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碎流年【情感美文】

2012-02-13  喜好喜好

http://forum.book.sina.com.cn/slide.php?tid=4866736#p=1


月下叹,宿命劫,轮回转世再续缘

黄泉边,曼珠红,忘川泪不绝

话千年,语凝噎,相思情牵入桥边

落红飞,舞翩跹,只是幻灭

锦字断,画屏栏,幽幽烛火独阑珊

清水寒,雾华浓,飘渺隐千山

繁华梦,尘世远,休问何夕再梦还

韶华尽,情已灭相忘人间,忘人间

                                     --- 摘自

【回梦游仙之醉忘人间】南宫芊尘

 

飘渺的空旷,不知置身何处,四周雾气迷漫,虚幻如梦,轻风迎面,有些阴凉,衣摆轻扬,一袭白色。这是哪里?为何一身白衣,我的云萝罩衣,碧荷流烟裙呢?为何青丝飘散,我的桃尖顶鬓,翠玉荷叶钗呢?我是谁?记忆深处那儒雅的身影是谁?冷清清,雾蒙蒙,一缕淡淡的幽香飘来,似有一种魔力,让人迎着淡淡的香一路而去,雾渐渐散去,绚烂的血红色映入眼眸,曼珠沙华,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只有人死后才能看见,我死了吗?怎么来到这里?人死后不是也有前世的记忆吗?只有渡过忘川河,把生前的意念留在彼岸,才会忘却前世今生事,为何脑中一片空白,有的只是一个人的身影。


黄泉路,曼珠红,三生石上忆相思。

奈何桥下,三生石边,只有落落无助的我,看着石上如梦般幻象出那一幕幕似曾熟悉的记忆,还有那熟悉的江南古镇。


江南岸,十里长堤,两岸青砖绿瓦,笼罩在烟雾缭绕的霏霏细雨中,岸堤翠柳随风轻舞,青石桥畔,一轻盈曼妙的身影,撑伞而行,漫步桥中,似在聆听雨的心声。


“梦江南,江南好风景,何日能逢君?只是不知君是谁?”女子轻轻低语,凝望远方。湖面在雨中泛起一小圈圈的涟漪,远处一船划水而来,一阵笛声临空传来,和着雨缠绕轻舞,清新的曲沁人心扉。何人有如此情怀?女子循着笛声望去,对上一双如水清澈的眸。


船上迎雨而立的男子,一身青色长衣,手持玉笛,迎上少女的目光,心起波澜,笛声顿停,四周寂静,一丝情愫在雨中滋生。船穿桥而过,渐渐远行,只留下面若桃花的女子独立桥上,那身影、那容颜已深刻男子心中。

http://forum.book.sina.com.cn/slide.php?tid=4866736#p=2



江南乌苏镇,元宵佳节,月落乌啼,街市灯如昼,男女老少出游,明月,成排的红灯笼,水中倒影,繁华一片。青石桥上,男子玉树临风,儒雅温情,看着远处岸边,许多少女在放河灯,纵然天昏人多,那女子的身影,依然悦目,“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

男子顺着河流,找到女子的河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女子的祈愿,看着河灯,想着伊人。回首瞭望对岸,女子正漫步桥上,男子转身迎面而去。一见江南烟雨中,二见石桥月朦胧。桥中,两人对面而立,女子清眸流盼,凝睇藏情,男子双目生辉,明澈含情。

“公子手里的河灯好熟悉,”“在下笙歌,河灯是姑娘的,我捡到而已,请问小姐芳名”这年元宵节,笙歌与柳媚儿相识,媚儿是那放灯女子,脱俗出尘、清新淡雅的女子却有着魅人心神的名字,笙歌被那一声莺莺低语魅去心魂,自此难忘,夜夜相思苦。

元宵灯节三月后,乌苏容府上柳家提亲,聘礼之外,还有那河灯,媚儿才知笙歌乃荣府少爷,心里一半高兴,一半担忧,柳家虽富裕,不是小门小户,但较之容府,却有差别,没有官方根基。乌苏镇容府,名响江南,富甲一方,皇族远亲,容府唯一的少爷笙歌,就要成婚,府内上下喜气洋溢,花轿内,柳媚儿一身大红嫁衣,头戴凤冠,峨眉淡扫,肤若凝脂,娇艳百媚。

一见如故,二见相思,三见牵手芙蓉帐。自此相思常相伴,“媚儿,我终于娶你为妻,自此相守不离不弃,此钗为证,”笙歌看着媚儿,亲自为她插上翠玉荷叶钗。

笙歌极爱媚儿,常为她画娥眉,点朱唇,一起踏雨石桥,游船赏荷,江南梦,一梦三年,幸福短暂,容府因媚儿三年无所出,为笙歌纳妾,这女子有沉鱼落雁之貌,妖娆妩媚,却名唤芊芊。芊芊进门当日,媚儿悲伤至极,晕死过去,大夫看过后,恭喜媚儿怀有身孕,但切忌不可再伤心,上天弄人,早不有晚不来,此时才有,无奈,无语

http://forum.book.sina.com.cn/slide.php?tid=4866736#p=3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云鬓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岫攒。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阑干?

月色凉,秋风卷帘,媚儿倚窗独望,初见的笑颜不见,那熟悉文雅的身影已远,回眸时难见,几时起,笙歌不在为媚儿画眉,改为芊芊点唇,不在陪媚儿赏荷,只为博芊芊一笑,与她游戏花间,捉蜂引蝶。

月色寂寞的身影里,有的只是无助和憔悴,轻抚着微微鼓起的肚子,媚儿来到荷园,水边,再也不见曾经的人儿,笙歌,你可记得烟雨桥上那惊鸿一瞥,洞房中相伴不相离的誓言,这些,你都忘记了吗啊?媚儿惆怅忧愁,思念无语,不觉背后被人猛地一推,落入水中,无助的呼救声中,带着丝丝凄凉,昏迷前,只看见岸边那一双粉色的桃花鞋。

脸颊凝泪珠,迎风滴落尘,媚儿泪倚阑干,孩子啊孩子,都是娘没守护好你,如有缘分,在做母子,还有可能吗?笙歌只是在知道消息那刻,匆忙而来,只是嘱咐好生休养身体,片刻便又离去,怕芊芊独守害怕,只因她也怀有身孕。琴声起,凄美忧伤,不诉离肠,泪自落红颜。

疏影月斜,清风独凉,徐徐吹来,吹乱一头青丝,吹落千行清泪,一曲琴声迷茫,一段相思难忘,一杯清酒独叹。笙歌,你可知媚儿是被人推落水中,那人穿粉色桃花鞋,芊芊,你也将做母亲,何故能下如此狠心,笙歌被你抢走,为何连孩子也不放过?恨,恨,恨,媚儿定要报仇。

http://forum.book.sina.com.cn/slide.php?tid=4866736#p=4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清月,枯枝,庭院静,满地落叶,恨离别。

愁颜,残妆,胭脂泪,满地相思,爱难断。


芊芊喜获麟儿,容府生机喜气,笙歌笑口难合,只有媚儿面带笑容,心如刀绞,芙蓉帐内,一片孤寂,也曾想,让芊芊尝丧子之痛,纵你守护再严密,也有防范疏忽时,然心中终不忍下手,独自在桃树后看着她渐渐离去。雪地上只留有蹒跚的脚步和一抹孤魂般身影,慢慢消失庭院。


宿命劫,不知是谁欠了谁?作为聘礼的河灯依旧放在桌上,只是落了灰尘,手里的翠玉荷叶钗,紧紧握着,深深扎进肉里,只是不觉疼,肉体的疼哪比得上心里的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笙歌,你终究不是媚儿相伴一生的良人,媚儿伏在桌上哭泣,无意中扫落青灯,火苗连着床纱烧起,待媚儿察觉,呼救时,想起过往一切,悠然住口,看着火苗见长,浓烟四起,繁华梦,韶华尽,情已灭,不如相忘人间,幽幽烛火话千年。


乌苏容府少奶奶的庭院一夜消失,只留下满地灰烬,和埋在灰尘的一翠玉荷叶钗。


看着幻象中那猛烈的大火,火中女子垂泪的笑颜,我的心也随着燃烧,媚儿,原来我就是柳媚儿,因前世种种,才来到这忘川河畔,只因我的不忍心,又有机会过奈何桥,走入轮回,获得新生,再活一世,也终飞不过红尘渡口,柳媚儿的一生,已过去,又何必再入尘世历劫缘,落红飞,已幻灭,不如留在这黄泉路上,甘愿做娇艳绚丽的曼珠沙华,留于彼岸,花开成海,尘世梦已远,忘人间流年。




精选日志分割线 - 心源清波 - 心源清波的博客
我的精品美文链接【更多精品美文请到我的首页】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