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颜之推年谱

 白山 2012-05-31

颜之推年谱


  梁武帝中大通三年辛亥(531 年)。

  颜之推生于江陵(湖北江陵)。

  之推有两兄:之仪、之善。

  大同三年丁已(537 年),之推七岁。

  能诵《鲁灵光殿欠武》

  大同五年已未(539 年),之推九岁。

  父协卒,年四十二,旅葬江陵东郭。此后之推受其兄之仪教养。七月,湘东王萧绎由荆州刺史为护军将军,领石头戍军事。

  大同六年庚申(540 年),之推十岁。

  十二月,湘东王萧绎出为江州刺史。

  大同八年壬戌(542 年),之推十二岁。

  之推随湘东王萧绎在江州(江州治寻阳,今江西九江),肃绎讲老、庄,之推亦预门徒,然非其所好,仍习礼传,博览群书。

  太清元年丁卯(540 年),之推十七岁。

  正月,江州刺史湘东王萧绎徙为镇西将军、荆州刺史。二月,东魏候景以河南十三州来降。

  太清二年戊辰(548 年),之推十八岁。

  十月,候景自寿阳反,济江逼京师。

  太清三年已巳(549 年),之推十九岁。

  三月,候景陷台城。四月,湘东王绎称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承制。五月,武帝卒,太子纲立,是为简文帝。

  简文帝大宝元年度午(550 年),之推二十岁。

  九月,湘东王肃绎以世子肃方诸为中抚军,郢州刺史,之推为中抚军外兵参军,掌管记。之兵。

  大宝二年辛未(551 年),之推二十一岁。

  闰四月,候景遣其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执刺史萧方诸。之推亦被俘,例当被杀,赖候景行台郎中王则救护得免,囚送建康。

  八月,候景废简文帝,立豫章王栋。十月,景杀简文帝,废萧栋,自称帝,国号汉。

  元帝承圣元年王申(552 年),之推二十二岁。

  三月,湘东王肃绎所遣将王僧辩等平候景,传其首于江陵。

  十一月,湘东王肃绎即位于江陵,是为元帝。

  之推自建康还江陵,为散骑侍郎,奏舍人事,奉命校书。

  承圣三年甲戌(554 年),之推二十四岁。

  九月,西魏遣兵伐梁。十月,西魏至襄阳,雍州刺史萧詧率众会之。十一月,西魏兵陷江陵,元帝被执,旋遇害。江陵陷后梁朝人士多被俘虏。之仪迁长安。之推被遣送至弘农(河南旧陕县)李远处掌书翰。

  十一月,王僧辩、陈霸先在建康奉晋安王肃方智承制。

  敬帝绍泰元年乙亥(555 年)。之推二十五岁。

  二月,晋安王萧方智即位,是为敬帝。三月,北齐遣其上党王高涣送贞阳候萧渊明来主梁嗣,五月,王僧辩迎萧渊明,以敬帝为太子。九月,陈霸先杀王僧辩,废萧渊明,敬帝复位。

  太平元年丙子即北齐宣帝天保七年(556 年),之推二十六岁。

  之推奔北齐,文宣帝命其奉朝请,侍从左右。

  太平二年丁丑即北齐文宣帝天保八年(557 年),之推二十七岁。

  十月,陈霸先废敬帝自立,是为陈武帝。

  北齐文宣帝天保九年戊寅(558 年),之推二十八岁。

  文宣帝赴晋阳(山西太原市西);六月乙丑,自晋阳北巡,已巳,至祁连池;戊寅,还晋阳。之推从。

  天保十年乙卯(559 年),之推二十九岁。

  十月,文宣帝卒,太子高殷立,是为废帝。

  废帝乾明元年庚辰即孝昭帝皇建元年(560 年),之推三十岁。

  八月,常山王高演废高殷,自立,是为孝昭帝。

  孝昭帝皇建二年辛已即武成帝太宁元年(561),之推三十一岁。

  十一月,孝昭帝卒。弟长广王高湛立,是为武成帝。

  武成帝河清四年乙酉即后主统元年(565 年),之推三十五岁。

  四月,武成帝禅位于太子高纬,是为后主。之推为赵州功曹参军,盖在是时。

  天统二年丙戌(556 年),之推三十六岁。

  后主颇好文艺,调之推至京都。

  武平三年王辰(572 年),之推四十二岁。

  祖珽为左仆射,采纳之推建议、奏立文林馆,又奏撰《御览》。之推除司徒录事参军,与李德林同主持文林馆事,并主编《御览》,寻迁通直散骑常侍,领中书舍人,再迁黄门侍郎。

  武平四年癸巳(573 年),之推四十三岁。

  四、五月中,祖珽解仆射,出为北涂州刺史。

  十月,侍中崔季舒,张雕虎、散骑常侍刘逖,封孝琰,黄门侍郎裴泽,郭遵等六人以谏止后主赴晋阳被杀,之推几及于祸。

  武平六年乙未(575 年),之推四十五岁。

  闰八月,以军国资用不足,税关市、舟车、山泽、盐扶、店肆,轻得各有差。

  隆化元年丙申(576 年),之推四十六岁。

  八月,后主赴晋阳,冬,周武帝伐齐,取晋州(山西临汾)。十一月,后主至晋州,围城。十二月,周武帝来救晋州,齐师大败,后主弃军还晋阳,忧惧不知所出。留安德王高延宗守晋阳,轻骑还邺。周师寻入晋阳,后主欲禅位太子。

  幼主承光元年丁酉即周武帝建德六年(577 年),之推四十七岁。

  正月,太子高恒即皇帝位,尊后主为太上皇。之推与薛道衡等劝太上皇往河外募兵,更为经略,若不济,南投陈国,从之。太上皇自邺先趋济州,周师渐逼,幼主又自邺东走。太上皇携幼主走青州,为入陈之计,留高阿那肱守济州。高阿那肱召周军,约生致齐生,于是屡使人告言,贼军在远,已令人烧断桥路。太上皇遂停缓。周军奄至青州,太上皇为周将尉迟纲所获,并太后,幼主俱送长安。

  周武帝平齐后,之推与阳休之、袁聿修、李祖钦、元修伯、司马幼之、崔达拿,源文宗、李若、李文贞、卢思道,李德林、陆X,薛道衡、元行恭、辛德源、王劭、陆开明等十八人,同征,随驾赴长安。卢思道、阳体之道中作《鸣蝉篇》之推亦同作。

  周武帝建德七年戊戌,即宣帝宣政无年(578 年),之推四十八岁。

  六月,武帝卒,太子宇文赟立,是为宣帝。

  宣政二年已亥,即静帝大象元年(579 年),之推四十九岁。

  二月,宣帝传位于太子宇文阐。自称天元皇帝。宇文阐立,是为静帝。大象二年庚子(580 年),之推五十岁。

  之推为御史上土。

  隋文帝开皇元年辛丑(581 年),之推五十一岁。

  二月,杨坚废静帝而自立,是为隋文帝。之推子思鲁生子籀,即颜师古也。

  开皇二年壬寅(582 年),之推五十二岁。之推上言,靖依梁国旧事,考订雅乐,文帝不从。

  长安民掘得秦时铁称权,之推敕数写读之。是年二月,文帝立子扬勇为太子。勇召之推为学上,盖在是年之后,之推等与陆法言论音韵,盖在本年前后。之推在开皇初曾奉敕与魏澹,辛德源更撰《魏书》,未详何年,亦系于此。

  开皇三年癸卯(583 年),之推五十三岁。

  之推奉命接待陈使阮卓。

  开皇四年甲辰(584 年),之推五十四岁。

  二月,张宾奏上新历,文帝下诏颁行,其后争论历法,绵历十余年,之推亦曾参加讨论。

  开皇九年已酉(589 年)之推五十九岁。

  正月,灭陈。

  开皇七年庚戌(590 年),之推六十岁。

  之推卒年无可考,大约在开皇十余年中,年六十余。

  之推兄之仪,自江陵入周后,历仕麟趾学士、司书上士、小宫尹,封平阳县男。迂上仪同大将军御正中大夫,进爵为公,出为西疆郡宁。隋文帝即位,征还京师,进爵新野郡公。

  开皇五年,拜集州刺史。明年,受代,还亦都,优游不仕。开皇十一年冬卒,年六十九。

  之推妻殷姓,有三子:长子思鲁、次子愍楚、三子游秦。

  思兽与愍楚皆之推在北齐时所生,二子之命名,有不忘本之意(《北齐书》本传)。“思鲁”表示怀思故乡(颜氏之先,本乎邹鲁);“愍楚”表示哀念故国(梁元帝都江陵,故旧楚)。

  游秦大概是之推迁入关中以后所生,故曰:“游秦”。思鲁仕隋为东官学士,唐初为秦王府记室参军,曾编订其父文集,并作序录。愍楚仕隋为通事舍人,大业中,因事被贬,居南阳,朱粲攻占邓州,遭饥馁,愍楚合家为朱粲兵所噉食。愍楚著《证俗音略》二卷。游秦,隋时典校秘阁,唐高祖武德中,为廉州刺史,迁鄂州刺史,卒于任所,撰《汉书决疑》十二卷,为学者所称。思鲁长子籀,字师古,博览群书,尤精训诂,仕至秘书监,有《文集》六十卷,注《汉书》与《急就章》,撰《匡谬正俗》八卷。颜旱卿,真卿皆师古之弟勤礼之曾孙,亦即思鲁之玄孙,之推之五世孙。杲卿,真卿均以行义学术称于当时,而真卿书法尤为卓绝。此均可见颜氏家学之美,绵延不绝也。
 
  (《北昌书·文苑传》)

  颜之推,字介,琅邪临沂人也,九世祖含,从晋元东度,官至侍中右光禄西平候。父勰,梁湘东王绎镇西府咨议参军。世善《周官》、《左氏》学。之推早传家业。提十二,绎值自讲《庄》、《老》,便预门徒;虚谈非其所好,还习《礼》、《传》。博览群书,无不该洽;词情典丽,甚为西府所称。绎以为其国左常侍,加镇西墨曹参军。好饮酒,多任纵,不修边幅,时论以此少之。

  绎遣世子方诸出镇郢州,以之推掌管记。值侯景陷郢州,频欲杀之,赖其行台郎中王则以获免,囚送建邺。景平,还江陵。时绎已自立,以之推为散骑侍郎,奏舍人事。后为周军所破,大将军李穆重之。荐往弘农,令掌其兄阳平公远书翰。值河水暴长,具船将妻子来奔,经砒柱之险,时人称其勇决。

  显祖见而悦之,即除奉朝请,引于内馆中,侍从左右,颇被顾眄。天保未,从至天池,以为中书舍人,令中书郎段孝信将敕书出示之推;之推营外饮酒。孝信还,以状言,显祖乃曰:“且停。”由是遂寝。河清未,被举为赵州功曹参军,寻侍诏文林馆,除司徒录事参军。之推聪颖机悟,博识有才辨,工尽牍,应对闲明,大为祖珽所重;令掌知馆事,判署文书,寻迁通直散骑常侍,俄领中书舍人,帝时有取索,恒令中使传旨。之推禀承宣告,馆中皆受进止;所进文章,皆是其封署,于进贤门奏之,侍报方出。兼善于文字,监样缮写,处事勤敏,号为称职。帝甚加恩接,顾遇愈厚,为勋要者所嫉,常欲害之。崔季舒等将谏也,之推取急还宅。故不连署;及召集谏人,之推亦被唤入,勘无其名,方得免祸。寻除黄门侍郎。及周兵陷晋阳,帝轻骑还邺,窘急,计无所从,之推因宦者侍中邓长颙进奔陈之策,仍劝募吴士千馀人,以为左右,取青、徐路,共投陈国。帝甚纳之,以告丞相高阿那肱等,阿那肱不愿入陈,乃云;“吴士难信。不须募之。”劝帝送珍宝累重向青州,且守三齐之地,若不可保,徐浮海南度。虽不从之推计策。犹以为平原太守,令守河津。

  齐亡,入周,大象末,为御史上士。

  隋开皇中,太子召为学士,甚见礼重。寻以疾终。有文三十卷、《家训》二十篇,并行于世。

  曾撰《现代生赋》,文字清远,其词曰:

  仰浮清之藐藐,俯沈奥之茫茫,已生民而立教,乃司牧以分疆,内诸夏而外夷、狄、骤五帝而驰三王。大道寝而日隐,《小雅》摧以云亡,哀赵武之作孽,怪汉寻之不祥,旄头玩其金鼎,典午失其珠囊。瀍涧鞠成沙漠。神华泯为龙荒,吾王所以东运,我祖于是南翔,去琅邪之迁越,宅金陵之旧章,作羽仪于新邑,树杞梓于水乡,传清白而勿替,守法度而不忘。逮微躬之九叶,颓世济之声芳。问我辰之安在,钟厌恶于有梁,养傅翼之飞兽,子贪心之野狼。初召祸于绝域,重发衅于萧墙,虽万里而作限,聊一苇而可航,指金阙以长铩,向王路而蹶张。勤王逾于十万,曾不解于榏吭,嗟将相之内鲠,皆屈体于犬羊,武皇忽已厌世,白日黯而无光,既飨国而五十,何克终之弗康?嗣君听于巨猾,每凛然而负芒。自东晋之违难,寓礼乐于江、湘,迄此几于三百,左衽浃于四方,咏苦胡而永叹,吟微管而增伤。世祖赫其斯怒,奋大义于沮、漳。授犀函与鹤膝,建飞云及艅艎,北征兵于汉曲,南发餫于衡阳。

  昔承华之宾帝,寔兄亡而弟及,逮黄孙之失宠,叹扶车之不立。间王道之多难,各私求于京邑,襄阳阴其铜符长沙闭其玉粒,遽自战于其地,岂大勋之暇集。子既损而姪攻,昆亦围而叔袭;褚乘城而宵下;杜倒戈而夜入。行路弯弓而含笑,骨肉相诛而涕泣;周旦其犹病诸,李武悔而焉及。

  方幕府之事殷,谬见择于人群、未成冠而登仕,财解履以从军,非社稷之能卫□□□□□,仅书记于阶闼,罕羽翼于风云。

  及荆王之定霸,始仇耻而图雪,舟师次乎武昌,抚军镇于夏汭。滥充先于多士,在参戎之盛列;惭四白之调护,厕六友之谈说;虽形就而心和,匪余怀之所说。

  繄深宫之生贵,矧垂堂与倚衡,俗推心以厉物,例幼齿以先声:忾敷求之不器,乃画地而取名,仗御武于文吏,委军政于儒生,值白波之猝骇,逢赤舌之烧城,王凝坐而对寇,向栩拱经临兵。莫不变而化鹄,皆自取首以破脑,将睥睨于渚宫,先凭陵于地道,懿永宁之龙蟠,奇护军之电扫,奔虏快其馀毒,缧囚豪乎野草。幸先主之无劝,赖滕公之我保,剟鬼录于岱宗,招归魂于苍昊,荷性命之重赐,衔苦人以终老。

  贼弃甲而来复,肆觜距之鵰鸢,积假履而弑帝,凭衣雾以上天。用速灾于四月、奚闻道之十年!变狄俘于旧壤,陷戒俗于来旋。慨《黍离》于清庙,怆麦秀于空廛, 鼓卧而不考,景钟毁而莫悬;野萧条以横骨,邑寂而无烟畴百家之或在,覆五宗而翦焉;独昭君之哀奏,唯翁主之悲弦。经长干以掩抑,展白下以流连;深燕雀之馀思,感桑梓之遗虔,得此心于尼甫,信兹言乎仲宣。

  逖晒土之有众,资方叔以薄伐;抚鸣剑而雷咤,振雄旗而云窣;千里追其飞走,三载穷于巢窟:屠蚩尤于东郡,挂郅支于北阙。吊幽魂之冤枉,扫园陵之芜没;殷道是以再兴,夏祀于焉不忽。但遗恨于炎昆,火延宫而累月。指余櫂于两东,侍升坛之五让,钦汉官谤。或校石渠之文,时参柏梁之唱,顾甂瓯之不算,濯波涛而无量。属萧、湘之负罪,兼岷,峨之自王,伫既定以鸣鸾,修东都之大壮。惊北风之复起,惨南歌之不畅,宁金城之汤池,转绛宫之玉帐,徒有道而师直,翻无名之不抗。民百万而囚虏,书千两而烟炀,溥天之下,斯文尽丧。怜婴孺之何辜,矜老疾之无状,夺诸怀而弃草,踣于涂而受掠。冤乘舆之残酷,轸人神之无状,载下车以黜丧,掩桐棺之藁葬,云无心以容与,风怀愤而憀悢;井伯饮牛于秦中,子卿牧羊于海上。留钊之妻,人衔其断绝;击磐之子,家缠其悲怆。

  小臣耻其独死,实有愧于胡颜,牵痾疻而就路,策驽蹇以入关。下无景而属蹈,上有寻而亟搴,嗟飞蓬之日永,怅流梗之无还。

  若乃五牛之旌,九龙之路,土圭测影,璿玑审度,或先圣之规模,乍前王之典故,与神鼎而偕没,切仙弓之永慕。

  尔其十六国之风教,七十代之州壤,接耳目而不通,咏图书而可想。何黎氓之匪昔,徒山川之犹曩;每结思于江湖,将取弊于罗网。聆代竹之哀怨,听《出塞》之嘹郎,对皓月以增愁,临芳樽而无赏。

  日太清之内衅,彼天齐而外侵,始蹙国于淮浒,遂压境于江浔,获仁厚之麟角,克俊秀之南金, 众旅而纳主,车五百以敻临,返季子之观乐,释钟仪之鼓琴。窃闻风而清耳,倾见日之归心,试拂蓍以贞筮,遇交泰之吉林,譬欲秦而更楚,假南路于东寻,乘龙门之一曲,历砥柱之双岑,冰夷风薄而雷响,阳侯山载而谷沉,侔挈急以凭呴,类斩蛇而赴深,昏扬飚于分陕,曙结缆于河阴,追风飚之逸气,从忠信以行吟。

  遭厄命而事旋,旧国从于采芑;先废君而诛相,讫变朝而易市。遂留滞于漳滨,私自怜其何已。谢黄鹄之回集。恧翠风之高峙。曾微令思之对,空窃彦先之仕,纂书盛化之旁,待招崇文之里,珥貂蝉而就列,执麾盖以入齿,款一相之故人,贺万乘之知己,秖语之见忌,宁怀之足恃。誎谮言之矛戟,惕险情之山水,由重裘以胜寒,用去薪而沸止。

  予武成之燕翼,遵春坊而原始:唯骄奢之是修,亦佞臣之云使。惜染丝之良质,情琢玉之遗祉,用夷吾而治臻,昵狄牙而乱起。

  诚怠荒于度政,惋驱除之神速,肇平阳之烂鱼,次太原之破竹,是未改于弦望,遂□□□□□。及都□而升降,怀坟墓之沦覆,迷识主而状人,竞己栖而择木,六马纷其颠沛,千官散于奔逐,无寒瓜以疗饥,靡秋萤而照宿,仇敌起于舟中,胡、越生于辇毂。壮安德之一战,邀文武之馀福。尸狼藉其如莽,血玄黄以成谷,天命绘不可再来,犹贤死庙而恸哭。

  乃诏余以典郡,据要路而问津。斯呼航而济水,郊乡导于善邻,不羞寄公之礼,愿为式微之宾。忽成言而中悔,矫队疏而阳亲,信谄谋于公主,竞受陷于奸臣。曩九围以制命,今八已而由人;四七之期必尽,百六之数溘屯。予一生而三化,备荼苦而蓼辛,鸟焚林而铩翮,鱼夺水而暴鳞,嗟宇宙之辽旷,愧无所而容身。夫有过而自讼,始发曚于天真,远绝圣而弃智,妄锁义以羁仁,举世溺而欲拯,王道郁以求申。既衔石以填海,终荷戟以入棒,邙寿陵之故步,临大行以逡巡。向使潜于草茅之下。甘为畎亩之人,无读书而学剑,莫抵掌以膏身,季明珠而乐贱,辞白璧以安贫,尧、舜不能荣其素朴,桀,纣无以污其清尘,此穷何由而至,兹辱安所自臻?而今而后,不敢怨天而泣麟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