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阴险地欺骗和毒害国人的四句话

2012-06-04  泉源阁

一,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这种说法充分利用了父母“望子成龙”的心切,以及家长基于对现实社会的认知而对孩子将来的社会竞争力的焦虑。这种论调往往是和某种学习用品、所谓的益智产品和教育理论捆绑在一起的,一句话,它的出现完全就是因为名和利的驱使。在它那里,教育不是为了人的自由快乐的成长,不是为了让人自主地去发现和实现自我而体验生命的价值和幸福,而是变成了机器制造加工和驯兽,学习扭曲成了苦拼和残酷的竞争。它顺利地劫持了处于不公正社会之中的父母们对孩子未来的希望和担忧,并且将这种担忧和希望进一步放大,最后让为人父母者对它产生强烈的信任和依赖。父母们在它的影响下,给孩子购买各种学习产品,逼着孩子参加各种培训。其结果是拔苗助长,南辕北辙,花了金钱精力,累了苦了孩子,错了道路和方向,总之,往往是扼杀了孩子。父母们容易被一些东西蒙蔽眼睛,他们从孩子获得的各种证书、训练出来的某些技能上,看到了孩子的“成长”(或者说学到了本领),看到了孩子的“竞争实力”,甚至看到了孩子的“未来”。然而他们似乎没有想过,这些是孩子愿意的喜欢的吗?孩子的成长、一生的价值和幸福真的需要这些来铺垫和支撑吗?

二,你要去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你。

这种说法的伪装,在于它将自然界的规律机械地套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上,将生物学理论与社会学理论相混淆。它的口头禅是“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它会拿出很多生物界的例子来告诉你,人也要像变色龙、鬣狗一样适应所处的社会。这种论调如果仅仅是哲学上的一种失误,倒也罢了,然而它的现实危害很大。这种说法的无耻,在于它要使人都变成坏环境下驯服的忍受者。它会告诉你,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不管你想不想改变环境,实际上你对环境都是无能为力的。所以,个人的选择就只能是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按照它的理论,孙中山等人根本就不该去推翻腐朽的清王朝,追求自由民主,而应该留着猪尾巴,整天诚惶诚恐,磕头如捣蒜,山呼万岁,在丧尽人格、丧尽天良之中去获取利益。按照它的理论,鲁迅等人根本就不该去批判什么“国民性”、“劣根性”,不该去铸造新的时代精神,而应该和大众一起愚蒙、阴暗、狠毒、自私。这种论调,就是要让人都变成温驯愚笨的羊,变成摇尾乞怜助纣为虐的狗,变成凶残冷酷的狼。所以,统治者非常欢迎这种理论,他们就是希望所有臣民都适应现实环境,不要去试图改变什么。

三,做一个成功的人。

从人的需求层次发展的高度,或者说寻求价值感的角度来讲,这个说法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问题在于,我们的成功学理论的目标是狭隘的、庸俗化的,方式是恶俗的,手段是无原则的,结果是非人性、非正义的。首先从目标来看,我们的成功学的终极目标无非是升官发财,你的职位上升了,存款增多了,就是成功人士,否则什么都不是。从方式来看,我们的成功学要求人们谨小慎微,泯灭自我迎合他人顺应环境,搞好人际关系,适应潜规则。这些东西,都可以在“职场秘诀”、“成功三十六计”、“心灵鸡汤”之类的书籍里面和现实中找到。从手段来看,则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吹牛拍马、口蜜腹剑、落井下石、刀光剑影,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从结果来看,所谓的成功人士基本上是贪官污吏、奸商恶贾。

一些电视媒体对这种成功理念推波助澜,例如说请的某某嘉宾(无非是官商)是成功人士,给不少人的价值观以潜移默化的影响,于是这个社会的唯利是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空前地多了。

四,感谢伤害你的人

从修身养性的角度看,这个说法也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我估计它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那种伤害的范围很小,程度很浅,未必它会叫一个女孩子一辈子感激某个强奸她的人。但是,我们看待一种言论,主要看它的社会影响和对人们的心理影响。感谢伤害你的人,其实这个论调是有害的。首先,它会让人们渐渐对于来自政府、社会和个人的任何伤害养成习惯、麻木,甚至认可,客观上助长了负面东西。其次,它对于来自任何方面的伤害都是一种鼓励,结果使自己遭受更多更深更持久的伤害。按照这种论调,我们应该感谢地沟油作坊、毒奶粉企业、毒胶囊公司,它们让我们练就了百毒不侵的身体;我们应该感谢城管、强拆队和某些警察,他们让我们练就了金刚不坏之体,养成了坚韧的性格;我们应该感谢政府,让我们增强了对高物价的心理适应力,让我们谨言慎行,变得成熟稳重了。我们需要感谢的太多了。当我们学会感谢那些东西的时候,也就是自己毁灭的时候。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