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麻辣教师罗永浩访谈(ZT)

2012-04-16  lit7
麻辣教师罗永浩访谈(ZT)

新东方老师是罗永浩第一份正式工作

主持人:此次访谈是为了配合网易教育“麻辣教师”评选的活动,我们非常想知道,新东方是不是您的第一份教师工作?

罗永浩:严格说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不仅是教师工作,之前我也上过一些短时间的班,但是在新东方之前没有过特别正式的工作,新东方应该是我的正式的第一份比较固定的工作。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做教师呀?

罗永浩:当时因为新东方把自己宣传得比较好,我有些朋友上过新东方以后跟我介绍说新东方这个地方很不错,薪水也很好,我就查了一些新东方的资料,发现它给人感觉比较好,我就去做教师。当然最初吸引我去新东方的原因一大半还是因为传说它高薪。当时我并没有什么高尚的理想做教师什么的,因为小时候我挺讨厌教师的。

上高二就给大学生授课

主持人:我们也听过说您也没有接受过什么正统的教育,只是一个自学的教育。

罗永浩:对,高中二年级就退学了。

主持人:一个高二学生怎么敢给大学生讲课?

罗永浩:是这样。知识积累呢,我自己虽然退学了,但从来就没停过知识积累,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只是不喜欢看学校指定的书,所以退学以后也没停止过知识积累,我觉得我肯定比大部分上学的人看的书都多。来新东方讲课也是这样,如果它需要一个多年的英语扎实功底我可能还不够,但我过来听了一下课发现它应试的商业培训其实就是讲固定的内容,整体数量并不是很多,用几个月时间集中突破一下的话,我觉得英语本来就有点基础的人都可以做到。

主持人:最早知道您是因为闱上流传的“老罗语录”,您上课怎么会用这种方式呢?

罗永浩:这种做法倒不是从我开始的,新东方一开始创业时就很强调活跃课堂气氛,一般来讲培训课程两个半小时一节课,如果从头到尾都是很枯燥的讲题的话,下边的学生基本都会睡着,老俞办学之前你去看社会上的商业机构都是死气沉沉的,他自己在北大听课的时候也是希望气氛活跃的课堂,所以他办新东方也是这样。我来新东方的时候也是很多老师都在课堂上讲一些话,活跃一下气氛,我来之后基本还是遵循新东方的传统,只不过我讲的内容可能有一些人听了比较喜欢,传到网上之后,搞得一些不太了解情况的人以为是我独创的,其实不是,新东方以前就是这样

自爆尴尬的事儿——上课时学生打断罗老师扯淡,要求讲“正经知识”

主持人:上课时有没有遇到什么尴尬的事情?

罗永浩:也不是很尴尬,我教书五年碰到过两三次上课时打断我,他觉得我讲的题外话多这种情况,我碰到过两三次。第一次是我正在讲一个事情,其实我也不觉得我在课堂上扯的都是无聊的东西,有的时候我觉得是希望把我认可的一些理念讲给这些年轻人听,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上认为做一个老师,就是传道、授业、解惑,所以你在新东方课堂上讲的英语题就是解惑的这部分,这是教师的基本功,但不是最重要的,并不是传道,我经常在课堂上的扯淡才是传道,是希望帮助年轻人树立一些正确的人生观念。

有一次我讲得正兴起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她在课堂上是来听GRE的,就一直在桌子上砸她的笔记本,一直砸,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她说我是来听题的,不是来听你扯淡的。

当时我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所以我就愣住了,有一点不知所措,其实我应该把该讲的讲完,但情绪上受了影响,那时候经验不够,所以没心情讲了,我就继续讲题去了,后来我想了想,觉得我这样是不对的,如果确认班里大部分人跟她是一样的态度,当然我就讲题。 如果只是极少数人这么想的话,作为一个专业的教师你应该忍着你的不快,即使你没心情扯下去了你也应该把该扯的扯完。所以那次我就回去以后反复想了这个问题,后来接下来也碰到过几次,也有人这样打断过我,我就说新东方是有试听期的,如果你开始过来听,你觉得有问题的话可以全额退款,一般来讲我第一节课讲的题外话是最多的,后面都比第一节少,所以如果你听我的第一节讲的不好的话你应该去退款,而不是在班上讨论。所以碰到第二次打断我的学生我就告诉他,“如果你这是个人意见的话应该课后提或者到学校举报,而不应该扰乱上课的秩序,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就让新东方的保安把你拖出去。”我说我们是一个商业培训机构,一切要满足学生的需求,如果班上有反对我这样讲课,不喜欢我这样的风格的人,如果超过半数我马上就走人,给你们换一个老师。

罗永浩:我说你们举手,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包括课堂上捣乱的,我说不想换老师的举手,几乎所有人都举手。我说,你看这是你个人的想法,不是所有人的想法,如果是所有人的想法我们就会尊重。我说今天我讲课讲到兴头上被你打断影响了我的心情,但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敬业的老师,不管我有没有心情都应该把刚才扯到一半的淡扯完,我觉得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老师应该认真扯好每一个淡,正如应该讲好每一个题。不过这样的学生还是挺少的,我教了五年,碰到过三次。

为什么与一般的教师“传道”方式不同?

主持人:刚才说的都是你作为一个老师来传道,我们接受的很多正规教育里的普通老师,传道会有很多道理,有很多方式,但是您讲的完全不一样,会用非常激烈的语言,直白的语言不加修饰地揭露事情的本质。比如您曾经说的户口制度,东北人冲突,是什么让您如此激烈地把东西传达给学生,而不是用老师常用的“这件事情应该这样,同学们应该这样”?

罗永浩:一般来说咱们中国人整个民族性格就是这样,不太喜欢用很激烈、很强硬的方式来表达你的观点,不管你说的多客观,如果你态度很激烈的话就会有人说你偏激,这也是我经常碰到的一些问题,但实际上, 我这种教学的方法,讲这些内容的方法并不是很少见的,其实高校里也有一些非常理性、客观同时表达方式很激烈愤怒的老师,这种老师也有,只不过在中国这种整体的传统文化氛围里比较少就是了。其实在高校里有这样的老师,有比我还激烈的。

主持人:他们可能没有把录音传到网上吧(笑)。

罗永浩:对,所以我的录音在网上传开也有一些偶然性,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包括不来新东方的人都知道了,但如果不是当时那个学生不知道为什么动了那个念头做一些剪辑放到网上,可能今天也没有人知道,然后我在新东方辞职出来,大家也不知道有过这么一个老师,只有上过课的那些有限的人知道,所以有一些偶然性。

罗永浩——其实我骨子里还是很严肃的

主持人:学生对您的评价怎么样?

罗永浩:我们授课,每个班都要打分,评语我也经常看,其实真正理解我的人也不是很多,大部分人都觉得好笑,好玩,单口相声演员什么的,对我评价好的人很多,但我觉得能理解我的人很少,其实我骨子里是很严肃的人,只不过课堂上有那种需要,要活跃气氛,所以我把严肃的东西用好玩的语言讲给他们。 如果我去做一个娱乐节目的话我经常就会感到难堪,他们觉得我好玩,请我去做娱乐节目,因为我好朋友的关系,我也去做过娱乐节目,他们开的那些玩笑,在我的想法来看是不对的,或者是无聊的,我就不说话。他们就会很惊讶,说你不是很好玩吗?我说我骨子里是很严肃的,只不过讲课是有需求的,所以我把它讲得好玩,我并不是相声演员,在什么时候都会嘻嘻哈哈。

主持人:挣钱挣多了以后价值观是不是有变化?

罗永浩:过去因为经济条件限制的东西现在可能会变得比较从容一些,所以我老觉得,如果你很在意做人的原则,对是非这些东西很在意的话,以前我在课上也老给学生讲,如果你要做一个知识分子,想要有独立的人格,最好有一点点钱,不用有很多,不贪图物质享受,只要有一点点,足以维持人格尊严的就可以。

没必要读大学……

主持人:怎么看待中国大学教育?,有网友说他认为中国大学教育的99%都是高中教育的延续。

罗永浩: 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比如说他想说中国这种死板僵硬的应试教育,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延续下来,大学作为高等学府并没有提供一个很活跃的、很自由的气氛,如果他想表达这个意思,我是同意的。

主持人:网友:老罗你觉得自己最适合做什么?不读大学对你影响大吗?

罗永浩:不读大学对我没什么大影响,最适合做什么(思考……)。我总结我过去五年的经验来讲,我觉得我做一个教师是很成功的,现在当然不做了,接下来想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接下来做网站,总结过去的五年,我觉得作为一个教师我很合适,现在我做牛博网,做了两个月,我做一个网站的总编辑我觉得我也很合适,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合适的,弄不好我做什么都合适(笑)。

主持人:您觉得读大学有必要吗?

罗永浩:我觉得是没有必要读的。我收到的问题有这样的问题,你有时候跟人家说应试教育下的大学教育没有意义,可读可不读。那是因为你具有某种能力,比如写作或者扯淡。但对于大部分普通的人来讲,没有特殊才能的人来讲,是不是要读大学还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出路?其实我觉得这种问题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清醒地意识到大学教育的弊端,有决心自我教育的人他离开大学对他来讲可能不会有什么损失,可能现实的方面会有损失,比如找工作可能会有问题,除了这个以外,自我教育对他们不会有什么问题。对那些去大学只是为了混文凭,混出路的人来讲,他们一般不去考虑自我完善,自身教育,你跟他讲这个没什么意义。你有这个意识的,可以去完成自我教育。另外一部分混文凭的,他上大学没考虑什么自身完善之类的问题,你跟他讲这些他根本听不进去,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所以我讲这些东西是给有心人听的,跟没有心的人讲这个没有意义。

罗永浩谈教师工作:我不想像那些常见的中国教师一样装孙子

网友:老罗说话语速很快,是做教师之前语速就一直这么快还是做教师以后才这么快的?

罗永浩:应该是一直就很快吧,打小说话就很快。做了教师以后可能变得更快了,有这个可能。

网友:用好玩的方式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不继续了呢?

罗永浩:我做其他事情也是,比如我写文章,想表达一个观点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用轻松活泼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我也不喜欢我整天都是哄人家高兴或者怎么样,在课堂上有这种需要,但我写文章的时候有可能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希望把这个讲得很活泼。课堂上需要活跃气氛,你不能在讲题的间歇里给他们讲一个很悲壮,让人心里很激动,或者很悲愤的事情,你讲完了以后全班群情激愤,这时候你讲题就没有人听得进去了。

主持人: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受人欢迎的?

罗永浩:就是像我这种的。传道授业解惑都做到了,同时受学生欢迎也是公认的,就是这样。

因为我没在大学里教过书,还有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学得很系统、很扎实的一个学者,我一直都不是这样一个人,我是杂家,乱七八糟自己看的,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一身横练功夫,所以我不知道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或者在大学里做一个教授应该是什么样,但我个人的经验就是在一个培训机构里讲的那一点儿有限的内容。 成为一个好的老师的话,首先基本功就是把你该讲的内容准备得特别扎实,背得滚瓜烂熟,讲出来不假思索。刚才我也说过了,我来新东方教书的五年之前我在道德上的自律比今天要差很多,我举例来说,五年前如果俞敏洪不要一个高中生来新东方教书,我可能会去办一个假的文凭然后杀到新东方教书,这在五年前我可能干得出来,今天再有类似的情况我可能就干不出来,这是我觉得我在教书工作中得到的最大的收获。你在课堂上作为一个老师,很多时候你不自觉地常常要在学生面前把自己表现得比实际上要高尚,等你晚上回家在家里想,我今天在课堂上表现的比我实际高尚的程度还要高尚一些,这样的话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你是要像一个真正的中国教师一样继续装孙子,继续做伪君子?还是,你既然已经把自己装得那么高了,那接下来你自己真爬到那么高,那不就不算撒谎了吗?

所以带着这种想法,我觉得这五年实际上我在做人的要求上对自己越来越严格了。我希望别的老师也能通过教学工作变成这样,其实我这个希望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本来就是品质很差的人,整天在学生面前装高尚,回去一肚子男盗女娼,你还是会活得很心安理得,但如果你有一点点良知,你很可能就会通过教学工作把自己变得更加好了。 我希望,任何一个教育机构,如果真有教育理想,就该找一些品质本来好的人来做教师,他们才有可能真正实现传道授业解惑,如果把人品很差的人放到这个岗位上,还满嘴教育报国,我觉得就是很恶心的事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lit7 > 《精神》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