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走过127 / 情感/感悟 / 缘定三生,只为一世倾城

0 0

   

缘定三生,只为一世倾城

2012-02-16  轻轻走过1...

缘定三生,只为一世倾城

类别:爱情滋味  作者:浅吟*诗君  日期:2012-2-11 20:41:50 
 
编者按:一直以为只有女子才能写出如此柔情、空灵、温婉的文字。像花开在纸上,朵朵曼妙。若闻,即生香,沉醉。
 
 
  一池墨色,半盏时光,缱绻中许下三生唯美过往,拈支素笔,难诉离殇。
  似水流年,思念倾城,纵盛世烟火难抵一纸寂寞,我的情劫,唯愿你解。
  ——题记浅吟*诗君
  陌上花开素颜,思念缱绻,半支素笺,再也无法呈现一个唯美的流年。纵使人在咫尺,而思在天涯,也挽歌不会当初那澄净纷繁的往事。
  也许,今生今世,我只是一个文静的少年,更是一个淡然的男子,用着自己最温柔最易触摸的文字,写下那最易受伤时,最易心疼时,那点点滴滴的碎念,如是,思念着你。
  【情在水边,等你采莲】
  空灵的思绪,纷飞在江南的女儿柔情里,多少年往复,江南依旧守着最原始的脉络,那最原始的温柔,那最原始的美丽,如你,在我心里,开成莲花的素语。
  平素总有一丝江南的情结勾留着我的思绪,让我在苏堤十里荷花香的纯粹里翩然起舞,淡忘了内心的荒芜,找到生命里最温暖的国度。
  在无止境的漂泊中,有多少往事风化成沙,又有多少故事化为刹那的芳华,直到邂逅了雨中的苏州,方找到我灵魂的归宿。从此,任时光倒流,撑一把油纸伞,穿走于青石巷口,只为邂逅那回眸一笑的温柔。
  青烟翠羽不解温柔,细雨溅湿白帘,却无法重现当年,当年,遍地花开,转身前还是沧海,转身后却已成桑田。可曾记得,你那刹那的容颜,融化成雪,在我无法触摸的流年,绕成我掌心的蜂飞蝶舞,水印山柔。
  围城的杨柳,惹起数不尽的芳美,黛紫色空气消融于一派冷寂之中。长亭杏花如雨,你为谁停留,依稀看见你那么近而又那么远的面容,渗着杏花的清香,弥散过我的双眸,从此,我忘记了回头,也忘记了回眸。如黛玉一般,那么柔弱,那么伤情,只为你,写尽一生的情话,流尽一生的眼泪。
  你可知,亭台楼阁,没有了你,便再也没有了红粉笙歌,而你为谁折好了一千只纸鹤,在一千个没有温暖的日子,许下一千个唯美的心愿?那旷世的期盼,是否还在泪枕了千年的绣花枕上停留?我却不是你盼的人,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在过往的人群中,甚至与你擦肩而过,转眼便被你遗忘。
  江南的上空,飘过几朵纯白的云彩,像极了那纯白的日子那纯白的思念,经久不散的浓云,伴着微醺的日光醉倒在吴侬软语中,在我瞌上双眼的瞬间,又浮现出你的容颜。你还是如当年那般,爱之若素,清灵如水,是吗?
  静好的江南,静好的时光,写静好的文字,将对你的思念埋藏在我的笔笺深处,化为飘散的落红,化为血似的思念。纵使乱世年间,也只愿为你画地为牢。
  听,那响彻心扉的回响,绕过江南蒹葭苍苍的水岸,绕过苏州深巷安睡的莲花池,绕过我心里最以柔弱的思念,在你的信眉低手间定格成永恒。
  若是能怀拥着江南入枕,便能多想你一分,那落寞孤单的日子,每一滴沁凉而幽苍的泪珠,都是流血的心底一抹最易受伤的念。
  倾城一遇的邂逅,你是否还会在意?承载着千百度的眷恋,我停留在你留下温柔的地方已久,在那江南最秀气的水畔,只为你脚踩着月光铺成的蓝桥上翩然走过,梨花如雪,在我们的上空散落,湿了谁的流年?至此,江南的温柔,你的面容,还停留在我的指尖,在蘸满星月的墨痕中闪现出最刻骨的思念。
  水湄云边,风摆红尘,我在莲塘深处,等着你的到来,如等待一次莲花开。
  想你,念你,在江南深处,只等你来采莲,素衣清颜,玉手拂尘,便足以了此一生眷恋。
  【红尘一语,百念生烟】
  漂泊在知遇的季节,写治愈的文字,而那文字深处,不可抹去的,便是一抹最惦记的深情。心事如蝶,在流年的卷轴上上下翩飞,风干了的,只是回忆,忘不掉的,还是回忆。
  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只愿意作轮回道口的一株相思树,如是,在你莞尔一笑的回眸中,心是莲花开。如果莲花开了,而心却永远无法开出最美的娇媚,那么,昨日的等候,今日的停留,是否,还是如此的温柔?
  往事流过多少秋冬,流过多少春夏,是谁的思念化作流星,滑过了天迹,如春风暖月般的浅笑又在谁的心里留下了一道碎痕?沉醉于你温柔的怀抱中,是谁的泪水流进了爱情的沟壑,最后随波逐流。
  瑶琴奏破,吉他断弦,轻指微弹,流年的碎片成了心的落寂,谱写出思念里残缺的痛,永不停歇。莲花的芬芳停留在了时间的阡陌之中,静待你化为天上的一片白,化为眼角落下的一滴泪,蓝色的泪。将那一抹柔情藏在心里,在岁月的年轮里静静沉睡千年百年。
  蚀骨的思念在此起彼伏中骤起,把盏轻吟,微微呼吸。岁月微醺,轻轻地将酒中的苦涩用舌头舔去,回顾往昔的残缺,郎情妾意的曾今是否还留有那丝淡淡的微香?镜花水月中品尝相思的苦,将文字托付给相思,托付给流年,记下曾今,那唯美的温存。
  落花飘零,是否连我的心一起凋零?流水无期,思念是否永不停止?相思难断,我的世界你是否还在?情关难过,许诺的曾今是否还会重现?
  琉璃般的前尘,依蝶牵梦,爱的誓言是否需等待千年?心系着这一片繁花似锦的梦幻,就像在时间的年轮里渡过了前世,又来到今世。也许你离我已不再遥远,我转身走进了曾经的日月流年,翻开爱情,寻找连接着你我眼泪的琥珀,慢慢回忆,在爱的阡陌中渐渐沉轮,直到生命终结。
  岁月拉下帘幕,几许寒意染尽圆月的灼热,披着凄凉,打碎夜的宁静。一夜难眠,看着月下凄凉,如乱了浮云,倾尽人间的凄楚。誰在月下轻弄轻影?梦里思华年,独自坐在阁楼道口,注视路尘蹁跹,万蹄踏尽,唯独没有你来时的场景。
  只是如此而已,落叶随风飘飞,尘埃随风扬起,只有我独自相思,独自孤单的背影。用泪挽留落叶的纷飞,用泪挽留尘埃的落定,只为你来时再也不离开。
  红尘一语,百念生烟。荒年已陌,繁花已落。飞舞的蝶梦,缠绕在我的指尖,用落花把你的容颜掩埋,把思念放到那一座空城,只有我一个人的城,等待你的到来。
  【繁华如许,烟花倾城】
  流光谢尽,雕花路,繁华无期。铅华如雪,佳期如梦。月缺阴晴,悲欢离合,忧愁别绪。纵使一纸衷肠,何需痴情泪?
  落花飘飞,掩了烟花巷里的风流。三尺白绫,谁又为你葬的薄灵?花为谁落?我已错过!泪为谁流?人已白头!岁不失期!与尔已陌路!一段情,一分爱,一杯酒,一伤心,羡不了鸳鸯也羡不了仙,只有相思,在落寞的流年尽头,换得一生等待。
  曾几何时,想要和你一起看那一段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看那繁复的烟花盛开我们的流年,却碍于现实的悲凉与无助,徒添一个未了结的梦。
  而如今,多少镜中花,水中月,埋藏在红尘烟雨中,最后消散的是你还是我?提着素笔,携一喧纸,将你那婉尔一笑凝固在我心里,放入那漫天的烟花里,美丽的消散。而到了最后,又是谁将你埋葬?只为下一次,再在一起。
  青纱素英,素英青纱,竹林清风,清风竹林,满塘的莲花,染着你的味道,踏着远去的水泊,寻觅你的微芳。山水竹林间,我用素笔将你描绘,撩着薄纱,舞着水袖,轻盈舞资,甜美歌谣,渲染一地的落花,瞬间你的容颜映入眼帘,成为心底最深的眷恋。
  爱在海角,隔不了两两相思,情在天涯,断不了两两无言,我用三生把你思念,独饮那一碗梦婆汤,把自己葬于山骨间,静听那落花流水,静听那蜂飞蝶舞!清风吟唱,细水浮华,把你放在我心中,任岁月静好如初。
  你可知,除夕的夜晚,元宵的夜晚,在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的夜晚,我都会在那相思树下,一个人燃尽那两个人的烟火。因没有你,我看着烟花在天空中绽放,期待着你的到来。
  你看到了吗?那天上的烟火,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繁华,而阑珊深处,可否有你俏丽的身影,我在这无语的天空下,满含着泪花,只为我的等待不够绝世。
  信手拈来纸墨,蘸笔思念成文,如行云流水,洒脱不失清秀。情愫在隽永的诗句里暗涌,你可知,楼台魅影,我翘首微醉的等待,伫足遥望,等到夜半梨花朵朵开?
  薄唇含上翠笛,轻音如水。残年薄暮,不再眷恋前尘往生。恍然如梦,你聚拢的容颜在久别的回忆里慢慢淡开,化作碎片。记忆如水墨幽深的古画,高贵而典雅。经年如昨,残留你馨香的木梳,我又一次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珍藏。
  如你所知,轮回是劫,我已入劫。期限三生,你可曾懂?
  如你不知,思念三生,等待三生。只求今生,唯愿你解?
  缘定三生,只为一世倾城。
  今生,若能相遇,请许我一世倾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