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林 / 名人与精神病 / 《科》 贝克汉姆的“强迫症”

0 0

   

《科》 贝克汉姆的“强迫症”

2012-02-08  皖林
发表于 2011-05-30 05:16 |

前段时间,英国球星贝克汉姆向媒体披露,自己患有“强迫症”。他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很高,如果酒店房间里的东西没有摆放好,他一定要亲自动手把它们整理整齐。

他家里物品务必要达到“完美”的效果:所有物体必须排成直线,而且最好是成双成对。他的衣橱里有30对一模一样的CK内裤,衬衫也必须根据颜色顺次排开。家里的三个冰箱分别摆放食品、饮料和沙拉。连辣妹维多利亚也抱怨不迭,家里的沙发必须摆得整整齐齐,如果饮料的数目不成对,小贝会扔掉一瓶以保证对称。

强迫症,听起来可能仅仅是一种“完美主义”的倾向,但严重的强迫症却能够影响人们的生活。作为焦虑障碍的一种,强迫症被美国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定义为强迫性的思维或行为。患者会出现强迫性的行为,例如不断洗手,检查门或车是否锁上,数数等。

强迫也可能出现在患者的观念当中,例如不断反复地出现例如“我是不是做得不对”的想法。这种持续出现的思维、冲动或影像,会引发明显的焦虑不安和痛苦。这些想法完全发自内心,而非由外界强加。

不断重复强迫性的动作和想法,可以暂时减轻他们的焦虑感,但这只能起到暂时的缓解作用。但不进行强迫性的动作或想法又会增强他们的焦虑感。在这个恶性的循环中,强迫症打破了日常生活的规律。在人群中,约有2%~3%的人受到强迫症日复一日的困扰。

无奇不有的强迫症

除了小贝的“偶数强迫症”,还有“清洗强迫症”(即“洁癖”)、储藏强迫症、仪式性强迫等。

贝克汉姆的表现应该还只是一种轻度的强迫症倾向。事实上,适度的强迫能让人将工作进行得更加完美,这可能也是贝克汉姆能够成为一名伟大球员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的这种“顺序强迫”是强迫症表现的一种,通常这类强迫症人群喜欢把东西排成整齐的一列,东西要有序,排列的形状要非常对称。当然,不是所有强调有序的人都有强迫症——有的人也许只是习惯如此而已。

有趣的是,很多顺序强迫的人,会特别偏好偶数(也有人更偏好奇数)。贝克汉姆就可谓是其中一例。他们要求生活中所有的东西都要成对出现。

贝克汉姆的偶数强迫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贝克汉姆最爱去的英格兰萨姆菲尔超市的老板透露,小贝最钟爱一种49分钱的方便面,并且每次都一定要买不多不少整20包。《太阳报》的记者也打探到,维多利亚为自己丈夫对家里的三面镜子不满而烦恼, “他老是对我说,四面,为什么不是四面镜子?”

甚至维多利亚最近的怀孕也被媒体解释为出于贝克汉姆对于偶数的偏执钟爱:一方面小贝需要为自己添一个女儿;另一方面,似乎小贝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站在那里总有一些别扭。

除了小贝的这类“偶数强迫症”,还有其他听起来很奇特的强迫症。比如“清洗强迫症”,即我们平时所说的“洁癖”。患有这种强迫症的人会反复地清洗自己,对周围环境的清洁要求异常的高,不愿意接触别人或让别人接触自己,不和别人分享食物,甚至别人碰过的东西他们也不会去碰,对户外活动非常回避。

不知道你会想到谁,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生活大爆炸》里的Sheldon,那个有无数规矩的宅男物理学家。

美国最近有一部纪录片《储藏者》向大众揭示了一群特殊的人——储藏强迫症患者。纪录片工作人员走进了这些人家里,观众会惊讶地发现,这些人似乎把家里变成了垃圾场。室内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堆满了他们捡来的各种东西,他们也从来不会把东西丢弃。像垃圾堆一样的家让他们耻于把外人带进家中,但强迫症又迫使他们不得不这样继续积攒。

《储藏者》第一次让人们发现,原来这个人群之多超出人们的想象,大概占人群的5%。储藏强迫症和生活的压力和紧迫感有着密切的关系,已经有公益机构开始帮助患者,学习慢慢地清理掉他们的“藏品”,恢复正常的生活。

另一种强迫症被称为“仪式性强迫”。这类强迫症患者有着一套必须履行的仪式规则,例如按照一定的顺序和频率敲打物体。只有通过履行仪式性的动作,才能让他们感到有控制感和减少焦虑。当仪式性的动作被纠正,他们又会自动生成另一套新的仪式性动作。

被什么“强迫”了

掌管血清素接收的血清素受体出现异常,血清素的作用发挥受到阻碍,这可能是导致强迫症患者焦虑的主要生理因素之一。

在揭示强迫症机理的过程中,科学家们发现,体内的血清素起到了重要作用。血清素是人体神经系统的一种重要神经递质,又名5-羟色胺,负责神经元之间信息的传递。近年来的研究发现,血清素与人类的情绪调节有重要联系。

在情绪持续低迷的抑郁症患者体内,血清素的含量较低,或是血清素的神经受体数目下降。

对于强迫症患者来说,掌管血清素接收的血清素受体也出现异常,变得更加不敏感。这使得血清素的作用发挥受到阻碍,这可能是导致强迫症患者焦虑的主要生理因素之一。

科学家们还发现,这种血清素传递机制的缺陷由某种特定的hSERT基因进行调控。因此,强迫症也具有遗传的属性:家族有强迫症的人更容易患上强迫症,而基因对强迫症的影响大概在45%~65%之间。

最近剑桥大学的科学家利用功能核磁共振(fMRI)进一步发现了大脑中与强迫症有紧密关联的区域。他们让强迫症患者和家族中有强迫症患者的潜在“强迫基因携带者”,与正常被试者一起完成了一组任务。

在实验中,这些被试者被要求观看由面孔和房子图像重叠而成的画面,并且判断目标图案是否出现。结果发现,无论是强迫症患者还是他们的家人,在任务中的外侧眶额回(外侧眶额回,即大脑的一个区域)的反应都比正常人要弱。而这个脑区对于人们进行灵活性任务的能力息息相关,预示着这些“强迫人群”的大脑存在更加生硬,不够灵活的反应倾向。

科学家还发现,强迫症往往从儿童期就有征兆。儿童强迫症是儿童心理问题的一大难题。不知道贝克汉姆小时候是否也是一个“强迫儿童”,但多项研究表明,有三分之一的强迫症患者在儿童期就已经出现了强迫的征兆。

儿童容易患强迫症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体内的化学物质——血清素的不平衡,加上儿童大脑尚发育不完全,前额叶的控制功能更容易受到影响。

对于表现出任何一种强迫症行为儿童的家长来说,重要的做法是找到他们可能的焦虑原因,例如人际交往或是学业的问题。

千万不能将他们的强迫行为,例如强迫地排序和仪式性行为,看做是非常“傻”的行为而加以鞭笞。这样很可能会更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从而加重症状。

另外记住,他们的强迫行为并不是他们有意为之,是不自主的,而且背后一定潜藏着心理和生理原因。

从“心”治疗强迫症

治疗强迫症通常采取心理学上所称的行为疗法,使得患者降低焦虑感。

治疗强迫症通常可以采取心理学上所称的行为疗法,即改变患者的行为和认知的方法,从而减少强迫性行为和想法。最为有效的疗法之一被称为“暴露和反应抑制疗法(ERP)”。

在这种疗法中,治疗师会通过不断“暴露”引起焦虑的事件,使得患者习惯引起焦虑的情景,从而降低他们的焦虑感,最终达到避免强迫性行为的目的。换句话说,患者越担心什么,就越让他们接触什么,直到他们发现,事情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强迫的想法和动作自然也就慢慢消退了。

最近出现的一个名为“关联分裂”的疗法对强迫思维也很有用。它利用了关联启动中的“扇形效应”:词语的意义之间相互有着联系。但这种联系是可以通过学习和训练改变的;当新的联结建立后,旧的联结就会被消除。

在强迫症患者脑海中,强迫的念头与一些负面和容易引起焦虑的词语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例如一听到“癌症”就会让他们想到“疾病”与“死亡”,一听到“火”就会想到“危险”和“毁灭”。

为了消除这种负性的关联,治疗师会帮助患者将引发焦虑的想法和中性、含有更少负面信息的词汇进行联系起来。例如教会他们想到“癌症”时联想动物,看到“火”时联想“火柴”,“烛光晚餐”等等。

此外,血清素选择性重吸收拮抗剂(SSRIs)也被用来调节强迫症患者体内的血清素平衡,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不过,如果你只是有些轻微的“完美主义”或是爱干净的“洁癖”,也不必太过担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强迫的想法和行为,有时这还是我们成功的必经过程。但如果强迫举动开始带来巨大的痛苦或严重影响生活(例如一天超过一小时),就要小心强迫症的可能了。

如果你身边有人出现类似症状,甚至出现烦躁、焦虑和自杀的意向,切忌跟他们说“难道你自己不能控制吗?”或是“你不要想就好了”,这样反倒会造成二度伤害。了解强迫症,及时就医,才能有效地改善病人的生活品质。

本文已发表于 《东方早报 身体周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