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wm1201 / 杂谈随想 / 怀念那一抹黄昏

0 0

   

怀念那一抹黄昏

2012-03-30  chwm1201
 

 

 

 

 

有人喜欢在海边看日出,喜欢欣赏太阳在海平面喷薄升腾的一刻。我和他们不同,我喜欢看太阳在大海西沉,悄然离开的背影。

你要看日出,必须起早。北方的初春,是寒冷的,要忍受冷空气的煎熬。而且,早晨的大海,云雾缭绕,空气都能拧出水来。初升的太阳,羞答答地躲在云彩后面,朦朦胧胧,看日出,如同雾里看花,很难看得那么真真切切。

 

 

 

 

然而,看日落很简单。你可以躺在海边沙滩上,静静地欣赏;也可以站在船边,捧一杯香茗,凭栏远眺。你会发现:在太阳落入西山之前、即将告别大海的时侯,步履是沉重的,移动是缓慢的。也许是留恋在大海里面辛勤劳作一天的船员?也许是把光和热全部奉献后,精神疲惫?我无从考究。但我知道:她眷恋脚下这片热土,欣赏这片土地上日新月异的变化,喜欢渔帆点点的海洋。

我坐在沙滩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落日。不一会,晚霞染红天边。开始是浅红色,然后是暗红色,最后是深红色。紧接着把天边的云霞、山峦,近处的花草树木,全都染成一片金色。

 

 

 

 

 

 

 

在我的旁边,就是一处港湾。夕阳下的港湾,很温暖,很宁静,很安祥。随意地沐浴着最后的余晖。一艘艘刻着岁月足迹的小船,伴随微风,在海浪的簇拥下,慢慢地摇。晚霞渲染了整个大海,蓝蓝的海水,连同整个港湾,全部披上了如血的残阳。

过了一会,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远处的群山隐隐约约,小渔村亮起点点灯光,头顶星星闪烁。我感觉到凉意,在转身准备离开的刹那,发现身后站着一批人。经过打听,才知道他们是长江航道糸统的船员。他们从遥远的南方,来到渤海之滨,欣赏他们在内地根本看不到的海边夕阳。这是一批懂得美、会欣赏、爱生活的男人。

 

 

当海水由湛蓝变成墨黑,一轮明月升空的时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开始怀念那一抹黄昏。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她在送走一天温暖的同时,把短暂的绚丽全都留下。给大海留下一片温馨,给我们留下一道心灵中永远难以抹去的风景。我很想知道:太阳,在月亮升空的时侯,你到底去了哪里?是被大海收藏呢?还是被星星、月亮揽进怀里?

明天,我依然等你。

 

 

 

                                                                                 (文:湖北渔舟唱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