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人文地理 / 故宫里的空间

0 0

   

故宫里的空间

2012-02-10  文山书院

故宫里的空间

《 光明日报 》( 2012年02月10日   15 版)

    2012年元旦开始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开播的百集纪录片《故宫100》每集用6分钟的时长讲述故宫100个空间故事,透过“看得见”的空间,将“看不见”的紫禁城建筑的实用价值和美学价值加以演绎,为故宫创建一座超越时空的影像博物馆。

    第三集 午门一

    它是紫禁城里最大的门。它矗立在紫禁城中轴线的开端,开启宫城的冷峻威严。它的布局、结构和形制,表达着中国人对神圣的理解。它所处的方位和拥有的形态,昭示着一种古老的和谐。它的造型和凤凰有关,它在曾经的国家仪式中,总是接受万人的跪拜……它就是午门,紫禁城正式的大门。

    正午的太阳总是出现在正南方向,所以南门叫做午门。坐北朝南的是天子,所以正南方向的午门,就是紫禁城里最尊贵的大门。午门的形制,好像中国古代木建筑中一个关键的连接部件,榫卯。方位上属性至阳的午门,却采取了带着阴性意象的凹形形制,这其中充盈着中国哲学意味,榫卯与它的外部空间形成的凹凸结构,指向阴阳和谐,标明有界与无形其实相对存在。印证和象征中国人对天地人关系的理解,有容乃大,是它的气魄。

    古代典籍《周礼》中规定,皇宫的正门叫作雉门。雉也叫朱雀,是传说中一种火红的神鸟。午门凹字台墩上五座屋脊微翘的楼阁,形似五翅的大鸟。朱雀到底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倒是凤凰好像近一些。所以民间往往称这里叫五凤楼。门虽设而常关,熟练掌握开合之道才是真正的帝王。

    公元1760年,一场惨烈的战争后,战败者被千里迢迢押解到京师,当做战俘献给皇帝。这个仪式叫献俘礼,明清两代,都在午门上演。成千上万的战俘颤抖着跪在广场上,不敢抬头。午门城楼的最高处,皇帝端坐。在这个位置俯望,战俘皆匍匐于下方的地平线上。威严的气势中,君王忽然粲然一笑,一切罪罚与恐惧,忠诚与背叛都化作乌有。

    这就是午门,开合之间,威严与宽厚瞬间转换。

    第五集 角楼

    在紫禁城的四个角落上,各有一座角楼。它高居在紫禁城十米高的城墙上,作为城墙上的高点,它肩负着观察守望和防卫紫禁城的任务。从明永乐十八年开始,它静静地站在这里将近六百年。它的形制,它的玲珑,护卫着这座宫殿的神圣与尊严。

    那是一段浮动着守护与尊严、生与死的年代。今天,那段岁月已经渐渐被遗忘,它褪去了防御、镇守的历史角色,成为被我们眺望的那个美的存在。角楼因为时光的洗礼韵味十足,也许这时的它才有了远离尘世的自由感。因为它本就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到紫禁城的栖息之所。

    紫禁城的建筑除了符合功能与审美的需要,也都符合八卦阴阳之理,角楼也不会例外。它的修建是为了让二十八星宿中的角宿住在里边,以镇守宫城。既然星宿下凡,那就要住大房子。而建筑以楼阁为大,那这四座大房子便取名为角楼。从南往北眺望紫禁城,午门充满力量与庄严感,城墙则无处不让人感觉大气、厚重。而角楼的存在,让城墙的延长线在末端向上微微翘起。厚重的城墙如大鸟的翅膀,顿时轻盈。

    角楼由六个歇山顶交叠而成,三层屋檐共有二十八个翼角,十面山花,七十二条冀,吻兽共两百三十只,素有九梁十八柱。七十二条脊的说法,这种科学而精妙的建筑结构,使它成为紫禁城里造型最为复杂的建筑。科学与美完美的融为一体,一缕微风如手指般,在角楼的梁柱之间弹奏着潺潺音符。原来的它静静地守护着宫城,看着这个世界,而现在却成为被最多人看的最美的结构。它在水中的倒影如此宁静,如一位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老人般波澜不惊。生命的跃动,在它自己的乐章中得到休息。

    第十五集 太和殿宝座

    500年间,这是中国最重要的一张椅子,坐到了这里,就能坐拥天下。“一九五九年,我在一张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旧照片上,看到了从前太和殿内的原状。”“雕龙髹金大椅,这就是皇帝的御座。”曾经在故宫工作多年的朱家溍先生,对第一次见到的太和殿御座,写下了这段文字。

    御座是皇帝的符号,他是天下唯一的主人。2377平方米的太和殿,乃至3万多平方米的太和殿广场中,再没有第二章椅子。一切的焦点都汇聚在宝座上。它被七级台阶高高托起。香筒,香炉,瑞兽围绕。仙鹤,保佑皇帝健康长寿。宝象,象征着国家安定稳固。宝瓶中盛着五谷,大象驮宝瓶而来,带来了丰收和吉祥。寓意“太平有象”。甪端,带来广博知识。显示皇帝身在宝座,通晓天下。屏风,周代诞生时,专设在宝座背后,以示天子权威。

    这把最重要的椅子,却在1915年被袁世凯撤换,从此没有人知道它的去向。“于是根据这张照片进一步查找,终于在故宫一处存放破旧家具的库房中,发现一个残破的雕龙髹金大椅。”“1963年,故宫决定修复这件龙椅。”

    宝座虽然精美,但坐得并不舒适。雕饰的13条龙,时刻在警醒皇帝,他坐的不是一把椅子,而是天下。国家的重心在紫禁城,紫禁城的重心在太和殿,太和殿的重心在皇帝的宝座之上。屏风、内金水河;乾清门、外金水河;直向景山、长城,黄河、长江……如同层层涟漪,将宝座上发出的决策,扩散向天下。

    (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供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