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正百忍成金 / 崇正辟谬永吉... / 崇正辟谬永吉通书

0 0

   

崇正辟谬永吉通书

2012-04-15  弓正百忍...

上海铸记书局石印

儒者未能表彰六经。发明圣道。以成太学。问徒斤斤于艺术之末较长论短。纵使理有不可观。其技亦小矣。然正惟未能表彰六经。发明圣道。而于艺术之末梢稍有有功于人世者。又岂可概置不问。漠然无事关心。如陶士行所谓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与昧昧者同灭没也。宁不惜焉欤。顾书不可不做者。凡几素隐行怪之篇。与及淫词艳治之曲。足以坏世,教荡人心。此必不可作者也。若夫农圃医卜。与及地理诹择。此皆日用所不可少者。人苟有所折中。辩其诬诈。订其舛论。又未必无补于人世。内惟地理之书。未可轻作。彼盖以峦头为先。理气为后。形有隐现变化,不可方拟。非具有灵心慧目者。莫能有悟。岂语言文字所能悉殚哉。始执书而可以求地。则世人尽可富贵矣。何以著书之人。偏多自获假地乎。至选择一道。专以论理非有形势目力至辨也。夫理只一是事无两可。又曰用一则精。用两则难。凡物皆然。况阴阳为理气之主。尅选为祸福所关。岂容各立门户。迄无定论哉。三代已前。虽有天时历数之学。而经史无传秦汉以来。多出诸儒意见。至东晋郭景纯。始有藏书。而年月之义。究未尽传。唐天宝中。一行僧奉诏作铜函经。故意颠倒五行乱装生旺。反用休囚嗣是好异之徒。各出意见。著为论说;神煞盈百盈千。不可纪极。紊乱始不可言矣。至唐末杨筠松先生出。著造命篇。独以理气推五行之用。各有其宜。而斯道之义始显矣。然造命虽立。而众说未锄。是仍玉石并陈也。后来应用通书。不时代有务皆以誇多关靡为奇。凡系旧有之图说。与及种种神煞靡不备录广收。如发微。四明。鳌头。象吉。大都旧例相沿。而卒未有主议也。唯刘氏家藏。不违造命。所论帮山五行。确以双山而成三合。深得杨公之旨。其余诸家斗首概削不用。卓哉见也。胜于诸书远矣。惜其于体用轻重之宜。尚未切指。神煞纷纭之目。尤嫌过多。所尤歉者。诸家首既以删除。而每山吉凶后。又必列其名目。去草留根。不无憾事。有明峡江黄一凤。著三元集要、专发明造命之理。透彻详明可谓杨氏之功臣。独奈其分别二十四坐山。专主正五行。不用双山。是何所见之偏也。且其书未成全帙。不便民用。余俱慨焉兹因先人所论。復于群书内详加校订。採其论说是者主之非者议之。有理者存之。无理者去之。独于杨公造命之旨。不得不奉。为斯道不二法门矣。或有让余者曰诸家斗首。唯与造命不同。然其来已久。子既不用则亦不已矣。辟之无乃已甚乎。岂谦让未逞意哉。余曰不然。学问之道辨析义理之精微。自当虚心研究。再俟后人之参订。若夫辨是非之界。嚴邪正之防。则正当辞。嚴义正。截然无所迴获。稍存顾惜之思。即属游移之见矣。故孟子云。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然则诸家之说不去。则造命之理不专。况匪余一人议之。如杨,如僧,如吴。诸公皆又己力辟于前矣。余實宗而主之。故不惜以乱名篇,世有祠志之人必以以佘信而非撑也         

大清乾隆辛卯岁仲冬月吉旦   临川归祥子李奉来稿宣

崇正闢谬永吉通书目录

卷一

杨筠公造命千金歌 疑龙经 吴景鸾进呈表 吴公奏疏 故造命歌雪心赋补篇先君子选择论选择赋论诸家斗首  论补龙 论补山 论补命

新订崇正闢谬通书卷之一
汝水归淳子李奉来侨宣甫编辑
选择之书必以杨曾著述者为正经,其不祖杨曾者,皆智曲说也。诸家数十余种疑龙经,已多辟之其不出于杨曾可知矣亦无名氏不知何人所作有言斗首为杨公所作称为杨公斗首者 不知倡于何人载于何书 岂知杨公既立造命 岂可复立斗首 自相矛盾以误认哉皆论命也奇门为行兵而设非造葬所宜只取得奇得门以为催福之助 不可专用并不必潔求 惟此千金歌 及疑龙经二篇 乃杨公真正心法杨傅曾文迪曾傅陈希夷陈傅吴克诚 克诚傅其子景鸾此吴公进程表内自叙渊源也至元耶律楚材及明国师刘诚意莫不尊奉而信行之以观诸家之无来历无考藉者不大相径庭哉 故书以是篇居首以明有所宗主学者诚能究心于是察其根源庶不为邪说所书惑云
杨筠公造命千金歌 先生 讳益号救贫
天机妙诀值千金 不用行年与姓音 专看山龙并命位 五行旺相好推寻
天机者犹言泄露天机也 妙诀千金杨公得意之篇 开口即自赞也行年如几十几岁之类姓音以宫商角徵羽姓音所属通书重之杨公首?之矣  山 指坐向之山 龙指结穴之脉命位即个人之命造以家长本命葬以亡人本命俱要详其五行 务宜生旺得 四课相孚 此杨公以补山补龙补命 此三者为造命徵大纲也
一要阴阳补混杂 二要坐向逢三合 三要明星入向来 四要帝星当六甲 四中失一还无碍若是平分便非法
阴阳不杂即净阴净阳之谓乾坤甲乙丙丁壬癸申子辰寅午戍十二龙属阳,艮巽丙丁庚辛酉丑亥卯未十二龙,属阴阳龙宜阳课,阴龙宜阴课始不混杂然亦不必书拘有用印局生者皆阴阳各别也坐山三合如亥卯未乾甲丁六山属木俱宜凡亥卯未木局申子辰坤壬乙六山属水俱宜用申子辰水局已酉丑异庚癸六山属金局俱宜用已酉丑金局寅午戍艮丙辛六山属火俱宜用寅午戍火局各就又山而取三合盖地支力大而猛三合尤非一人之力故补山宜用三合然补山补龙补命体也又宜避凶星合吉星为用 莫尊于日月明星即日月也能降一切凶杀 太阳到向方能临我故日大向来星之尊莫大于帝星当指易经帝出乎震之帝星也 日者俱备最为上吉四中失犹可若得二失二造命之浅矣。
山头有煞怎奈何贵人禄马喜相过 三奇福德能降煞 吉制凶神发福多
上言趁吉 此言制凶 山头无犯极妙 偿或有犯未便 遂弃去年家之戊己岁破 三杀 阴府 月家之大小月建 末可轻试若官符火星炙退室吐白虎朱雀之类 有佔只要本命之贵人禄马 及太岁之贵人禄马 并三奇福德天月二德俱可化解俱此处不言尅者以坐山原不可制尅杀则尅制坐山矣若大杀则比宜用制非专凭吉星可化也故不知此杀指中杀言(黄一应曰若有捉煞壓煞帝星杨公此处何不指出世人为不可知矣)
二位尊星宜值日一气堆干为第一 拱禄拱贵喜到山 飞马临方为愈吉 三元合格最为上四柱喜见财官旺用支不可有损伤取干最易逢健旺生旺得合喜相逢须过尅破与刑冲 吉星有气小成大 恶曜休囚不降凶
二位尊星不知何所指 未必即尊帝二星所 古课杨公葬庚山甲向用己未年辛未月己未日辛未时记曰未年未日未时丁未日有聲价二位尊星入正宫有福自然通详查此课年月日时皆未合尊帝二星只六月有天月二德到甲向已年已月皆与甲合或指此乎(乾隆大生钦天监奏请御笔删除无稽之神煞三十五条尊星帝星正在所删之内不知何拘为天干一炁最为上格故曰第一地元一炁亦为上格今只言堆于而不言地支者地支有月建转杀之獘龙雄带杀者忌用故用斟酌禄马贵人喜拱夹如甲龙命禄在寅用而且月卯供一寅字之类拱贵亦同惟马不宜拱马拱夹则不行故曰飞马临方宜取飞遁到也天干为天元地支为地元交中取藏为人元成一炁成拱夹者皆为合格甲命多见辛字为官星见戊已为才星巳命见甲为官星壬癸为财之类 四柱宜明露即未露亦宜生旺有气者郭公葬戊辰命用壬子壬子壬子庚子记曰壬子一炁顺流行富贵旺牛田不见官星何处出财旺生官照甲乙年是金榜魁只为见官星地支宜作台会局 散乱冲尅即损伤也 曰于梦健旺有气纵不得时令亦宜印比生扶弱中变旺若死体无气则子孙退败矣然课雖得生旺有气又要与山龙主命关合有情不犯剋破刑冲方为上吉此造命之大本也至于制杀休中方等神杀吉星可以制伏但要吉神得令之时恶煞休囚之候如用一白及壬癸水星制南方之火必俟冬月水旺火哀之祭或申子辰月亦可此言修方若坐山休囚又不吉矣
山家造命既合局更喜金水来相逐日光照处自光辉周天度数看躔伏六个太阳三个紧中间历数第一亲前后照临扶山脉不可坐下干支缺更得玉兔照坐处能使生人沾福泽
上言格局为造命之体 此言合吉为造命之由 吉星中之最火者 无如太阳五星中最善者无如金水 金水辅阳尤为得局故喜来相局也太阳有七个羿玄太阳都篡太阳 鸟兔太阳 四利三元太阳 循环太阳 雷霆太阳都天宝照太阳皆非真太阳惟历数太阳乃真耳太阳慈祥有母仪之象能化一切凶杀再得同临坐处 尤为极吉 然皆助福之星非发福之心也发福全在补山龙主命四柱八字得局耳故又日不可坐下干支?此杨公再三叮咛意也
既解天机字字金 精微选择可追寻 不然背理庸师术 执着浮文枉用心 字字千金实可誇 会使天机锦上花不得真龙得年月也应富贵旺人家
此段结处杨公復自极口赞扬无非欲人心细玩究然造命之理无过真兰诚不愧字字千金也
人能留心斯歌研究精微选择斯可追美 非前人不然徒执浮文按图索骥直不过庸师之术
杨救贫疑龙经
大凡修造与埋葬 须把年月星辰推地吉葬凶祸先发名曰弃死福不来此是前贤景纯说景纯虽说无年月(郭撲未著通书玄经乃后人假托名)后人年月数十家一半有头无尾结大抵此文无十全一半都是俗人传(此后纵辟诸家)不是青囊起鬼卦便是三元遁甲诠腾云曜气倂禄马通天窍兴六壬篇装成图局號飞天(观此窍马不足信矣)名出何方云禄马云是师祖口诀传(即差力禄马之类)金盤图是左仙録雷霆九劫號昇元(观此则金盤纵録雷霆不足信矣)坤鑑黄羅并武曲催官使者大单于(观此则黄羅紫极式曲九星催言鬼使之类皆不足信矣)鼓角宣传为第一统例一百二十家九十六家年月要问之一一皆通晓飞度星辰说玄妙试令选择作宅坟 福未到时祸先到(此总结诸家之不可用)不知年月有玄机年月要妙少人知年月无如造命法装成好命贵人为吉人生时得好命一生享福兼盛富不独己身富贵高奕世雲仍做宫之(此復提造命之妙)我因历数考诸天玄象幽微万万千星到晓时次第没唯有阳乌万古全太阴因日有盈亏不比太阳常丽天(此言太阴不及太阳)请君专用太阳照三合对宫福德坚更看数曜在何处福力却与太阳兼金水二星并紫气月孛同用又无嫌 周天本是十一曜 只嫌逆伏灾炎炎
此篇多辟诸家 归结造命 末又再言太阳金水紫气
月孛之贵 何世人不用反信诸家无稽之星何也
吴景鸾进呈表
某年某月某日 臣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以玉行书进呈者 先天后天洩神功於莫测 龙运昭体用於穷原於  帝德之殚敷本於坤元之厚载臣工快都夷夏具瞻臣某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窃惟阴阳五行源流实远河图洛书義禹阐其旨?嬴号管国洩其真机曰正气五行曰洪范五行曰八卦五行门类固有不同或正其方位或论其向或正其山运取用岂容无别选择之良莫如造命体用之妙不可夺神功本此五行之秘岂非万世之珍乎兹盖伏遇      仰观乎天文俯视乎地理  尧封荡荡尽属版图禹甸茫茫悉归统驭宅中图治居重驭轻诚大有为之君真不世出之主窃念臣等寻行数墨颇读儒书 逆流穷源粗知尅择搜集天机篡定二运伏願续天立极保社稷于长灵出震向離抚皇图而巩固五行显用喜动天颜遐陬僻壤 处处颂行桂海水天人人传授臣等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以五行书上進以  门谨以天机秘书所论五行有六一曰正五行取遁龙运二曰洪范五行三曰八卦五行 取遁向运 四曰玄空五行 取遁水运 五曰双山五行取论三合六曰浑天五行取合卦例六家五行各有取法合当兼看体用并行 不倍夺神功改天命造福响应先师用之念于前矣时俗不究各五行而专用一定板正五行焉能造福於世哉
正五行  取遁龙运不论横斜正受但将人首一节来脉阳顺阴逆以月建入中宫,冬至顺夏至逆  寻泊处看其生尅旺洩以断吉凶此只论泊宫不论纳音受尅
洪范五行 取遁山运 纳音所属 山运尅年月日时吉不可使年月日时尅山运也凶年月日时生山运吉山运生年月日时凶比和吉尅山有制或有化皆可用
八卦五行 取遁向运 纳音所属 忌年月日时冲尅 然山与向难以两合 宜以山为主 向不必合可也
玄空五行 取遁水运 纳音所属 忌年月日时冲尅 如乙丑运 忌辛未年月日时冲尅 馀仿此
双山五行 取论三合 不论遁运 如寅丙午辛戍六山论火 宜用寅午戍局补坤申壬子乙辰六山论水宜用申子辰局补巽巳庚酉癸丑六山论金宜用巳酉丑局补乾亥申卯丁未六山论木 宜用亥卯未局补此以双山而用三合补山宜用此五行最为紧要
浑天五行 取论卦例 不论遁运 如乾兑二卦属金故庚酉辛戍乾亥六山宜用金年月日时补震巽二卦属木故甲卯乙辰巽巳六山宜用木年月日时补坎水故壬子癸三山 宜水 年月日时补离火故丙午丁山山,宜火年月日时补坤艮属土故丑艮寅未坤申六山 宜土 年月日时补一吴公所呈六五行皆造命所不可少 诸家斗首则全不问及矣
又吴景鸾奏曰
古之国史如梓 慎裨灶之流 洞明理气 汉之诸儒杂以识纬附以穿凿东晋郭景纯葬书独以理气推明,而亦未言其所以然之故及其没而遂失其传焉唐高宗永徽中河东喜县丘延翰囚神人而授以正经洞晓阴阳后开元中玄宗召延翰至关下锡之官敢其师授理气心归三卷藏之内库又患民间有明其术者於是诏一行禅师伪造铜函经 以乱其真悉皆倒装生旺反用休囚 自是三百余年无復有正经矣僖宗末黄巢犯关贑水曾球己兴 其师杨益 窃延翰书以还江右而杨曾之名始著李司空节制江南首辟求己为從事 恐国家 闻之必陷延翰之祸復拱伪书一卷 厥后诗歌竞出 泛滥支离 不复之其归矣 杨傅曾曾傅陈希夷 臣父克诚 亲事希夷而得其传 臣将师授天书及理气心印 及臣补注悉开列上闻。
又曰 斗天纪 分照四方 木火土金水 布列於其间 在地则成形 而变化无穷矣夫斗以天罡河魁为纪纲运化阴阳故阴阳形象子午以继八方之名尽有一定不易之位 初非可以起例翻卦乱於掌上运行也丘公之前初无此说皆唐一行奉诏作铜函经以后泛滥支离飞走天星无有定位 至今愚惑后人良可痛也
附古造命歌
自昔杨曾传造命 无过一里顺 生尅制化讨天工夫 得令宜相近世人不知造命法选择无真定若人生时的好命五行禀气清富贵原来在五行可以理推情通书逐月安葬日 趋凶趁吉神 后来宋末失其传 讹论到于今 功行错乱竟无分休用莫能评富贵年月无人识专把卦例寻几多富贵地相逢葬后令人贫掘起 须教福人来 富贵又天申孰知造命课相李富贵地同论 识得年月不识星亦是相劳心龙运须用正五行杨曾原有证山家洪范验如神制化重纳音 堪舆要约亦分明 術者急推寻
附雪心赋选择论补篇
杨救贫云 年月要妙少人知 年月无造命法命景鸾云选择之要莫如造命体用之妙可夺神工盖造命者选成四柱八字干支纯粹活格成局内藏补龙扶山相主之義 此造命之体也再取日月金水三奇尊帝紫白三德及禄马贵人此数者乃真正吉星得二三个到山到向到宫 自然吉利又查岁破戊己三煞 阴府亦箭月建等殺尽行退避不相干犯 乃为全吉此造命之用也至于年方空利 诸事吉日俱要用钦天监年方历日相合为妙万一不能相合 再依造命通书 选成吉日用之可也今选家不如造命之法多宗斗首奇门之说殊不知斗首之说一皆正五行与纳音五行二不能补龙扶山相主 三则生尅解错吉凶  大不利于葬造之家深可恨也 究其弊端始于唐时一行僧铜函经夫是经之作一行 不过因有指示故意谬选以凭海外者耳 其间倒装生旺 反用休囚原不可用嗣后好奇者窃取其義 改头换尾讬名杨公斗首以神其说 遂至真伪难分 庸愚易惑反以斗首为精妙 咸相遵习 误人不浅此非一行之咎乃误传一行者也咎耳 至于商问之说原为出兵择日之用非为造葬而设也十一概混用殊为可恨此略举其二说以明之尚有诸家谬论甚多难以尽述惟在高明者细阅杨公造命千金歌造命宗旨全书舆阴阳宝鉴通书及耶律楚材刘伯温监历则邪正之说不待辨而自明矣
先君子选择论 号觉山讳士星字文昭
登福由于地脉 催福由于佳期 世多以选择为馀事 每致佳龙吉穴 不能发福 反主见祸者 皆选择误之也故葬经云天光下降地德上载藏神合朔神迎鬼避 此十六字包含蕴蓄实千古选择之宗也 疑龙经云 吉地葬凶祸先发名曰弃尸福不来雪心赋云山川有一节之小疵不减真龙之厚福年月日有一端之或失 反非吉地之祯祥 不然山吉水吉而穴吉 何以多灾岂知年凶月凶而日凶犯之罔觉即斯观之选择之道顺不重舆始于晋之郭璞 然郭璞虽有葬经 而年月之義未详于世至唐杨钧松先生著造命篇及疑龙经號字  千金歌而斯道之義祥矣 故凡穴法 水法 选择法有不本於杨曾者即为偏辟所以吴景鸾奏疏有云年月之要 莫如造命体用之妙 可夺神工 刘青田云杨公重造命 郭公吊替 其理一也 何为造命夫人生有命死安有命耶盖言人死归土 选合佳期犹亡人再生之命也 又曰 生人之命禀受天干不可自我而造也造葬之命可自我而造帮山扶龙相主全在四柱生扶其法舆子乎大半相似 先看月令有气仍论印绶财官 所谓用神不可有损伤取于最宜逢健旺 务要成格成局或是天元一炁地元一炁或拱禄拱贵 或堆禄中禄此大八字也然难多得亦不必尽拘 总以补龙山相命为主最忌刑冲尅洩 补山龙多用地支补主命多用天干书云天干之力缓而长地支之力大而猛地支多取三合 天干多取三合 所谓三合五和方为贵者此也格局为体 然后查避凶星取合吉星用为休用兼全乃为上上吉课此前贤造命之旨也自唐玄宗恐民间知明阳之義 诏一行禅师造铜函经颠倒五行 倒装生旺 反用体囚嗣是诗歌竞出泛滥支离而元所归始有诸家之说诸家者何竅也马也雷霆也斗首也 周仙也 四利三元黄羅紫檀五运六气差方禄马 金精鳌头 穿山透地之类共计十余家有一家必有一家之说所见不符所说不合 皆云依我则吉 否则凶 至若吉凶神煞不下百十余种 诗歌起例无一善本通书相沿数百年而未有訾议者也余缘于为子之義不可不知地故颇嗜阴阳并留心选择 癸酉登贤书 家政有人因得留心考证 广延有名术士 日则与之登临夜则于之读论然於选择一途 每窃有疑焉诸家之说纷纷不一神煞之论 种种可畏 去就莫可兼收不能 斗首雖时下盛行所论不过元辰武财玄关翻化且其理不合如壬子山属水彼则属土癸山属水则属火 五行与正气相反所合者六山耳时下通书又多附会如发微四明三台鳌头象吉之类徒知标题挂牌横推直看有一家则备一家有一说则録一说因仍苟且以讹传讹從未有揭出大主见大议论而术士堪舆家 又只以见见闻闻熟读诗歌爛習掌诀不过按图索骥依样葫芦 越丁丑会科 余再北上历金陵盛京备求古名士阴阳选择诸书 详加校阅得前贤名论 及宋元奏疏见其真理实義 确乎不易然后知诸家之驳有舆俗士之抱泥孰得孰失判然矣然则选择之道当何如必以杨公造命为主熟察郭公吊替 诸家斗首可合则命不不必强取 至吉凶神煞须当辨别 有大殺 阴中殺小殺其大者则避之 如岁破戌己三殺 阴府年尅大小月建之类是也中者则依五行之理以制之如炙退金神火星年月官符之类 是也其小者但已吉星照之而已不然三百六十日中 安有犯者 又当究其根源天地之理不越五行或從天干五行地支五行 三合五行 八卦五行遁藏五行 必從此数种来者 方为真的其不从此中来者 总有诗例足凭皆属捏造等之影响可也各序大概 存为论说席不汲余数十年之苦心后有作者或以余言为大谬云尔
余先君留心于此者四十馀年 参阅诸书得其要旨 存为论说字字精译无有能出其范围者诸家斗首不一而足而于造命之理不辞三致意焉余不能增馈一字袛爰笔而为之赋
选择赋
地脉钟山川之秀 佳期夺日月之精 迎交生之旺气 應绕度之明星 代天工之巧夺转造化之宏声既心安而理得亦随俗而宜情上古吉凶守礼贵贱各有定期后世巧于趋避 因而尅择迟疑 第阴阳原有自凖 祸福亦有差移 黄帝造历书以定岁月大挠做甲子以配干支七政吝于虞舜八卦兆自伏羲指南定方隅之位 日月洩天地之奇 唐叔做岁 识晋祚之有嗣 符坚犯岁 知秦胡之丧师古称地利亦云天时 诗詠吉日礼载佳期况乎木茂于春金盛于秋 火炎而土燥 烈水归于冬而漂流 当生者旺 失时者凶 四序既已不爽五行自当推求先看山龙主命次将八字安排五行明乎节气用神不可衰颓 官星做合 愈多愈贵 不合反来尅我 七殺为仇 重见 亦忌无制定主生灾败却多而亏财损用食伤盛洩冠盗胎脉气攸绶印比为本龙堆带殺只可用财 阳刃忌见 刑冲莫来 若逢贵人禄马 取用妙乎心裁干支最宜纯粹格局爱乎分明生山扶龙相主须教处处有情 未可得一遗两那敢弃重从轻 若乃山头有煞 见之未必尽凶内有大小之难齐亦有影响之杂业须辨其真与假更当问其来踪应避则避 忌有意以相犯 应制则制休宽纵而惰慵 未可专凭吉化 还宜尅伏相從干犯兮须凭干制支犯兮仍用支攻 旺相得令莫犯其威休囚无气 始推其锋 擒凶不防穷寇 切莫隐忍相容果其转凶为吉 何愁福履难通而其太岁为一岁之主三煞为家煞之魁 太岁可坐喜贤良之协力避凶党之隐伏 向之灾临旦夕 三殺可向 喜制神之得令忌本殺之强梁 坐之祸在萧墙东方有帝尊无二上太阳一出郡阴消藏紫白凭洛书而有准尊帝掳南北而显扬 三奇降中下之殺辅岁君而愈祥二德召祯祥之用 遇太阳而益光 既已避其凶恶自当合乎吉祥若夫藉藉浮影未免纷纷如麻更有诸般杂说 各诩大言相誇 闻之生畏 见之嗟呀君子但明其理 哲人岂肯信邪 大行者不顾细谨牵拘者终是小家况乎孟子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诸以心田为福地 以吉穴为藏穷日月重其扶补避其纲羅 识吉凶造命之正理辨诸书之舛讹选择之道此为足多有同志者请歌而和
昔唐叔封晋箕子曰 晋其昌 太岁在晋也 符坚伐晋 太史曰太岁在晋 未可伐也 后果败于淝水 不数年而秦灭
此坐太岁 向太岁之证 太岁雖可坐 也要做的法 否则祸亦不小 详见第五卷 太岁篇内 紫白出于洛书
邱公曰 诸家年月多讹错 惟有紫白最可凭 尊星 即南斗 帝星即北斗 三奇乙丙丁也 坐太
岁最宜逢之 书曰 太岁坐山留福德 三奇不到亦无功  天月二德喜与太阳同用 尤为光辉
论诸家斗首
选择患其驳杂 诸家专取吉星 如金精鳌极 玉皇銮驾 日精月华 差方禄马之类名色可爱多有令人贫取者岂知无一家有五行根流所定吉凶神煞又不從太岁年月生来 吉非真吉 凶非真凶 而且各立门户不相符合欲众家则数十年无一日欲独信一家恐陷大凶而莫测者正吴公所谓乃泛滥支离者也 又无名姓 天下岂有名人著论 而不姓氏者乎夫斗首亦无姓名亦不知何人所作凡用化炁五行然壬子山何以属土癸丑何以属火时下雖竞尚之却无凡人解其来历以亥属以帝座之位已为帝座之明堂戊己为天之魁罡以戊己分配亥己戊属于戌癸化火 故乾亥山属火从此顺数逆行戌过数巳逆行在戌己与甲合化土故辛戌山属土己遇数庚逆行在酉庚与乙合化金故庚酉山属金庚过数辛逆行在申辛与丙合化水故坤申山属水從此顺布逆转壬丁未癸丙午甲巽已乙乙辰丙甲卯丁艮寅戊癸丑已壬子各從所合以论化炁此斗首五行来历也,理甚浅显而多牵强其於正于行双山五行三合纳晋洪范等慨置不用果两则是诸家五行可废也何吴公進呈六种五行俱选择所莫能外乎而且专重天干不问地支专重山头不顾龙身主命专取元辰武财不用印绶财官禄马贵人等格全与造命相反矣今世人多喜斗首掳书所言不避一切年凶月煞是一首另有专家用之者只合索性住偏奈何杂以诸家反失其真然则世人所用皆假斗首也自余论之诸家全无五行妄论也斗首五行偏僻歧途也惟造命五行兼备用各有宜斯坦坦正路矣而且生山扶龙相主处处皆到趋吉避凶之条事事皆安世之术士动必以兼诸家斗为名者无非欲以惑人之德曰必如是乃为周详无弊
论补龙
有入首之龙有正身之龙 入首之龙指到头束气 一小节也 正身之龙或左旋右转而此节独多或高低起伏而此节独长所谓龙行十丈始成龙是也最宜日课扶补 切忌四柱冲尅入首之龙发福快 补正身之龙发福缓而可久补法或天元一炁地元一炁共成比助如甲龙见四甲 乙龙见四乙之类或作合 如甲龙见四巳乙龙见四庚寅龙见四亥之类火推禄拱禄如甲龙多见寅字为堆禄见两丑两卯为拱禄拱贵亦同此大八字也 亦不必尽拘宜活动取用不如用三合会局以补之如甲乙寅卯龙属木 宜用亥卯未局丙丁巳午龙属火 宜用寅午戌局壬癸亥子龙属水 宜用申子辰局庚辛申酉龙属金 宜用巳酉丑局乾金巽木坤艮土各依正气五行 以会本局此补龙之法 补正身之龙 则只论大其势如乾亥壬子癸丑各就本位以分五行补入首龙则取六十平分甲子细察真气故前人有用纳音补龙者如讬长老葬辛山乙向 系甲戊水龙进脉 用庚寅木壬午木 戊午火己未火 两木以生之两火以助之是也 发福根本金在龙生一枝大龙结富贵天地全赖富贵大八字拱扶 所谓福地须求富年月贵地艮求贵格寻山家识得富贵真 好选四课两孚情古人莫不以补龙为重今人只问山向竟然无几人问及龙身者 殊非古人造命意也
论补山
山即坐向之山也 补法亦取干支火一炁或必助或作合 综宜旺相有力最忌尅洩冲破而庚多趋吉避凶耳然而縂不如以双山而会三合如亥卯未山宜用木局即乾甲丁山亦用木局 寅午戌山宜用火局即艮丙辛亦宜用火局巳酉丑山宜金局即巽庚癸山亦宜金局申子辰山宜水局即坤壬乙山亦宜水局 盖乾亥同宫壬子同宫 癸丑同宫 一干一支 各相配合杨公云 二十四山双双起鲜有时师通此義故名双山五行以双山而成三合 故又曰 乾甲丁亥卯未尽是贪狼位 申子辰坤壬乙文曲從头出 寅午戌艮丙辛位位起廉贞巽庚癸巳酉丑俱作武曲数所以杨公千金歌曰 一要阴阳不混杂 二要坐山逢三合皆指双山而成三也 不然十二支山始有二合四维八千山何从得有三合乎古人补山专重三合 诚以三合之力大也 后世造命有专用五行者非也盖正五行用以论龙不当
补山用三合 全在月令为主 用生月旺月 固为得令 即墓月亦作旺看养生旺墓縂系一家三字亦不必限定似全有二字亦可会局四柱中必要凑成三位可重一字 如申子辰局或两申一子 或两辰一子申辰可缺一字子字必不可缺盖旺为本局正自不可少 三局皆同故曰申猴雖逢角无子化水不成亥猪须羊位 无卯会木不成 虎口雖遇戌犬无午会火不成蛇头纵见牛丑无酉会金不成 正此之谓
论补命
造以家长本命 葬以亡人本命 皆重生年不重生日 又重年干不重支 喜生扶忌冲尅所论财官印绶贵人禄马等格与龙山无二理犹如生人八字果然财官有气 再合得拱?大格局 其人未有不富贵者 造葬何独不然八字选成格局排定又遇年月大吉明星吉曜 前后拱照贵人禄马共相扶持是此课全为我而设也 故曰葬课之命 乃亡人再生之命也 总之造命之法以补龙为培根又以补山为聚旺气以补命为相关切必要三者俱有情乃为佳课若不有情 纵得富贵大格局亦是间设 岂为我有并五行所用不得其当者皆假造命也
问龙山主命三者 俱属紧要 倘取富贵诸大格 三处不能俱合 当以何者为先 答曰 不必拘定何处 但於
三者之中 得合一处 便称佳课 但要于彼二处不犯刑冲尅破阳刃耳 然细思之三命觉为要

崇正闢谬通书卷一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