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r / 文学 / 中国古诗文中的蝴蝶意象

分享

   

中国古诗文中的蝴蝶意象

2012-01-17  Riar

中国古诗文中的蝴蝶意象

甘谷列

 

    蝴蝶是一种美丽、弱小的飞翔昆虫,为古来今往人们在生活中平常所见。它在中国古文中最早出现于《庄子·内篇·齐物论》中:“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庄周梦见化为蝴蝶,自己栩栩如生就像一只蝴蝶一样,自己觉得很舒畅满意,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了。过了一会突然觉醒,茫茫然发现自己是庄周本人。真不知道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庄周和蝴蝶,肯定是有分别、有分隔的。那么,这一件事就称之为“物化”(“物化”译成现代文即是“物我同一”)。

     从此,蝴蝶在中国文化传统里就牢牢地占据了一席之地,并且成了一个永恒的命题: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这一个命题是一个哲学命题,它道出了人和世界的关系,人和外物的关系,有时候是同在的,同一的,人与物不分,此之谓物化,即物我同一,天人合一。那么,这个“同一”和“合一”的中介,不是“移情”便是“做梦”。而“庄周梦蝶”这里的中介是“做梦”。而梦,依照弗洛伊德的解梦学说,是人的内心的潜意识的体现,那么庄周做梦梦见了蝴蝶,并且变成了“自喻适志”的蝴蝶,也分明是他内心逍遥、物化思想的流露和体现,分明是他超尘出世、向往自由的隐喻。只不过是庄周还不仅仅止于此,他还要进一步提问:“究竟是我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我呢?”这就进一步提出了人与外物(即人与世界)相遇的命题了。它可以分成两个小命题:一是人的物化,也就是人的自然物化;二是物的人化,物的自然人化。这两个相依相成的命题,在庄周的疑问中一疑就成了一个永恒的哲学和美学命题。

    庄周提出人的物化和物的人化之后,蝴蝶的意象便在古诗文中隐匿去了,没有人再提,也没有人注意,这一隐就隐去了八百多年。《诗经》中没有只字提及蝴蝶,《楚辞》中也没有提及蝴蝶,先秦歌谣也没有,《左传》、《战国策》和《史记》也都没有,古诗十九首也没有(倒是出现了鸳鸯),三曹也没有写过,竹林七贤也没有写过,甚至连归隐的陶渊明也没有写过,擅写山水诗的谢灵运也没有写过,直到南朝宋时的鲍照(?~466),才在其《拟行难路之六》里提到了“丈夫生世会几时,安能蝶躞垂羽翼?”直到这里才重新出现了一个“蝶”字,也就是重新出现了蝴蝶的意象。

    其诗曰:

        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叹息。

        丈夫生世会几时,安能蝶躞垂羽翼

        弃置罢官去,还家自休息。

        朝出与亲辞,暮还在亲侧。

        弄儿床前戏,看妇机中织。

        自古圣贤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

 

    ——这是愤世疾俗、退避无争的心理反映,前两句还希望能够像蝴蝶展翅高飞,做一番事业,后四句却急转直下,写出了作者的避世退让,归隐田园,自得其乐的心态!全诗笼罩了庄子的退隐出世的精神,倒也真是“行路难”!须要注意的是,鲍照写到蝴蝶,是托物言志,此时的蝴蝶还不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意象。

    稍后的谢朓,有一首和诗(也是怨情诗),其中写到了蝴蝶,诗中有句云:“花丛随数蝶,风帘入双燕。”他只是一笔带过。他直接写到蝴蝶,既不抒情,也不言志,蝴蝶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蝴蝶在花丛间飞舞就是在花丛间飞舞,他没有寄寓别的什么深意,而直接是生活化的摹写,于是从他这里,直接在生活化中的蝴蝶出现了。这成为后世的蝴蝶意象——也就是生活化中的蝴蝶意象的一个开端。[其后,唐代伟大诗人杜甫所写十三首涉及蝴蝶处,就都是生活化中的蝴蝶,没有寄寓别的深意。]

    紧接着到了南朝梁武帝萧衍(464~549),这位值得重新评价的诗人,他作诗无数中有首诗专门写到了蝴蝶:

       《春歌》之四:

       花坞蝶双飞,柳堤鸟百舌。不见佳人来,徒劳心断绝。

 

    《古意诗二首》中之二:

 

     当春有一草,绿花复垂枝。云是忘忧物,生在北堂陲。飞飞双蛱蝶,低低两差池。差池低复起,此芳性不移。飞蝶双复只,此心人莫知。

 

    ——这里的蝴蝶,已经见出了爱情的意味

    这大概是萧衍作为皇帝,吃饱喝足,自然有闲情逸致来欣赏花园中的蝴蝶,并由“花坞蝶双飞,柳堤鸟百舌”,联想到了佳人,而“不见佳人来”,徒然只有伤心费神。这已经联系到爱情方面来了。而其“古意诗”中写蝴蝶,也写得分外传神:“飞飞双蛱蝶,低低两差池。”“飞蝶双复只,此心人莫知。”——已经拟人化地写出心灵上的衷情了。这不啻于由此开启了后世以蝴蝶歌咏爱情的源头。

    由此,我们初步可知:蝴蝶在古文与古诗中有三种形态:一是物化的形态,二是直接生活化的形态,三是象征爱情的形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之为“托物言志”)。后世众多诗人和词人写到蝴蝶的诗词,无不体现了这三种形态中的一种。尤其是后两种,尤其突出。

    而跟战国时期的庄子(约前369—前286年)蝴蝶之梦接上头的、挂上钩的,第一位的则是八百多年后的庾信(513—581),他在《拟咏怀诗二十七首》之第十八首写道:

 

     寻思万户侯,中夜忽然愁。

     琴声遍屋里,书卷满床头。

     虽言梦蝴蝶,定自非庄周

     残月如初月,新秋似旧秋。

     露泣连珠下,萤飘碎火流。

     乐天乃知命,何时能不忧。

 

     ——这首诗也充满了建功立业难成的忧愁和退让乐天的闲适精神,也就是入世和出世夹杂的复杂心绪,烘托出了作者咏怀的复杂思想。[由此诗可见,儒道二家的思想已经在后世诗人(或士人)心中渗合生了根,发了芽,像潜意识一样融入于人的心灵深处了。]

    而他在诗中写到“虽言梦蝴蝶,定自非庄周”,大意是说,虽然说梦见蝴蝶的,一定不是自庄周开始。——这反映了庾信的怀疑,也侧面反映了人生无常,渴求自由和天人合一的思想,并非始自庄周。这就直接跟八百多年前的庄周对接起来了,庄周的蝴蝶之梦,在八百多年后的诗人手中首次得到了呼应,尽管这呼应是怀疑性质的,但并不妨碍这一对接和化用。从此,庄周的蝴蝶梦在后世的诗人手上和心中入了诗,并且在此后得到反复地运用,意象也更加得到强化。

    而在盛唐深得庄子精神神韵的伟大诗人李白(701-762),也在其诗《古风》中的一首(其九)写道:

      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

      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

      乃知蓬莱水,复作清浅流。

      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

      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

 

    此诗开头李白直接用“庄周梦蝴蝶、胡蝶为庄周”的故事入诗,可以说是李白和庄子的一个精神上的呼应。伟大如李白者虽然渴望建功立业,但现实和天性却使他不得不趋向于自我率真和放任自然的庄子逍遥精神。他这一首诗也反映了世道沧桑、人生无常、富贵转移的思想。天才的李白留传至今的诗作中,涉及蝴蝶的共有,除这一首外,其余四首都是日常生活中所常见的蝴蝶。其中有名的《长干行》(郎骑竹马来)一诗中有句:“八月胡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这里的蝴蝶意象,也颇具爱情意味了。

    而在后世读书人心目中最显著者莫过于擅长写爱情诗的李商隐,他在《锦瑟》一诗中写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在这首名诗中,他直接化入了庄周梦蝶的典故,写成“庄生晓梦迷蝴蝶”的名句,与全诗相得益彰,反映了往事如烟,爱情无常的感慨。

    李商隐在这里,和一千一百多年前的自傲性情的庄子做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呼应,只不过,庄子自爱和自傲的是自性和自心,而李商隐则要复杂得多了,他不仅有自傲自爱的己心,还有他爱(她爱)和他心(她心)。

    至此,蝴蝶的意象在中国古诗中真正完成了它的铸造,也就是说,到了大唐,蝴蝶意象在大唐的诗人和诗歌中得到了充分的运用和反映。只不过是在爱情这一方面,李商隐为之铸就了千古绝唱

    顺便说一说,庄子没有说明他做梦的时间是在晚上还是在白天,我们从他的记载来看,很可能就是白天,所以他这个梦,我们也可以叫做“白日梦”。而李商隐(约813~约858),一千余年后重新从正面提起他的蝴蝶梦,和他作了一个呼应,我们也可以从他的诗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中看出,他这首爱情诗也可以说是“白日梦”。一前一后的白日梦,实在折射出中国传统文人/士人多少东西!

    在我的考证当中,大唐诗人诗作中涉及蝴蝶或体现出蝴蝶意象的有:

    初唐:上官仪三首/杜审言一首/沈佺期二首/王勃一首/卢照邻三首/骆宾王四首/陈子昂一首

    盛唐:张说一首/高适一首/孟浩然一首/常建一首/储光羲一首/李颀一首/李白五首/杜甫十三首

    中唐:韦应物三首/孟郊四首/韩愈三首/贾岛三首/李贺六首/李益一首/卢纶三首/钱起十首/王建九首/张籍三首/元稹十首/白居易十二首/刘禹锡六首

    晚唐:杜牧四首/许浑五首/李商隐三十四首/皮日休八首/陆龟蒙七首/罗隐十首/皎然二首/贯休三首/齐己十六首/温庭筠词四首/温庭筠十五首/韦庄词一首

    以上诗人共计316首诗作中写到了蝴蝶,此处,还不计唐代其他诗人如寒山的,估计总数当在四百首左右

    在唐代,除了著名诗人张九龄、岑参、王昌龄、王维、柳宗元等没写过之外(以遗传至今的诗作论),其余大多数著名诗人或多或少都写过蝴蝶。其中写得最多的则是著名的擅长爱情诗的李商隐,他一共写了34首,于历朝历代诗人中仅次南宋诗人陆游——他写及蝴蝶最多,为37首;其中以“蝶”为题的则有六首之多。精彩的一首如:

       

   孤蝶小徘徊,翩翾粉翅开。

   并应伤皎洁,频近雪中来。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他写蝴蝶大多是以恋情、爱情、艳情、伤情入之,或者至少与此有关,蝴蝶意象在后世成为爱情的专用意象之一,不能不说有李商隐的一大功劳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Riar > 《文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