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心理行为 / 卫报·看电影:衰老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分享

   

卫报·看电影:衰老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2012-03-04  lindan9997

最近上映的电影《最好的玛丽戈德涉外饭店》,讲述几个老牌英国明星所饰演的老人到印度旅游的故事,本身无什新意,充斥着电影工业中耳熟能详的陈词滥调,但至少,它试图引领大家开始思考日趋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衰老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Posted byDavid Cox

Tuesday 28 February 2012 14.58 GMTguardian.co.uk

最近上映的电影《最好的玛丽戈德涉外饭店》,讲述几个老牌英国明星所饰演的老人到印度旅游的故事,本身无什新意,充斥着电影工业中耳熟能详的陈词滥调,但至少,它试图引领大家开始思考日趋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人口老龄化始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为了尽可能的延缓衰老,人们无所不用其极----把来历不明的油膏涂在脸上;听任整容医师的忽悠一次次的躺在手术台上;染头发以及谎报年龄等。最后,面对伤痕累累的身体,我们才意识到,在岁月这把杀猪刀面前,任谁也无处遁形。我们讳言“老”字,仿佛“老人”这个就等同与“病人”,是一件难以接受的无比痛苦的事情,所以宁愿自欺欺人的以“年长者”或是“退休人员”自居。

对此,媒体难辞其咎,人们指责他们过度夸赞年富力强,宣扬这是年轻人的天下等,这对老年人不公平。而电影也一再的推波助澜,授人以柄。归根结底,电影为了吸引年轻人,扩大票房收入,适时地投其所好,不出所料,这引起了老年人的不满,他们中甚至有人站出来控诉大银幕已经没有老年人的位置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指责有失公平。邓布利多、甘道夫以及欧比王·肯诺比这些老人们,无不向人们证明,岁月除了在他们脸上留下印记,也使他们成熟睿智更胜当年,不是有句话吗---姜是老的辣。一些广受好评的经典电影,比如《老爷车》、《百万美元宝贝》、《东京物语》、《恐惧吞噬灵魂》、《哈洛与慕德》、《阳光小子》、《为戴茜小姐开车》、《史崔特先生的故事》等,它们所塑造的老人形象,一方面让人唏嘘岁月的无情,另一方面又不由得敬佩老人们的乐天知命。

虽然如此,电影中对老人形象的丑化却也不无道理。有时候,老人们之间因积怨太深,太容易相互激怒,相互毁灭,闻者心惊,为什么他们不能心胸开阔一点?为什么不能各退一步相互宽容一点?电影《兰闰惊变》、《日落大道》就是这样的例子,仇恨的种子深植在老人们的心里,一日日成长成参天大树。通常上了年经的人,做事容易偏激,死钻牛角尖,久而久之,没有人愿意跟他们打交通,他们不得不处于社会的边缘孤立无援。

2005年,有两位学者对88部票房最高的影片中,不同年龄段的角色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进行了一次评估,结果显示,三十多岁的人太爱表现了,有些哗众取宠;四十多岁的人表现正常,易于让人接受;五下多岁的人行事稳重,让人叹服,却有些甘居人后不愿抛头露面;六十多岁的人,严苛而务实,不太好相处。

一部电影时长有限,为了迎合主流市场,通常对老人的角色定位都趋于脸谱化和公式化,并且草草结束,失却了故事的连贯性和可看性。电影中也确实成功的刻画了一些和蔼风趣的老奶奶,但更多的老人给人留下的印象很负面,比如说,他们在电影中可有可无、脾气很坏、与时代脱节、无精打彩、孤寂、反应迟钝、病歪歪的、怨气冲天、粗鲁、吝啬、失聪、丑陋、碍手碍脚的、毫无同情心、倔强、步履蹒跚、自以为是、为老不尊、整天骂骂咧咧等。

然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更注重精神享受,电影也开始着力提升老人们的银幕形象。电影院要争取更多的人买票观看,老人们对电影的热情也不容小觑,他们对票房的贡献有和年轻人分庭抗礼的趋势。

最近,在电影《赤焰战场》(RED是电影中提到的Retired、Extremely、Dangerous三个词的缩写)中,布鲁斯·威利斯劝说昔日的老搭档们重振旗鼓、奋起反抗,成功的从幕后操纵者布下的一个个圈套中脱身。《敢死队》网络了一批上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动作明星,重新在大银幕上展示拳脚功夫,以暴制暴,彻底击溃了那些罪恶滔天的坏蛋。很不幸,电影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人们并不买账。这些电影,一味的让老年人像年轻人一样打打杀杀、惩恶扬善,而不去考虑他们风烛残年,头发已经花白,跟年轻人的行事方式是多么的不相适宜。继续下去,只能使老人们的形象更加的不堪。

虽然如此,老人题材的电影还是可以挖掘出其它的看点。像《艾里斯》、《相对不相识/柳暗花明》、《铁娘子》就直接探讨了疾病给晚年生活带来的震荡。相濡以沫大半辈子的两个人,疾病不其然的侵袭,使原本恬淡的生活瞬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观者无不被打动,掬一把同情的泪。但这种主题的电影也容易招致非议,有人认为应该减少艺术化的加工,尽可能的还原苦难者的真切感受,也有人持完全相反的看法。

去年,加拿大的专业学者萨利·奇弗斯的《大银幕》获准出版发行。她反对电影依靠对老人疾病或残疾的渲染来吸引眼球,使人们误以为变老只能是加重社会的负担。我们不能像对待病人一样对待老人。她认为电影应该宣扬一种积极正面的观念:不能仅凭他们的外表不再年轻就认为老人不能再为社会做贡献了。

回到电影《最好的玛丽戈德涉外饭店》吧,你一定会自问,是否能像小伙子那样拼尽全力捍卫自己的爱情和自己的小酒店?

一行七人不远万里,从英伦岛国来到有着截然不同历史文化传统的东方古国印度,显然有些难以适应,他们毫不掩饰自己英式幽默表象下那与生俱来的倨傲,他们无法接受无线网络和无线电这种新奇玩意儿,不接受不同肤色医生的诊断,拒绝享用叫不上名字的印度食物。尽管如此,他们没有放弃努力,在陌生的环境中放飞身心、自我救赎。

对他们来说,晚年生活意味着重新审视自已的内心,从重重矛盾中杀出一条血路。比如说,做他们从未尝试过的工作,寻找真爱,走出一段死水无澜的婚姻,从长久的负罪感中解脱出来。在他们的指引帮助下,年轻的小伙子得以避免犯下影响一生的巨大错误,甚至帮助一名呼叫中心的职员回归人性。人们也不指望他们去屠杀恐怖分子,或者误导青年人误入岐途。

老龄化并不是一种态度现象。年纪大了,我们要欣然接受身体的各个器官出现的不同程度的衰弱迹象,比如手脚不灵便,步履蹒跚。有时,我们会突然接收到死亡的警示,而后,悄然离世,没有痛苦和措手不及。所以,奇弗斯博士应该很欣慰,死亡并没有与她为敌。

那么,电影是否会让人对晚年生活心生向往?很遗憾,并不会!故事的走向趋于温情脉脉,也不乏让人热泪盈眶的情节,却也透着无能为力的绝望。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寂寥最易与人产生共情,即便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也可以就着这个话题亲切的交谈下去,觥筹交错之际,越聊越深,生活的窘迫、事业的停滞不前都成了佐酒谈资。阳光加浦尔酒店为客人提供寄存服务。衰老并没有什么,或者可以向那些乐观的印度老人们汲取生活的智慧,试着接受并不是相同的付出就能得到一样的回报。

在印度的大环境下,老人们普遍安于现状,夏日的安逸闲适仿若神赐,他们乐在其中,别无所求。诚然,变老的过程中必定伴随着不可避免的横生枝节,比如身体器官各个功能的衰退、疾病的侵蚀、艰难的世事、不能事事尽如人意的遗憾、被遗弃的窘境、失去生活的支撑、孤立无援等。这些我们避无可避的事情,或许,才是我们害怕变老的真正原因吧。

《最好的玛丽戈德涉外饭店》这类电影,能让我们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从对变老的担忧中短暂的抽身出来,开怀大笑或是感动落泪。想要让普罗大众从衰老的阴影中彻底解脱,能平静的面对这一自然而然的生命现象,电影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还要面临更大的挑战,我们拭目以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