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1231 / 中药 / 《用药心得十讲》焦树德(3)

0 0

   

《用药心得十讲》焦树德(3)

2012-05-12  lc1231
第三讲泻利药
本讲介绍的内容,包括泻下药、利尿祛湿药、通利关节药和逐水药。至于寒性泻火药,则放在以后“寒凉药”中讲述。
大黄
大黄性味苦寒,有泻血分实热,下肠胃积滞,推陈致新的作用,故临床上常用它通便泻火、消痈散肿、清热燥湿、活血通经。但最常用于泻下。急性热性病人,如五、六天或七、八天不大便,证见高热不退,下午热重,阵阵汗出,晚间神昏谵语,循衣摸床,腹部胀满、痞硬拒按,舌苔黄厚或黄褐焦黑,脉象重按有力,此为火热积结于肠胃之证。这时可急用生大黄、芒硝、厚朴、枳实,攻下泻火。患者泻下一、二次稀便,常可热退症除。
胃火炽盛的人,口舌生疮,口渴咽燥,齿龈肿痛,大便秘结或衄血、吐血者,可取生大黄一、二钱,用开水浸泡20~30分钟,取汁饮服,每日一次,连用二、三日,可通便泻火而使病愈。凡大便干秘,数日不行的实证,需用通便者,都可用此法。
热痢初起,由于肠胃湿热积滞而里急后重、大便不爽,可用生大黄配黄连、木香、槟榔等,泻除肠胃积滞,其痢可止。此即“通因通用”之法。
大黄还有散肿消痈的作用。凡痈肿热痛不消,可用大黄内泻毒热、推荡壅滞而使痈消肿散。这时常与赤芍、归尾、银花、连翘、丹皮等配合应用。例如:大黄配白芷为丸内服,可治头背部的痈毒;配丹皮、桃仁、芒硝、冬瓜子、赤芍等,可治肠痈(阑尾炎)。近些年来,用大黄牡丹皮汤加减,治疗急性阑尾炎已收到良好效果。
大黄还可用以清热除湿。例如治疗黄疸(阳黄)时,除用茵陈、栀子、车前子、黄柏等药外,再适当配入大黄,则可加速清热除湿和退黄疸的效果;再如用大黄粉外撒,可治疗黄水疮、湿疹等。
女子由于内有瘀血而导致月经闭止不来,肌肤干燥失荣,瘦弱少食,小腹满,目珠青黯,盗汗等症(俗称干血痨),可用大黄蟅虫丸治疗,每服一丸,一日两次[大黄蟅虫丸是前人的经验方,市上有成药出售,以大黄、黄芩、甘草、桃仁、杏仁、赤芍、生地、干漆、虻虫、水蛭、蛴螬(金龟子的幼虫)、蟅虫(即地鳖)组成]。大黄能入血分,其性沉降下行,故妇女因血瘀而月经闭止不行者,可在调经药中加入大黄以活血通经。
另外,大黄配甘草还有止吐的作用。我曾用生大黄配生甘草(大黄甘草汤),结合生赭石、旋复花、半夏、党参、槟榔等,治疗神经性呕吐,取得了满意的效果,仅供参考。
黑白丑泻下,有小毒,主要是攻逐腹部积水。大黄泻下,主要是推荡肠胃积滞、热结。巴豆、大黄均为峻泻药。但巴豆性热,大黄性寒。
大黄生用则泻下的力量猛烈(所以攻下的方剂中,常用生大黄,且往往注明“后下”);酒炒(或酒浸、酒洗)则能达身体上部而驱热下行,酒洗并能助其泻力(目赤、牙痛、口疮、胸中焚热者适用);蒸熟则泻力和缓,适用于老年人及体弱者;炒炭可用于大肠有积滞的大便下血,有止血作用。大黄合芒硝同用,可使泻下之力增强而且快速;配黄芩、栀子泻肺火;配黄连泻心火;配龙胆草泻肝火;配生石膏泻胃火。
用量一般为1.5~9克;但个别病例,有时也可用到12~15克。元气不足,胃虚血弱,病在气分及阴虚便燥者,均不宜用。遇有怵(音触,恐惧之意)服汤药、每喝汤药即吐者,把汤药煎好后,可先用大黄1克、甘草1克,煎水一小杯,慢慢喝下,服后约过15~20分钟如不吐,再服原来的汤药即可不吐,已试多人,有效,附此供参考。
芒硝
芒硝苦咸性寒,为盐类泻下剂。主用于治疗热邪炽盛所致的大便秘结,常和大黄同用。本品使肠中水分增多、软坚润燥,大黄推荡积滞,二药合用,泻力可以增强,攻下的效果可以加速。
本品除泻下外,尚有软坚破血的作用。可配合当归、红花、桃仁、川芎等,治疗妇女血瘀经闭;配苍术、白术、三棱、莪术、牡蛎、郁金、丹参、山查核等,治疗腹中癥瘕积块。
芒硝煎水可作为外洗剂,用于治疗目赤、痔疮等。配硼砂、冰片等研为细粉,可外用治疗口舌生疮;或吹喉用,治疗咽喉肿痛。
芒硝与莱菔同煎,过滤,冷却后析出结晶,经过风化而成为白色粉末,叫做“元明粉”。元明粉的泻下作用比芒硝较缓和,治疗作用大致相同。多用于热较轻体较弱者。
用量:芒硝一般一次为3~6克;元明粉一次量为3~9克,均可用汤药冲服。无热邪结滞及年老体衰者忌用。
番泻叶
番泻叶味甘苦,性寒凉,是一种使用方便的泻下药。治疗火热内结的便秘,可取本品5~7克,用开水浸泡约半小时,取汁分两次饮服,隔4至5小时服一次(服第一次如即泻下,第二次即可停服)。习惯性便秘者,可于每日睡前(或早晨)服一次即可。
本品小量使用可清除胃热而开胃进食,适量应用可泻下通便,过量服用会引起恶心,甚或呕吐。通便泻下一般用3~7克,或用水泡服或入汤药煎服。
番泻叶的泻下作用,可通过乳汁使哺乳的小儿泻肚;本品还有使身体下部充血的作用。故授乳妇忌用;妇女月经期、孕妇及有痔疮者都不适用。
巴豆
巴豆辛热有毒,泻寒积、逐痰癖,为峻泻猛剂。用于肠胃中有寒痰积聚、食积胀满、腹中有痞癖癥结等,须用泻法从大便消除者。内服时,多用巴豆霜(巴豆经过制作而去油者)加入丸、散剂中应用。每次约有数厘(约0.06~0.25克)即可,不可多服。如服巴豆霜后泻肚不止,赶紧服冷稀粥或饮冷开水可得缓解。注意此时不要喝热粥或热水,越喝热的越助泻力。
巴豆除泻下作用外,还有消除腹中癥结积块的作用。我曾用巴豆霜1.5~2.5克,加入黄连24克、厚朴18克、吴萸9克、泽泻9克、白术9克、枳实12克、黄芩9克、茵陈9克、干姜4.5克、砂仁6克、党参9克、茯苓9克、川乌9克、川椒9克、桃仁9克、红花9克、香附12克、三棱9克、莪术9克、皂角刺3克、生牡蛎12克、炙山甲6克、昆布12克、乌贼骨6克、山楂核9克、桂枝9克的细末中研匀,炼蜜为丸,每丸重3克,日服两次,每次半丸至二丸(以大便微泄为度),温开水送下,治疗早期肝硬化的肝脾肿大,从几个病例来看,对肝大有一定的效果。有的服一料即可见消,有的须服三、四料才见消。巴豆霜的量及其他药物均可随症增减。因治疗例数太少,仅供参考。
巴豆霜是用量很小即可致泻的泻下药,并有消疳化积的作用,所以小儿科的丸散中常用之。例如市售的“保赤散”、“铁娃散”中,都含有巴豆霜。巴豆(去壳)配胡桃仁、大风子、水银等,捣如泥膏状,外擦,可治疥疮。注意巴豆有毒,摸过巴豆的手,不可揉眼。误揉之,可使眼睑肿胀。
芦荟
芦荟味苦性寒,有泻下作用,并能凉肝明目,消疳积,清热杀虫。芦荟能入肝经血分。有通月经的作用,可配合当归、川芎、熟地、茜草、红花等,治疗妇女经闭。并能凉肝明目,配草决明、青葙子、生地、白芍、夜明砂、石斛等,可治血热目昏。
芦荟配合胡黄连、焦三仙、使君子、苍术、白术、鸡内金、茯苓、槟榔、黄芩、党参等为丸剂服用,可治疗小儿疳积、虫积所致的面黄消瘦、肚大青筋、下午低热等症。前人经验认为芦荟引药入肝的效力最快,近几年曾用芦荟0.3克左右,为末,装胶囊中,随汤药(柴胡、黄芩、半夏、焦三仙、槟榔、白蒺藜、皂刺、红花、草蔻、炒莱菔子等)吞服,治疗慢性肝炎,对恢复肝功能及消除症状均有一定作用。对儿童肝炎,肝功能长时期不恢复者,也可用本品配合胡黄连、柴胡、黄芩、黄连、焦三仙、苍术、槟榔、炒内金、红花、茜草、半夏、枳实等,做为蜜丸服用二、三个月,可渐见好转。以上体会,仅供参考。
芦荟作为泻下剂治疗热结肠胃时,每用0.6~1.5克左右即可致泻。也有个别的人,用0.3克即泻,使用时须视具体情况而斟酌。作为通经、凉血、消疳、杀虫剂时,每次约有将近0.2克左右即可。小儿用量更要酌减。因本品味极苦,故常把它研为细粉,装入胶囊中,随汤药吞服。一般不入汤剂煎服。小儿一般多入丸药中使用。芦荟有破血作用,孕妇忌用。
火麻仁
火麻仁性味甘平,含有脂肪油,为滋润滑肠的通便药。适用于老年人、热性病后、产后等由于津液不足所致的大便燥结。常与郁李仁、桃仁、爪蒌仁、熟大黄、蜂蜜等同用。
黑芝麻、火麻仁均可滋润通便,但黑芝麻偏于滋补肝肾、养血益精而润燥,火麻仁则偏于缓脾生津、增液润肠而通便。
用量一般为9~15克,燥结重者也可用至20~25或30克。
郁李仁
郁李仁味辛苦,性平。能开幽门之结气,润大肠之燥涩而行气、润燥、通肠,并有利水消肿作用。火麻仁偏入脾与大肠血分,生津润燥、增液缓脾而滑肠通便。郁李仁偏入脾与大肠气分,通幽散结、行大肠气而导滞润肠。
郁李仁配火麻仁、全瓜蒌、番泻叶,为末蜜丸,每个10克,每服1~2丸,可用于治疗习惯性便秘。
郁李仁兼有行气利水作用,可用于腹水兼有便秘者。另外,因受惊而失眠,经服一般安眠剂无效者,可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加入酒煮郁李仁(把郁李仁用黄酒煮十分钟,去酒)10~15克,往往有效。
用量一般6~12克,特殊情况下,可用至30克。
蜂蜜
蜂蜜味甘性凉,为润肠通便药。多用于老人、虚人、津液不足、肠道涩滞而致的大便燥结。可用蜂蜜一至三羹匙,开水冲服,一日二、三次。蜂蜜煎熟后则不太凉而补中,是很好的滋养品,可用于病后调养。
饴糖、蜂蜜、大枣均味甘补中,但饴糖性微温主入脾,能缓急止腹痛,滋润滑肠之力不如蜂蜜;蜂蜜兼能润肺治疗肺燥咳嗽。大枣甘温补中,但专补脾胃,无润肠通便之力。
木通
木通性味苦寒,有利水通淋、导热下行、通经下乳等作用。临床上最常用为利尿治淋药。木通能降泻心火,导心经湿热由小便而出。配生地、竹叶、生甘草梢(名导赤散),可治疗心火盛、湿热下注所引起的小便不利、尿道作痛、舌尖红等症。木通有明显的利水清热作用,可用于治疗膀胱结热而致的热淋、血淋等,常配合车前子、栀子、瞿麦、萹蓄、滑石、大黄等同用。以这些药随证加减,可用于治疗急性泌尿系感染。木通还能宣通血脉、下乳、利关节。配川芎、当归、红花、赤芍、桃仁等,可治妇女经闭;合猪蹄熬汤饮服,可治产后乳少;配合桑枝、防己、松节、威灵仙、羌活、独活等,可治关节不利、筋骨疼痛。
木通与泽泻都为利尿祛湿药,但泽泻偏于泻利肝肾经之湿热,木通偏于泻利心与小肠经之湿热。木通与其他利尿药不同,不但能通利小便并且能兼通大便,这也是木通的一个特点。
据近代报导,木通有显著的利尿和强心作用。故配合茯苓、猪苓、桑皮、苏子、泽泻等,可用于治疗心功能不全所致的小便不利、两足浮肿、全身浮肿、烦闷喘促等症。但应随时注意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加减配合药物。
用量一般3~9克。内无湿热,滑精,气弱者及孕妇均忌用。
通草
通草味甘淡性微寒。功能利小便,下乳汁,泻肺热,舒胃气。本品质轻柔。味淡能渗湿利尿,性寒能清热降火。配防已、茯苓、猪苓、大腹皮等,治水肿小便不利。配木通、瞿麦、连翘、竹叶等,治热淋小便不利。配杏仁、蔻仁、苡仁、滑石、厚朴、半夏、竹叶等,治湿热内蕴而身重疼痛、舌苔白厚、口不渴、胸闷不饥、午后身热、小便不利等症。配杏仁、黄芩、苡仁、桑叶、豆卷等,治疗表证兼湿而致的肺热咳嗽、烦渴、小便不利等症。配穿山甲、川芎、甘草、猪蹄等煎汤饮服,能通乳汁而治乳少。
木通与通草不同点是:木通降心火引热下行而利水,其性降中兼通(通血脉、通大便、通利关节)。通草泻肺热助气下降而利水,其性降中兼升(使胃气上达而下乳汁)。
灯心草清心热,引热气下行而利水。通草降肺气,渗湿清热而利水。王不留、木通主要是行血脉、通瘀滞而下乳汁。通草则主要是使胃气上达而下乳汁。
用量一般3~9克。但在有的下乳方中,可用到15~18克或30克。孕妇忌用。
茯苓
茯苓味甘淡,性平。主要功用有三:1、利水除湿;2、宁心安神;3、益脾止泄。茯苓淡渗利湿,能利尿消水。凡五脏六腑身体各部出现水湿停留的证候,皆可用茯苓治疗。例如配党参、白术、半夏、陈皮、猪苓、泽泻、桑皮、冬瓜皮等,可治脾虚湿停而全身浮肿;配党参、白术、枳实、橘皮、生姜(外台茯苓饮),可治胃和胸部有停痰宿水而致满闷不食;配瓜蒌、川椒目、桑皮、苏子、葶苈子、橘红、桂枝、猪苓、泽泻、白蒺藜等,可治胸胁部停水(悬饮)。
茯苓味甘益脾,能助脾运化水湿而达到健脾的作用。例如配党参、白术、猪苓、泽泻、藿香、车前子、炒芡实、伏龙肝等,可治脾虚湿盛引起的水泻。配党参、白术、甘草,可治脾虚气弱等证。用苓桂术甘汤(茯苓、桂枝、白术、甘草)加炒白芍、木香、吴萸、肉豆蔻等,治疗肠功能紊乱(出现脾虚、中焦水湿不化而致消化不良、大便不整者),能取得一些疗效。
茯苓有宁心安神作用可治失眠健忘。主用于心脾两虚、心神不宁、失眠健忘之证。常配合当归、白术、柏子仁、远志、枣仁、朱砂(0.6~0.9克冲服)等同用。猪苓利水之力大于茯苓,但无补益之性,多用于祛邪,不用于补正。茯苓淡渗利湿、益脾宁心,兼有补益之性。祛邪、扶正均可使用,多用于补益剂中。
茯苓一般指白茯苓而言。其色淡红者,称赤茯苓,偏于清热利湿;抱松根而生者,称茯神,偏于宁心安神;茯神中之松根称茯神木,偏于舒筋止挛;茯苓外面的皮质部分称茯苓皮,偏于利水消肿。茯神木可治心掣痛、神惊、健忘,并可平肝祛风,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时,在宽胸、通阳、活血,开窍剂中,加入茯神木15~30克,有时可收到止痛的效果。
用量一般为9~12克。茯苓皮可用15~30克。茯神木可用15~30克。阴虚津液枯乏者不宜用,滑精者亦须慎用。
猪苓
猪苓味甘淡,性平。主要功用为利水渗湿。各种水肿、尿少、湿盛泄泻、淋浊、黄疸等症,皆可使用。例如配白术、茯苓,可治水泻尿少;配苍术、白术、厚朴、砂仁、陈皮、茯苓,可治脾湿肿满、中脘闷胀等症;配萹蓄、瞿麦、木通、黄柏、滑石等,可治热淋、小便疼痛不利;配茵陈、车前子、黄柏、栀子、大黄等,可治黄疸(阳黄);配泽泻、滑石、阿胶(名猪苓汤),可治发热、口渴、小便不利、脉浮等症。
猪苓与泽泻合用,能增强利水的效果。车前子利水而不伤阴,兼能清热。猪苓专主利水。
用量一般为6~12克,特殊情况时也可用至20~25克或30克。阴虚目昏,无湿而渴者,皆忌用。
泽泻
泽泻味甘淡微咸,性寒。主要功用有二:1、泻肝、肾二经之火;2、逐膀胱、三焦之水。临床上主要用为利尿祛湿清热药。例如配合车前子、通草、桑皮、猪苓等,治疗水肿胀满、小便不利。配合茯苓、海金沙、滑石、萆薢等,治疗小便浑浊如膏。配合生地、木通、猪苓、黄柏、石韦等,治疗热淋尿痛、小便不利。配桑皮、枳壳、桑寄生、茯苓、大腹皮等,治疗妊娠水肿。配合海金沙、金钱草、牛膝、泽兰、冬葵子、猪苓、茯苓、赤芍等,可用于治疗泌尿系结石。配龙胆草、黄芩、柴胡、茵陈、青黛、车前子等,能清利肝胆湿热,治目赤、胁痛、呕恶少食、黄疸、尿赤等症。临床上常在补肾药中,佐用一些泽泻,以防补药生热而致产生肾火。治疗肾、膀胱或肝、肾有火邪、湿热时,泽泻是首选药物。
泽泻配白术(泽泻汤),可治支饮及胃内停饮而致的头目眩晕。泽泻利尿消水,适用于消水臌之腹水。泽兰行血消水,适用于消血臌之腹水。
用量一般为6~9克,病情需要时,也可用到15~18克或至30克。阴虚无湿热及肾虚目昏者忌用。
车前子
车前子味甘性寒。有利水清热,通淋,益肝肾,明目的功效。常用于以下几种情况:
1、消水肿:车前子有利水消肿作用,常配合茯苓、泽泻、冬瓜皮等,用于治疗各种水肿。
2、通淋闭:车前子甘寒滑利,性善降泄,能利湿清热。可用于因湿热下注,热结于膀胱、小肠而致的小便淋涩不畅,欲尿不出,不尿自滴,尿道疼痛,甚或小便癃闭,点滴难下。常与茯苓、泽泻、滑石、木通、瞿麦、黄柏、萹蓄等同用。
3、疗目病:本品甘寒能清热明目。可用于肝火上升所致的目红、目肿、目痛等急性眼病。常与清火、散风热的药同用,如菊花、桑叶、草决明、黄连、黄芩、蔓荆子、银花、密蒙花等。
车前子有养阴滋益肝肾的作用。可用于因肝肾阴虚而致的两目昏暗、视力减退。常与滋补肝肾药如生地、熟地、菟丝子、石斛、枸杞子等同用。
4、止泻泄:治疗因湿盛引起的水泄,常用“分利”止泻法,即用利尿药引导水湿从小便排出而达止泻目的。可将车前子与猪苓、茯苓、苡米、竹叶、白术、炒扁豆、炒山药等同用。夏季小儿腹泻、大便如稀水状、多日不止者,可用五味异功散(党参、白术、甘草、茯苓、陈皮)加车前子3~9克、桔梗(0.9~1.5克,往往收到比较满意的效果。车前子利水清热、明目止泻。车前草利湿清热兼能凉血止血,可用于尿血、吐血、衄血。滑石与车前子均能利水,但滑石兼能祛暑,车前子兼能益肝肾明目。
据近些年实验证明,车前子确有显著利尿作用,不仅增加水分的排泄,而且对尿素、尿酸、氯化钠的排泄量也同时增加。另外,也有一定的降低血压的作用,可用于高血压兼目昏、目赤、尿黄、尿少者。车前子多入汤药煎服,因其含有多量的粘液质,故须用纱布包之入煎。
用量一般3~9克,特殊情况,也可用到15~30克。
滑石
滑石甘淡性寒。功能利水祛湿,通淋滑窍(滑利尿道)。清暑止渴。常用于治疗热淋、血淋、砂淋等所致的尿道疼痛、小便不利等,可与猪苓、泽泻、车前子、瞿麦、海金沙、冬葵子、萹蓄等同用。滑石淡可渗湿、寒能清热,适用于暑热病(身热烦渴、小便不利、自汗、脉濡滑等)与湿温病(身热不很高但多日难退,身重嗜卧,神情淡漠,食欲不振,舌苔白厚而腻,脉滑缓)。治暑热病常与甘草(如六一散)、扁豆、扁豆花、竹叶、荷叶、绿豆衣等同用。治湿温病常与苡米、通草、佩兰、白豆蔻、大豆卷等同用。治疗中暑呕吐、泻利等症,可与藿香、佩兰、竹茹、半夏曲、茯苓等同用。
滑石粉外用有滑润皮肤、清热祛湿的作用。可用于痱子、湿疹、脚趾湿痒等病。可以单用,也可以与石膏、枯矾、薄荷等同用。冬葵子与滑石都能利尿滑窍,但冬葵子兼能通乳汁,滑石兼能清暑热。通草、木通、滑石皆能利小便,但通草能引肺热下行而利小便;木通能导心火下行而利小便;滑石能除膀胱湿热而利小便。同中有异,异中有同。
用量一般为9~30克。脾胃虚寒、滑精、小便多者忌用。
石 韦
石韦味苦性微寒。它的主要功能是清肺经气分之热,利膀胱湿热而利水通淋。可用于肺气不清和膀胱湿热所致的尿癃闭和热淋、血淋、砂石淋。常配合滑石、瞿麦、萹蓄、木通、海金砂等同用。配小蓟、仙鹤草、白茅根等,可治尿血。配槟榔、知母等,可用于肺气热所致的咳嗽。
海金沙与石韦都能清利膀胱湿热而治淋,但海金沙偏入血分,石韦偏入气分;海金沙多用于砂石淋,石韦多用于湿热淋。
据近代实验研究,本品对因化学疗法或放射疗法所致的白细胞下降,有使白细胞升高的作用。可资临床参考使用。
用量一般为6~9克,特殊情况也可用15~30克。
萹蓄
萹蓄味苦性平。功能清利膀胱湿热,主要用于治疗热淋、小便不利。常与猪苓、茯苓、泽泻、木通、滑石、瞿麦等同用。
本品有利湿清热的作用,故有时也用于治疗湿热郁蕴而致的黄疸(阳黄),可与茵陈、车前子、黄芩、黄柏等配合应用。与苍术、黄柏、白鲜皮、苦参等同用,也可用于治疗皮肤湿疹。根据本品主治热淋的作用特点,近些年来常配合黄柏、木通、茯苓、泽泻、瞿麦、石韦等,用于治疗急性泌尿系感染,有一定效果。据实验报导,本品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痢疾杆菌、绿脓杆菌、伤寒杆菌及皮肤霉菌有抑制作用。
萹蓄醋炒有治蛔虫的作用,可用于蛔虫所致的上腹部疼痛。可与乌梅、川椒、黄连、使君子、大黄、吴萸等配伍使用。
用量一般6~15克。
瞿 麦
瞿麦苦寒,能清心热,利小肠、膀胱湿热。主要用于热淋、血淋、砂淋、尿血、小便不利等。常与泽泻、滑石、木通、萹蓄、猪苓、茯苓等同用。
本品的特点是能入血分、清血热,故治血淋、尿血时常用,一般多与炒栀子、黄柏炭、海金沙、白茅根、灯心炭等同用。并有活血祛瘀的作用,配合当归、川芎、红花、桃仁、牛膝等,可用于治疗经闭、月经有紫黑块等。
瞿麦的穗部利尿作用比茎部效果好,故用于利尿时常选用瞿麦穗。
据近代报导,本品治疗血吸虫病腹水有效。
本品与萹蓄、石韦比较:萹蓄清利膀胱湿热为主,兼治黄疸、湿疹。石韦清肺与膀胱湿热为主,偏入气分,多用于湿热淋。本品清心与小肠、膀胱湿热为主,偏入血分,多用于血淋。
用量一般为4.5~10克。孕妇不宜用。
海金沙
海金沙甘淡性寒,有利尿作用,能清利小肠与膀胱湿热。主要用于各种淋病。例如:配石韦、萹蓄、木通、猪苓、茯苓、泽泻、黄柏等,用于热淋;配冬葵子、金钱草、滑石、车前子、猪苓、石韦等,用于砂石淋;配黄柏炭、白茅根、泽泻、瞿麦等,用于血淋。
根据近些年来的经验,用海金沙配合冬葵子、牛膝、金钱草、泽泻、泽兰、赤芍、槟榔(或沉香)、王不留行等,治疗泌尿系结石,有时可收到比较理想的效果(曾有二、三例输尿管结石,用药后结石由尿道排出,经X线拍片证实)。腰痛明显的可配用桑寄生、续断、狗脊、杜仲、乳香、没药等。
瞿麦、萆薢、海金沙皆用于治淋,但瞿麦多用于治血淋,萆薢多用于治膏淋,海金沙多用于治石淋。
用量一般为3~9克。单用本品时,也可用五钱至一两。
体虚尿频、无湿热者忌用。
金钱草
金钱草甘苦微寒。有利水排石作用,能清利肝、胆、膀胱、肾经湿热。主要用于利尿通淋(石淋)和排除结石(胆结石、肾结石、输尿管结右、膀胱结石)。
本品配柴胡、黄芩、半夏、枳实、槟榔、大黄、元明粉。茵陈等,可用于胆结石;配猪苓、茯苓、冬葵子、滑石、牛膝、槟榔、海金沙、泽兰、泽泻等,可用于泌尿系结石。但要同时注意辨证论治,根据证候的虚实寒热,随证加减用药。例如胆结石患者出现肝郁气滞证(胁痛、肋胀、胸闷、脘堵、精神抑郁、喜长吁……)者,应配合木香、香附、炒川楝子、郁金等舒肝理气之品;如胁痛或右上腹痛其疼痛之处固定不移、舌上有瘀斑者,又应配合五灵脂、生蒲黄、元胡、乳香、没药、丹参、红花等活血化瘀之品;大便经常秘结者,又应重用大黄和元明粉;泌尿系结石如出现肾虚腰痛、膝软乏力等症者,则应配用桑寄生、川续断、枸杞子、潼蒺藜等益肾之品;如少腹疼痛喜暖或波及睾丸、会阴等处者,则应配合炒川楝子、炒小茴香、吴萸、乌药、荔枝核等暖肝肾行气之品;如小便赤涩、尿道疼痛甚或尿血者,则应配合黄柏、木通、瞿麦、生地、萹蓄等。总之注意随证加减,疗效就能相应提高。
用量一般为30克左右。单味使用也有用到60~90克者。
冬葵子
冬葵子甘寒滑利,能利尿、滑肠、通乳。配车前子、猪苓、茯苓、瞿麦、萹蓄、滑石,可用于小便淋痛、尿少、尿频兼有大便燥结之症。配通草、王不留、炙山甲等,可用于乳汁不通。配漏芦、瓜萎、白芷、赤芍等,可用于乳痈初起。近些年来,曾利用本品有滑利通窍的作用,配合金钱草、海金沙、牛膝、泽兰、泽泻等,用于泌尿系结石,有一定帮助。例如一患者,两天来右下腹部剧痛,疼痛向腰部及尿道放射,尿短赤而痛,大便干。舌苔黄,脉滑数。诊断为湿热淋兼砂石淋。西医诊断为泌尿系结石。经用:冬葵子15克、牛膝15克、泽兰、黄柏各12克、泽泻9克,猪、茯苓各15克,金钱草30克、萹蓄12克、生大黄6克、乌药6克、瞿麦12克、黄芩10克。水煎服。共服两剂,在排尿时,排出黑褐色结石两小块(小些的如大米粒大小)而痊愈出院。仅供参考。
车前子清利湿热而通淋,兼能利湿止泻。冬葵于滑利达窍而通淋,兼能滑肠通便。
王不留通行血脉而下乳,冬葵子滑利除滞而通乳。
用量一般为6~9克,特殊情况也可用到15~30克。
本品为滑利通达之品,故孕妇及无实邪者不宜用。
薏苡仁
简称苡仁或苡米,苡仁性味甘淡微寒。主要功用有四:利湿;健脾;排脓;舒筋。生用利湿、排脓、舒筋,炒用健脾胃。
1. 利湿:生苡米有利水祛湿的作用,常配合车前子、猪苓、茯苓、泽泻等,用于水肿、小便不利。配木瓜、牛膝、防己、紫苏、槟榔等,用于足膝肿痛、湿脚气。
2. 健脾:炒苡米有健脾除湿的功效。常配合白术、茯苓、炒山药、炒扁豆、芡实米等,用于脾虚泄泻。对于脾虚湿盛者,常生、熟苡米同用,可收健脾利湿之效。
3.排脓:生苡米不但能利湿,并有清热排脓的效果。例如配冬瓜子、桃仁、芦根等,用于肺痈(肺脓肿);配桔梗、白芨等,用于肺痈已溃、吐大量脓血者,有帮助排脓的作用;配银花、当归、生地、元参、生地榆、黄芩、甘草、生大黄、丹皮等,用于急性阑尾炎;配附子、败酱草等,用于阑尾炎已化脓穿孔形成脓肿多日不愈者。
4.舒筋:生苡米还有舒筋、利关节及缓解痹痛的作用。配威灵仙、防己、羌活、独活、桑枝、赤芍、当归、附片等,用于风湿痹痛、筋急拘挛、肢体不能屈伸等症。对由于风湿久痹、筋急拘挛而关节、肢体变形者,除重用苡米配合上述祛风湿之品外,还可同时选配骨碎补、伸筋草、炙山甲、红花、地龙、虎骨(或豹骨)、续断、木爪等活血通络、舒筋壮骨之品。这时可以生、熟苡米同用,既利湿舒筋又健脾益胃。
木瓜、苡米均能舒筋,但木瓜偏于治湿寒所致的筋脉拘急和腿肚转筋;苡仁偏于治湿热所致的筋急拘挛、肢体难伸。
扁豆、苡米均能健脾,但扁豆偏于消暑除湿以健脾;苡米偏于淡渗利湿以健脾。
用量一般为10~20克。但本品味淡力缓,病重者常须重用(30~60克)和久服。
滑精及小便多者不宜用。孕妇忌用。
防 己
防己大苦辛寒。功能利水、祛风,通行经络,泻下焦血分湿热。
本品配黄芪、桂枝、白术、茯苓等,用于风水(头面、四肢浮肿,兼有恶风、骨节疼痛,脉浮)、皮水(四肢水肿明显)证。例如防已黄芪汤(防己、黄芪、白术、甘草、生姜、大枣)、防己茯苓汤(防己、黄芪、茯苓、桂枝、甘草)等。这时可适当加用麻黄、桑皮、冬瓜皮等兼以宣肺利水。配威灵仙、苡米、羌活、独活、红花、赤芍等,可用于风湿痹证的关节肿痛、肢体挛急等症。配木瓜、苡仁、地龙、牛膝、槟榔、茯苓等,可用于湿热郁滞而致的下肢浮肿、疼痛、脚肿,湿脚气等症。配木通、泽泻、猪苓等,可用于膀胱湿热、小便不利等症。
防己有汉防己和木防已两种,作用大致相同。但仔细分析,也微有不同,一般说汉防已偏于祛湿利水,治下焦湿热,下半身水肿,湿脚气时适用;木防己偏于祛风通络、止痛,治上半身水肿及风湿疼痛时适用。若处方上只写防己,药店一般习惯即给“汉防己”,如须选用木防己时,药方上一定要写明“木防己”。
通草甘淡,祛气分之湿热。防己苦寒泻血分之湿热。
木瓜酸温,化湿兼能舒筋活络,善治筋挛,足痿。防己苦寒,利水兼能通络泻热,善治水肿,脚气。
据近代报导,木防己有治各种神经痛的作用,可用于肋间神经痛、结核胸痛、各种肌肉痛、肩凝、闪挫、胃痛、月经痛等。
用量一般3~9克。本品大苦大寒,不宜大量使用,恐害胃伤中。近代报导汉防已用小剂量可使尿量增加,用大剂量反使尿量减少。本品性善行,阴虚及无湿热实邪者忌用;热在气分者也不宜用。
木 瓜
木瓜酸温。主要有利湿理脾,舒筋活络的功能。
1.利湿理脾:本品能利湿温脾胃,可用于中焦湿盛所致的吐泻、腹胀,常与紫苏、吴萸、茴香、佩兰、甘草等同用。又常用于湿邪流注于小腿、足跗而致的湿脚气(两脚浮肿胀痛、沉重、麻木、妨碍行走),常与紫苏、吴萸、桔梗、槟榔、橘皮、生姜(如鸡鸣散)等同用。
2.舒筋活络:本品主治筋病,筋急者能缓,筋缓者能利。临床用于:①因暑湿伤中,发生吐泻不止而致的两腿腓肠肌痉挛(古书名霍乱转筋),常与藿香、佩兰、扁豆、党参、吴萸、白芍、甘草等配伍同用;②因湿邪侵袭,经络不和,筋软关节不利,肿胀沉痛(湿痹),常与虎骨、牛膝、五加皮、当归、川芎、川乌、威灵仙、海风藤等配伍应用。
白芍治筋病,主要是柔肝缓急而养筋。木瓜治筋病,主要是利湿温肝而舒筋。
用量一般6~12克。
本品味酸,单独使用,可有收涩作用,故筋骨关节不利而兼有小便不畅者,不宜单用,须配合利水之品同用。
五加皮
五加皮辛苦而温。功能利湿消肿,强腰膝,壮筋骨。可用于风湿痹痛,脚软无力,腰膝痠痛,下肢浮肿等,常与牛膝、苡仁、萆薢、木瓜、独活等同用。
本品配木瓜、牛膝,研未服用,可用于小儿脚软不能行走。据近代研究证明南五加皮含有丰富的维生素甲、乙挥发油(五加皮油),故可用于缺乏维生素甲、乙引起的诸种疾病。配茯苓皮、桑皮、冬瓜皮、陈皮、麻黄等,可用于急性肾炎腰痛水肿。配茯苓,猪苓、泽泻、桂枝等,可用于心机能不全所致的下肢浮肿。据实验报导,北五加皮有类似毒毛旋花子甙K样作用,可作为强心药。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结合近人的发明,配伍应用,可进一步提高疗效。
用本品泡酒,名五加皮酒,有祛风湿、壮筋骨、强腰膝的功效,可随证饮用。
本品还可以外用。例如配黄柏、蛇床子、防风、苦参等,煎水外洗,可用于阴囊湿痒,皮肤湿疹等病。
五加皮有南五加皮、北五加皮两种,功用大致相同。但仔细分辨,也有不同之处。北五加皮多用于利湿治水肿,南五加皮多用于强筋骨治脚软无力。
用量一般为3~9 克。
用北五加皮时,如发现脉搏减慢(一分钟低于60次),则需停用。
冬瓜皮(附冬瓜子)
冬瓜皮甘寒,有利尿作用,主要用于治疗各种水肿。常与桑皮、茯苓皮、猪苓、泽泻、车前子等同用。因其性寒,常配用一些生姜、姜皮、陈皮等,以防其寒。
冬瓜子味甘微寒,功能排脓利湿,降痰清肺,润燥导滞。可用于肺痈,肠痈,肺热痰多的咳嗽和大便干燥。治肺痈(肺脓肿)常配合桃仁、桔梗、生苡米、芦根等同用。治肠痈(阑尾炎)常与生大黄、丹皮、苡仁、连翘、赤芍、败酱草等同用。治肺热痰多,常与知母、贝母、瓜蒌、杏仁等同用。
用量:冬瓜皮一般为15~30克,病重者也可用到60克。
冬瓜子一般为9~15克,治肠痈、肺痈有时可用到30克。脾胃虚寒,大使溏软者不宜用。
茵 陈
茵陈味苦微寒。有清热利湿,退黄疸的作用。配栀子、黄柏、大黄、车前子等,用于阳黄(湿热性黄疸)。配附子、干姜、白术、茯苓、泽泻等,用于阴黄(寒湿性黄疸)。表有湿者,能微发其汗,里有湿者,能利尿祛湿,故阳黄、阴黄、表湿、里湿皆可用。近些年来治疗黄疸型传染性肝炎(阳黄证较多),常以茵陈、栀子、黄柏、车前子、柴胡、黄芩、大黄等随证加减应用,对于退黄疸有明显效果。
本品也可用于湿温、暑温初起,症见往来寒热、口苦、胸闷、干呕、头眩、胁痛、不思饮食、或听觉不灵者,常与黄芩、竹茹、陈皮、半夏、枳壳、白叩、苡仁等同用。
茵陈有利胆的效能并有抑菌作用,配银花、连翘、枳实、柴胡、焦三仙、槟榔、赤芍、莱菔子等,可用于胆道感染;配苦拣子(或苦楝皮)、乌梅、使君子、槟榔、川椒、大黄、元胡等,可用于胆道蛔虫。
用量一般为9~15克,病重者也可用25~30克。个别情况还可用到60克左右。
玉米须
玉米须性味甘平。有利尿消水肿的作用。配桑皮、茯苓皮、陈皮等,可用于肾炎水肿。配茵陈、黄柏、栀子等,可用于黄疸型传染性肝炎。但最常用于治疗各种水肿,也可单味煎水内服。
据近代实验研究,本品有利胆及降血压作用。可与茵陈、金钱草、元胡、芦根等同用,治疗胆囊炎及胆结石(泥砂状或小块结石)。
单味煎服也可用于高血压及糖尿病的治疗。
用量15~30克,单味使用时,有的可用到45~60克。
抽葫芦
抽葫芦性味甘平。功能利尿消肿,可用于治疗水臌(腹水)和水肿。可单味应用,也可放入利尿方剂中使用。例如配大腹皮、茯苓皮、车前子、车前草等,用于腹水。配白术、茯苓、黄芪皮、冬瓜皮等,用于全身浮肿。
我曾用本品配合柴胡、黄芩、茯苓、泽泻、冬瓜皮、大腹皮、车前子、炒莱菔子、白蒺藜、水红花子、沉香等,用于肝硬化腹水,有几例收到满意效果,请参考试用。
入汤剂用量一般为12~30克。单味煎水服用时,可用30~60克。也可用本品焙研为细未,每次服9克,温开水送服,一日三次,连用十天左右。
甘 遂
甘遂苦寒,有毒。功能泻逐水饮,是逐水猛剂。可用于重症腹水、胸水、水肿的实证。例如配黄芩、木香、砂仁等,用于水臌(肝硬化腹水、血吸虫病腹水等)。配芫花、葶苈子、杏仁等,用于水饮停聚胸胁(胸水)。配芒硝、大黄,用于外感邪热与内蓄水饮结聚于胸胁脘腹之间(结胸)。配牵牛子,用于水肿腹满(肾性水肿)等等。
本品入肺、脾、肾三经,能逐泻上中下三焦之水邪痰饮,使水从大便泻出。可以单用,也可以与他药配伍应用。
本品所含的有效成分不溶于水,故多作为散剂或丸剂使用。
生甘遂作用较强,毒性也较大;煨甘遂泻下作用较弱,毒性也较小;用醋炙后,可减缓其泻下作用和降低其毒性。本品反甘草,与甘草同用则毒性增强。
用量:生甘遂0.3~l克;煨甘遂、醋炙甘遂1.5~3克。宜先从小量开始,根据情况渐渐加量。
本品为逐水峻泻剂,泻力猛烈,虚证、体弱及孕妇忌用。
大 戟
大戟性味苦寒,有毒。功能攻泻水饮,为逐水猛剂。可应用于重症的水肿胀满、胸腹积水,肝硬变腹水等。据近代报导也可用于晚期血吸虫病腹水。可单用,也可以与他药配伍应用,例如配芫花、甘遂、大枣(十枣汤),用于胸胁积水(胸腔积液);配甘遂、白芥子(控涎丹),用于因痰浊水饮积蓄所致的胸脘痞闷,恶水不欲饮、心悸、气短等症;配甘遂、葶苈子,用于晚期血吸虫病腹水等。
大戟与甘遂不同之点,大戟能泻逐上、中、下三焦脏腑之水,甘遂能泻逐上、中、下三焦经隧之水。两药常同时配伍应用,使停蓄在脏腑、经隧的水邪都能被逐出,大戟还有消肿散结、治痈肿疮毒的作用,如“紫金锭”(又名玉枢丹)中即有本品。
用量一般为0.6~1.5克,特殊情况可稍增多。制成散剂或丸剂应用。
本品有毒,有峻泻作用,体弱者和孕妇忌用。服用中如出现咽部肿胀、呕吐、或眩晕、痉挛等,为中毒的症状,应停药,本药反甘草,不能与甘草同用。
芫 花
芫花辛温,有大毒。功能峻下逐水,兼除痰饮。配甘遂、大戟、牵牛子、槟榔、轻粉、橘红、青皮、木香为丸(舟车丸),常用于形气俱实的重度水肿、腹水、胸水。配大黄、葶苈子等,也可用于痰浊水饮引起的咳逆喘满。
本品常与大戟、甘遂同用。三药比较起来,芫花毒性最大,甘遂次之,大戟又次之。用醋炙后可减轻其毒性。三药均反甘草,与甘草同用毒性增大。
据近些年的报导,本品可用于肝硬变腹水、晚期血吸虫病腹水和胸腔积液等病。
用量一般为0.5~l.5克 ,病重体壮者可稍增大。体弱者及孕妇忌用。
商 陆
商陆苦寒有毒。主要功能是利尿逐水,兼有清热降气作用。但临床上主要用为逐水药治疗各种重症水肿。例如配鲤鱼煎服(鲤鱼汤),可用于各种水肿(肾炎水肿、心脏性水肿等入有利尿消肿的作用。配槟榔、大腹皮、茯苓皮、川椒目、赤小豆、木通、泽泻、杜仲等,用于水肿、水臌(肝硬变腹水)、腹胀、二便不利等。
本品对胃肠有刺激作用,饭后服较合适。
本品为末水调(或加些醋)外敷,可用于痈肿疮毒,有消肿拔毒作用。
用量1.5~4.5克(入汤药剂量);如单味药研末服用,一般为0.4~1.5克。本品有毒,用量不宜过大,大量可引起中毒,反致尿量减少。曾遇一例服本品后,尿量未见增加,尿检查出现了“管型”,是否与毒性有关,供参考。
身体虚弱者及孕妇忌用。
牵牛子
牵牛子又名黑白丑,性味苦寒,有小毒。功能下气、通二便、逐水消肿。常用于水肿并有腹水、便秘(湿热郁结而致)、喘胀等症。治腹水胀满(如肝硬变腹水),常配大戟、芫花、甘遂、青皮、陈皮、轻粉等同用(例如舟车丸),可通过泻下作用而逐水、下气、消胀。配枳实、槟榔、焦三仙、木香等,可用于三焦气滞,湿热郁结,肠胃积滞的便秘、腹胀。配大黄、槟榔、雄黄、使君子等,可用于虫积腹痛、腹胀、大便干秘。
单用本品3~9克,一半生用,一半炒用,为细未,每次用1~2.5克,温开水送服,每日一次或隔一、二日一次(视体质强弱而定),能泻水兼利小便,可用于水肿、腹水等症。
本品常作为丸剂、散剂服用,很少入汤剂煎服。在逐水丸剂中除前述舟车丸外,现再介绍一个叫“消水丹”的经验方,供参考使用。牵牛子250克、沉香60克、琥珀30克、甘遂260克,共为细末,水丸如绿豆大。身体较弱者每服十至二十丸,体壮者每服三十至六十丸,白水送下,隔日服一次或隔二、三日服一次。起初宜用小量,以后渐渐增大,可连用二十天至一个月。每次服后要泻稀水便数次,尿也可见
增多。水肿消退后,应吃容易消化、富于营养、低盐的饮食,好好休养些天,以使身体恢复。
本品泻下逐水,兼能利尿,并有下气、消积、杀虫作用,与上述逐水药又有所不同。
用量一般2~4.5克。视具体情况而定。要先从小量开始。
体虚者及孕妇忌用。
甘遂、大戟、芫花、商陆、牵牛子这类逐水药物,虽然有逐水消肿的作用,但毕竟是攻逐峻泻之剂,只可用于体壮邪盛者,并要注意不可用之过多过久,以免伤正。这些药物是治标之品,水邪退后要注意扶正。
另外,木通、苡米、通草、防己、木瓜、五加皮等,除有利尿祛湿作用外,还有舒筋通利关节的作用。这是与一般利尿祛湿药不同之处。至于祛风湿治关节疼痛的药,以后再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lc1231 > 《中药》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