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r / 文学 / 兰波诗6首

分享

   

兰波诗6首

2012-01-31  Riar

阿尔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1854/10/20‐1891/11/10),19世纪法国著名诗人,早期象征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鼻祖。他用谜一般的诗篇和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吸引了众多的读者,成为法国文学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诗人之一。

 

醉舟
当我顺着无情河水只有流淌
我感到纤夫已不再控制我的航向
吵吵嚷嚷的红种人把他们捉去
剥光了当靶子钉在五彩桩上

所有这些水手的命运我不管它
我只装运佛兰芒小麦英国棉花
当纤夫们的哭叫和喧闹消散
河水让我随意漂流无牵无挂

我跑了一冬不理会潮水汹涌
比玩的入迷的小孩还要耳聋
只见半岛们纷纷挣脱了缆绳
好象得意洋洋的一窝蜂

风暴祝福我在大海上苏醒
我舞蹈着比瓶塞子还轻
在海浪--死者永恒的摇床上
一连十夜不留恋信号灯的傻眼睛

绿水渗透了我的杉木船壳
清甜赛过孩子贪吃的酸苹果
洗去了蓝的酒迹和呕吐的污迹
冲掉了我的铁锚我的舵

从此我就沉浸于大海的诗--
海呀泡满了星星犹如乳汁
我饱餐青光翠色其中有时漂过
一具惨白的沉思而沉醉的浮尸

这一片青蓝和荒诞以及白日之火
辉映下的缓慢节奏转眼被染了色--
橙红的爱的霉斑在发酵在发苦
比酒精更强烈比竖琴更辽阔

我熟悉在电光下开裂的天空
狂浪激流龙卷风我熟悉黄昏
和象一群白鸽般振奋的黎明
我还见过人们只能幻想的奇景

我见过夕阳被神秘的恐怖染黑
闪耀着长长的紫色的凝辉
照着海浪向远方滚去的微颤
象照着古代戏剧里的合唱队

我梦见绿的夜在眩目的白雪中
一个吻缓缓地涨上大海的眼睛
闻所未闻的液汁的循环
磷光歌唱家的黄与蓝的觉醒

我曾一连几个月把长浪追赶
它冲击礁石恰象疯狂的牛圈
怎能设想玛丽亚们光明的脚
能驯服这哮喘的海洋的嘴脸

我撞上了不可思议的佛洛里达
那儿豹长着人皮豹眼混杂于奇花
那儿虹霓绷得紧紧象根根缰绳
套着海平面下海蓝色的群马

我见过发酵的沼泽那捕鱼篓--
芦苇丛中沉睡着腐烂的巨兽
风平浪静中骤然大水倾泻
一片远景象瀑布般注入涡流

我见过冰川银太阳火炭的天色
珍珠浪棕色的海底的搁浅险恶莫测
那儿扭曲的树皮发出黑色的香味
从树上落下被臭虫啮咬的巨蛇

我真想给孩子们看看碧浪中的剑鱼--
那些金灿灿的鱼会唱歌的鱼
花的泡沫祝福我无锚而漂流
语言难以形容的清风为我添翼

大海--环球各带的疲劳的受难者
常用它的呜咽温柔地摇我入梦
它向我举起暗的花束透着黄的孔
我就象女性似的跪下静止不动……

象一座浮岛满载金黄眼珠的鸟
我摇晃这一船鸟粪一船喧闹
我航行而从我水中的缆绳间
浮尸们常倒退着漂进来小睡一觉!……

我是失踪的船缠在大海的青丝里
还是被风卷上飞鸟达不到的太虚
不论铁甲舰或汉萨同盟的帆船
休想把我海水灌醉的骨架钓起

我只有荡漾冒着烟让紫雾导航
我钻破淡红色的天墙这墙上
长着太阳的苔藓穹苍的涕泪,--
这对于真正的诗人是精美的果酱

我奔驰满身披着电光的月牙
护送我这疯木板的是黑压压的海马
当七月用棍棒把青天打垮
一个个灼热的漏斗在空中挂

我全身哆嗦远隔百里就能听得
那发情的河马咆哮的漩涡
我永远纺织那静止的蔚蓝
我怀念着欧罗巴古老的城垛

我见过星星的群岛在那里
狂乱的天门向航行者开启
你是否就睡在这无底深夜里--
百万金鸟未来的活力?”

可是我不再哭了晨光如此可哀
整个太阳都苦整个月亮都坏
辛辣的爱使我充满醉的昏沉
愿我龙骨断裂愿我葬身大海

如果我想望欧洲的水我只想望
马路上黑而冷的小水潭到傍晚
一个满心悲伤的小孩蹲在水边
放一只脆弱得象蝴蝶般的小船

波浪啊我浸透了你的颓丧疲惫
再不能把运棉轮船的航迹追随
从此不在傲慢的彩色旗下穿行
也不在趸船可怕的眼睛下划水


飞白 


--------------------------------------------------------------------------------

黄昏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沁凉渗入脚心我梦幻……
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
欢愉啊恰似跟女人同在一般

程抱一 


--------------------------------------------------------------------------------




奥菲利娅


1

在繁星沉睡的宁静而黝黑的的水面上
白色的奥菲利娅漂浮着象一朵大百合花
躺在她修长的纱巾里极缓地漂游……
--远远林中传来猎人的号角

已有一千多年了忧郁的奥菲利娅
如白色幽灵淌过这黑色长河
已有一千多年她温柔的疯狂
在晚风中低吟她的情歌

微风吻着她的乳房把她的长纱巾
散成花冠水波软软地把它晃动
轻颤的柳条在她肩头垂泣
芦苇倾泻在她梦幻般的宽阔天庭上

折断的柳条围绕她长吁短叹
她有惊醒昏睡的桤木上的鸟巢
里面逸出一阵翅膀的轻颤
--金子般的星辰落下一支神秘的歌

2

苍白的奥菲利娅呵雪一般美
是啊孩子你葬身在卷动的河水中
--是因为从挪威高峰上降临的长风
曾对你低声说起严酷的自由

是因为一阵风卷曲了你的长发
给你梦幻的灵魂送来奇异的声音
是因为在树的呻吟夜的叹息中
你的心听见大自然在歌唱

是因为疯狂的海滔声象巨大的喘息
撕碎了你过分缠绵温柔的孩儿般的心胸
是因为一个四月的早晨一个苍白的美骑士
一个可怜的疯子默默坐在你的膝边

天堂爱情自由多美的梦可怜的疯女郎
你溶化于它如同雪溶化于火
你伟大的视觉哽住了你的话语
可怕的无限惊呆了你的蓝色眼睛

3

诗人说在夜晚的星光中
你来寻找你摘下的花儿吧
还说他看见白色的奥菲利娅
躺在她的长纱巾中漂浮象一朵大百合花


飞白 


--------------------------------------------------------------------------------

牧神的头



 

在树丛这镀着金斑的绿色宝匣中
在树丛这开着绚烂花朵的朦胧中
睡着那甜蜜的吻
突然那活泼打乱一片锦绣

惊愕的牧神抬起眼睛
皓齿间叼着红色的花卉
他那陈年老酒般鲜亮的嘴唇
在树枝间发出笑声

他逃走了——就像一只松鼠——
他的笑还在每片树叶上颤动
一只灰雀飞来惊扰了
树林中正在沉思的金色的吻


葛雷梁栋 


--------------------------------------------------------------------------------

乌鸦


 

当寒冷笼罩草地
沮丧的村落里
悠长的钟声静寂……
在萧索的自然界
老天爷您从长空降下
这翩翩可爱的乌鸦

冷风像厉声呐喊的奇异军旅
袭击你们的窝巢
你们沿着黄流滚滚的江河
在竖着十字架的大路上
在沟壕和穴窟上
散开吧聚拢吧

在躺着新战死者的
法兰西隆冬的原野
你们成千上万地盘旋
为着引起每个行人的思考

来做这种使命的呐喊者吧
我们穿着丧服的黑乌
然而天空的圣者
让五月的歌莺
在栎树高处
在那消失在茫茫暮色的桅杆上
给那些人们做伴
一败涂地的战争
将他们交付给了
树林深处的衰草

葛雷梁栋 


--------------------------------------------------------------------------------

童年




这个黄毛黑眼睛的宠儿没有父母没有家园
比墨西哥与佛拉芒人的传说更高贵
他的领地是青青野草悠悠碧天他在海滩上奔跑
无船的波浪曾以凶悍的希腊人斯拉夫人和克尔特人的名义为海滩命名
来到森林边缘
——梦中的花朵叮当闪亮
——橘色嘴唇的姑娘跪在浸润牧场的洪水之中
彩虹花草和大海在她身上投下阴影
绐她赤裸的身体披上青衣
女人们在海滩上闲逛
女孩们和身材高大的姑娘在青灰的泡沫间黝黑放光
宝石散落在解冻的花园与丛林的沃土之上
——年轻的母亲和大姐姐们眼含朝圣者的目光
苏丹王后和雍荣华贵的公主们步履翩跹
还有外国小姑娘和含着淡淡哀愁的女人
多烦愁满眼尽是亲近的身体亲切的心”!



是她玫瑰丛中死去的女孩
——已故的年轻妈妈走下台阶
——表弟的四轮马车在沙地里吱吱作响
——小弟弟——(他在印度!)在那里面对夕阳
站在开满石竹花的牧场上
——而老人们已埋在紫罗兰盛开的城墙下
蜂群般的落叶围绕着将军的故居他们正在南方
——沿着红色的道路人们来到空空的客栈
城堡已出售百叶窗松散凌乱
——神甫想必已拿走了教堂的钥匙
——公园四周守卫的住所已空无一人
篱笆高耸只见颤动的树尖况且里面也没什么景致
草原延伸到没有公鸡没有铁砧的乡村拉开闸门
基督受难的荒野沙漠上的磨坊群岛与草垛
神奇的花朵嗡嗡作响斜坡摇晃传说中的野兽优
雅地游走乌云堆积在热泪汇聚的永恒海空



林中有一只鸟它的歌声使你驻足使你脸红

有一口钟从不鸣响
有一片沼泽藏着白野兽的洞
有一座教堂沉落又升起一片湖泊
有一辆被弃的小车披着饰带顺着林间小路滑落
有一群装扮好的小演员穿过丛林边缘的大路
有一个结局当你饥渴便有人将你驱逐



我是那圣徒在空地上祈祷
——就像温顺的动物埋头吃草直到巴勒斯坦海滨

我是那智者坐在阴暗的椅子上树枝和雨点
在书房的窗上

我是那行旅者走在密林间的大路上水闸的喧哗
覆盖了我的脚步我长久地凝望着落日倾泻的忧郁金流

我会是一个弃儿被抛在茫茫沧海的堤岸或是一
位赶车的小马夫额头碰到苍天

小路崎岖山岗覆盖着灌木空气凝固
飞鸟与清泉远在天边再往前走想必就到了世界尽头



最终租给我一间坟墓吧
用石灰涂白镶一道凸出的水泥线
——深藏地下

我静伏案前
灯光映照着我痴痴重读的报纸和乏味的书籍

我的地下沙龙的头顶有一片辽阔的间距
房屋像植物一样生长雾锁重楼
污泥黑红魔幻的城市无尽的夜色
低处滴水四周惟有土地的厚重
或许是天渊火井或许是月亮与彗星
海洋和神话在此相逢
苦涩之时我想象着蓝宝石与金属球我是沉默的
主人为什么在苍穹的一角会出现一扇灰白的窗口

王以培译

 
来源 (

原文:/waiguo/france/rimbaud.ht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Riar > 《文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