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熬浆糊糊 / 诗词 对联 / 写诗的技巧

0 0

   

写诗的技巧

2012-05-16  笑熬浆糊糊

      

        写诗,离不开技巧。诗的技巧是诗的有效的组成部分,其目的并不在于眩耀技巧的本身,而在于能更好的表达诗中的意像与意旨,所以恰当地运用技巧对于做好诗是很有帮助的。评论一个诗的技巧的好坏,不应评论诗中运用了什么,或是没有运用了什么技巧,而应在技巧在诗中运用的恰当与合理性上分析。因此,从古到今,做诗的技巧虽然在不断地丰富着,但是,最古老的一些做诗的技巧仍具有很强的活力,它们与新的技巧相结合,使诗的整体更趋于完美,共同地支持着作者表达诗的意旨与形像,支持着读者对于一篇诗的理解与共鸣。
         赋
        做诗的技巧很多,最古老的也最常用的当属“赋”了。古代将“赋、比、兴”做为写诗的三个技巧,赋就是抓住事物的主要特征,直述出来。但是,赋 平不是平淡地表白事物,如果是这样,那也并不能成为做诗的技巧了, 赋在于抓住要表现的事物的主要特征,直接而鲜明地表现出来。像长河落日圆 的“圆”字。 落日当然是圆的,这里用”圆”来描述落日,就是直述它的特征,这就是赋。这里用 圆 字表明落日的形像,像落日的形像非常的鲜明贴切,与前面的长河又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从而使意像空阔,雄壮,还带有那种岁月的苍凉的感觉。与此类似的有 大漠孤烟直 句中的“直”字。这里的 直 也运用了赋的手法。在空旷的大漠上,一道孤烟直上青天,竖着的孤烟是线,空旷的大漠是面,它们在诗人的眼中交织成了一幅无比空远恒古的三维意境,而这又体现出了历史的沉重感,一个“直”字使短短五个字的一句话的意境饱满如此,大约也只有赋才能做到了。准确地运用“赋”,可以直接体现事物的鲜明形像,使诗具有凝重的雕刻一样的效果。
        比 

     指的是比喻。有明喻,暗喻,借喻之分,还有引喻,转喻,讽喻等。
  比喻是写诗的常用的修辞手法之一。为什么用比喻?那可以分为几种情况:有的是把不便直说的事或物做类比,使读者自明,像“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句,将剥削者比做大老鼠,来说明剥削者不劳而获,坐享其成,永不休止地对人民进行剥削的本质。有的是把不易用简单的语言直接表达清楚的事物,取其特征形像,用类似的事物地说明,像“天似穹庐”句,将天比做穹庐。形像地简练的说明了大草原上天高云淡,笼罩四野的境像。有的则纯是取其感觉的意像,以求让读者从神似中与作者共鸣,像“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啼露香兰笑”句,就是从听到音乐的清脆超越感觉入手,取其感觉的相似而极力描写,其人们从简单的描写到形像的感受。运用比喻,可以使诗具有灵动性,增加诗的美感与外延,也可以使诗中所要表达的意像具有鲜明的形像性,使读者更好的理解诗。

         兴 

         就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物。兴,具有一定的格式,就是 言他 与 所咏 在上下句中形成鲜明的对照,从自然的引出感觉的,从表像的引出内在的,诗人通过对那些自然的表像的事物进行观察,而引出对所咏事物的表达。在<<诗经>>中大量地运用了兴的手法,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句,就是用了比兴的手法。
   兴的手法,能起到一定的比的作用,而且通过对自然与表像事物的描写,使所咏之情很自然地流露出来。这样,就是所咏之情感觉很自然,很真实。后来,兴的手法经过了一些改变,使之成为先言他,而后联想到所咏之物。像“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句,就是由一柱一弦引起了对于年龄的思考。
借代 借代就是借用相关的事物来代替所要表达的事物。借代可用部分代表全体,具体代替抽象,用特征代替人或物。借代的运用使语言简练、生动,形像鲜明,有时还带有某种诙谐的味道。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李清照《如梦令》)诗中用“绿”和“红”两种颜色分别代替叶和花,写叶的茂盛和花的凋零。
      

         夸张 

         夸张是写诗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法,一切浪漫主义的诗都离不开夸张。对事物的形象、特征、作用、程度等作扩大或缩小的描述。使其更突出、更鲜明地表达事物。像“白发三千丈”句,愁生白发,诗人用夸张的手法写白发竟有“三千丈”那么长,可见愁思的深重。
  又像“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句,作者有意将焦点的事物远远地放在无尽的长江中,使其显得 帆小江长,碧空无际,这是另外的一种夸张手法,它不限于将某一物有意的夸张,而是将景物的对比极力的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从而形成一种强烈的<视角>效果。
  夸张的手法虽是写诗的重要手法,也会起到突出的、强烈的、鲜明的效果,但是应该本着事物的本来面貌与心理的确切感受。如果为了达到某种特殊的效果,就过份地夸张,不仅不会起到所想的效果,反而会使读者觉得“假”,从而产生抵触情绪。
          对偶 

          对偶也叫对仗,就是用结构、字数相同的一对句子或短语来表达两个相对或相近的意思。从形式看,语言简练,整齐对称;从内容看,意义集中含蓄。古诗中,大量地运用了对偶的形式。像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像“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句都是如此。对偶的两种类型,一是 相对,二是 相似。不同的类型产生的效果不一样。相似的对偶会给人一种相互和谐的感觉,不仅产生一种和谐的美,而且使所咏之物在时空的交*中开阔了眼角。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句,这两句相似的诗,仿佛两个人在林间散步,和谐而优美。相对的句子则会给人以强烈的对比效果,使人在强烈的反差中印象深刻。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句。豪门的酒肉飘香与难民在路边冻死形成了强列的反差效果。
         拟 

         把物赋于人性来描写叫拟人,把人赋于物性去描写叫拟物。拟人是一种特殊的比,在于赋于感情化。它可以促使读者产生联想,使描写的人、物、事表现更形象、生动的作用。像“红杏枝头春意闹”的 闹 字,“好雨知时节”的 知 字。拟人的目的并不是要简单地将物比成人,更重要的是借特舒发作者的感情。像上文中的“闹”字,表达的不仅是红杏的繁茂,还表达了作者去看到红杏时的喜悦心情与丰富的联想。
问 问有设问,反问,提问。设问放在一段话的开始,先提出问题,接着 自己根据所提问题 把看法说出。问题的引入,在于带动全篇。像“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句。
  

        反问

        用疑问的形式表达确定的意思。用来加强语气,表达强烈感情。像“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句,反问句,使语气冷峻,强化了作者写诗的意旨。
  联想

        写诗联不开联想,抛开了联想的诗仿佛是公式,会枯燥无味。联想是一切诗的来源,也是使诗文得以写下去的基础。联想,就是看到了某物,某事,某人,根据他们的面貌特征与规律,想到所咏之物。 想“白日依同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句,就是从观落日与观黄河而想到了登高望远的哲学性。联想涵概的内容很多,所用的范围很广,像一切的比喻,拟人,兴,夸张,借代 都含有联想的成份。
   暗示

         是心理学上的一个名词,它是人或环境以非常自然的方式向个体发出信息,个体无意中接受这种信息,从而做出相应的反应的一种心理现象。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认为:暗示是人类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在文学与诗歌中,暗示也是一种常用的手法,与之相关的衬托,像征等手法都含有暗示的成份,但是奇怪的是做为文学技巧的研究鲜有将暗示列为写作技巧之一,但是暗示却是如此地常用,我们说的寓情于景,就是一种暗示方法,从作者的感情通过景物的描写写出来。像“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句,就是通过对景物的描写,暗示作者的清傲。善于运用暗示的手法,可以使诗意在言外,其味无穷。而有的时候,通过一些形像鲜明但是却远离现实生活中的事特描写,暗示的效果会有另一种境界,会产生某种神秘的感觉。暗示中含有联想的成份,但是又不完全属于联想,它是一种运用作者主观的写作技巧,使读者产生一种有方向的联想心理。
       

        词性活用 

        在中国古诗的诗词中,由于固定的格式所限,使诗的语言必需经过提纯与磨炼,有时间为了达到格式的要求,就不得不将一些词实破其本来词性活用。词的活用在古诗词中很常见,最有名的句子当属“春风又绿江南岸”句中的“绿”字了。本来,词的活用是为了适应诗的节奏与格式,但是,做为一种写诗的技巧,它并不仅是为了补救,而更具有积极的意义。适当的词性活用,会抓住事物的关键,实事所写之事物的特征,使基产生鲜明,饱满的效果。
      

       怎样写好诗

要想写好诗,一定要读诗歌史。模仿前人的作品是学习写作的好方法。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否则就不要写,否则就不断的改。好诗是有生命的,生命不易创造,我们的生命不发光就写不出好诗,生的感悟是诗的结晶。诗要有意境,一首诗可以是宇宙也可以是一根葱。诗人最好是个思想者是个哲学家,哲学家和思想者最好是个诗人。写小我写大我写众生写苍生。没有情志的人不叫人,没有情志的诗不叫诗。诗绝不等于浪漫,诗绝不等于美。

很多问题出在原本一句话就可表达出一首诗要表达的东西。一首诗的全部语言并未用来表达同一个内含,他们是四处散落的,玩弄语言的花样对于一首诗是致命的伤害,多数语言的花边与零碎是不必要的。不要用繁杂的语言去表达原本很简单的东西,让原本简单的东西因那些文字而显得繁杂。语言不应成为阅读的障碍,不应让读者首先去穿过语言的森林,再去分辨那森林后面发生的事物,不要让读者看到你的语言,要让他们看到你的心田,通过你的文字,让他们看到你想让他们看到的一切,而不是文字的瘴气。不能让读者去猜疑你的文字,文字是不该被猜疑的,就是复杂的语句也应该是人类心意中存在的,否则那文字就是死亡的,没有生命力的。文字的组织不能让人的意识产生昏迷或者沉睡,我相信阅读是让人神志清醒的,不能让人读了迷迷糊糊,这样的文字不是天书,天书的内含是相当伟大的,天书是让人的意识让人生命清醒的读本。声韵不能影响语境,声韵与语境应该统一。

 文字什么都可写,但不是什么东西都叫诗歌,诗歌是一种高级精神,他所表达的东西不是庸俗的人能够掌握的,要想写诗歌,内心世界一定不能平庸,要想写出伟大的诗篇就要有高尚的品质与光辉的精神。不是会写字的人就能当诗人,也不是情感丰富的人就能当诗人。诗人是高级文明的代表之一,诗人也是最平凡的人之一,但诗歌绝对是伟大的,能称为诗的事物非常多,但能称为诗的文字在世上并不多。 

如何写诗  一首诗   就是一段情   这段情  留于短短几句     写诗    看似难    但不难

只要有情的人    就必定会写诗      还有     诗      来源于灵感      当有灵感处动心灵的时候

勇敢地     拿起手中的笔     就会有一首诗     浮现于眼前

 

写诗的技巧 - 酒鬼鼠 - 酒鬼鼠

关于写诗的方法    

  一、捕捉和创造诗的形象  

(一)诗用形象思维写作
         写诗要用形象思维。所谓用形象思维,首先指的是深入生活时,要对生活进行形象的感受,形象地体验生活、观察生活、 分析生活。
         进行形象思维,要在形象感受的基础上,善于进行形象的捕捉。艾青指出:“形象思维的活动,在于使一切难以捕捉的东西,一切飘忽的东西固定起来,鲜明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象印子打在纸上样地清楚。”因此他说:“写诗的人常常为表达一个观念而寻找形象。”能捕捉到新颖的形象,也就有了写诗的素材。那么怎样才能捕捉到形象呢?这就要靠灵感。马雅可夫斯基举过一个捕捉形象的例子:大约在1913年,他从萨拉托夫回到莫斯科。为了对一个在火车上同路的女人表示他对她完全没有邪念,诗人就说道:“我不是男人,而是穿着裤子的云”。说了这句话之后,他立即考虑到这话可以入诗——但他又担心这句话口头上传出去白白地滥用掉了。那怎么办呢?他十分焦急,差不多有半小时,诗人用许多问题问那少女,直到他相信自己的话已从少女的另一只耳朵飞了出动之后,他才放心。两年之后,他用了“穿裤子的云”作为一首长诗的标题。
       (二)诗是“想象的表现”雪莱:“一般来说,诗歌可以解作‘想象的表现’。”布莱士列特:“诗歌是想象和激情的语言。”艾青说:“没有想象就没有诗”,“诗人最重要的才能就是运用想象。” 诗人的想象和科学家的想象不同。诗是一门学问,在文学的韵律方面大部分有限制,但在其他方面极端自由,并且和想象有关系。想象因为不受物质规律的束缚,可以随意把自然分开的东西联合,把联合的东西分开。这就造成了不合法的配偶和离异。诗使它触及的一切变形。安徒生在他的童话《创造》中写道:一个爱写诗的青年人,因为写不出好诗来而苦恼,于是去找巫婆。巫婆给他戴上眼镜,安上听筒,他就听到了马铃薯在唱自己家庭的历史,野李树在讲故事,而人群中,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在不停地旋转。这里说的其实是,要做一个诗人光凭常人的听觉还不够,还得有诗人变形的眼镜和听筒。所以,我们写诗,既要对生活特征观察得很精确,而同时又不缺乏把这些特征加以变化的勇气。 由于变形,诗的形象往往具有象征的意义。例如臧克家的《老马》: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把头沉重的垂下!它抬起头来望望前面。
         这里写的并不仅仅是一匹可怜的老马,而主要是写三十年代北方农民忍辱负重、坚韧不拔的精神素质。“老马”是个有象征意义的形象。
        (三)诗歌形象的创造 创造形象就是“寻找思想的客观对应物。具体方法 很多,例如:虚与实转化;人与物转化;物与物转化;内与外转化;大与小转化;远与近转 化;少与多转化;部分与整体转化;历史与现实转化;现实与未来转化等。
需要强调的是:诗中的诗人形象和景物形象都是为表现情感、情绪、情趣服务的。诗的情感性重于形象性,离开抒情需要去胡乱堆砌形象,只能损害诗歌。
      

 二、巧妙地进行诗的构思


        (一)诗的灵感
           构思是诗歌创作过程中一个最重要的阶段。构思是什么引起的?简单的回答是:创作的冲动——灵感的爆发。
         艾青说:“所谓灵感,无非是诗人对事物发生新的激动,突然感到的兴奋,瞬即消逝 的心灵的闪耀。所谓灵感是诗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最愉快的邂逅。”
          对于一首诗来说,灵感是因;对于客观世界而言,灵感是果。由客观世界获得灵感,由灵感开始创作。这是诗人写诗的过程。 在“灵感”爆发之后,创作就进入具体的构思。
          (二)诗的构思
          诗歌构思十分重要。关于诗的构思的内容,黑格尔在《美学》中指出:“首先关于适合于诗的构思的内容, 我们可以马上把纯然外在的自然界事物排除在外,至少是在相对的程度上排除。诗所特有的 对象或题材不是太阳、森林、山川风景或是人的外表形状如血液、脉络、筋肉之类,而是精神方面的旨趣。诗纵然也诉诸感性观照,也进行生动鲜明的描绘,但是就连在这方面,诗也还是一种精神活动,它只为提供内心观照而工作。 什么是诗的构思方式呢?诗的构思方式是内心体验。黑格尔说:“诗既然能最深刻地表现全部丰满的精神内在意蕴,我们就应该要求诗人对他所表现的题材也有最深刻最丰富的内 心体验。”诗人必须从内心和外表两方面去认识人类生活,把广袤的世界及其纷纭万象吸收 到他的自我里去,对他们起同情共鸣,深入体验,使它们深刻化和明朗化。所以,诗人写诗虽然并不是每首诗都在写自己。但是,每首诗都由自 己去写——就是通过自己的心去写。遵循这个构思方法,在写作抒情诗时,由于抒情的真正源泉就是创作主体(诗人自己) 的内心生活,诗人应该只表现单纯的心情和感想之类,而无须就外表形状去描述具体外在情境”
        诗歌构思的过程包括以下的内容:
       (1)提炼诗情。就是从一般感受中寻觅显示一般感受的独特感受,从共同感受中寻觅表现共同感受的具体感受。
        (2)选取角度。抒发诗情应选择合适的角度。一般地讲,有两个大角度,一是直抒胸 臆,诗人直接站出来抒情,用这个角度写诗,应忌空泛,要创造出鲜明的个性化的诗人形象,否则容易直露。另一个角度是象征寄托,借物寄情,借人表意,借景写感。
        (3)布局谋篇。诗的开头、结尾怎么写,各部分之间如何组成有机的整体,需要认真考虑。这就要思索在这首诗中,我用什么把诗情
串连起来一般抒情诗,总是以情绪(感情)的变化的层次来贯穿的。
        (4)锤炼语言。语言是诗的表现的最重要因素。在构思过程中极为重要,这是一个漫长而反复的过程
          写诗应该重视诗歌构思的技巧。郭小川主张:“没有新的构思,没有新的创造,就不要 动笔”。因此,构思必须做到:新、奇、巧。总结前人的经验,有一些技法是可以借鉴的。
         如:象征构思,辐射构思,“道具”构思,借代构思,命题构思,矛盾构思,虚拟构思,反 意构思,侧面构思,对比构思,对话构思,等等。

   诗歌的语言


          诗实际是一种语言”、“作为诗的观念的传达手段,文字这个因素也和用在散文里的表现有所不同,它在诗里本身就是目的,应该显得是精炼的。”“诗也不能停留在内心的诗的观念上,而是要用语言把意造的形象表达出来。在这方面,诗又有两种事要做:第一,诗必须使内在的(心里的)形象适应语言的表达能力,使二者完全契合;第二,诗用语言,不能象日常意识那样运用语言,必须对语言进行诗的处理,无论在词的选择和安排上,还是在语言的音调上,都要有区别于散文的表达方式。”
         诗的根本语言是意象语言。意象是具象化了的感觉与情思。意象语言具有直觉性、表现性、超越性等特点,它更应该符合诗人主观的感觉活动与感情活动的规律,而不是客观的语法规律。这是诗性语言与实用语言的本质差别。所以,诗歌这种艺术无法以日常实用语言为媒介。
         诗人只有对实用语言加以“破坏”、“改造”,如艾略特所说那样“扭断语法的脖子”,才能使之成为诗的语言。为此,作诗必须研究诗的语言修辞,也就是要掌握诗的语言的表现手法。诗的语言表现方法主要有:比喻,起兴,借代,反衬,象征,通感,矛盾修饰,虚实组合等。 此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修饰方法,它们都有助于诗情诗意的表现。习作者唯有通过阅读、研究和多写才能掌握诗的语言修辞技巧。 写诗,不仅要重视修辞,还要重视词句锤炼。古今的著名诗人都注意诗句的推敲和锤炼。 诗句的推敲,决不是单纯的形式技巧问题,它与诗意、诗味,和表现诗的主题密切相关。像“黑夜过去了就是光明”这样一个意思,如果平白地直说出来,会令人觉得淡然无味,臧克 家反复寻思,最后才把它写成:“黑夜的长翼底下,/伏着一个光亮的晨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