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wl / 大千世界 / 7岁孩子在野外长大的惊人传奇

分享

   

7岁孩子在野外长大的惊人传奇

2012-04-21  gcwl
        人既有惊人的生存能力,又不能脱离社会而得到发展。
  在湖南省张家界慈利县的一座山上,有一座没有名字的空冢,它孤零零地在山头上已经立了8个春秋。 
  1 “吸血怪物”诡异作祟 
  8年前一个烈日如火的下午,张玉春带着7岁的儿子上山耕种,哪知不一会儿的功夫,儿子就像空气般蒸发在群山中。亲戚朋友漫山遍野地找了几天也没找到。(图1) 
 
  年仅7岁的孩子,从此消失在深山老林中。绝望的张玉春夫妇为儿子堆了一座空冢,实际上,埋葬的是夫妇俩对儿子的思念和解不开的疑惑。 
  孩子消失8年后的一个夏日,一个陌生人突然找到了张玉春夫妇。他声称在丛林里看到了一个神秘的生物,或许与他们孩子的失踪有一定关系。 
  这个人叫黄惠平,湖南省张家界慈利县人。几天前,爱好摄影的他,独自一人走进了离武陵源风景区有两个多小时路程的一片山林深处。突然,他的相机捕捉到了一个影子。黄惠平环顾四周,惊恐不安,难道刚才是眼花了吗?在杳无人烟的森林里,这个黑影究竟是人?是猿?还是不知名的野兽? 
  黄惠平的相机仅仅拍下了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勉强可以分辨出酷似人形,却加深了黄惠平的疑问。黄惠平清楚,张家界的猴类,身形都很小巧,常在森林里出没,并不怕人;而照片上的这个黑影,至少有1.7米高。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图2) 
 
 
 黄惠平想,自己对这片森林一无所知,但周边的村民经常上山耕种,他们是否遇到过这个奇怪的生物呢?他马上前往附近的三官寺村。没想到在村里,他却听到了关于很多年以前这里就有野人出没的传说。“野人”之说,黄惠平并不太相信。但村民们却告诉他,几年前有个孩子曾离奇地在那片林子里失踪;近一年来,村里又发生了“吸血怪物”作祟的诡异事件,专门撕咬活鸡活鸭的喉咙,吸食活血。(图3)  
  黄惠平想,他最初发现神秘黑影的那片林子,就在三官寺村的后山。虽然村民们没有看见过奇怪的生物,但他觉得村里发生的诡异事件,与他看到的神秘生物一定有很大的关联。几年前那个孩子的离奇失踪,说不定也与这个黑影有关。他马上带上相机,又去了那片林子,希望能再次发现那个可疑的黑影。 
  在山崖下的水潭边,黄惠平再次发现了那个神秘生物。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听见“扑通”一声,有东西掉进了水里。他觉得不是猴子,因为落水的声音很重,心想可能是一块大石头滚了下来。 
  黄惠平在水潭边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浮出水面。难道真是山崖上的一块大石头掉进水里吗?可那石头后面的人影又是怎么回事?这片山崖距离他发现可疑黑影的那片树林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看来这个奇匿生物的活动范围非常大。黄惠平认识到,凭他一人的力量,在茫茫森林中要找到它根本不可能,他必须寻求村民们的帮助。 
  2 “吸血怪物"竟是一个人 
  黄惠平想起了离奇失踪的小孩,7岁的孩子怎么会在父亲的眼皮底下消失?黄惠平找到了张玉春夫妇,看到了那座孤零零的空冢。张家界早已没有了老虎、野狼等凶兽,而且即使遇到了野兽,又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呢?绝望的张玉春宁愿相信那个古老的传说,孩子是被“野人”带走了。如果黄惠平看到的那个像人又像猿的黑影就是“野人”,那么,8年前孩子的失踪,会不会是它搞的鬼? 
  张玉春拒绝去寻找这个神秘的黑影,他早已把全部的希望埋进了那座空冢。孩子的离奇失踪,却让黄惠平下定了决心,他和三官寺的村民决定冒险上山,去探寻真相。(图4) 
  在蝙蝠洞附近,黄惠平发现了奇怪的脚印、不明生物的粪便等可疑痕迹,随后他们又在洞里发现了动物骨骼、野果。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生活着一个神秘的生物。当看到洞里的鸡毛,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蝙蝠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鸡毛存在?这个神秘生物十有八九就是村民说的那个“吸血怪物”。(图5) 
  蝙蝠洞虽不大,却不知道有多深,没人再敢往里走了。黄惠平让村民拿来了一只活鸡和一块熟肉,想以此查明那个神秘生物是人还是吸血怪物。 
  把被绑着的活鸡和熟肉放在洞里后,天色将晚,黄惠平带着大家回村了。第二天一早,他们迫不及待地来到蝙蝠洞。熟肉一点没动,活鸡却没了,剩下的只有鸡毛、鸡头。由此,证实了大家的猜测,这个神秘生物似乎不是人,很可能就是把三官寺村闹得鸡犬不宁的“吸血怪物”。 
  回村后,大家商量怎样对付这个嗜血的“怪物”。黄惠平觉得,它既然习惯了到村里偷鸡吃,就一定会再来。他们加强了村里的巡逻和防范。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果然有一个黑影从山上窜了下来,随后,它被村民用网给捉住了。当与那个“怪物”眼神相对时,黄惠平竞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发现这个“吸血怪物”竟然是个人,一个有动物习性的人。直觉告诉他,这个爱吃活鸡的“野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图6)  
 
 
  “野人”被松绑后,没有逃走,也没有袭击人,他那孤独无助的眼神,似乎在乞求帮助。黄惠平隐隐觉得,“野人”似乎能听懂他和村民的谈话。他猜测,这个人因为害怕,所以才躲着,不敢出来觅食,直到饥饿难耐,才来偷鸡。 
  3 听得懂话却不会说 
  这个胆小的“野人”真的就是8年前掳走张玉春儿子的元凶吗?抓获“野人”的第二天,村民们给他洗了洗,眼前的这张脸竞让他们目瞪口呆。这张脸虽然憔悴不堪,但眉目之间,竟然依稀有着张玉春夫妇的痕迹。这个年轻的“野人”,难道是8年前失踪的那个孩子吗?他怎么会变成了“野人”?他又是怎样生存的呢? 
  这个蓬头垢面、嗜饮活血的“怪物”,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张玉春夫妇苦苦等了8年的孩子,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面前。张玉春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黄惠平和张玉春尝试着跟“野人”交谈。 
  “野人”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也保留了一部分记忆,但显然很久以前就不会说话了。这或许是他不敢接近人的原因。从“野人”比比划划的描述中,黄惠平猜出了他失踪的真相。 
  黄惠平推断,张家界的山上有很多深不见底的溶洞,当地人叫作天坑。8年前张玉春的孩子离奇地失踪,就是掉进了天坑。他侥幸活了下来,并从天坑的另一端出口蝙蝠洞出来了。他迷失在丛林里,靠吃蛇、青蛙、野果为生,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嗜食活物的“野人”。 
  这个“野人”就是张玉春的孩子,名字叫张四一。后来,张四一向父母述说了自己在丛林里那些可怕经历。 
  没有人能想像张四一如何在洞里活了下来,他也不清楚在洞里呆了多久。张四一从小跟父亲学会了抓蛇,这个防身技能在他掉进洞的日子里,却成了生存的希望。每当蛇从水边溜来时,他就抓住蛇并捏住它的七寸,用劲撕咬吞吃。不知过了多久,张四一终于找到了天坑的另一出口蝙蝠洞。 
  张四一曾经寻找过家,但没找到;也曾遇到人,但那个人又叫来了好多人,拿着刀枪,牵着狗。张四一很害怕,就往洞深处跑。从此,张四一再也不敢接近人,他躲在蝙蝠洞里,只在晚上出来寻找食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野人”。 
  张玉春夫妇带着难以言述的羞愧,领着儿子匆匆赶回白家村。一路上不断地有人围观,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已具有动物习性的儿子。此后的4年里,儿子种种诡异的行为,使张玉春觉得失踪的儿子似乎并没有回来,他不知道该怎样与儿子相处。而不知所措的张四一,对这个家已非常陌生,对人间烟火已不适应,因为绝食,他差点丧命。4年的时间,对张玉春夫妇来说,一分一秒都在煎熬;但对张四一,却只是一个饱与不饱的日子。在亲情的温暖中,张四一渐渐地学会了说话,但却依然过着茹毛饮血的“野人”生活。(图7)
 
 
  4 野人归来 娶妻生子 
  张玉春夫妇爱子心切,然而他们的亲情和强迫性的改造并没有改变儿子,这让他们感到了绝望。在他们心中,儿子早在8年前就被埋入了空冢,眼前的只是一个恰巧也叫张四一的“野人”。但他们不忍心抛弃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继续在村里当“野人”。很快,附近的青蛙和蛇越来越难找了,饥饿难耐的张四一又打起了邻居家鸡的主意。 
  4年前三官寺村的吸血事件,再次在白家村上演。在村民们的强烈抗议下,张玉春夫妇几乎崩溃,他们终于向远在哈尔滨工作的、救了自己儿子的恩人黄惠平求助。黄惠平十分惊愕,他想到了在旅游点“野人谷”做旅游表演的朋友胡光强,希望他能帮助老张夫妇。 
  胡光强十分同情老张夫妇的遭遇,收下了张四一,并在“野人谷”为他建了一座蛇岛,他也吸引了更多的游客。然而,每当演出结束,张四一马上躲得远远的,避开所有的人。 
  张四一看起来十分愿意在蛇岛生活,在这里,再没有人强迫他穿衣服和鞋子。他很受游客的欢迎,每个月收人数千元,他不再一无是处,还能赡养父母。然而,大家发现,张四一毕竟还是一个人,也有普通人的人性。 
  蛇岛的生活虽然自由自在,但关于张四一的种种可怕的猜测,却在“野人谷”里流传。人们戒备的神情和害怕的月光,更让张四一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怎样才能重新做一个真正的人呢?胡光强想,张四一一定很想有朋友,很想人们不再害怕他;可他如果不改变茹毛饮血的习惯,又有谁敢接近他呢?一定要找机会改变张四一的生活习惯。 
  有一天,“野人谷”里一个参观者也没有。胡光强灵机一动,把所有的蛇都藏了起来。张四一饿了一天,胡光强趁机把一碗香喷喷的菜端到了他的面前。张四一深知胡光强的好意,也渴望能过正常人的生活。犹豫再二,终于伸出了筷子。 
  张四一的行为、习性和情感,在一点点地变化,虽然看起来他还是与众不同,但大家也在一点点地接受他。只是在休息日,大家都回家时,他才心事重重。他会不会也想念家人呢?(图8) 

 
 
  有一天,是张四一的轮休日,一早,胡光强就开车送他回家。4年来,张四一第一次看到父母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这才明白,父母从来就不曾放弃过他,他们深沉而温暖的爱深深地感染了张四一。一天傍晚,大伙儿在谷里点燃篝火唱起了山歌,那动人的山歌,似乎也在撩拨着张四一内心深处的某根心弦。22岁的他,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谁会愿意嫁给一个“野人”呢? 

  儿子的婚事早已成了父母的心病,尽管儿子的收入足以支撑起一个家庭,但这样的好事真的会降临到他们头上吗?一天,在30里外的一个小镇,有个女孩子等着张四一来相亲。张四一的遭遇让她无比同情,而他重回人间的勇气和毅力更让她感动,她觉得无论如何,要给张四一一个机会。 
  两年后,那个女孩真的成了张四一的妻子。如今,他们已有了两个孩子,张四一告别了“野人谷”,在很多地方继续他的表演生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