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网 / 学习研究 / 韦钰演讲(附图)

分享

   

韦钰演讲(附图)

2012-01-27  平平网
 
 

 
 
 

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原副部长韦钰演讲(附图)
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原副部长韦钰在会上演讲

  各位同志,我真的有点紧张,因为一听都是教育家在下面,我不是,我顶多算一个对教育特别有一点感情,干这么多年了,然后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我刚刚跟申老讲科学工作者还可以,我算一个教育家不敢当,算一个对教育很关心,也非常愿意向大家学习,另外我现在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我今天希望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从学习科学研究看创新能力培育。 一定有很多不全面,或者不正确的地方,反正大家都是很熟悉教育的,我们有一起共同交流。现在人类社会由于两个因素的变化,一个就是信息和通讯技术的发展,还有一个是全球化的趋势。因此在我们人类社会发达的部分已经进入了知识社会,这个词是去年10月在日内瓦开信息高峰会的时候提出的概念,现在已经被国际社会采纳了,现在的人类社会至少在发达国家的部分,知识影响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政治,教育,文化,科技,等等。那么我们面向知识社会的教育和在知识社会里的教育是非常不同的,教育必须在社会重大变革中间发生变革。原因非常的简单,第一个是知识非常多,现在知识变化非常快,我们原来传授知识的办法现在不行了,教不了那么多知识给孩子。第二就是现在得到知识还是比较容易的,只要上网去把你的关键词一打,你可以在全世界基本上可以搜集到你需要的知识。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十年或者是二十年以后的孩子,什么东西对大家最重要。所以教育就必须发生变化,现在有很多提法,比如说要小孩一年级的时候必须是一分钟要写多少字,两年级的时候,认识多少中国字,我不知道这些要求对我们二十年后的孩子很重要,所以社会发生这么大变化的时候,对我们孩子未来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我们的教育让孩子学会学习,学会生存。他在学校的时候最宝贵的,他集中在学校的时间里面,我们是不是给他终身学习的能力和动力。现在我们很多孩子在上学的时候就不想学,然后一过了大学的门槛,很多人就觉得不再学了。

  我已经考进大学了,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使我们绝大部分的孩子失去了学习的兴趣,我觉得面对未来的挑战很危险的。我从94年参加国际上科学教育改革,我从2001年开始在中国进行科学教育改革,因为毕竟我还懂一点科学,在这个改革过程中我总结了一张图,这张图如果你要因为一次教育改革。首先要战略决策,这个在我们中国没有问题,然后你要把标准和原则定下这在中国也问题不大,虽然有的时候不定标准,不是很严格没有那么认真的研究,但还是很好,但是落实里面我觉得有很多问题,我现在弄不懂,是没有钱支持这个研究工作,任何一样教育改革必须要有基于实政的改革。你必须要有一个研究工作去支持,这个研究工作是要花钱的,我知道我们现在做的教育改革经常没有这个研究经费。

  比如说纳米技术,过去我管科技,纳米技术几十个亿不稀奇,但是有多少钱在支持搞教育研究,没有研究是不能改革的。我可以讲两个数据,美国的科学教育改革是3亿2千万每年,已经好多年了,这是自然科学基金会的钱,他下面还有很多私人的基金会。在日本有一个脑科学所,他告诉我,他们就是这一个项目,日本政府给他们是一美金一年,而且是一签就20年的合同。因为教育要安安心心研究的,所以我觉得做教育改革要有钱支持这个研究,没有钱这个教育是不能够很牢靠的。

  另外教师培训是需要大量的钱,每一项改革进去,教师不培训是没有办法做的,教师还不懂的时候,他怎么教,他教不了,这也不是行政命令的。我在报纸上看到某一个教育厅说,这在满堂灌,教师就亮黄牌,我觉得不是命令,教师比较要教会孩子怎么做,这不完全是思想问题,每一个教育改革是非常不容易的,教师也是人,教师这个人也是百年树人,我要他尊重学习,实事求是我们对教师培训也应该尊重教师,实事求是,我们做教育改革,没有进度,没有质量,没有质量怎么有改革。

  我就回过来觉得现在教育改革必须要有资源和系统的支撑。这个蓝色的循环就是教师培训到教材,这样无限次的循环,然后我们才真正保证我们的教育改革是对后代负责任的。可能我书呆子气,如果不是这样扎扎实实进行教育的改革,我们怎么能对我们几亿学生,对我们国家的未来负责任呢。我觉得我们中国教育界,大家都是教育家,对不起,因为我是一个初进这个领域的人我说话不全面,我认为我们缺乏实证性的科学研究。这六个标准,对教育的研究是一个科学研究,符合这个原则,这个原则我同意,但不是我提出来的,是美国科学院,组合的一个委员会,是他们提出来的,这是所有做科学的原则。中间有一条非常的简单,就是你做任何的科学研究都是在科学的场合中间做某一个问题,不都是你的,科学是一个不断流动的一个事业。所以你每一篇科学研究的论文都比较有引文,就是你参考了谁,哪个是你的,哪个不是你的。我建议凡是没有引文的研究论文都不作为科学论文,你可以作为报告,可以作为报道。但是作为科学研究必须符合这六个原则,你研究的是什么问题,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研究?所以我拿这个标准看我们今天的教育研究,如果教育研究都不科学我们怎么有科学的教育改革。

  这个跟部长做报告不一样,作为研究者必须有参考文献。也许大家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我,不科学的东西都应该进行批评,而且应该倡导在我们教育里面严肃科学的态度,我这几年做学习科学,学习科学是在人的脑心智和教育之间建立桥梁,跟生物医学一样,这叫学习科学。我想讲我们现在的生物学都不是心里学,我没有那么过激,但是过去台湾地方所谓的教育部长他也真的正牌的心里学家,他给我们做报告他说心理学已经过去,必须要基于神经学科以来。所以我强调现在都是要以生物相交叉,我是跟着国际上做的,我认为科学没有国界,不懂就要学。

  很多人叫神经教育学,我觉得翻成中文特别难听,因为神经在中国有不太好的意思,所以我把采用了这么多名字中间用了学习科学,所以我讲这个实际上是有区别的。很多人说我在四川学院没学这个东西,因为这个东西可以出来,就是因为90年代脑科学的发展所积累的有关脑的知识,超过人类现在所有知识的综合,所以才有可能今天我们谈论这个学科。90年代到现在我们的脑科学基本上没有发展。由于这些变化,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我们在这个图时间和空间里面,你可以看到新发展出来的技术,已经能够把我们脑里面很多部分看清楚了,这就是新的发展,这就叫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特别是我们现在不打开脑袋知道脑袋哪部分起作用,这就是我们脑科学和教育的结合,现在国际上有两个大的研究网络。一个是OECD大家知道,他有一个教育改革和革新中心,这个中心水平很高,大家知道他在全世界17孩子的评估是他们搞的,另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是他们搞的。他们还有一个组织研究大脑和学习科学,他们在2002年4月在伦敦开了第二期会议。我带了一个中国代表团去了,我们在会上也发言了,但是下面他没有吸收我们,他查过说我们没有研究基础,现在这个网络已经进入第二期,大家可以看到2004年很多国家的教育部出来主持这个项目,但是你可以看到在丹麦、德国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研究机构研究这个东西,因为这有是对我们未来教育政策也非常大的影响。

第二是以哈佛大学为首的,他们组织了一个协会心智脑和教育,这个协会第一次会议是在去年梵蒂冈开的,我本来是这个会议的发起人之一,但是因为没有外交关系所以没有去所以就只有相片。

  这个会议我去了,十月份这大概有国际上几十位这方面的科学家,这个会是这个网络的第二次会议,名字就是在心智脑和教育中间可以用的知识,由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研究生院召开,大家看这个开幕式前的照片,一个是大家熟悉的教育家,还有一个是研究神经,特别是研究情感,就是非常高的,在会议前他们俩个对话。所以这是第二个研究 网络,他们已经出了杂志,所以学习科学在世界上,在发达国家几乎在所有的美国大学里面都已经建立了研究机体,当时我还是做教育部工作的时候,国家的领导叫我抓过这个工作。我也接受过任务在中国组织这个研究,但是进展不是很理想。

  学习科学里面说什么东西呢?我们所有的学习源于脑,就是你不知道脑是什么东西,你怎么教孩子,过去没有办法,现在可以了就要去看一看。这个脑受两个影响,一个是基因,一个是环境。这两个还互相影响,他们影响我们的脑,脑影响我们的行为,包括学习行为。在我们脑里面有两个基本知识,就是我们脑里面有十千亿的神经元,还有交织细胞。每一个神经元他就像我们的手,这是神经元的胞体。每一个神经元不是直接接触的,他们之间是有缝隙的,这个缝隙可以有几十种不同的化学物质,这个物质必须在一定的时间才可以,不然就出问题了。我们说发神经病了,或者是某一个地质的不正常会影响你,这样也会影响你的学习,所以我们的脑子是非常非常复杂的系统,这个脑来看什么是学习?学习就是我们要从周围获取信息在一定的情况下提取出来。这个提取出来同时还指导我的行为,所有的过程都受到我们情绪的影响。

  我们很多人只关心孩子们能读多少东西,不关心这个情绪是非常重要的在脑子里面存在,所有的每一步都是从基金到层次都可以研究他。比如说你的注意可以从基因一直到行为,所以大脑是一个你可以研究的东西。

  那么我今天没有办法说大脑,我第二部分已经讲完了,我第二部分就是学习科学和进展这个国际上进展很快,这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比较科学制定我们的政策,我想咱们还是要统一在中央的精神上,创新很重要,创新是民族进步的灵魂,我们教育部培养这个灵魂,将来不行了所以我选了一个创新。

  如果从学习科学的观点说是激情驱动下的灵感,如果要创新,我知道所谓有一个突破性的创新激情,这个激情是来自于对人民,对科学,对自然的热爱,都是在感情激荡的时候产生出感情的火花。艺术家科学家都是一样的,你想有一本书描述贝多芬的,整个都是他的激情。很多的科学理念都是激情的时候产生的。不管艺术还是科学上真正创新的时候,他是一种激情,是划破黑暗前的闪光是灵感。如果你要孩子将来能有创新他要有激情,他要有直觉思维,他要在一定的情况下产生灵感,这个直觉思维他们有一句很简单,直觉思维就是我们情感产生的一种很精细的产物。

  但是直觉行为不一定都是灵感,小孩很多。直觉思维并没有逻辑的推理。但是直觉不一定都是灵感,因为有的时候不一定有用,有的时候还错了,但是灵感属于直觉思维中间的一部分,不管你做什么事儿,不管是你做什么事业,没有激情没有人生的,所有你必须在那个时候在激情激励下才会有创新。那么这也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学来的,这是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者讲的,他一辈子和另外一个教授,那个教授很可惜不在了,所以这次的奖金就他得到了,他研究人的思维,在复杂的事情,是直觉思维,人的思维是有感知,有推理。如果李嘉成都是推理,就都可以发财了。所以他研究了人在复杂情况下,两种思维的不同和产生的条件,而你复杂情况下,做的突破性的思维是直觉思维。而且这个思维他也研究了很多,什么样的思维是错的,必须要纠正,很多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老创新,很多的时候我们创不了新,所以我们还需要我们的推理思维。但是孩子不是一步一步按你的做,如果他不想象,你将来就没办法逼他创新,他没有办法想到,你必须要他想到不是你教给他东西。所以我们要讲创新,如果从学习科学讲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你脑子是怎么沉进去的这个模块很重要,我今天没有时间讲,这个模块的形成是实践,你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特别重要,第二就是必须要提取的时候,是怎么提取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机制,没有一个环境没有机制他也激发不出来,我今天只想讲我们怎么为孩子打基础,我们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是被尊重,有个性整体的人,这就跟今天这个会有一点和题了。

  现在不管什么理论,我觉得不能把孩子分开,他是一个整体的人,所以应该把整个孩子的脑看成我们培育的对象,当然这个脑他指挥身体。大家要注意孩子情绪的培养,因为孩子最重要的是形成性格,形成他的情绪能力,就是在他上小学,或者是幼儿园特别重要。现在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们看到很多的悲剧,我们教育能够比较科学的对待,这些悲剧不会这么多。我没有办法讲认知,人的智力是有遗传的,三个部分影响你的智力,从遗传,到环境,到教育方法。我就想讲情绪,因为这个问题在我们的教育系统里边不被重视,我很高兴刚才韩启德同志讲到了情感。实际上在OECD这个会上,讲儿童具有的情绪能力不是他们的IQ,而是他们今后能否成功重要的预示,而现在大家忽略了这方面的培养。但是造成他整个生活快乐不快乐成功或者是失败是他的情绪能力,而不是他某一个特定学科的认知能力,这就是我今天想讲的。
为什么这个问题在中国我觉得特别的应该重视。因为在我们的教育里面,第一我们的基因可能有问题,第二我们的文化有问题,我们的文化一般来说不太重视和尊重孩子,不重视这个事儿,第三我们的考试和我们现在的教育压力太大,第四我们处在转型期,社会动荡,造成孩子心里不平衡,很多的孩子出问题就出在穷,家里穷是很大的压力,还有我们有一亿多流动人口的孩子,到了城市的边缘,他们受到了歧视,这是转型期很重要的问题,还有我们的单亲家庭。我们有心里问题的孩子是三千万学生,这次世界心里大会,美国一个教授的
 
文章说我们中国的小孩比外国小孩少笑50%。我们觉得这没什么,可这是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社会会崩塌的,什么时候中国社会出过这么怕人的事儿,最近北京外国语大学,一个女学生17刀把同学杀死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有很多教育上的做法实际上跟孩子的情绪能力培养,不是觉得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孩子整体很重要,我不知道其他的学校,一年级在北京的小学,课程就多到了十门十一门。

  小孩那么小,他要学科干什么,他要的是整个人的发展,绝大多数发达过程一年级二年级老师都是一个,这老师对他所有的孩子负责任。比如说我这次在哈佛大学跟一个教授的对话,我说我对你的研究有看法,他说不能怪我,我说多元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孩子可能是音乐好,可能美术好,可能体育好,你哪个方面培养他,他都是一个有用的人。到了中国每个人都抓了这个理论叫这个孩子每样都好,哪样都是100分。他说这不是我的问题,是你们把我的理论歪曲了,所以我想怎么把一个孩子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培养他,特别是小的时候,情绪是很重要的,情绪现在已经知道跟动机有关,跟健康创新什么的都有关系,我就说一说情绪乐观他不是我今天想出来的,他在脑子里面有地方负责这个东西,你不好好培育他那个地方就受损害和,而且那个地方是在孩子小的时候有发育了,大了就难改了。性格养成了小孩花多少时间在后来都不好搬回来。我在这儿说的是科学。情绪现在有三种,第一种叫情绪。这个情绪一般是指有的时候指原发性的情绪还有你看的什么东西就害怕,那个叫做原发性的程序。第二种是感情,就是我已经有了一定的感知或者是理智了。比如说我讨厌这个人,或者说我讨厌这个事儿,这个情绪已经有了,有了我自己的认知和经验,那么这是第二种感情,在我们决策的时候,在我们创新的时候是感情在起作用。

  第三种情绪就是心情,有的时候说不上,我今天心情特别不好,有的时候特别的开心,什么是情绪呢?实际上是情感,这都是我们社会中非常重要的。比如说能够控制自己的感情,控制激励自己,不要说这是思想工作做出来的,这是有基底的,这是脑的生物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做的事儿才用,没有这个基础是没有用的。比如说人际关系有很多很多人认为,这样的情绪的能力,你们说重要不重要,这些都是最重要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做这个事儿。有一个很伟大的哲学家,他曾经批判过这个情绪是最坏的,人必须在理智的时候做决策。即使在西方的心理学也是把情绪打入冷宫的,没有人研究他,但是刚才我讲的那个教授是我们一块到纽约去的我们把他们两个照下来了,现在在这个图上大家可以看到。

  西方的人也是最近才重视情感的研究。这是我们的大脑,大家可以看到有一个叫做“海马”,他旁边有一个性原体,然后这个任何一个外面的刺激送到性原体你可以很快的做出反映。但是性原体出来的所有东西指挥我们很多系统,包括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技术系统,使你的反映有的时候是为了救命,你可以很快的跑,也是靠情绪,同时这个性原体也把信号送到了前面,你觉得这个情绪特别重要的时候,使你的注意能够集中。所以孩子学习的时候有一个好的情绪,脑所消耗的能量少,他可以集中学进去,他没有一个好的情绪就不能学进去,而且情绪影响身体很多的系统,影响健康,长期形成了记忆在脑子里至少有三种,我们经常讲的是可以陈述的记忆,语文、数学。另外我没办法讲情绪影响。简单的讲一下,你如果长期对小孩有一个压力,让他长期紧张他最后就会导致很坏的后果。如果你整天让他很紧张,特别幼小的小孩后果是不好的。

  这个图上蓝的地方是情感的,红的地方是认知的,在这个地方发生冲突,在这个地方最后决策我不敢讲灵感是不是这么出来的,但是那个地方是非常重要的,一边是情感经验,一边是认知经验。

  所以人情绪的主要部位我把他总结在这儿,大家看这个图。就说明在这皮层我希望大家记住这个黄的地方,红的是性人体,这些部位指的是脑岛,这些部位对我们情感是起作用的,如果不注意就会妨碍正常的发育。我没有时间讲这个例子了。这是一个哲学家争论很久的一个道德判断的例子,这是做核磁共振,特点是谈恋爱的时候是很明显的,他这个地方是动的,爱是需要培养的,这是我们刚才讲的。什么东西决定我们的情感,我想这你们至少承认我讲情感,脑中间很重要的一部分,那一部分对我们创新认知健康道德判断,情感就是价值取向,都是很有关系的,这是跟学数学语文一样我们要考虑这部分,怎么来的,我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就不讲了,如果这个基因有一个启动值有问题,他们就有发生焦虑症的症状。

  我现在讲这个例子吧,哈佛有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学的教授,这次我想到哈佛见面她们的时候,他说他身体不好所以我没见到他,他做了很久的研究,他出了很多书,他就说小孩四个月的时候,就能鉴别出这个孩子有两种,一种是压抑性的,一种是非压制性的。当然他因为行为的观察,我看他实验的录像,三、四个月的小孩,吊很多新鲜的东西,有一些小孩笑,有一些小孩哭,或者是把孩子放在那儿妈妈离开了,看小孩的反映,他研究了很久,有很多文章,这些小孩已经20多岁了,把他们拿去做核磁共振,发现被鉴别成内向的小孩,发现他的性原体跟别人不一样。也就是说你这孩子小的时候就是内向的气质,大了以后,基本正常,如果你不重视这个东西,他对新的事物的反映人们是比较差,这一组小孩有的变化忧郁症,或者是社交恐惧的,我们现在通俗讲他很内向。还有教授做了一个研究,他说跟突发性暴力有关的气质是压抑性气质。我们现在看的暴力不是小孩整天吵的,而且这个小孩平时不怎么讲,但是突然一下就爆发出来了,这个我不讲了,这就是性格有生物基础的,这个性格养成以后,不是说你长大了几句话思想工作一作就可以改变他的性格,只能缓解他发生事情的程度。 我现在讲有一个基因叫毛基因,今年华人生物学会的主席他在上海讲的马家爵的基因有问题,这个基因可以影响几种神经基因的讲解。如果你这个基因有问题,会影响这些地质在你脑子里面的情况,2002年的时候《科学杂志》就公布了一个教授的研究,他们在93年的时候,一个家族的基因有问题,老是出重的犯人,他们就对此进行了研究。

  大家看这个图如果你基因没有问题,那条曲线就平,但是很重要一个很好的消息,如果你小时候对他没有不好的待遇他没有这个问题,你只要对他能够特别的关照,对这些孩子,那你就可以避免他

 
有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你小时候忽视他,他长大了,直说这个例子说明,他暴力犯罪就多了,这是去年发表的文章,大家知道,基因可以使我们孩子一生将来是很有用的人,很快乐的一生,将来也许在社会里面有很多的压力,他在压力里受不住了,他也不想做那样的事儿,很多人很后悔,但是他是控制不住了,所以这个教育很重要,而且我现在还要提醒大家小时候特别重要,我们大脑里面从零岁到20岁的时候,脑袋最大,这个时候不是神经元增加了,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很多很多,就是在这个时候你给他的教育有多少。另外在这个阶段小孩这个阶段,我们现在的语言在左脑,小孩不是,所以他在这个阶段的时候大量的连接,减除,他要去掉好多。

  这个东西所以就造成我们教育是有阶段的,我也是在学,这可能朱司长知道。很多的教育学家都说孩子认知是有阶段的,他在什么阶段只能接受什么,现在我看看他们的理论大体是对的,只是现在大脑告诉我们,要更科学了。

  很多时候小孩不理解,你别给他讲大道理,如果他没有亲身经历,现在我们讲很多孩子并不能接受的道理,但是不去教他,爱他旁边的人,他是他可以感受到的东西,是有用的,教他大道理,没用,他接受不了。这是美国科学院组织了一个委员会,写了一本书名字叫《从神经元到你的邻居》大家有兴趣可以看。

  他从4岁到20岁都做了,他用了一批小孩,每两年做一次每年做一次,他就给做出来,大家看看这个很有意思,最早成熟的是非常情感的,所以小孩是先会笑,先会哭,他不会讲话,你逗他笑他就笑了,所以蓝颜色就表现先到位,他负责推理的很晚很晚才成熟,这个有电影,网上有大家可以去看看。这是美国叫做国家精神研究所。

  大家看到紫颜色到零就说明成熟了,红颜色的地方就说明还没有成熟,所以他是分区的,最早是动作,然后是情感。让小孩做逻辑推理控制是很晚的,而且我们发现现在可以做了,同样完全一个任务,孩子用的策略不一样,大人可能用理性控制它,但是小孩很多是用直觉,他用的脑区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有很多用教育政策赚小孩的钱,我现在没事儿干,我现在就想跟这些不科学和伪科学的东西开战,不能让他们拿我们的小孩子开玩笑。

  现在还有好多打着什么开发脑,不用就不行不是这个道理。人必须要减除掉,减除掉什么水平是基因决定的,你可以在一定层面上影响他,要尊重这个规律,所以很多的教育政策提出来,我觉得要问,你是蒙的还是你看到脑里面是这样的,或者是查过文章没有。比如说数学怎么发展的,有的是文献,数学这种认知,神经元是从后到前,所以数学是两种数学思维,有的成熟早,有的晚,这个东西是很严肃的,现在我们对神经科学的研究,在美国有一个讨论就是18岁的小孩判不判刑。

  所以我觉得这就叫做突飞猛进的发展,搞教育的人应该很认真严肃的对待这些问题,我也不怕犯错误我把这个学到的东西,如果把那些教授的理论总结一下,你发现孩子在不同的时期需要不同的方法教育,这个教育方法要根据他们发展的特点,特别是对孩子,如果他有一定的先天不足,我觉得给他们一个机会就是他们小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教育。我们很早的时候就有多元智能,但是不是很清楚的,我也查到了这张图。

  但是这个图到今天来用,不是说我们把他什么都要做好,而是孩子有不同的天性,把他作为整个的人,对这个孩子的成长,通过不同的道路可以把他成长,但是不等于这个孩子每样东西都很好。这个图上的教授他写了很多的书。而且领导了一个很大的教育改革,但是这个教育改革现在有一点争论,大家觉得老鼠的事情不能用在人身上。他说小孩的时候要教他多种的感光都能够进来,而且要他接触实际,因为我是动手做科学教育,我想我还有一点时间,我讲一讲从学习科学来说,你有什么办法,我也没什么办法,我知道有一样办法,大概不错,是不是最好我不敢讲,但是不错,就是我们现在很多地方推广的。首先是教育部支持的,现在在十几个城市,200多个学校做的比较好,这次亚太地区11个国家去观摩了上海一个学校的课,

 
是非常好的,我选了四个城市,现在把他扩大到18个城市,我知道上海作的不错,南京也可以,北京我看的不多,做科学这的教育就是探究式的科学和教育,这个东西不是我做的从80年代开始,一些诺贝尔奖金的人做的,94年我开始参加他们一个组,在全世界研究这个东西,一直到2000年我在开始引进到中国来。

  去年12月这个IAP是什么呢?这是国际科学院联盟,他们发了一个声明,各个国家都要推这个教育,我现在不敢做很高,我现在只敢做到最高到小学毕业,我们是代表科学院在这上面签的名。所以这也是一个官方的,是世界科学家的行动,非常的严肃,美国科学院院长亲自领导这个事儿,在美国做了很久。

  这个科学教育实际上是要孩子根据我们周围的东西提出科学概念的东西,然后要孩子充分讨论,自己找到文化的解答,我看很多的课堂我们的老师没有耐心,总是诱导孩子解决问题。这样一堂课对一个问题的探究,国外可以有耐心的做,等待孩子自己发觉他的想象力什么的,可以做几个小时。我们现在要求40分钟走过场,实际上每一步讨论我今天没办法讲,这是一个非常每一步教师应该做什么,学生应该做什么,参加这个实验的老师在国外起码要经过60到80小时的培训才开始,但是真正做的发现孩子在很多思维能力上有很多变化。他至少可以得到重要的科学概念和科学概念之间的联系,能够保护孩子的好奇心,能够有他的想象力,促进语言和报答能力,大家看到他必须要讨论,记录,最后一定要表达,而且他要引出新的问题,每一步都是有指导。而且有要求的,这个孩子的交往能力或者是语言能力非常重要的,这个交往能力就是思维能力,表达的过程中是思维能力,孩子小的时候可以跟别人交往合作,对他的情绪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希望达到这个目的,即使是这样的现在科学院联盟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我也在这委员会里面,将会对这个进行国际评论。

  我们仍然对这个要进行科学的评价,任何教育改革下去要非常负责我看了他们的试题,考验这个孩子是不是对科学概念掌握了,然后他们的语言能力有没有改善,最后还有行为变化,行为变化就是要研究动机还有情感能力,我也组织了一个研究,参加这个国际组织。

  在教育部支持下我也搞了一个学习中心,我们负责把国外的什么东西引导中国来,在中国试试看,这是我们中心的几个研究室,我们想测孩子的情绪,到底这个学习方法过去这个孩子的动机或者是他高兴不高兴,是可以测量的。我现在从基因开始做,我们测毛基因,我不能告诉你孩子的结果,因为这是道德问题,我告诉你在胃癌的病人身上测出来是有问题的,孩子我觉得这里有道德问题,测了以后能不能公布。这还要研究。

  孩子的面部表情是可以知道孩子的情绪,还有你的心跳、血液、汗液分布是可以的,所以你语言信号、身体信号是可以测情绪的,所以我们在那儿用这个测情绪。所以问卷和这个孩子在某一个部分刺激下面的心跳血液说明这个孩子对这个的抵抗力强还是弱,看适合不适合。这当然是要跟专家对比,这个事儿现在都可以做到了。

  我想可以建立或者的档案,很多国家都建立了自己民族儿童发展的档案,现在主要是没钱,我已经呼吁中国建立这个档案。我想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访问我们的网页上面有我们做的一点点事情,做的是非常少的,我谢谢大家,如果我今天讲的可以起一点作用我们给孩子打基础,我们必须要为孩子的未来想。我们最终希望我们孩子是什么?我们的教育为那个打基础,我们希望我们的教育家能够敞开你们的胸怀,接纳科学,接纳知识。我当时把科学教育想做的时候是科学和教育一道发动的,让我坦白的讲是科学家的责任,还是教育家的责任,我认为教育界的保守是妨碍我们继续把教育提高的因素之一,我觉得没钱也是因素,也许不对,大家可以批评。但是我很希望大家能批评我没关系,希望大家能够在中国兴起基于实政的教育。我想我和我们的一批人没事儿干就跟这些人斗,不能拿孩子做实验有一些长期下来的经验是对的就先这么做,如果改必须拿出证据,拿出研究来进行仔细的实验才是对孩子对未来负责任,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韦钰教授的重要的学术报告,韦钰教授围绕学习科学对神经科学到教育科学,从情感认知到创新能力做了非常重要的报告,让我们再次感谢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