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下的森林 / 政治 / 大智若愚的齐宣王

分享

   

大智若愚的齐宣王

2012-06-05  太阳下的...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真正的聪明人表面看上去好像很愚蠢,齐宣人即是此道中人。

齐宣王名唤田辟疆,齐国第二个称王的国君。提到齐宣王,我们会想到南郭先生,想到滥竽充数的故事。

齐宣王喜欢艺术,爱好歌舞,爱好音乐,尤其喜欢听竽。每次听竽总要组织像交响乐团那么盛大的乐队,气势恢宏的场面,一次三百人。南郭先生来报名,他不会吹竽,毫无音乐细胞,只会数钱。之所以敢来,因为他发现吹竽乐团的漏洞,骗齐宣王说自己精通吹竽。齐宣王把南郭先生编入乐队,每次乐队吹奏时,南郭先生混在人群里,摇头晃脑鼓着腮帮装模作样。年复一年,直到齐宣王去世,白白领了好多年薪水。后来宣王儿子齐闵王继位,齐闵王也喜欢听竽,并没有裁人,只是喜欢独奏,一个人一个人轮着吹竽。于是,南郭先生混不下去,溜之乎也。

后人不讥笑南郭先生而讥笑齐宣王,上当受骗,白付工资,完完全全一个怨大头。齐宣王叹了一口气,都云辟疆痴,谁解其中味。我一个正宗的音乐发烧友,你们以为我会看不出南郭先生不懂音乐、装大头蒜?多大点事儿,齐王宫这么大的单位还能没几个混饭吃的!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你们没瞧见南郭先生299个同事没有一位站出来检举吗?他们一块吃,一块睡,一块练,一块吹,岂能不知。多个朋友少个仇人,钱怎么花不是花,买豪宅是它,吃大餐是它,包情人是它,发工资也是它。少买一平米,少吃一顿饭,少风流一夜,个把人的工资也就省出来了。齐闵王比齐宣王明察秋毫,结果呢?兵败身死,国家差一点灭亡。

齐宣王喜欢射箭,能开三石硬弓。身边的侍从们偏偏说那是九石弓,夸齐宣王天生神力。一石一百二十斤,九石上千斤。虽然齐宣王生得胖大,有些力气可也不可能开九石弓,一点谱都没有。齐宣王当然不信,但是坦然受之。因为只有别人把自己当成傻瓜的时候,才会放松警惕。

齐宣王大智若愚的把戏,被一个叫齐貌辨的人看穿。齐貌辩是靖郭君田婴的门客,田婴乃齐宣王的弟弟,齐威王最喜欢的小儿子,孟尝君之父。齐威王在时田婴格外受宠,拜齐国相邦。田婴为人狡诈,专门揣摩父王的心意做事。

齐威王王后去世,宫中有十个妃子深得威王宠爱,大家猜不准哪一个将要被立为新王后,一旦说错了势必得罪新王后。田婴有办法,让人制作十双玉珥,其中一双特别精美,一起献给父王。然后观察谁佩戴着那双漂亮别致的玉珥就劝父王立谁为王后。果然,一说就准。

为了掌握齐国大权,田婴主动劝齐威王亲自审查终岁之计,就是一年来齐国的财政收支状况。田婴让齐国的五官,司徒、司空、司马、司士、司寇抱来一大堆竹简材料,大大小小所有的帐目和凭证,逐一念,逐一对照,没听五天齐威王就厌烦了,把齐国的财政大权一并交给田婴处理。据《韩非子》中载,这次齐威

王亲自主持的大审计,仍然不乏作弊者,官吏们趁着齐威王打磕睡,抽刀悄悄削掉凭证上的结算。当着君主的面作弊,可见官员之难管理。

大权在握、精明狡诈的田婴岂能不觊觎齐国王位,当时的太子正是田辟疆。齐貌辨对田婴道:太子相貌不仁,过颐豕视,定会背叛您,早点想办法搞掉他。

过颐就是方面大脸,胖得从脑后可以看到大脸腮,也可说满脸福相。这倒不妨,关键是豕视,像猪眼一样看东西。猪眼什么样?朦朦胧胧,不时偷偷看两侧的东西。这种人表面看很糊涂,而内心自有主张,精明得很。不仁即不讲仁义,不讲道德,唯利是图,不容易对付、难侍候。

田婴不听,他被田辟疆兄弟好、好兄弟的亲热劲蒙住了,被他流露出来的愚蠢和傻气给骗了,几乎遭遇杀身之祸。

齐宣王继承王位露出本来面目,板起脸来,撤了好兄弟田婴的职,收回财、政、军大权。田婴心惊肉跳,唯恐遭遇不测,离开国都临淄回到封地。兄弟反目成仇,田婴心有不甘,礼贤下士,收买人心,招兵买马,并打算修筑一座坚固无比的薛城,做为保家争位的根据地。

   

田婴的门客们觉得主人的作法不妥,既劳民伤财又会引起齐王的猜疑,纷纷登门劝阻。田婴铁下心来与哥哥抗争,听不进去,最后听烦了,告诉看门人,关门上锁,一条狗也别放进来。

有一位门客来见田婴被挡在门外,此人对看门人说:去告诉靖郭君,我只说三个字,多说一个字请把我扔进锅里烹掉。

田婴心想,这位有意思,三个字能表达出什么意思来,好奇心顿生,破例接见。门客进得门来看到田婴深深一躬,果然只说了三个字海大鱼,说完掉头就走。田婴听得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海大鱼,海小鱼,一把揪住来人,你什么意思,说完再走!来人连连摇脑袋:说不得,说不得,再说一个字生人煮成熟人啦。田婴急道:说话说完,说半句藏一句,让人听得难受。

田婴上当,来人就是为吊起他的胃口,让他仔细听其中的道理。时机成熟,此人不紧不慢道:见过海里的大鱼吗?大鲨鱼。钓不着,网不到,谁也奈何不得。但是,一旦失去水,小小的蝼蛄和蚂蚁都可以得意忘形地一口一口吃掉它。如今齐国如同您的水,没有齐国的荫庇,即使把薛城的城墙筑得高达云天,又有什么用呢?

是啊,他田婴离开齐国什么都不是。前几天楚国令尹昭阳听说他与齐王关系不好,劝他献薛地给楚国,保证另封一块比薛地大几倍的土地。他没有去,因为到外国去,土地再大,也没有在齐国的权势和地位,齐国才是真正的家。现在很多中国人往外国跑,搞移民。让世界各个角落充满华人,固然是件好事。但出去的人永远无法享受在国内受到的尊荣,当然平民技术人才或打工者除外。我想大多出国的人是有钱人。田婴因为有薛地的土地,楚国才要,移民因为有钱,国外才留。但要记住,你不是外来征服者,是移民,只有中国本土足够强大,才能保证华裔受人尊重。

兄弟隔阂如此之深,筑城只会引起更大的猜忌,但束手待毙不是办法。齐貌辨站出来对田婴道:我去一趟国都。田婴知道他想调和兄弟二人的关系,苦笑道:我和大王水火不容,你去只有死路一条。齐貌辨道:我没打算活着回来。

齐貌辨受田婴恩惠最深,其实他这个人毛病很多,许多人看不上眼,为此有的门客离开田婴,连孟尝君也劝父亲辞退齐貌辨。田婴愤然道:即使门客走光,家族败落,只要能够满足齐貌辨,我没什么话说。这就是义气,君臣之义,朋友之义。真正的朋友是不会让你败家的,真正的朋友只会帮你。

齐貌辨置生死不顾来到临淄。齐宣王没有掩饰对田婴的愤怒,这个弟弟邀买人心,广收门客,对抗王廷,难道他想重复先祖大斗放租,小斗收租的游戏吗?齐宣王怒气冲冲地指着齐貌辨道:你就是靖郭君最宠信的那个人?他的所作所为全是你的谋画,对吧?

齐貌辨平静地回答道:宠爱是有的,听信谈不上。大王做太子的时候,我对靖郭君说太子不仁,劝他除掉大王另立幼主,他流泪不听,如果照我的话办,会有今天的忧患吗?楚国以数倍土地换取薛地,我劝靖郭君换,他说不能将祖宗的土地交给别人,又不肯听我的话。

齐貌辨的话柔中带刚,刚柔相济,其一指出田婴有兄弟亲情在,不忍心害你;其二指出楚国在打齐国的主意。田婴经营齐国十多年,势力庞大,如果兄弟之间打起来,胜负难测,而楚国必定趁机入侵齐国。

齐宣王何等聪明,如何听不出,既然弟弟给了台阶,自己顺势下台:寡人年轻不懂事,以至于此,先生能替寡人请回靖郭君吗?

田婴回到国都担任相邦,兄弟和好。田婴明白,只要自己在台上一天,齐宣王一天不能安心。七天后托病辞职,齐宣王假意挽留三天后才放行。他们二人共同演了一出兄弟和睦的喜剧给齐国和天下人看。

 

魏国没落之后,秦国凭借专制集权、森严的法律与强悍的士风雄霸西方,生长于繁华锦绣之地的齐国人能与之分庭抗礼,得益于人才战略。齐宣王承继父亲齐威王养士的作法,不仅能养,还能给予尊重。稷下学宫越发兴旺,网罗天下人才,稷下先生多达上千人,师生数千人,邹衍、淳于髡等76位大师级的人才赐爵上大夫。

优厚的俸禄,壮观的府第,使天下贤士、诸侯宾客竞相投奔齐国。儒、道、名、法、墨、阴阳、小说、纵横、兵家、农家各派林立,致千里之奇士,总百家之伟说,盛况空前。

齐宣王养士有个特点,不管你肯不肯为国家出力,一律给官给钱。道教大师田骈清高自赏,公开宣称设为不宦,我不做官。

有个齐国人一脸钦佩地对田骈说:我听说先生道德高尚,一心为民,不肯做官。田骈听得心花怒放,说道:对啊,正是如此,你从哪里听来的?那人说:从邻家女处听来。

田骈感觉不对劲,这人好象有意损我,听谁说不好,听一个邻居家的女孩说,随即把脸拉下来,问道: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那人说:我邻居家的女儿立志不嫁,可是年龄不到30岁已有7个孩子,不出嫁比出嫁更猛。先生虽然没做官,俸禄高达千钟,100个佣人供您使唤,说是不做官,比做官还富有呀!田骈哑口无言。

工资谁发的,佣人谁给的,齐宣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不做官也不会说我田辟疆坏话,不做官你的粉丝们也会说我田辟疆是好人。现今中国养士之风不亚于战国,姑且不论公务员们,社科院、公办院校、作协等协会组织都是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花我的,有脸说我坏话吗?

王安石曾经指责孟尝君养士专养杀人越货、鸡鸣狗盗之徒,其实国家养着大才,贵族养着小才正对,反过来的话,国家就危险了。秦灭六国之后,这帮人解散了,除了公务员和军队国家不养闲人,秦国贵族子弟也不再养闲人。结果这些闲人及其徒子徒孙把固若金汤、武功赫赫的大秦帝国搅了个天翻地覆,将一个酒徒无赖扶上帝位,诸子百家在汉初还魂,游侠、道家、儒生纷纷再生。

齐宣王的精明远远不止养人。孔子大师说,孝敬父母不能只会养,养鸡、养狗、养猪、养猫、养父母,不敬何以别之。衣食住行之外人们还好面子,吃上美食,穿上名牌,住上别墅,泡上小妞,我还要面子。齐宣王给,只要你有本事,不管什么本事,要钱给钱,要面子给面子。

有个叫王斗的稷下先生来见齐宣王,走到宫门口不进殿,齐宣王吩咐侍者到殿门迎接,王斗不动地方,语气平和地对侍者说:我进殿见大王是趋炎附势,大王过来见我则是礼贤下士,不知大王怎么想?齐宣王一听,要面子的人来了,急忙抢出门外迎接王斗。官渡大战时曹操跣足迎接许攸,那是给袁绍大军逼的,故意光着脚丫子让许攸看,表达对许攸的尊敬和喜悦之情。两相对比,无疑齐宣王更加诚挚。

 

同样是给足面子的礼遇,许攸感动得献上火烧乌巢的妙计,王斗却拐弯抹角骂了齐宣王一顿。王斗说:大王像齐桓公,桓公有五种爱好,您有四个。齐宣王听得心花怒放,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春秋五霸之首,简直就是齐宣王的偶像,说自己像偶像如何不喜。齐宣王心中极其渴望王斗继续讲下去,讲自己如何像齐桓公那般英明神武,嘴上却极为谦虚:哪里话,哪里话。寡人愚蠢、见识浅陋,守住齐国就不错了,怎敢与先主君相比。

王斗不急不慢地接着道:先主好马,大王好马;先主好狗,大王好狗;先主好酒,大王好酒;先主好色,大王好色。只有一种爱好大王没有,先主喜好人才,大王不喜欢。

齐宣王从喜悦的天空栽入失落的地狱,心里气得一鼓一鼓的,表面却不动声色。王斗说他不喜欢人才有所指,稷下学宫的人才可以说居列国之首,齐宣王养而不用。齐宣王养士为养而养,不是为用而养。稷下学宫可以议政,随便发表意见,爱怎么说怎么说,但是齐宣王不用他们当政,不采纳建议。如果强行有一比的话,齐国的稷下学宫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多党合作制中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或者政协,议政参政不执政。

齐宣王修养不错,这么讽刺不生气,还有话挡,世无人才,让寡人喜欢谁?言外之意,你们稷下学宫几千人都是酒囊饭袋,供你们吃喝就不错了。反过来把稷下先生们损了一顿。王斗有策略,也不反驳,没把星光灿烂的驺衍、淳于髡、田骈、孟子、接予、慎到、环渊等人拿出来唬人,其实,随便拿出一位都是当时社会有影响力的大师级人物。但是,拿出来又怎么样,你说有本事,我说没本事,你说学术渊博,我说经验不足,又要抬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