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居明大師与斑彩石

2012-01-24  夕月顺天   |  转藏
   

第一章:斑彩石重見天日

李居明在七千萬年前的海底找到了

 

我在海底駕車飛馳

 

  「我們現在於七千萬年前的海底開車飛馳!」

  「甚麼?在七千萬年前的海底?」我問道。

  「不錯!」雲尼博士道。「在七千萬年前,這裡是一個海底,發掘下去,是當年的化石。而斑彩螺便是當年的生物。」

  我不禁想到七千萬年前的洪荒時代,有恐龍的出沒,也有螺在海底浮游。但七千萬年之後的今天,這海底已變成公路,我們開吉普車,在這海底飛馳。

  雲尼博士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擁有「斑彩礦」的學家。

 

女天神唱歌賜神石

 

        「斑彩石是一種神石!」雲尼博士續道。「在美加的印第安人部族,稱為『黑足族』(BLACKFOOT)及畢烈族(BLOODS),他們對斑彩石認為是神賜與的神石。相傳一個黑足族的酋長女兒,在一次冰天雪地的天然大災難後,躲在一個山洞內,族人已多天未能獵到食物,瀕臨死亡的威脅。一個晚上,她聽到天籟之音,仿如一個天女的歌聲,她好奇地尋找歌聲的出處,只見在一顆光芒萬丈的玉樹下,有一塊好似人形的七彩寶石,天女的聲音道:「請將我化身的石頭拿回部族去,馬上便可呼召大批的水牛來給你們充飢。」

        「這類天神感召故事在中國古代也有流傳,」我道。「但此石真的有這種靈力嗎?」

        「印第安人的超能力很厲害。」雲尼博士道:「酋長將此石拿到手中,不禁伏拜在地,向神感恩,因為他感到金黃的光芒,他們認為黃光是代表吉祥!」

        「我們的佛家也這認為!」

        「初民閱穿天神及天運的能力都是共通的。印度、中國、巴比倫、埃及均懂這些。印第安人具有相同的閱讀大自然能力。黃光代表幸福與財富,但他們當時的幸福與財富,是指水牛。」

  「為甚麼呢?」

  「因為水牛代表食糧,也代表財富和財產了。第二天他們醒來,只見有廿多隻水牛在洞外盤旋,於是他們真的伏拜在地,感謝神的賜與,並稱此為『水牛石』(Buffalo Stone)。」印第安語為「Iniskim」。此石又名「水牛石」的原因,是「斑彩螺」的內部化石形格,極似水牛的頭骨。

  車子在向烈碧鎮(Lethbridge)進發,我心中嘀咕,等一陣子便有緣去見這「水牛靈石」,真的想親身試驗一下,此石之靈力。

  博士見我停了下來,開玩笑地說:「我也當之為神石,因為由我決定在一九七七開採,每年的三月到十一月,共有八個月可採的良好天氣下,都有一定的收成。」

  博士的藍色眼珠,令人感到他有一份天人的神采。他告訴我由第一天看過一塊「斑彩石Ammolite」(此石之正式中英文譯名),便感到有一份安祥的感覺。自此他平步青雲財富與日俱增,他身上戴了一塊「S」螺旋型的「斑彩鑽」,手上戴了隻斑彩鑽戒,並未令人感到裝飾及矯情。「每個人第一次看斑彩都會有一種投入宇宙虛空的感覺,好像意識情操在提昇,離開了塵世物慾的窠臼,有一種奇異的感受。」

  「你以前接觸過其他寶石嗎?」

  博士笑起來。「我在巴西擁有一個礦,每天都與水晶在一起,那是三年前的事。」後來他放棄了這個水晶礦,專心發展他的斑彩。「我感覺斑彩螺是一個宇宙訊息的代言人,它的色彩多,令人生大歡喜心。愛上斑彩令人精神世界提昇,這物真的很玄,但感受卻令人一碰難忘。能拿著七千萬年前的寶貝在手中,而感覺其靈氣還在,你想,一個人能結緣一塊七千萬年前的寶貝,這境界多妙。」

 

找尋恐龍巧遇靈石

 

        博士告訴我,本來他一直在研究恐龍化石,他是加拿大唯一的一間公司,可以買賣恐龍化石,與另一家在美國的,均乃私人經營,而全世界的恐龍化石,都是國家擁有的!在開發恐龍的同時,他獲印第安人的知會,知道在烈碧鎮藏有「水牛石」,在多次交談及磋商後,才達成與他們合作的計劃。在一九九四年發覺目前的礦坑,擁有大量的「水牛石」,亦即是今日日本、美國、台灣甚至中國大陸開始瘋魔的「七彩石」、「天長地久石」及正名「斑彩石」了。

  最初他的投資是頗大的。因為無人想到,這是一種上價的首飾。「我當時是一種衝動」博士道。「如初戀的感覺一樣,我想我能放下這麼多寶石和水晶,獨愛斑彩,其他人一定有共同的反應。這股衝動,一直被做生意的朋友說我太大膽,太冒險了。」

  但是今天已証明博士眼光和直覺,是對的!因為一九九九年開始,斑彩石已成為目今珠寶界的天之驕子,天皇巨星了。

 

斑彩寶石三大類形

 

        負責礦坑採掘的領導杜魯多先生,向我介紹了印第安人的代表盧賓先生,他是印第安人的後裔,是該部族的代表來與杜魯多一起開礦,收益他們是佔一半的。而政府對礦石的要求極其嚴格:

 

(一)開採掘出的礦坑,採掘完必須將碎石鋪回,而且要鋪好草皮,否則違法。

(二)一切化石,不可破壞。例如發掘出一個完整的「斑彩螺」,不可以破壞或取其斑彩為首飾。只可以採一些螺的碎石採擷斑彩鑽!

  這解釋了為甚麼要造戒指或頸鏈的斑彩鑽,不可以從螺石取下來的原因,於是法例所限,產生了三類產品:

 

  (一)斑彩鑽~最上品的斑彩石,用來作首飾,採自碎了的「斑彩螺」。其斑彩價值由港幣數千到數萬元。價錢介乎紅寶與鑽石之間。

  (二)斑彩螺~是完整的彩螺,但很罕有,目前世界上各博物館需求的完整「斑彩螺」的名單,足有數百個,但卻無貨可供應。因為完整的螺不多。近月美國已用四倍的價錢收購,由美金五千到十萬一個。一般如足球般大的,約合港幣三萬元至五萬元一個左右。

  (三)斑彩石 ︱︱是碎石斑彩,其色澤較暗,不能作首飾用途,一般作飾物,如放在上或櫃上,又有作圖書書鎮或文具。價值由港幣數百到數千不等。

 

 

最年青又最老寶石

 

        杜魯多先帶我和博士等到達了工場,這 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恐龍專家,正埋首將發掘的恐龍骨一塊又一塊的拼合。據說恐龍頭是最昂貴的,而找不到的任何一節骨,他們便先用假石骨代替,因此這個拼圖遊戲是講運氣的,如果好運找到重要的骨頭,這恐龍便可出售。雲尼博士拿出他的手提電腦,一按下去竟是世界各大博物館的訂單,他們能拼合一隻,便真的「發到七彩」。可見他們能取得專利,必花了不少功夫!

  博士及杜魯多介紹了開採恐龍化石的法藉考古學家艾瑪給我們認識,與他一起工作,正有幾位年青漂亮的法國女考古學家,他們對我這個東方人感到興趣。因為他們正整理一隻恐龍的化石及一批AA級的斑彩螺,斑彩石及斑彩鑽寄到日本京都的博物館去,將這個寶藏送到東方,是他們這兩年極為忙碌的工作之一。艾瑪道:「一隻恐龍和斑彩石,象徵著古文明的生存與天然奮鬥史,進入二千年,是人類慢慢步入大自然破壞,面臨滅絕的開始,這古化石象在提示著,要人類緊記災難,好好活用今日,為今天的人類帶來福慧。」

  艾瑪先生短短的幾句話,講述了七千萬年的寶石,與我們今天結緣的自內証。能見到斑彩石,對於我來說,我的使命感及興奮感,正在增加。

  「斑彩石」取得專利,他們也花了不少功夫。博士回憶起來,講述這是世界上唯一的斑彩石礦洞。在世界上螺類化石很多,但全部都是沒有顏色的,只有「斑彩石」的螺殼才有彩色。在一九八一年,在博士的奔走下,成功獲歐洲寶石學會(CIBJO)光榮地公佈「斑彩石」的發現,並喻為近代最年青而又最年老的寶石。

  「為甚麼是最年青又最年老的寶石呢?」

  「因為是近十八年才面世的寶石,比之鑽石、紅寶石,是新進的巨星。」博士開玩笑地道:「但論此石的年紀,是七千萬歲!多年老。」

  就是因為斑彩的七千萬歲,令日本人對之瘋狂。日皇大婚用上斑彩鑽之後,日本人認為結婚戒指用上七千萬年的寶石,象徵相愛七千萬歲,投胎千世依然成為夫妻,這寓意真的十分吉祥,也虧日本人想得出來。因此日本人認為,要表達愛意,要表達天長地久,便用斑彩了。日本人是一個很重感性的民族,日皇儲大婚的小戒指,令他們想起了很多情情愛愛的流行習俗來。因此斑彩在日本,便等如一束鑲滿鑽石的紅玫瑰,是示愛的最佳禮物,丈夫送給太太,太太送給丈夫,情人互為訂情信物,未婚少女以此作愛情的期待,甚至是增加愛心慈悲的飾物。而另一個原因使日本人瘋狂,是日本人很喜歡「花呢花碌」的寶石,因為代表活力和青春,也代表長壽如七千萬年。因此子女送給父母,便是祝賀長壽的吉祥寶物了。

  黑奧普(OPAL)很像斑彩,但OPAL的水份很重,價值較濫,色澤很輕浮,但斑彩一比上,OPAL馬上失色之極。斑彩有百分之九十是珍珠的組成,是珍珠內彩的彩色版,斑彩是彩色的珍珠!

  難怪日本人說,世間四種寶石最矜貴,鑽石、紅寶、珍珠、斑彩。而依次的出產地是南非的鑽石、印度的紅寶、日本的珍珠和美洲的斑彩。

 

不同顏色不同靈效

 

  難怪星雲法師年前來美加旅遊時,也叫導遊戴此寶石。此導遊目前在溫哥華帶團,每次都興奮地提起大師叫他戴「斑彩石」,可以開智增福。他自稱戴了斑彩後,一直行運至今。往加國冰川旅遊的朋友,一定也聽過這個「斑彩傳說」。

  雲尼回憶他曾看過一篇文章,講述西藏喇嘛在修行無上瑜珈時,用斑彩石幫助入定。文章說:「在眾多寶石中,散見於掌中,只見一塊寶石光芒之極,具有很多彩虹光,其他的寶石只有一種光的散發,但此石卻有紅光、綠光,視線角度稍變,又見黃光、藍光,此石稱為斑彩,具有開發蓮輪的奇妙能力,用六字大明咒加持,其光令行者全身有一光環原原的圍著,放在抱月之印契上,靜坐可見心中夜空之星光︰︰︰」

  說到這 ,我不禁將其中一塊「斑彩螺」拿在手上,結抱月印感受其微波,我的感覺是:

 

  (一)       斑彩具有七種彩虹色的種子,分別為紅、橙、黃、綠、青、藍、紫,是開發身體上七個蓮輪有極大的導引力。七蓮輪一旦獲到開發,便可增加正極能量,一切的惡運馬上消除,人也回到童年時代的體能,有反老還童,愈老愈精壯的改造。

  (二)       紅色為主色的斑彩鑽,可開發肛門與性器之間的海底穴之「根輪」,影響一個人腎上腺素的分泌,對於一個悲觀或負極思想極濃的人,紅色為主色的斑彩鑽可平衡負極思想,令此人變為積極。因此紅斑彩是刺激腎功能健康的主石,也是將負變正,悲變喜的改運石。可將身體的毒素排出,人活得輕鬆有勁。

  (三)       橙色為主色的橙斑彩,是影響「性輪」的,影響一個人的繁殖及創造能力,一般男女性荷爾蒙分泌不正常,可戴此色的寶石,或拿一斑彩石在手心觀想橙光,七天內可改造性機能。因此橙光是增加愛的活力,慈悲心懷的創造,被愛之甜蜜體現。

  (四)       紅黃斑彩開發一個人的肝脾功能,是愛與財寶的混合,一般認為發財石。能兼備紅、綠、黃為最典型。

  (五)       藍的斑彩較少見,是開發「喉輪」,主口才及溝通,判斷能力等。

  (六)       綠斑彩是「額輪」是第三眼之修練處,此觀像開發蝶鞍腺之發展,影響一個人的智慧發展,具有智慧力判斷好壞,令頭腦清醒,一般可列入為「行運石」,頭腦清醒便選擇對的好的事。任何一個人要創業,開創新的活力,想活在青春活力中,綠光是新計劃的開展,也是兒童增加記憶力,刺激創造力的顏色,中國人所謂的文昌運。此種顏色是博學、藝能、記憶力的開發磁場。

  (七)       斑彩是外冷內暖,暖代表愛心。在宇宙萬物當中,螺形是一個宇宙符號,象徵了吉祥及和諧,是天體大自然的宇宙密碼,「太極圈」也來自宇宙螺旋的意念,因此螺的化石便是有極多螺旋訊號的千萬年吉祥物了。一道吉祥符,一個風水傑作中的「環抱有情」,人體的曲線訊息︰︰︰其實都是螺旋宇宙訊息。斑彩石來自千萬年前的「螺」,是一個保留千萬年的宇宙吉祥符。戴斑彩為螺形或「S」形,是增加發揮其宇宙吉祥符的潛力。

 

光輝歷史神秘吉祥

 

        我放下一塊靈力極高的「斑彩螺」,雲尼博士告知我,斑彩的硬度是四(任何寶石都有一個硬度指標),他們研究加了一個八度半的透明晶石(quartz) 套可保護斑彩不裂,又可使寶石增加倍數發放磁 ,用了足足三年的時間,敲定這個天衣無縫的匹配。目前當你拿著斑彩,你的「愛」便莫名地湧現,像初戀情人一樣,心在卜卜跳。現在每一塊斑彩鑽推出市,都有「身份證」,除了每一塊都是「出土文物」之外,由於世界只此一礦,他們可以授與「終生保障」的保證。就是斑彩如有裂開,可以另換一塊。這是一般寶石(因很多礦)不願也不會做的行為。有「身份證」此石才能出口,因此每購一石,必然有身份證,否則便是「水貨」,甚至不合法。

  博士是研究寶石歷史的專家,他的考據是一流的。我看他源遠的學識和外貌,只想到外星人。奇怪!他如數家珍地跟我說,斑彩鑽這種寶石在遠古的歐洲曾出現過。在歷史上,亞歷山大配戴斑彩鑽,稱之謂「神羊石」,因為其石似羊角,而希獵文的神祇中有一位叫Ammon,因此博士的考究,Ammolite這個斑彩的英文名字,可能來自希獵神的名號。

  在日本認為此石「天長地久」,而在中東伊斯蘭教中,亦出現過斑彩鑽,認為是結婚石,在結婚儀式中,必見斑彩,代表吉祥好運。而古印度吠陀的隱士,用斑彩石來清洗河的水,認為是神石加持,可洗清一個人的罪孽。他們用斑彩石清洗聖水,然後飲用,認為可清洗一切重罪及五蘊,一個行晦運的人,如能有機會戴上斑彩石,甚至只是摸一摸,或喝到一口由斑彩石清洗過的清水,便可得救。博士對我說,但在歷史上沒有人開過大型的斑彩礦,只是流星一閃地出現在世界的拍賣市上,在寶石字典內,有斑彩石的故事,一致認為此石是降低負極能量,增加正信的行運石。麥諾妮編撰的「愛與寶石」的寶石字典中,是寶石專家人手一冊的寶書,書中有極大篇幅介紹斑彩,說及此石是扭轉惡運負極能量的寶石,也是寶瓶座的代表寶石之一。而二○○○年,正是「雙魚座」結束,進入寶瓶新世紀的第一年,此石現在面世,似有天意。

 

 

保留七千萬年寶藏

 

        盧賓是畢烈族的後人,他不苟言笑,只告訴我用石摸一摸肚,便可以去除肚痛。大家都笑起來。他才義正嚴詞地說,在該族目今居住的豪門大宅中(因已住入城市了),花園門口有一個四方地,上放有斑彩石,稱為保護石,任何族人一見,便上前上香(INCENCE)。

        「原來印第安人也上香的!」我在想。盧賓道:「任何人都不會踏進此四方地,更不會碰此種石。因為這是一切幸福與財富的帶引者。」這令我想到中國人的土地或財神。

        盧賓指 遠處的一個山上,道:「我們一起去,找尋水牛!」

        他口中的水牛,便是水牛石,也就是我要找尋的根 ︱︱ 斑彩礦。

        斑彩礦是怎樣的呢?在我腦海中產生了很多奇想,如一個山洞,或煤礦礦 的大坑。杜魯多與盧賓用手勢告知我:「向下掘便是!」

        甚麼叫做「向下掘便是」?

        杜魯多一邊開車,一邊指 遠處,道:「這 已經是寶庫了,在這地下,便是七千萬年前的海底,這 沒有人住,也沒有人建築過,因此保存 七千萬年,未有人跡,未有破壞!」

        盧賓說:「但不要以為遍地黃金,要掘下去,不知那 是斑彩。」

 

挑戰風水找尋吉穴

 

        登上山上,杜魯多拉我下車,遠看山下的一片平原,正是七千萬年前的海底,但如何知道那 最多斑彩螺,是一個謎。由一九九四年至今,他們已算有很好的運氣,一年大約可發掘五千件化石,但誰可保證,以後會怎樣?

  同行的華裔葉先生是今次結緣人,他知道我是風水師,以中文問我,聽說用風水可找到水源?我說對呀!那用風水可否找到地下的斑彩?

  這個問題,真的給葉先生考起。我將隨身 帶的三吋羅盤拿出來一看,大膽地以七赤為當時得令財,以年月日時飛星吊中飛伏,找出當時的七赤方位,我大膽地又無把握地叫盧賓在該方採掘。

  我的心真的緊張起來!

  因為用中國的風水學來決定一個西方礦坑的開採,是一個大膽而瘋狂的配合。但這「狠批」形同賭博,我是憑什麼有這麼強的信心,說這裡便是這裡!

  我心中盤算了一下,突然想到密宗的摩利支天,不是找尋水源及出路的菩薩嗎?我的心情突然開朗起來。因為在一九八二年,我還記得我首次接觸「摩利支天」這本尊時,有「九字秘法」,乃「臨兵鬥者皆陣裂在前」,其中一法,於迷路時,打手印打出「一」字,即可找到出路,以劍印寫一「合」字,可達天人合一。想不到我連這些多年的技法,也在這個西方礦坑前一試身手。我在密禱,西方的地主守護神如要將此石送到東方結緣,必令我今天大有收穫。

 

坐刮齒入洞採寶石

 

        盧賓開動剷泥車,示意叫我親自下去採掘。

  「什麼?」我更緊張起來!

  「去吧!下去親手試試運氣!」葉先生用中文鼓勵我,雲尼等亦鼓勵我參加這個挖掘遊戲。我心想,「我一定可以成功!」修密弟子的自信心是澎湃的,很多時,奇蹟便是在這種強烈而「過火」的自信心影響而發生。

  我打出手印,誰也沒有看出來。這壓力是一浪又一浪的來。我只好依從,坐在刮泥車的巨型刮齒內,被那機器送我下去最深的礦坑底部,我在刮齒內站也未站穩,只見身邊全是礦石,那有閃閃生光的「斑彩」。這時杜魯多向我大聲呼叫,叫我向左邊試挖,一塊又一塊的石頭,那有七彩繽紛的斑彩石呢?

  突然,杜魯多大叫起來!

  「看看你的運氣了!」

  然後叫我拿 其中一塊並不顯眼的石頭回來。

  我手拿著一塊石頭,左看看,右看看,那裡像斑彩石呢?這時刮齒已動,我急急扶著齒邊,迅即從深坑向上而升起來。

  到了地面,杜魯多急忙扶我離開這個刮齒,他拿一個鎚子一敲,只見石頭碎處,依稀見到一邊的麟彩,盧賓竟叫了起來,示意工人向我剛才的那個位置走去!

  那正是我用九星飛伏發現的位置 ︱︱ 礦洞的西南角。

  只見他們拿了一塊又一塊,盧賓左右手一連把三四塊,拿了上來,用鎚敲打開來,又見斑彩在內。雲尼博士笑嘻嘻地道:「如果李師父(他稱我Master Li)每天來到這 ,我們便發達了!」

  原來在礦坑不起眼的西南角,真的竟藏有極多具份量的斑彩,杜魯多才告訴我,有時開工一兩天,甚至一星期,可以一塊斑彩也找不到,這是一個講運氣的工業。因此他們也是信神的。

  盧賓拿 我親手掘出的一塊,用水洗了一洗,只見整個石面,出現了彩虹的光芒,剛才還像石灰的東西,在剎那間,竟成為世間最艷最寶貴的珠寶。原來斑彩石不是一探即得,而是要經過打磨,將石上的石塵磨走,才可以磨到斑彩的一層!要採斑彩石,很多時會走眼,錯把斑彩當石頭拋棄。打磨的工夫,在工廠內進行。

  杜魯多將這一塊斑彩螺送給了我,說給我作為紀念,我抱在心中,真的覺得,這塊石是活的,最少,我真的花了不少心思(風水加密法)才掘到,也包含了很多恐懼。我一直沒有信心可以一點成金。誰可以呢?

  但這個西南角,令我對自己重拾信心。這故事教訓我們,風水密法,放諸天下而皆準,也不應因為印第安人的地方,而產生了「不平等觀」呀!

  我走到礦場的另一面,把自己的心靜下來,雙手抱住這塊剛開採的斑彩螺,進行密法「入我我入」的冥想。我相信我千里迢迢來到千里外北國的山麓,必是有一個極其微妙的因緣,在發生作用。我從沒想過為了任何原因而擁有此石,也從沒有因「天長地久」而想擁有此石,借此行個大運的心懷亦從未在心中想過。但卻有一種自在清安的寧靜!

  這冥想很快便令我進入了境界,我心中只閃過了一抹黃沙,一天白藍,一湖水澄,我只感到「宇宙」這二字...這令我想到,與虛空的對話,正是這種境界。

 

 

我對水牛的情意結

 

        當天晚上,我造了一個夢,夢中我見到很多很多的牛。這夢令我想了很多。首先「牛」在中國八字學中,是「丑」土,在我的「八字」中,「丑」是我的天醫星,我有一個預感,這「水牛石」是一種上佳的醫療石,對我而言,是一塊醫治眾生的藥石。我曾以紫水晶、黃晶、碧寶...介紹給無數人運用水晶改運,增加能量,此「斑彩」正是找尋我,我又找尋它的一塊奇石。而此石的東方譯名為「麒麟石」,因其紋似中國的龍及麒麟而命名,二零零零年正是龍年。

  在過往十多年中,我的奇逢及奇遇是很多的,我身邊的人,可以為你講述不下一百個故事~~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可令你大呼「過癮」,因此斑彩石的奇遇,一點成金的「意外奪寶」,是司空見慣的際遇。我摸今天親身採掘的斑彩螺,心中默默祝禱,希望這塊「七彩石」真的可以為我們帶來七彩人生,能否如大陸人士所云的發到七彩我都不介意,我只希望能為配戴者帶來一個祥和健康的磁,令我們以健康,開懷的身心,踏步進入廿一世紀。「斑彩」經我手進入世界珠寶迷的手中,象徵虛空對眾生回饋了感謝,藉此寶石回饋了七彩的人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