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老人的自画像

2012-06-28  书楼寻踪馆

白石老人的自画像

 金色分隔线 - 香儿
 
              白石老人的自画像

                       

丢勒也许是画史上第一个沉湎于自己形象的画家,在他之前不曾有谁画过如此多的自画像。他从十三岁起,就在自画像里把自己画得气质非凡,流露着天才的骄傲。如今,丢勒仪表堂堂的自画像隔着五百年的时间,以冷淡的眼神审视着我们这些后来的观看者。

 

伦勃朗也多次画了自己老年的自画像。这时的他经历人生变故,已是垂垂老翁。往事如烟,人生如梦,幽暗的画面上,一束孤光照亮他衰老、忧患并且因此而深沉的脸庞。伦勃朗此时以特异的艺术语言,展示了独至的精神境地。后代许多画家如梵·高、卡洛等等,都画了大量自画像,大约都是继承了这一传统。他们以此探索生命的悲壮及其意义。

 

西洋画家有不少人喜作也善作自画像。颇有创意的是西班牙画家委拉斯贵支。一位亲王让他给自己画全家福,于是乎亲王、夫人、小亲王、大小“格格”,甚至女佣管家统统上了画面。也许画家本人对作品也很满意,兴奋之余,突发异想,原来亲王客厅中央,也就是画面正中心挂着一面精美的小镜子,正好映照着手执油画板的自己。他巧妙地将自己的尊容也画了进去,永远地留在亲王的全家福中,亲王全家却全然不知。委拉斯贵支这聪敏的创意,成了西洋画坛的美谈。

 

  与西方画家相比,中国古代画家,留下自画像的不多见。石涛有过一幅把锄种松的自画像:青年石涛带着年轻人的生涩和清爽,文雅中透出英气,蕴藉而略见野性。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似乎不止一次画过自己的小像,都画得矮胖笨拙,滑稽散漫,却居然显得古意盎然,气度不凡。任伯年是把自己画在两个朋友中间,二友一敦厚一尖锐,伯年自己则朴实平和,皆草草数笔,而个性鲜活,十分传神。

   

    据说白石老人曾按照著名摄影师郑景康给他拍摄的相片画过自画像。白石老人那时虽已年迈,但在绘画肖像时手不抖不颤,笔画精细舒畅,用笔透彻浑融,肖像仪态传神,炯炯有神的双眼、银白的长须生动活现。一年四季不变的老式衣袍明暗凹凸。。。但我没有看到过。

 

    也有不少人把以下的作品看作是白石老人的自画像。

 

神借我手传天趣鈥斺斊氚资宋锘郎

 

神借我手传天趣鈥斺斊氚资宋锘郎

 

    但我觉得,都不如以下这幅生动传神。既然是自画像,就应该讲究形神兼备;既然是齐白石的自画像,就应该符合齐白石“似与不似”的创作风格和“以物写人”的创作技法。

白石老人的自画像

 

    对照一下上下图,就知道什么叫形神兼备了。

 

 

  再对照一下其他人的白石像,不难看出什么叫真正的传神。

 金色分隔线 - 香儿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