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氏奇门易道 / 中华气功武术 / 孙不二女功内丹

分享

   

孙不二女功内丹

2012-03-14  翁氏奇门...

孙不二女功内丹


   
   按女丹诀传世者,现止数种,较之男丹经,未及百分之一。已憾其少。且大半是男子手笔。虽谈言微中。终非亲历之境.欲求女真自作者。除曹文逸之灵源大道歌而外。其惟此诗乎,原诗行世既久.无人作注,余往岁与某女士谈道之余。随时解释。邮寄赠之。距今已阅廿稔。旧稿零乱。杂于故纸堆中,难以卒读。爰为检出,重校一过,幸无大谬、逐录存之,固不敢自信尽得孙仙姑之玄义。但为后之读此诗者。辟一门径而已。注中容有未臻圆满处。 因欲启诱初机,故卑之毋高论耳。
收心第一
吾身未有日, 一气已先存。
;吾人未有此身,先有此气。谭子化书云:虚化神,神化气,气化血,血化形,形化婴,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壮化老,老化死。此言顺则成人,若达道之士,能逆而行之,使血化气,气化神,神化虚, 则成仙矣。
一气者,即先天阴阳未判之气,至于分阴分阳,两仪既立,则不得名为一气。儒家云:其为物不二,则其生物不测。亦指先天一气而言。老氏之得一,即得此气也,此中有实在工夫,非空谈可以了事。
似玉磨逾润,如金炼岂昏。
丹家常有玉池金鼎,玉兔金乌,玉液金液,种种名目。大凡言阴、言神、言文火者,如以玉拟之;言阳、言气、言武火者,则以金拟之。意谓玉有温和之德,金有坚刚之象也,然亦偶有例外。
扫空生灭海,固守总持门。
生灭海,即吾人之念头,刹那之间,杂念无端而至,忽起忽灭,莫能定止。念起为生。念灭为死,一日之内。万死万生,轮回即在目前,何须待证于身后。然欲扫空此念,谈何容易。惟有用法使念头归一耳。其法如何,即固守总持门也。
        总持门者,老子名为玄牝之门,即后世道家所谓玄关一窍,张紫阳云:“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质而言之,不过一阴一阳一神一气而已,能使阴阳相合,神气相搏,则玄关之体已立。
虽说初下手要除妄念,然不是专在念头上做工夫。若一切不依,一切不想。其弊必至毫无效果,令人失望灰心。是宜熟思而明辨也(紫阳此诗,另有一解,不在本篇范围之内)
半黍虚灵处。融融火侯温。
    半黍者,言凝神入气穴时,神在气中,气包神外。退藏于密,其用至微至细,故以半黍喻之。虚者,不滞于迹象;灵者,不堕于昏沉。杂念不可起,念起则火燥;真意不可散,意散则火寒。必如老子所云:“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方合乎中道。融融者。调和适宜,温者,不寒不燥也。此诗二句,言守玄关时之真实下手工夫,维妙维肖,然决不是执著者人身某一处部位而死守之,切勿误会。若初学者死守一处,不知变通,将来必得怪病。
       养气第二
本是无为始,何期落后天。
    顺乎自然而无为者,先天之道,由于人力而有为者,后天之功。吾人当未生之初,本是浑元一气,无名无形。不觉而陷入于胎中,于是有身。
    既已有身,而大患随之矣。
二声才出口,三寸已司权。
        婴儿在胎,仅有胎息;鼻不呼吸。及至初出胎时,大哭一声,而外界之空气乘隙自鼻而入,于是后天呼吸遂操吾人生命之权。
其始也,吸入之气长,呼出之气短,而身体日壮。其继也。呼吸长短平均,身体之发育,及此而止。到中年以后,呼出之气渐长。吸入之气渐短。而身体日衰。临终时,仅有呼出之机,而无吸入之机,鼻息一停。命根遂断。三寸者,指呼吸而言。
况被尘劳耗。那堪疾病缠?
   上言人身生死之常理,此言人之自贼其身也,色、声、香、味、触、法、是名六尘,劳心劳力,皆谓之劳。吾人自然之寿命.本为甚短,从不加以践贼,在今世亦甚少能过百岁者。况尘劳与疾病,皆足以伤竭人之元气,使不得尽其天年,故多有寿命未终而中途夭折者。
   (或问,六尘之说。乃释氏语,何故引以注丹经?答日:非我之咎,原诗已喜用佛家名词,如生灭、如真如、如舍利子等,皆非道家所本有者。不引佛典,何能作注?)
子能益母,修道不回旋。
    子者后天气,母者先天气,后天气丹道喻之为水,先天气丹道喻之为金,按五行之说,金能生水。是先天变为后天也。丹道重在逆转造化,使水反生金,是由后天返还先天也。
    昔人谓为九转还丹。九乃阳数之极,又为金之成数,故日九还。非限定转九次也。先天难于捉摸,必从后天工夫下手,方可退到先天。后天气培养充足,则先天气自然发生,故曰子肥能益母。回旋者,即返还逆转之谓。
行功第三 
敛息凝神外,东方生气来。
    敛息者,呼吸之气,蛰藏而不动也,凝神者,虚灵之神,凝定而不散也。东方者,日出之位。生气者,对于死气而言。古之修炼家行吐纳之功者。大概于寅卯二时,面对东方。招摄空中生气入于吾身,借其势力,而驱出身内停畜之死气,上乘丹法,虽不限定时间与方所,然总宜在山林清静之区,日暖风和之侯,则身中效验随做随来,如立竿见影。果能常常凝神敛息,酝酿熏蒸,不久即可由造化窟中,采取先天一气。孔子云“先天而天弗违。天且弗违,而况人乎?况于鬼神乎?”
    此段作用,乃真实工夫,非空谈,亦非理想。惟证方知。若问息如何敛?神如何凝?处在何处?来从何来?既非片语能明。且笔墨亦难宣达,须经多次辩论。多次实验,又有学者
夙具慧根,苦心孤诣,方可入门。若——写在纸上,反令活法变成死法,世人性情不同。体质各异,学此死法。适足致疾,非徒无益。而又害之,将何取耶?
万缘都不著,一气复归空。
    昔人云:修道者须谢绝万缘,坚持一念,使此心寂寂如死,而后可以不死,使此气绵绵不停。而后可以长停。台者何?灵台也,灵室者,性也.一气者,命也。命来归性,即是还丹。
    张紫阳真人云:“修炼至此,泥丸风生,绛宫月明,丹田火炽,谷海波澄,夹脊如车轮,四肢如山石,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之欢合。魂魄如子母之留恋。”
   此乃真境界,非譬喻也。以上所云,可谓形容极致。
阴象宜前降,阳光许后栽。
    阳火,阴符之运用,虽出于自然,但人工亦有默化潜移之力。不可不知之。自尾闾升上泥丸,乃在背脊一路,名为进阳火。自泥丸降下气海。乃在胸前一路,名为退阴符,以升为进。以降为退。
   又凡后升之时,身中自觉热气蒸腾,及至前降之时,则热气已渐归冷静,此以热气盛为进阳火,热气平为退阴符。二解虽义有不同,理则一贯。此中有许多奥妙。应当研究。
山头并海底,雨过一声雷,
吕纯阳真人步蟾宫词云:“地雷震动山头雨。”百字碑云:“阴阳生反覆,普化—声雷。”邵康节先生诗云:“忽然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钟离真人云:“达人采得先天,一夜雷声不暂停。”彭鹤林先生云:“九华天上人知得,一夜风雷撼万山。”丹经言雷者甚多,不可殚述,其源皆出于周易地雷复一卦。其实则喻先天一气积蓄既久,势力雄厚,应机发动之现象耳。其气之来也,周身关窍齐开,耳闻风声,脑后震动,眼中闪光 鼻中抽掣,种种景象,宜预知之,方免临时惊慌失措。
然女工修炼,欲求到此地步,必须在月经断绝之后。而孙诗所云,乃在斩龙之前,恐难得此效。大约此处所谓雷者,不过言行功之时,血海中有气上冲于西乳耳。此气发生,丹家名曰活子时,山头喻两乳及膻中部位,海底喻子宫血海部血位,雨喻阴气,雷喻阳气。
斩龙第四
静极能生动,阴阳相与模。
    龙者,女子之月经也。斩龙者,用法炼断月经。使永远不复再行也。若问月经何以名为龙?则自唐朝以后,至于今日。凡丹书所写,及口诀所传,皆同此说。当有一种意义存于其间,暂可不必详解。
    若问女子修道,何故要先断月经?此则神仙家独得之传授,元上之玄机,非世界各种宗教各种哲学各种生理卫生学所能比拟。女子修炼与男子不同者,即在于此,女子成功较男子更速者。亦在于此,若离开此道。别寻门路,决无成仙之希望。倘今生不能修成仙体,束手待毙,强谓死后如何证果,如何解脱,此乃自欺欺人之谈,切不可信。
    或者谓既是月经为修道之累,必须炼断。则老年妇人月经天然断绝者,岂不省却许多工夫。其成就当比少年者更易。不知若彼童女月经未行者,果生有夙慧,悟彻玄功,成就自然更易,一到老年,月经干枯,生机缺乏,与童女有霄壤之殊,何能一概而论。
    法要无中生有,使老年天癸已绝者,复有通行之象,然后再以有还无,按照少年女子修炼成规,渐渐依次而斩之。斯为更难。岂云更易。所以古德劝人添油宜及早、接命莫教迟。
    静极则动,动极则静,阳极则阴,阴极则阳,乃理气自然之循环,无足怪者。道德经第十五章云:“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上好言人能静,则身中浊气。渐化为清气,下句言静之既久,则身中又渐生动机矣。
道德经第十六章云:“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上二句言极静,下二句言生动,复即复卦之复。阴象静,阳象动。五阴之下。一阳来复,亦言静极生动也,模者模范,所以成物,相与模者,盖言阴阳互根,彼此互相成就。而不可离之意。
风中擒玉虎,月中捉金乌。
    风者,人之呼吸也。如丹经云:。‘后天呼吸起微风。”又云:“吹嘘藉巽风。”皆是此意,道书常以虎配西方金,龙配东方木。凡言铅言金言虎,都属一物,不过比喻人身中静极而动之先天阳炁而已。
    月有二义,若言性功者,则当一念不生时,谓之月,谓其清静无瑕,弧明独照也。若言命功,则当先天阳气发动时,亦谓之月,譬如晦朔弦望,轮转不忒也。
金乌,即日之代名词,日即离,离即火。火即汞,汞即神也。当采取先天气之时,须借后天气以为枢纽,故曰风中擒玉虎,玉字表其温和之状。石杏林真人曰:“万籁风初起,千山月乍圆。”正是此景。
   丹道有风必有火,气动神必应,故吕纯阳真人云:“铅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铅与月,喻阳气,汞与金乌,喻阴神。阳气发生。阴神必同时而应,故曰月里捉金乌。
著眼絪縕候,留心顺逆途。
   易曰:“天地絪縕,万物化醇。”盖絪縕者,天气下交于地,地气上交于天。温和酝酿,欲雨未雨。将雷未雷,所谓“万里阴沉春气合”者是也,若雷雨既施,则非絪縕矣。
人身絪縕之候,亦同此理,但究竟是如何现象,则因有难言之隐,不便写在纸上。聪明女子,若得真传,则可及时下功,否则恐当面错过,虽说有自造机会之可能,总不若天然机会之巧妙。此时如顺其机而行人道,则可受胎生子;逆其机而行仙道,则可采药还丹。然顺逆之意,尚不止此,生机外发为顺,生机内敛为逆;生气下行,变为月经为顺,生气上行,不便化经为逆。故道书云:“男子修成不漏精,女子修成不漏经。”
雀桥重过处,丹炁复归炉。
入药镜云:“上鹊桥,下鹊桥,天应星,地应潮。” 后世丹经言鹊桥者,皆本於此。凡炼丹之运用,必先由下鹊桥转上脊背,撞通玉枕,直达泥丸,再由上鹊桥转下胸前十二重楼,还归元海。上鹊桥在印堂山根之里,下鹊桥在尾闾会阴之间,丹炁转到上鹊桥时,自觉两眉之间有圆光闪灼,故曰天应星,丹炁由下鹊桥上升时,自觉血海之中,有热气蒸腾,故曰地应潮.此言鹊桥重过者。兼上下言之也。归炉者,归到黄庭而止。黄庭一名坤炉。(按上下鹊桥,另有别解,此处不具论。)
养丹第五
缚虎归真穴,牵龙斩益丹。
    虎即气,龙即神,真穴大约在两乳之间。缚虎归真穴。即上阳子陈致虚所云;“女子修仙,必先积气於乳房也。”气有先天后天之分,炼后天气,即用调息凝神之法,采先天气,俟身中有生气发动时下手。
    牵龙者,不过凝神以合於气而已。神气合一。魂魄相拘,则丹结矣。张虚靖天师云:“元神一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并暮暮。自然赤子结灵胎”此即牵龙渐益丹之
意,此处所谓龙与斩龙之龙字不同。
性须溦似水,心欲静如山。
    张三丰真人云:“凝神调息,调息凝神,八箇字须一片做去。分层次而不断乃可。凝神者,收已清之心而入其内也。心未清时,眼勿乱闭,先要自劝自勉。劝得回来,消凉恬淡,始行收入气穴。乃曰凝神,然后如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所谓凝神於虚者此也。调息不难,心神一静,随息自然,我只守其自然而已。
调息收金鼎。安神守玉关。
    张三丰真人云:“大凡打坐。须要将神抱住气,意系住息,在丹田中,宛转悠扬,聚而不散,则内藏之气,与外来之气,交接于丹田。日充月盛。达乎四肢,流乎百脉,撞开夹眷双关,而上游淤泥丸,旋复降下绛宫,而下入於丹田,神气相守,息息相依,河车之路通矣, 功夫至此,筑基之效已得一半。”又云;“调息须以后天呼吸,寻真人呼吸处,然调后天呼吸,须任他自调,方能调得起先天呼吸,我惟致虚守静而已。真息一动,玄关即不远矣,照此进功,筑基可翘足而至。”
    广地子云:“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元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而形未尝衰。”
     按调息之法,三丰最详,安神之论, 广成最精 ,故引以为注。本诗上句言武火,故曰金鼎。下句言文火,故曰玉关。
日能增黍米,鹤发复朱颜。
     金丹四百字云:“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寻其根源,一粒如黍大。”又云:“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著。”此即日能增黍米之意。质而言之,不过渐采渐炼,渐凝渐结而已,非有黍米之象可寻也。
    参同契云:“金砂入五内,雾散若风雨,熏蒸达四肢,颜色悦泽好,发白皆变黑,齿落生旧所,老翁复丁壮,耆妪成女,改形免世厄,号之曰真人。”即此诗末句之意。
    或谓头有白发,面似婴儿,是为鹤发复朱颜,此言差矣,修炼家若行先天工夫,虽白发亦必变成黑发,苟发白不变,仅面容红润,此乃后天之功。或行采补之术耳,神仙不如是也,
世俗所谓仙人鹤发童颜,乃门外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