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土耳其巨石阵

2012-01-28  古玩儿   |  转藏
   
 

该遗址被描述为世界上“非凡 ”和“最重要 ”的遗址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1994年,一名库尔德牧羊人在土耳其东部连绵起伏平原发现了一块又一块巨石,有学者称这可能就是《圣经》中伊甸园的遗址,堪称考古领域最重要的发现。

  牧羊人的惊人发现

  1994年,一名库德族的牧人在土耳其东部发现了矩形巨石,觉得这些巨石可能很重要,几周后,这一消息传到了土耳其东南部桑尼乌法(Sanliurfa)古城的博物馆馆长那里。于是他们和伊斯坦布尔的德国考古学会取得联系。

  1994年下半年,以克劳斯·施密特为首的考古专家来到哥贝克力山丘的这一遗址开始挖掘工作。他说:“我一到那里就看到了这些石头,我知道,如果我不马上走开的话,我的余生就会在这里度过。”

  施密特留下来了。他找到了一些令人惊异的发现。全球考古学家都一致认可该遗址的重要性。斯坦福大学的伊恩·霍德说:“哥贝克力发现改变了一切。”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考古学教授大卫·刘易斯·威廉斯说:“哥贝克力遗址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考古遗址。”

  已经挖出45块T型巨石

  更有甚者称该遗址及其含义令人难以置信。雷丁大学的史蒂文·米斯恩教授说:“哥贝克力遗址太特别了,不是我所能理解的。” 它到底是如何鼓舞和震惊整个学术界的呢?描述哥贝克力遗址很简单:一名牧羊人发现的长方形石头成为了令人敬畏的有着非凡考古价值的平顶T形巨石,雕刻充满想象,是埃夫伯里或者巨石阵石头的“瘦版本”。

  这些矗立在哥贝克力山丘的大多数巨大石柱雕有奇特和精致的图案和纹饰,主要雕刻有野猪、野鸭、狩猎和娱乐的场面。盘旋的巨蛇是另外一个常见的图案。有的巨石上雕有小龙虾或者狮子。石头形状似乎是代表人形,有些甚至还有风格各异的“胳膊”,从侧面沿一定角度垂下。从功能上说,此遗址似乎是一处神庙和祭祀之地,就像西欧的石头圈。

  目前考古学家已挖出45块T型巨石,逐渐拼凑出几个直径为5到10码的石头圆圈,但是有迹象显示,还有更多巨石未出土。考古学家透过仪器勘测确信,至少还有数百个巨石尚待挖掘。目前为止,这些奇特巨石很是引人注目,就算哥贝克力山丘只有这些石头它也已是一个非常棒的遗址—— 土耳其巨石阵。但是,几个独特的因素让哥贝克力遗址成为了考古圣地和充满奇幻色彩的地方。

  首先是它惊人的年代。经过碳定年法的鉴定,专家认为这些遗址距今至少已经有12000年的历史,甚至可能是13000年。这意味着它是在公元前1万年左右建造。相比之下,英国的巨石阵建于公元前3000年,埃及的金字塔建于公元前2500年。哥贝克力遗址因此成了世界上最古老的这类遗址。它是那么古老,以致提前了人类定居的时间。它是前陶器、前文字和前一切。哥贝克力遗址来自人类历史的一部分,相当远古回到了人类靠狩猎采集为生的过去。


重要发现:哥贝克力山丘的檐壁
  
宏伟的建筑成谜

  洞穴人何以建成如此宏伟的建筑?施密特估计,在数十年建设期间,大批猎人可能偶尔聚集在这里,他们
在兽皮搭起的帐篷中,宰杀当地猎物充饥。在哥贝克力遗址周围发现的很多燧石箭头支持了这一推论,它们还支持该遗址的年代。

  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们能建成类似哥贝克力巨石这样的巨型建筑的这一发现非常重要足以改变世界,因为它显示了在土耳其该地区古老的狩猎采集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先进得多,那时期的发达简直让我们难以置信。

  仿佛是上帝从天堂降下为他们建造了哥贝克力石阵。它是我们理解《圣经》含义的地方,我们自己正被卷入哥贝克力故事中。大概在3年前,怀揣对该遗址的好奇,我飞到了哥贝克力。那是一段很长而且相当乏味的旅程,但是很值得,至少后来它为我写的一篇新小说提供了背景。那天,我赶到挖掘地点,考古工作者正在出土一些惊人的艺术品。看到这些雕塑时,我意识到自己是从冰河时期末以来看到它们的第一批人之一。

  这时候一种有趣的可能性被提出了。在巨石旁的帐篷里,几杯红茶香气四溢,克劳斯·施密特告诉我,在他看来,这里就是《圣经》中提到的伊甸园曾经的地方,更明确地说那就是哥贝克力遗址是伊甸园的一座神殿。要理解象施密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何以说出如此惊人的阐述,你必须知道很多学者把伊甸园的故事看做是民间传闻或者寓言。

  伊甸园故事是真是假?

  在《创世纪》中,这个伊甸园故事向我们讲述了人性单纯和很早以前悠闲的狩猎者和采集者,那时候我们能从树上摘取果实,从河里捞取鱼儿,其余时间我们在快乐中度过。但是后来我们“掉入”了耕作、劳作和每天苦活不断的艰苦生活中。因为这个考古证据,我们知道,与相对轻松的狩猎相比,原始耕作相当辛苦。

  当人们从狩猎和采集时代过渡到定居和农业时代后,他们的骨骼发生了改变,变得更小了,也更不健康了,因为人体适应了蛋白质更少饮和更乏味的生活方式,同样,新驯养动物也变得更瘦。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习惯耕作呢?从部落竞争到人口压力,再到很多野生动物的灭绝,解释这一原因的理论很多。

  但是,施密特相信,哥贝克力遗址显示了另一种可能的原因。他说:“要建造哥贝克力庙之类的建筑,古人们必须万众团结。建筑物建成后,或许当初他们是因拜神而聚集这里。但是,后来,他们发现,常规的狩猎和采集无法养活那么多人。所以,我认为他们开始在山上耕种野草。信仰推动了人们从事耕种活动。”

  这类理论重要的原因是从采集到耕种的转变最早发生在这片地区。安纳托利亚平原是农业的摇篮。世界上最早的家猪发现于60英里之外的恰约尼遗址。绵羊、牛和山羊也最早驯养于土耳其东部。全世界的麦种都来自单粒小麦——最早种植于哥贝克力附近的山上。而世界最原始的谷物如黑麦和燕麦也都开始这里。

迄今为止,考古学家已从哥贝克力遗址中挖出45块巨石
  昔日天堂消失

  但是,对那些早期的农夫来说,有一个问题是他们不只是适应了艰苦的或者最后更多产的生活方式,他们还经历了生态危机。现在,哥贝克力遗址这些奇特石头周围的土地干涸而贫瘠,但它并非一直这样。

  因为石头上的雕刻图样和考古遗迹显示这里曾经是一个富饶的田园式地区。野味成群,鱼儿在河里游来游去,野鸟到处都是;翠绿的牧场周围是葱葱树木和野果树。大约在1万年前,库尔德沙漠是一个“天堂般的地方”。是什么破坏了这种美丽宜人的环境?答案是人。因为我们开始耕作,我们改变了土地和气候。树木被砍伐,土壤日趋贫瘠;耕作和收割让土地遭到腐蚀和裸露。曾经美不胜收无比惬意的绿洲变成充满压力、疲乏和土地收益递减的荒芜之地。

  所以,天堂没了。亚当被迫离开他美丽的伊甸园,“回到他所自出之土”——《圣经》中写道。当然,这些理论可能被排斥为臆猜。但是有很多历史证据显示,《圣经》的作者们在谈论伊甸园的时候的确描述了库尔德土耳其的这个角落。

  《创世纪》中描述伊甸园位于亚述西部。一点没错,这就是哥贝克力庙的位置。同样《圣经》中的伊甸园附近有4条河,包括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哥贝克力遗址正是处于这4条河中的2条之间。古代亚述的课本中提到过“伯伊但”小邦——伊甸园的一处,这个小帝国距离哥贝克力遗址50英里。《旧约》中记载“在斯拉萨的伊甸园的儿童”,斯拉萨是叙利亚北边的一个小镇,与哥贝克力遗址相近。

  伊甸园这个词来自闪族语的“平原”,哥贝克力遗址位于哈伦平原。因此,当你把所有这些拼凑一起后会发现这一证据很有说服力。哥贝克力遗址实际上是“伊甸园的一座神殿”,由我们悠闲快乐的祖先建成,他们有时间研习艺术、建筑和复杂的典礼仪式,但是,后来从从事农业活动的苦和累毁掉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毁掉了他们的天堂。这是一个精彩而有趣的推论,只是它有一个灾难性结尾。因为天堂的毁灭似乎对人类心里产生了一种陌生而阴郁的效果。


很多哥贝克力巨石上雕刻着诡异、精细的图样,如爬虫类动物
  可能是人祭的最早证据

  几年前,考古学家在附近的恰约尼遗址出土了一堆人头骨。这些头骨在沾有人血的祭板下找到。虽然没人能肯定,但是,这可能就是人祭的最早证据,人祭是最无法解释的人类为之一,是只有在面对惊人社会压力的时候才可能形成的一种行为。专家们可能对恰约尼遗址的证据争辩不已,但是,谁也不否认该地区发生过人祭行为,并传到巴勒斯坦、迦南和以色列。

  有考古证据显示,受害者是在很大的死亡坑里被杀害,孩子们被装在坛子里活埋,其他人则在巨大的青铜碗被烘烤。如果你不能理解人们开始害怕他们的神灵,害怕他们被逐出天堂,那这些都是你几乎无法理解的行为。他们用祭品使上帝息怒。野蛮愚昧可能就是解开最终的令人困惑的这一谜团的钥匙。这些奇特石头和哥贝克力神殿的檐壁被保存完好有其诡异的原因。很久以前,这一遗址被有意而系统地建造而成,这一工作和石头雕纹都令人称绝。

  哥贝克力遗址的这些石头正设法跨越众多世纪告诉我们一个应该关注的警示。约公元前8000年前,哥贝克力神殿的创建者开始对他们的作品展开行动,把他们的宏伟神殿深埋于地下,创造了库尔德牧羊人 1994年踏上的人造山。

  谁也不知道哥贝克力神殿被埋的原因。或许是作为一种忏悔被埋葬:是献给愤怒上帝的祭品,上帝把这些猎人们赶出了天堂。或许它是对暴行和流血事件的惭愧,因为他们对这些石头的崇拜导致了这些暴行。不管这个答案是什么,我们自己时代的“乐园”也遭遇荒芜:随着我们对新时代的生态紊乱的思考,可能这种沉寂的阴郁的 12000岁的哥贝克力巨石正设法告诉我们,警告我们,因为它们见证了我们毁掉第一个伊甸园。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土耳其的哥贝克力遗址神殿中的石柱有11600年历史,最高可达5.5米,它们或许代表着集会时起舞的祭司。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哥贝克力石阵是采猎者兴建的一处宗教圣所,附近看似无人居住,该处所修建的年代比英国的巨石阵还要早700年。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一头咆哮的捕食动物从重达5吨的石灰岩上跃然而起,巨石是工匠们在没有役畜或轮子的前提下,从附近的采石场运到哥贝克力来的。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在哥贝克力之后一千年发现的定居点出土的石灰石碗上,两个小人与一只动物一起舞蹈。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最常见的符号是出没再人类新建立的定居点之外的凶险动物,如蛇。

 


探祕土耳其哥贝克力巨石阵 比英国早700年


一根雕刻这细长狐狸的石柱,伫立在星空闪烁的夜空下,为了保护易遭到损坏的浮雕,考古学家计划今年为遗址盖个屋顶。

 

撰文:查尔斯 C。曼 Charles C.Mann

摄影:文森特 J。穆西 Vincent J.Musi

每隔一阵子,人类文明的开端就要在土耳其南部一座偏远山头重新上演一遍。

演员是旅游大巴载来的游客——大多是土耳其人,偶尔也有欧洲人。旅游大巴顺着铺得马马虎虎的蜿蜒公路,左摇右摆地冲上山脊,像无敌战舰一般泊在石头搭成的入口处。游客们笨手笨脚地摸索着瓶装水和MP3播放器,蜂拥着下了车。导游大声地做着指示和讲解,游客们充耳不闻,三三两两地径直往山上走去。等他们到了山顶,嘴巴惊讶地张成一个个完美的圆形,跟动画片里一模一样。

在他们面前,数十根巨大的石柱排成一连串的圆环,一根倒压在另一根上。这处遗址叫“哥贝克力石阵”,样子依稀有点像是英国的巨石阵,只不过兴建的时间要早得多,也不是用粗略凿成块的石头堆成,而是采用精雕细琢的石灰石柱,石柱表面刻着动物浮雕——成群结队的羚羊、蛇、狐狸、蝎子和凶猛的野猪。这片石阵建于11600年前,比吉萨大金字塔还早7000年,石阵中矗立着现存最古老的神殿。事实上,哥贝克力石阵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纪念性建筑——即人类搭建的首座比茅草屋更大更复杂的建筑工事。据我们所知,这些石柱当年赫然挺立的时候,世界上尚不存在任何规模可与之相提并论的东西。

兴建哥贝克力石阵的时代,大多数人类还生活在小型游牧部落里,靠采集植物、猎食野生动物为生。建设这处遗址,需要聚集大量人力,可能比此前历史上出现过的任何一次人口聚集规模都要大。令人惊讶的是,神殿的建设者们能够切割、打磨重达16吨的巨石,并在没有轮子也没有负重牲畜的条件下,将之运送数百米远。来哥贝克力石阵朝拜的人生活在一个没有文字、金属和陶器的世界,对那些从山丘下方爬上来瞻仰神殿的人来说,石柱肯定就像刚毅的巨人一般在头顶赫然耸现,柱面上雕刻的动物在火光中摇曳——它们就像是人类脑中刚开始成形的精神世界所派来的使者。

考古学家如今仍在哥贝克力石阵进行挖掘工作,争论它的意义。不过他们已经知道,在一系列推翻了学术界此前对人类遥远过去设想的意外发现中,这处遗址是最重要的一处。仅仅20年前,大多数研究人员还相信自己很清楚新石器革命发生的时间、地点和大致过程。新石器时代是一个关键的转折期,它导致了农业的诞生,把智人从采猎为生的分散群落,变成了从事农业耕作的村庄,又从农业村庄发展出成熟的社会,有宏大的神殿和高塔,也有国王和祭司,他们吩咐臣民开展劳动,并以书面形式记录自己的丰功伟绩。但近年来以哥贝克力石阵为首的多个新发现,迫使考古学家们对上述假设重新斟酌。

遗址附近的游客们目瞪口呆地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忙着用相机和手机拍起照来。我们当然知道,11000年前,谁也没有数码照相设备,可时代的变迁也许并没有人们想像中那么大。全世界大部分的宗教中心,在过去和现在都是朝觐者们的目的地,比如梵蒂冈、麦加、耶路撒冷、菩提伽耶(佛陀悟道之地)以及卡霍基亚(美洲原住民大型遗址,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附近),都是朝圣之旅中具有重大意义的处所。朝圣者们往往来自很远的地方,参观时无不满怀敬畏和激动。说不定,哥贝克力石阵就是这些宗教中心里最古老的一处,也是朝圣模式的源头所在,它向我们揭示(至少在那里工作的考古学家们是如此认为的):人的宗教意识,以及对宏伟场面的热爱,或许才是文明诞生的起因。

刚一看到哥贝克力石阵,克劳斯· 施密特立刻就意识到,恐怕要在这儿待很长一段时间了。施密特目前是德国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1994年的秋天,他踏遍了整个土耳其东南部地区。那时,他在当

地的一处遗址干了几年,正在寻找下一处可供挖掘的地方。该地区最大的城市是尚勒乌尔法,以伦敦这类新近崛起城市的标准来看,尚勒乌尔法的历史悠久得叫人难以置信——据说,先知亚拉伯罕就出生在这里。施密特来到这座城市,为的是找到一个有助于他理解新石器时代的地方,一个能叫尚勒乌尔法相比之下都显得年轻的地方。城市北面是微微起伏的丘陵地区,正与绵延土耳其南部的山脉相连,著名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便发源于此。城外14公里的地方,是一道长长的山脊,其中最高的山丘顶部浑圆,当地人称其为“大腹山”——也就是哥贝克力石阵的所在地了。

20世纪60年代,芝加哥大学的考古学家就曾考察过该地区,认为哥贝克力石阵没多大意思。山顶明显受过外力侵扰,但他们认为,那是拜占庭时代前哨部队活动留下的痕迹。至于四处散落的石灰岩碎片,他们则认为是墓碑残片。施密特偶然看到了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对山顶的简短说明,打算亲自去探个究竟。他在地上发现数量极其庞大的燧石屑。施密特说,刚到那儿仅仅几分钟,他就意识到,几千年前曾有数十人甚至数百人聚在此地一起工作过。石灰岩板不是拜占庭时代的墓碑,而是历史更加久远的某样东西。他跟德国考古研究所和尚勒乌尔法博物馆合作,次年便开始着手考察。

考察团队在地面以下几厘米的地方发现了一块雕刻精致的石头,接着发现了另一块,然后又一块——最终发掘出一道由多根直立石柱形成的圆环。几年间,施密特的团队(一支由德国和土耳其研究生,还有50多名当地村民组成的流动部队)发现了第二道石柱圆环,接着是第三道,之后还有更多。2003年的地磁勘测显示,至少有20道圆环杂乱无章地堆叠在一起,没入土中。石柱很庞大——最高的有5.5米,重16吨。石柱表面刻满了各种动物的浮雕,每个浮雕都有不同的风格,有些是概略地勾勒了一番,也有些则跟拜占庭时期艺术一般精致、充满象征意义。山丘的其他区域分布着古代燧石

其数量之庞大是施密特前所未见——简直就是一座新石器时代刀、斧和抛射武器的仓库。尽管石头肯定是从邻近的山谷拖运来的,施密特说,“但这里一两平方米范围里散落的燧石,比许多考古学家在其他地方的整座遗址里发现的还多。”

所有的圆环都采用同一种样式:全都由形状像是巨大鞋钉(或者大写字母“T”)的石灰岩石柱构成,石柱呈刀刃状,宽度可达厚度的5倍,每两个石柱之间的距离相当于一个臂展的长度,用低矮的石墙连接在一起,每道圆环中央有两根较高的石柱,狭长的底面安放在地上挖出的浅槽里。我问与施密特一起维护遗址的德国建筑师兼土木工程师爱德华· 克诺尔,中央石柱的底座固定装置设计得怎么样。“不怎么样,”他摇摇头说,“他们还没有掌握工程力学。”克诺尔推测,石柱可能是靠木桩支撑起来的。

在施密特看来,T形石柱是人的象征,支持这个想法的证据是:有些石柱上雕刻着手臂,从“肩膀”部分呈一定角度向外延展,手伸向缠着裹腰布的腹部。石头面朝圆环中心(施密特说,像是“在集会或者跳舞”),或许代表某种宗教仪式。至于石柱上奔腾跳跃的动物形象,他指出它们大多是致命的物种:带刺的蝎子、横冲直撞的野猪,凶猛的狮子。石柱代表的人物大概是受它们守卫,或是对它们进行安抚,也可能是把它们用作图腾。

随着挖掘工作的开展,一个接一个的谜题冒了出来。出于目前尚未摸清的原因,哥贝克力石阵的圆环似乎逐渐失去力量,起码其魅力是呈衰减趋势。每隔几十年,人们就把石柱埋起来,用新石块取代——在头一个圆环里堆出第二个较小的圆环。有时候,再过一阵子,他们还会堆起第三个小圆环。之后,所有圆环都用碎石填满,人们再在附近造一处全新的。整个遗址大概就这么修了填、填了又再修地过了几百年。

更奇怪的是,哥贝克力的人们修筑神殿的技艺似乎每况愈下。最早期的圆环最大,在技术和工艺上都最为成熟。随着时间的推移,柱子越来越小,造型越来越简陋,树立安放的时候也越发漫不经心。到公元前8200年,这场事业似乎完全陷入了停滞,哥贝克力石阵彻底衰败,再也没有兴旺起来。

与研究人员的发现同样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发现的东西:人类居住痕迹。要雕刻和竖起这些石柱,必然需要数百人的劳动,但遗址附近没有水源——最近的溪流离这儿也差不多有5公里。这些工人肯定需要有住的地方,但考察发掘没有找到任何墙壁、火炉或者房子的痕迹——也没有任何其他施密特能解释成家的建筑物。他们必须吃饭,但这里同样没有农耕的痕迹。事实上,施密特连炊具或烹饪用的火堆都没找到。这里是纯粹用作仪式的处所,如果真有人住在这里,他们肯定不是居民,而是工作人员。根据遗址附近发现的数千块羚羊和野牛骨头来判断,工人们吃的似乎是定期从远方送来的猎物。所有这些复杂的活动,必然要有负责组织和监督的人,但现场并没有足以说明存在社会阶层的证据——没有专为富人保留的居住区,没有满是奢华物品的坟墓,也没有迹象说明某些人伙食比其他人更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