声”,却碰到齐宣王的心结,究竟怎样“治国、平天下”。任何政治家都对这个话题极为敏感、相当热心。钟离春超越了出身、地位、性别和容貌,以行家里手的姿态,和齐国王侯,平起平坐。以要言妙道的实力,向公众崭示“我的形象”。虽说她嗓音怪异,却字字珠玑,振聋发聩。那滔滔宏论,在雄伟的殿堂里,久久回荡。听众个个儿瞠目结舌,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丑陋的农村妇女……(下图:齐宣王与钟离春的爱情故事,流传到现在。)
鈥湷笱就封潱趺吹敲赔溡Щ噬镶潱浚ㄗ橥迹

    钟离春究竟讲了些什么呢?首先,她简要分析了列国时局。其次,指出潜伏在齐宣王身边的“四大隐患”。尽管齐国貌似很强大,但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始终处于白热化。“西有衡秦之患,南有强楚之雠,外有二国之难。”谁敢说,这些邻邦不是齐国的心腹大患呢?
    外部局势很严峻,内部情况也不乐观。钟离春以充满火药味的言辞,猛烈地抨击齐国政治,她认为朝堂之上,“内聚奸臣,众人不附”。随即,她话锋陡转,剑指齐宣王。眼下,齐王身上有四件短处,这也是直接威胁社稷安全的巨大隐患。钟离春扳着手指头,逐条细数,几乎把自我感觉良好的齐宣王剥得体无完肤。所谓“四大隐患”,到底有哪些呢?这些“病灶”,果真像钟离春预测的那么严重吗?姑且听她如何归纳吧:
    一,“春秋四十,壮男不立,不务众子而务众妇。尊所好,忽所恃。一旦山陵崩弛,社稷不定,此一殆也。”概括起来,就是国无储副,民心不稳。
    二,“渐台五重,黄金白玉,琅玕笼疏翡翠珠玑,幕络连饰,万民罢极,此二殆也。”简单说,就是奢靡放纵,滥用民力。
    三,“贤者匿于山林,谄谀强于左右,邪伪立于本朝,谏者不得通入,此三殆也。”说白了,国君没有识人之明,亲谗远贤,叫天下名士寒心。
    四,“饮酒沈湎,以夜继昼,女乐俳优,纵横大笑。外不修诸侯之礼,内不秉国家之治,此四殆也。”换句话说,君主道德沦丧,贪恋酒色,早把朝政荒废了,还谈什么称雄诸侯?
    钟离春鞭辟入里,字字见血,彻底拆穿了齐宣王惯于标榜的从政理念。平心而论,齐宣王绝非她贬斥的那种下流货色;纵有疏漏,也不像她说的那么严重;否则,漫说“战国七雄”、“百家争鸣”,恐怕临淄城早就被掠走了。钟离春为什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国君对着干?她当然有个如意算盘:一,不为参政;二,不想邀功。说穿了,就是进京找女婿,把自己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横竖这一锤子买卖,不妨危言耸听。这种奇特的求婚方式,首先,是赌生死。其次,才能赌命运。赌徒心态,支配钟离春指点江山。所有听众,都替她捏着一把冷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