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门和尚 / 间谍 / 英国谍战找错对手 成果寥寥反让德国壮大

分享

   

英国谍战找错对手 成果寥寥反让德国壮大

2012-06-16  无门和尚

英国谍战找错对手 成果寥寥反让德国壮大

曹 劼

2010年10月25日13:48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直到今天,人们也无法知道英国军情六处在沙俄以及苏联时代,在当地安插了多少情报人员。但回溯史料不难看出,英国在这场间谍战中收获有限。关键原因是,从英国首相到情报机构主管都一度深信,苏联才是英国的威胁,而在20世纪30年代之后重新壮大的德国应当是英国的盟友。

  直到今天,人们也无法知道英国军情六处在沙俄以及苏联时代,在当地安插了多少情报人员。但回溯史料不难看出,英国在这场间谍战中收获有限。关键原因是,从英国首相到情报机构主管都一度深信,苏联才是英国的威胁,而在20世纪30年代之后重新壮大的德国应当是英国的盟友。英国历史学家吉斯·杰弗瑞的新书《军情六处秘史 1909-1949》详细披露了在那个年代,意识形态偏见造成布局失当,让英国在这场情报战中腹背受敌的窘境。

  派作家打入布尔什维克高层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还未散尽,时任大英帝国军队总司令亨利·威尔逊就直言,“我们真正的危险已经从德国转向了布尔什维克”。在英国政界看来,推翻沙皇统治的布尔什维克已经将影响力伸向了英国,因为英国的劳工阶层越来越倾向于布尔什维克思想。另外,布尔什维克的影响力正在中国蔓延,这势必会进一步损害到英国的海外利益。在政府的授意下,军情六处很快就加强了对苏俄及其周边地区的情报收集。

  军情六处从一开始就对列宁给予了关注。在1918年,公开身份是左翼作家兼记者的亚瑟·兰塞姆(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燕子与鹦鹉》)受雇于军情六处,代号S/76的他,主要工作就是与列宁等布尔什维克领导层人士保持友好关系。他还将妻子推荐给布尔什维克的高层人物托洛茨基当秘书。

  虽然英国对兰塞姆的工作表示满意,但希望他提供更有价值的情报。于是,在首任主管卡明建议下,兰塞姆从1919年2月起,被委任为大英博物馆驻俄代表,希望借此消除他作为记者在收集情报时的不便。

  可是,英国情报主管们没有想到,可能是由于长期同列宁等人交往,兰塞姆的个人信仰受到了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影响。在以“大英博物馆代表”身份工作的半年时间里,兰塞姆提供的情报数量并没有显著的增长,相反却提出要和妻子一起回到英国。虽然感到不满,军情六处后来还是安排他和妻子回国了。

  另一位在风云变幻的苏俄情报战场搏杀的著名人物是保罗·杜克斯,他被军情六处称作“唯一有规律的情报来源”。杜克斯先以“亚历山大·马克维奇”的化名在当地一家邮局工作,后来又变成了军工汽车制造厂的“亚历山大·巴库同志”。凭借高超的伪装技巧,杜克斯成功地渗透进共产党、共产国际以及苏俄秘密警察组织“契卡”(克格勃的前身)内部,深谙布尔什维克领导层的内部运作。

  为了同杜克斯保持单线联络,卡明不惜安排两艘摩托艇,亲自前往离杜克斯所在地不远的芬兰湾水域和他会面。由于工作成绩卓著,杜克斯在1920年被授予骑士头衔———唯一一位纯粹靠间谍工作获此荣誉的英国人。

  王牌间谍之死重伤军情六处

  在杜克斯之后,西德尼·莱利成为对苏间谍战的主力。莱利经历丰富,有“间谍之王”之称。莱利被卡明要求在苏俄及其周边建立反布尔什维克的国际情报网。从1920年夏天开始,从伊斯坦布尔到斯德哥尔摩以及塔林,军情六处把大量资金投放进了这个反苏情报网。

  但伴随英苏两国在1921年签署贸易协议,实现关系缓和,这个刚刚兴起的情报网络又变得前途未卜了。1921年6月,莱利计划安排沙俄王朝旧臣萨维科夫流亡英国,并承诺让他跟丘吉尔会面,但遭到丘吉尔等人冷眼相待,不仅拒绝给萨维科夫发放签证,还建议减少对莱利的支持。

  此后,心灰意冷的莱利带着萨维科夫继续在欧洲维系“反布尔什维克情报网”,但他们与伦敦总部的联系也越来越少。1924年,萨维科夫潜回苏联后很快就因“反革命罪”等罪名被逮捕。莱利则在1925年见到军情六处的旧友博伊斯,后者正好负责一项针对苏联特工劝降前沙俄流亡人士的任务。因为看重莱利的经验,博伊斯将其作为主将派出,结果莱利刚开始行动就被苏联安全组织诱捕,是年11月5日枪毙。昔日王牌间谍的惨死让军情六处主管们大为感伤。

  可以说,军情六处同苏联的情报战非常残酷,因为那段时间它一直视苏联为头号威胁。根据杰弗瑞收集的资料,直到二战爆发,英国始终坚信德国不再像二十世纪第一个十年那样,对英国是一个威胁。英国人对布尔什维克思潮的担心,在著名的“季诺维也夫来信”事件中被鲜明地体现。

  长期以苏为敌埋下错误种子

  1924年10月,英国媒体刊登了被军情六处截获的一封信。信中,苏联领导人季诺维也夫告诉英国的共产主义组织领导人,要多留心观察英国政府以及议会对苏联的政策变化,鼓动英国失业人群组织示威活动。信中还提到要与英国工党保持联系,观察该党的外交政策。

  这封信让英国政府大为震惊,深信布尔什维克已经渗透进英伦三岛。为此,英国政府特意召开由军情六处高官参与的内阁会议,分析来信的真实性。在信件被证实“无误”后,英国掀起了一场内部党争。结果,来自工党的首相兼外交大臣拉姆塞·麦克唐纳成为这场风波的替罪羊,被迫引咎辞职,工党也在随后的大选中被选民抛弃。

  “季诺维也夫来信”事件虽然让英国朝野政党元气大伤,却提高了军情六处的威信。这个原本只负责海外情报收集的组织被认为对国内政局也影响颇多。也正是在随后的20世纪30年代,“军情六处”这一称号代替了“英国秘密情报处”。在英国人心目中,它已被看作是和军情五处同样重要的情报机构。

  这时候,苏联政体已经非常牢固,军情六处仅依靠沙俄流亡人士以及反苏人士无法获得更多情报。尽管如此,情报主管们宁愿把1936年爆发内战的西班牙看作是新的情报战前线,而不是重新崛起的德国。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英法已共享对德军事情报,但时任军情六处军事情报部门主管的门则思却对法国同行自信地表示:德国不会攻击西欧国家。

  然而,1923年接替卡明担任主管的辛克莱很快就开始担心德国了。1938年,他告诉海牙分站的主管:“除非有奇迹发生,法国与德国不久之后就会交战”。从说出这番预言开始,辛克莱开始为对德情报战布防了。

  但就在1938年,另一个噩耗传来。一战期间,靠刺探德国海军情报建下功勋的资深特工克鲁格被德国情报机构抓获,在11月份被证实已经死亡。在被处决之前,克鲁格已年过60,但仍在海外一线战场工作。这时,辛克莱等人才意识到,多年来提防苏联,导致获得的德国情报资源少得可怜。

  如果说,不是克鲁格的惨死触动辛克莱决心壮大对德情报能力的话,那年秋天的慕尼黑事件也足以成为他们重新认识德国的催化剂。军情六处终于意识到,德国才是他们的真正对手。

(责任编辑:吴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