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min / 360标精 / 我所见过的性贿赂 (转)

0 0

   

我所见过的性贿赂 (转)

2012-06-26  izimin

        我所见过的性贿赂 - 酒鬼鼠 NO.2 - 酒鬼鼠 NO.2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想了很久很久,写还是不写,写出来吧,怕读者不看内容,就被冠上登徒子的美名。不写出来吧,社会已经发展为多彩的环境,没法达到与时具进的境界了。何况,性贿赂早已经发展到不单纯是对官家的给予了,在一定的环境下,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写出来好,毕竟,是一定的社会环境下存在的。或许再过几十年,社会学家去研究社会现象的时候,也能提供点素材。

   做为性的问题,南方和北方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在江南,饮食文化就是伴随着食与色发展起来的,无论旧时的苏小小,还是民国期间的赛金花,无论是金陵城里的十二钗,还是秦淮河畔的灯红酒绿,推崇的都是太平盛世充分享太平。私下里,许多江南的朋友告诉我,什么叫做饮食文化?用百姓的话讲,用品味和情感的层次,去高雅地享受食和色,无需悲悲切切,无需海誓山盟,无需夹带个人占有的目的。那是双方用高雅平淡的心态,自然产生的从吸引到相悦,再到以身相许。有上钢某厂的刘姓妹妹,男友多年前就去了澳大利亚,当初男方走的时候,许诺三年后就接刘姓妹妹定居。三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男方从最初的信件频繁,到后来的一段时间音信皆无。刘姓妹妹没有选择逢年过节去男方的家里,履行儿媳的义务,也没有悲悲切切,痛哭流涕向小姐妹诉说心中的苦闷,只是拒绝了一个又一个追求者,拒绝了一位又一位好心人的开导。用她的话说,爱也爱过了,一切凭他的良心吧。十二年头,男方终于回来了,刘姓妹妹没有刨根问底,这些年到底和谁在同居,这些年因为什么连音信都没有,刘姓妹妹说,我追求的是他,我向往的是澳大利亚,他最终能接我过去,说明他还有良心,打起行囊,跟着那已经成功的妹夫,高高兴兴到澳大利亚定居去了。或许,刘姓妹妹的恋爱观就是高雅的江南恋爱史的代表,有你我能快乐活下去,没你我也不会寻死上吊咒骂陈世美。刘姓妹妹曾劝诫小姐妹,不要轻易为一个男人去流产,不要轻易听信一个男人许下的诺言,但一旦听信了,就该永远为这信念快乐活下去,所以,大家为她鸣不平的那些年,她的信念并没倒下来,依旧高雅地打扮自己,依旧抱持着苗条的身材和善良的本性。

  我在上海的工作单位,是个工程单位,那里也有许多的上海同事,他们对性的问题,理解的也很透彻,他们认为,性是祖先留给大家的主要快乐源泉,充分享受性爱性福,是他们的生活本来。许多老工程师,下班后不是向大家想象的上海人那样,赶紧买小菜,胆战心惊地回家侍候媳妇,而是邀上外地的朋友,匆忙吃点面条,再一起找个灯红酒绿的场所,一起快乐做临时新郎,他们认为,这样做,才是真心对你好。许多上海的女工,也常常大方地邀请北方青年,没有扭扭捏捏,没有天塌地陷怎么办的担心,一切都显得非常的自然。喜欢就是喜欢,不夹带车房化妆品首饰做附加条件。但你若是事后还缠着人家,还指望人家给你传宗接代,那你可真的是阿五阿六拎不清了,拜拜就是真拜拜,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什么,至于你给大姐老妹买点化妆品,就更说明你这人有良心,大姐老妹当初看你没走眼。我的门卫早先是厂长,一个叫做根娣的女工从当姑娘的时候就跟着他,他风光的时候,并没给根娣大姐太多的好处,前两年,门卫得了脑血栓,媳妇唠叨当年他太花心,前厂长给根娣捎信说得了重病,根娣二话没说,带上丈夫就去了病房,一直侍候到门卫痊愈出了院。根娣的故事传到厂子里,大家都敬重她是女中豪杰,领导也把她调到材料部门去工作。

      刘姓妹妹和根娣的故事,就真实地在我们身边发生着,人们已经不向以前那样,用固有的标准去评判,而是等待事情最终的结果,用最终的结果人性化地去理解。或许自己不去学根娣,或许自己不去灯红酒绿的场所,但能宽容理智去祝福别人的追求。我想,这或许就是社会在进步,文明正在文明地发展。人们无须像早先那样地谈性就色变。经历过的,也不全会被俘虏.柔媚中,难免被勾魂摄魄,温柔乡中,也不全是赤裸裸的交易。江南的饮食文化,毕竟传承了几千年,也算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对于根娣和刘姓妹妹的故事,我至少是不评价,不推崇,让大家仁者见仁,智者去见智吧。

   我所见过的性贿赂,不是发生在南方,而是发生在大兴孔孟之道的北方,那种性活动,应该说是掺杂着目的。 食堂老孙的侄女,长得非常标致非常的漂亮。在家乡,过早地接触了男欢女爱,老孙不想让侄女成为修理地球后生的婆姨。把她领到了学校,老孙相中了我那人高马大的师兄。老孙直接了当找到我,让我把宿舍腾出来,给师兄和他侄女点空间。腾宿舍是没问题的,师兄可是北京师范大学的高才生呀,能看中一个做过好多次人流的农家碧玉吗?我看过老孙的侄女,那姑娘长得还真漂亮,尤其那两道能摄走男人心的目光,没有点底气的男人,还怕真难过这美人关。师兄想媳妇都着了魔,师兄再着魔,也不能便宜这小丫头片子呀,我得给师兄打点预防针,天下的美女多得是,千万别找一个从承德大山里走来的山妹子。将来要是有人在背后指点教授的夫人早年很风流,我怕我那善良的师兄得上精神病。

   师兄比我还老练,信誓旦旦说他能守,再美的女人,他都能过关。师兄还说,送到门口的美女都不见,那不是有点太亏了吗?该见还得见,先闹个眼睛的饱福再说。完了,师兄的态度让我暗叫苦,师兄怕是难过美人关了。果不然,腾出宿舍的第二天,师兄就要求我搬出宿舍,彻底给他点空间。老孙说,当天晚上,他侄女不但让我师兄饱览了眼福,也饱览了口福和下体福。老孙的侄女连续贿赂慰问我那师兄没一周,就开始呕吐育上了师兄家的种。

   人事老毕早年被大唐的公爹整个惨,下方到北大荒改造许多年,小咬留下的疤痕至今还时时痒。老毕放出话来说,大唐两口子死定了,我让他们啥好事情也摊不上。大唐的丈夫天天求爷爷告奶奶,期待调出学校离开老毕的管辖。大唐一听微微一笑,老毕你个狗操的,你不是想让我家好看吗?老娘啥样的干部没见过,就你这小肚鸡肠的,收拾你还不是小菜一碟吗?大唐听说毕嫂做了子宫切除的手术,脾气生理都发生了新变化,前天老毕还为面条煮得不够软发火,大唐穿上新买的薄绿呢子裤,上身披上露腰的紧身白小衣,眉毛描了再描,嘴巴也淡淡描了口红。少妇的妖娆,少妇的文雅,少妇的火辣,都施展得恰到好处,趁老毕媳妇走娘家的空挡,拎上新买的老白汾酒,敲开老毕大哥的家门,三下五除二,就把老毕多年的怨恨给消融了。大唐给老毕煮的面条恰当的软,大唐给老毕熨烫的裤子有楞也有角,大唐给老毕铺的褥子又暖和又舒心,老毕大哥一看到那褥子,就想起了大唐的妩媚。老毕懊悔自己的小肚鸡肠,老毕服气了。老毕让大唐的丈夫当上了学生处处长,老毕让大唐当上了材料工程师,老毕至今还享受着大唐的温柔。

    图书馆的小张,长得很一般,那年学校评职称,小张根本就没入围。小张那年想出国,光有文凭没有职称过不了关。小张给校长买的茅台被退了回来,小张给评委们买的八宝粥,也被校长发现了,小张哭哭啼啼没办法。校长的老情人看小张可怜,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拉着小张的手,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自己是如何被校长冷落的,又是如何被校长重用的。小张不放心,打扮完毕,跑到我们教工支部做了详细的汇报,小张是趁门卫关灯的时候钻进校长的寝室的。第二天,校长办公室就调整了职称评选的范围。

    第三件性贿赂事件,是前几年发生在已经调转到地方工作的哥们身上.哥们当上了国企大建筑公司的老总,手中掌握着建筑材料的采购大权.一个蒋姓年轻美貌个体女老板,看中了他这块的市场.蒋老板公关我哥们的时候,我也在那个城市工作。天天和他吃吃喝喝.某一天,哥几个在酒店喝得正高兴,那老板来了,人家落落大方地在旁边摆了一桌,说是吃饭碰到一起,敬你几杯酒,你无法推脱吧。三敬两敬,目标都被她敬到桌子底下了。那女老板可真有心计,单独把我那有权的哥们,送到一个地方休息。而把我们这些配角,都安排到洗脚唱歌的地方,有专门的人陪着,司机老李喜欢那个,她就让小姐哄他高兴。咱哥几个洗梳完毕,全是极品香茶侍侯。真是要欲望给欲望,想高雅给高雅呀。第二天过午,哥们手机开机了,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哥们,英雄都难过美人关,我能过得去吗?

  蒋少妇工夫了得,这财还真得让她发点。“蒋少妇的工夫了得”这话,哥们说过,哥们手下的项目经理也说过,连哥们手下的司机也都说过。不过分,不提无理要求,见到男同志就送口香糖,并劝大家,说吸烟不好的蒋老板,哥们那圈子里的人,竟然没有任何人反感她.尽管她赚的钱最多,我离开那个城市的时候,她与哥们的合作,依然很愉快.哥们家的嫂子们,也和她很好,一点察觉都没有,你说她玩的高不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