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沈阅览 / 中国现代 / 闫妮: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

分享

   

闫妮: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

2012-01-30  老沈阅览

 闫妮: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

                                           许戈辉    (2012-01-28)
        她是《武林外传》里风情万种的掌柜佟湘玉,也是《北风那个吹》里痴情能干的知青大队长牛鲜花;张艺谋的《三枪拍案传奇》让她走上了大银幕,导演这样评价她:“我没见过可以这么放开来演戏的女演员。”

最近,闫妮变身为《大魔术师》中争强好胜又充满喜感的三姨太。媒体看片会后,大家普遍认为在与梁朝伟、刘青云两大影帝的“过招”中,她的表现毫不逊色。导演尔东升说,闫妮给了他最大的惊喜。

『名人面对面』 <wbr>闫妮: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


角色定位:喜剧人物,悲剧人生

 

许戈辉:第一次与风格完全不同的香港导演合作有什么样的体会?

闫妮:我觉得尔冬升还不是很像一个香港导演,他祖籍天津,普通话也说得很好,在北京他会去坐地铁,去看老百姓的生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觉得他挺帅的,很儒雅,但在剧组里他会很严格。但因为做过演员,所以他能理解演员的脆弱和敏感,懂得如何让演员放松。

许戈辉:如何做到让导演觉得你是“最大的惊喜”?我们知道你不是他最初的人选,心里是否会有压力?

闫妮: 我不会有压力,这都非常正常,反正现在是我就行了。不管演什么戏,我的创作方法都是从人物出发去理解、去贴近。这部戏说的是民国的事儿,有晚清复辟,有革 命军阀,有日本人,背景是个乱世,所以每个人为了找到自己的位置,都可能做出格的事。我演的这个三姨太,其实她的人生是个悲剧,但她做的那些事会显得她很 喜剧,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我就给了她这样一个定位。

许戈辉:听说电影里的很多笑点都是你自己设计出来的,举个例子告诉我们,比如哪些形体动作或台词是你自己的灵感迸发?

闫妮: 比如三姨太刚一出场的时候,有一个看起来比较做作的兰花指,因为导演讲她在嫁给司令之前曾沦落到天桥卖艺,我想这个造型一定符合这个人物。还有后来的戏中 戏,因为三姨太并不是演员,她不会演戏,所以她要演电影的时候,我想那就把她的台词用过去老片子的声音说出来。你会觉得有点“过”,但又符合她那个人物的 感觉,也符合那个时代。

许戈辉: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还是港味蛮浓,它的喜剧手法是比较香港化的做派,整体上的节奏、细腻度也与内地电影明显不同,在拍摄过程中你是否会有不适应?

闫妮:我就觉得大家在一起一定要“搭得上”,就是要合拍。所以没我的戏的时候,我也经常会到现场去看他们拍,想要找到那种节奏和感觉。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在一起合作,是一个团队,不仅是我,他们也都会努力让彼此更契合。

 

毛遂自荐的“闫大腕儿”

 

许戈辉:当年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的时候,你是否曾显露出特别的喜剧表演才华?

闫妮: 没有。去年我给我们兰战的赵团长打电话,他还说闫大腕,你也就是运气好一点。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确实是个一般人,从形象上、从各个方面,都没什么过 人之处。只有一点,我非常热爱这一行,这是真的。到现在一直都是,只要我到了剧组,到了现场,我就特别高兴,哪怕环境再乱,条件再差,我也高兴。还有就是 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坚持。

许戈辉:坚持的具体体现是什么?在没成名的时候,你会接很多戏甚至毛遂自荐吗?

闫妮: 会,我一直很忙,忙着演各种戏,青年的中年的老年的,正面的反面的,只要有戏我就会去拍。其实我没想过要成名,最大的奢望就是有一部戏大家能知道,我这一 辈子就知足了。因为我天天在外面拍戏,经常跟人家说我演过这个,演过那个,可谁都没有看到过,我只是希望能有一部自己的作品。

许戈辉:既然你心里认定自己是个一般人,又什么角色都肯接,为什么人家叫你“闫大腕儿”?

闫妮: 因为那些年我拍很多戏,总是忙个不行,每次朋友叫我吃饭总是迟到早退,可拍的戏人家又都不知道。就有人说,闫妮你什么时候能出名啊?我说我不出名,就是因 为你们没有叫我闫大腕儿。后来他们真的这样叫了我很多年,其实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是。前几年《武林外传》火了,他们还说,是我们把你叫出名的。

许戈辉:因电视剧成名之后,与张艺谋导演在电影上的合作让你有了哪些收获?

闫妮: 张艺谋导演确实是为我打开了电影的大门,当时我跟他是这样说的:我看到了广阔的天地,我希望能有所作为。前段时间我们在华表奖颁奖礼遇到,他说娃你现在干 啥呢?我说我也拍电影呢,拍得也好着呢!他说,那就好。我们都是陕西人,见面常说家乡话,他的认真、执着,对于情感的那种表达,我都能理解。其实他对演员 非常好,每次不管开机关机,他首先都要感谢演员。在他的剧组里,演员既觉得很优越,又觉得一定要往上奔。

许戈辉:有的演员在与导演合作的过程中,会被调动出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才华和潜能,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触?

闫妮:演员都是通过角色来发现自己。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也许会在某一刻、某种环境中,迸发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东西,都是通过角色去挖掘。但其实演员也都有他的局限性,可能性与不可能性是并存的。

许戈辉:在拍过这么多影视剧以后,你觉得是喜剧好演还是正剧好演?自己适合演电影还是电视剧?

闫妮: 我觉得相对来讲应该是喜剧,但现在想让一个人真正发自内心地笑出来,其实挺难的,需要有很大的智慧。其实在我看来没有喜剧、悲剧、正剧这样的界定,有喜就 有悲,什么都是两面的。我并不是特别适合拍电影,也许更适合拍电视剧,大家可能需要在一个长戏里面了解我,了解我的天性,我的一些比较灵动可爱的地方。

许戈辉:有些喜剧演员能把观众逗得捧腹大笑,但生活中的他们却是非常内敛甚至沉闷的,你能理解这种反差吗?

闫妮:我能理解。我想说能演喜剧的人一定对“悲”和“喜”都有深刻的感受,甚至他的内心会是比较悲情的。

许戈辉:你是那种内心和外在表现会有很大反差的人吗?

闫妮: 我挺乐呵,有时候也挺糊涂,但在有些方面我又很脆弱很敏感。我希望自己能做到恰到好处,但是很难。其实我是这样的人,该享受就享受,该忍受的我也要忍受, 一切都随缘份。赵本山老师给我签名的时候,签了一个“乐观”,后来我给别人的签名都一定要签这两个字。一切都是为了内心的快乐,心境很重要,要相信生活还 是一把好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