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格律诗的“六要六戒”

2012-03-21  Z教授的e

谈格律诗的六要六戒

 

去年,为纪念建党90周年,总政老干学院专门出版了纪念诗词选集。拜读此集,深受教育和激励,觉得成绩确实不小。这里面收入的多为格律诗,总的来说,创作上水平大为提高。如果说某些诗作还有所不足的话,那也是对格律诗创作的个别要素还把握不好。我认为,写好格律诗至少得有六要六戒

一、要情志高尚,戒无病呻吟

诗言志,志贵高远;诗抒情,情贵笃深。无高远之志,只能无病呻吟;无深笃之情,只剩风花雪月。这样的东西,到头来一文不值。

举两个例子:

壮观东南二百州,景于多处最多愁。江流千古英雄泪,山掩诸公富贵羞。北府如今惟有酒,中原在望莫登楼。西风战舰今何在?且办年年使客舟。(宋·刘过《登多景楼》)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白居易《望月书怀》)

这两首,前一首志存高远,后一首骨肉情深,都堪称典范。

情志高尚,前提是品学兼优;而无病呻吟,原因多是学识浅陋。清代刘庆缃《说诗》云:经淫史癖读书身,千古词人尽学人。但使胸中无万卷,少陵下笔不能神。他说得绝对了些,但说写诗须有学识,则是对的。

二、要营造意境,戒诗味寡薄

写诗不能下笔直白。只是直说,只讲逻辑思维,就违反了诗词之道。一定要精心营造意境。这又分意境豁然与意境迷濛两种。请看: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双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杜甫《登高》)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锦瑟》)

这两首堪称意境豁然与意境迷濛的典范。两首都是大美之作。后一首有咏瑟、悼亡、自伤诸说,人们猜了千余年无定论,一直众解纷纭。前一首人称古今七律第一,意境多达14层,如海底珊瑚,瘦劲难移,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者。(清·胡应麟)

意境营造是创作成败的关键,万万不可粗心。否则意思虽好,却无诗味。请看:过兼不及总非中,离却平常不是庸。庸字莫将容易看,只斯为道用无穷。这是南宋朱熹题为《中庸》的七绝。道理全对,却诗味差,欠美感。

三、要锤炼语言,戒草率粗疏

大家都知道,贾岛因为用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边走边比比划划,像神经病一样,闯了韩愈的大驾。他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道出了甘苦,也指明了成功的秘诀——锤炼语言。

我举一个例子。骊山华清池,千百人写过,你很难出新意。但元人商挺因为善于锤炼语言,却后来居上。他写的《骊山怀古》是:女色迷人祸更长,千年烽火化温汤。无情一片骊山月,照罢周家又到唐。锤炼语言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深化思想、意境的过程。商挺明白此理,把周幽王、唐玄宗相联系,写成了这首绝唱。

金代诗人段克己,用一首诗把锤炼语言的重要及方法讲得再明白不过。他在《勉冯弟》的七律中说:少年事业莫蹉跎,听我樽前一曲歌。铸剑必须经百炼,为文故自要三多。凡胎须得丹砂换,壮志休辞铁砚磨。平地为山由一篑,词源他日看银河。诗中第4三多,就是欧阳修说的须看多、做多、商量多

四、要善于对仗,戒拉郎作配

格律诗,特别是七律,讲究对称美。不学对仗,就过不了关。

先举四例: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杜甫)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杜甫)

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柳宗元)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毛泽东)

一首诗有了好对,就通篇生色,不然就没有亮点。我们常常不注意对仗,甚至按胡适的主张,故意不作。其实,对仗由中国语言的独特性所决定,对称美是中国人的审美观念,你既然写格律诗,就得在对仗上用力。虽然达不到杜甫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那般高妙,但用了力总会好些。我为湖南籍老友前驱诗集《十月花》作序,几经思索,得了一个对仗:花红十月惊五岳,一笔龙蛇动九嶷,就使全诗有了生气。

五、要融入哲理,戒空洞说教

为说明问题,先讲两个故事。一个是袁克文劝阻他老子袁世凯称帝的两首七律。两诗主旨贯穿老子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的哲理,说山泉绕屋知深浅嚣嚣恩怨未分明剧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劝袁世凯切莫称帝。但袁世凯是个自见自是自伐自矜的人,不听劝阻,软禁作者,结果美梦破灭,丢了老命。

再一个故事是曾国藩的。曾国藩战胜太平军,一些人劝他坐皇帝,取清室而代之。但他是道家思想很重的人,一生以戒盈勿满为信条。他给弟弟曾国荃写了一首七绝: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他不但不做皇帝,还以淮代湘,急流勇退。他效法的屠羊说,曾随楚昭王逃亡,却按道家功成身退的思想,拒不受爵,依旧卖羊肉。

将哲理入诗,以宋代为盛。但写得好很难。然而,诗中有了哲理,才更耐读,更有含金量。请看下述例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李清照)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

匈奴犹未灭,安用以家为?(唐·徐铉)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唐·刘禹锡)

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唐·杜牧)

浮名浮利过于酒,醉得人心死不醒。(唐·杜光庭)

还想再说的是,不要怕难。得大胆尝试,多读、多思、多写、多改。攻克难点,就有望成为诗中圣手

六、要学会用典,戒炫耀高深

用典与对仗,是中国诗歌独特艺术之所在。前者由中国语言的独特性所决定,后者由中国历史的无比丰厚所决定。有的辞典,载典故16000多条,一条一个历史故事。反对用典,就等于笔下抛开了中国历史。但要少用僻典,让人读懂。典用得好,一语顶千言,如不可沽名学霸王,使内涵大增,又短又好。用典还有一大好处,是可以把不便直说的事委婉道出,像上面曾国藩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一桩惊天大案,全藏在一典之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反对用典,脱离遗产,脱离国情,不足为训。用典好的例子多得很。只举三例:

垂竿己羡磻溪老,体道犹思塞上翁。(唐·高适)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唐·杜牧)

自是君恩薄如纸,不须一向恨丹青。(唐·白居易《昭君怨》)

会用典,关键是读史用史,多学多练,没别的窍门。但是,美物不可多用。好比吃红烧肉,也不能八碗八碟全是它。总以荤素相间为宜。像下面这个例子,就应避免:

比干挥手谢微箕,只问豺狼不问狸。未许朱三作天子,尚留南八是男儿。李家惯作降王表,刘字空书太尉旗。逃禄已无偕隐母,介山遗恨满昭祁。(清·易顺鼎《和答程六颂万》)像这样句句用典,古今少见。学问虽大,但有炫富之嫌,不足师法。(杨子才)《解放军报》201232111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