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平静宋霞 / 精典美文 / 东风乱柳,漫天飞絮舞轻裳

0 0

   

东风乱柳,漫天飞絮舞轻裳

2012-04-06  另一种平...

【原创】东风乱柳,一曲阳关与谁弹? - 雨墨馨香 - 雨墨馨香 之 墨黛含烟

【一】

似花非花忒颠狂,若雪难寻一缕香。叠聚成云散作霜,绣绒轻吐护残阳。

翻覆春光作雪扬,有根谁忆话回肠。凌云总借东风力,莫管年来落泥墙。

【二】

柳絮飘飘春未残,一心好高坠深渊。东风送客无情义,一曲阳关与谁弹?

白纸难酬鸿途愿,何须幽怨骂风蛮。无经纬怎描图蓝,枉思量丧身机关。

——雨馨

【原创】东风乱柳,一曲阳关与谁弹? - 雨墨馨香 - 雨墨馨香 之 墨黛含烟

春三月,柳絮飞,风不羁,柳花乱。心随柳花乱。

喜欢与韶华相依,一间恬静小屋、一杯袅袅香茗,于我来说,是莫大的幸福。今日还算静好,有浅阳斜射进我的小屋里,于是开了窗,让春的味道如流苏般在小屋里弥漫。

是谁翩然而至,乱了我的眼?“年年三月暮,散乱杂飞花。”不经意间,又到了柳絮纷飞的季节了……

身旁一棵棵树上粉赤色的小花,几片葱绿的叶子衬托着,是那么美。一阵微风吹过,些许花瓣轻轻地飘落下来,洒在树下绿色的草地上。绿烟缭绕,风吹无声,默默之间,又漾动起满眼绿波。白色柳絮轻柔地飘过眼前。

柳是有灵性的树种,时常流传老柳成精的故事,柳树有着敏锐的季节感知,这一点并非徒有虚名的,当春风如剪的时候,率先剪出的便是鹅黄的柳叶,柳在风中摇摆,随便就能搅动一怀春愁。

“洞门高阁霭馀辉,桃李阴阴柳絮飞。”想捧起来访的柳絮,原来它有羽翅啊,在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它容颜的时候,便轻轻悄悄地飞离了。不忍心惊扰它,任由它在小屋上空飞舞。

喜欢它的柔美,也喜欢它的温情。柳絮纷飞的季节,一阵习风过后,那些如蝶般的柳絮,依依别枊而来,或拂面呢喃,或沾衣缠绵,温柔如少女的手。

浅浅唱,微蓝色思念微想,曾经的记忆都已不再,曾经的翩然都已沉重,天好蓝,云好远,这绵柔的絮儿能飞去哪里呢?这些柔软如棉的柳絮,小小的,白白的,轻轻的,团团的,是飞雪,是精灵,是被风儿吹干了润泽它生命的液体,如心平凡絮在空中,在阳光下,那么随意地,那么悠然地,任意着东西。天高云杳的不知道何处是歇息的角落,不知道自己将飘向何方,风儿会告诉它流离的方向吧?

累了,倦了,也就失去了那份空灵,在某个墙角边,在某个树根旁沾染了泥土,沾染了灰尘,丢了洁白的翅,失了洁白的心灵。这是命定的归宿吗?舞影夭夭里,鲜血染红了战旗,染红了青砖古壁,染红了胜利者的狞笑,也染红了通往文明更近一步的通道,更染红了历史的扉页……

不禁心生疼惜。倘若你霍然看到这样一朵流浪着的飞絮,也会惺惺相惜,对吗?

一声尖利的汽笛声划破了眼前的幻象,古老而令人遐思的古城墙让我再一次用心触及它,轻盈随风,渺茫归宿。

迷茫总在这个季节,伴着宿命般茫茫飞的絮儿来,记忆深处,总是茫茫……

哀?晴?

“飞絮淡淡舞起,轻裳浅浅妆成。去时散漫住何曾?总付流光一梦。”如此哀婉的诗句竟与我的幽怨思绪遥相呼应了,不禁双眼噙泪。那轻柔绵软的柳絮啊,能否承载我无奈的叹息?那孕育了几个季节的故事,能否萌动在柔情绰态的柳絮里?如果,如果我是一朵柳絮,哪怕寻遍千山万水,也要飞落在你生活的地方,发芽、生长,让它成为你遮阳的绿荫,成为你遮雨的伞。也许宿命注定,今生,我只能在唏嘘的流年里痛惜,那么,我只好把对你的爱恋寄于来世,企望来世能够实现今生未能实现的夙愿。

从未有诗人写过柳香,我也不会去写,谁能够真正拥有它呢?它不属于某一个人,包括天性烂漫的诗人在内。它是属于天空,小鸟,大地,行人的。然而它又不是,它只属于一种无拘无束的心灵。漂泊,注定它前世今生的宿命,漂泊着开始漂泊着结束,还要漂泊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又一段陌生的旅程。

旅程之前注定有一番别离。柳是留不住别离的,即使折断,依稀可见灞桥边妇孺难掩珠儿湿衣衫,依稀可闻长亭里张珙莺莺挥泪谈。我渴望爱情,从不占有,对于奢侈品,占有是不能持久的,因为爱情就像柳絮花儿,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呢?

四月是抒不尽离人愁绪的。不知是柳絮平添了离人的忧愁,还是离人徒增了柳絮的烦忧,越是春风和煦时节,越是柳絮满天,越是百花盛开的时节,越是多了一分离愁别绪。古人之别于今人之别断然不能比较,否则,怕古人会更觉心伤了吧。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柳絮是精灵,灵动纷飞,抓却抓不住……

干嘛要去抓?迷茫,不知自己该不该去拥有,却觊觎她的美。就算抓住,会拥有么?柳絮那美丽的精灵,灵动纷飞,抓不住……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迷茫。哀与晴。

飞絮飞花何处归?归何处?我又如何留住?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长大要付太多代价,就像柳絮沾上微尘,就不能再飞扬。责任会成为束缚。柳絮不再飞,便抓住,但那时,你只能有一次,抓住就不能再放下。

可能只是我抓不住……

偶尔有情侣相挽而过,送来甜蜜的笑声,幸福在面上荡漾。也有捧着书本坐在长廊里痴痴地看着的,还有踏着滑板在眼前忽嗖而过的。年少,终究是件美好的事。就像这春天,萬物虽刚刚抽芽,但却有着一股向上拼搏的力量。冰雪挡不住和煦的暖风,泥土抵不住细草的生长。所有都是新鲜的,所有都又充溢活力的。崭新的开始,让人抛开以往的失落和不得意,让人从新有了期望。

喧闹的街,不肯停歇的熙熙攘攘,与漫天的柳絮十分不搭。无心欣赏的我也无心再去追逐,缓缓地,一朵柳絮静静飞过,美丽自然,纤尘不染,我伸出手,没有去抓,这精灵却安静的停在我手里,找到命中的归宿一般。

越抓越抓不到的精灵,总有一天会飞到你手中,安静。

安静……

三月偏偏是柳絮纷飞的季节,柳絮的纷飞让我记住了柳絮的美。美的是柳絮,而不是我的那段情,所以我伤悲。我在想,当初谢道韫为什么会以“雪”咏“柳”呢?是不是她感觉到雪的白喻示着爱情的纯洁?抑或是她意识到柳絮的多象征着爱情的深切?也许她只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罢了,冥冥的心灵感应让她认准了柳絮的所有特质所能囊括的最大情感,那便是漫天飞舞的雪。

爱与不爱之间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所以我沉默。听!沉默在唱歌:“就这样就这样忍住伤悲,也许会也许会感到疲惫,再给我花开花落一个轮回,你就会在记忆中慢慢消褪,不再想不再想谁是谁非,爱情里并没有谁错谁对,再给我春去秋来一个轮回,我就会化茧成蝶飞得更美。不再想不再想谁是谁非……”

歌是挽歌,却挽留不住愈加沉默的爱情,恰如漫天的飞絮。

如若在翌年,于柳絮纷飞时节,你窗前偶有柳絮划过的身影,抑或停落在你的窗棂上,那是我托柳絮捎去荏苒年华里对你的殷殷思念,捎去任地老天荒也痴心不改的爱恋,无论如何,你要记得,零余的柳絮来过,只要你记得,足矣。

悠忽忆起一句话,“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氤氲在这凄美的诗行,心里禁不住阵阵酸楚,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

这漫天的柳絮就像人间斩不断的情丝,缠绵纠葛出多少悲欢离合哀怨惆怅,而柳絮终归尘世中一俗物,并未有地上人那样的多情繁忧,所以任红尘滚滚,它自潇洒飘逸了……

心安然,柳絮安,风轻柔,柳花静。


【原创】东风乱柳,一曲阳关与谁弹? - 雨墨馨香 - 雨墨馨香 之 墨黛含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