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典范--- 杨清钦

2012-06-28  艾新518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典范--- 杨清钦

1995年春,古柏参天,芳草如茵的南京师范大学(前身为金陵女子学院)校园的中心地带,冒出了一处绚丽多姿而又温文儒雅、古色古香的新景区“德风园”。园内亭台楼榭鳞次栉比,曲桥蜿蜒,池水清沏,花木葱茏。一尊高大肃穆的“万世师表”孔子铜像巍然矗立于其间,周围并竖立着多块镌刻着由名家题写的孔子语家录的碑刻。幽美的自然景观与高雅的人文景观融为一体,相映成趣。使这座校园不仅成为当今国内园林式校园的佼佼者,被誉为“东方最美丽的高等学府”校园之一;而且成为弘扬儒家思想精粹,播行师德、化育人才的场所、师生们课余游憩其间,观山望水,吟风弄月,谈今论古,激扬文字,自可获寓教于乐,陶冶性情,潜移默化的良好效果。
   
这座“德风园”是台湾味丹企业集团副总裁、全球董杨宗亲总会名誉理事长、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杨清钦先生慷慨捐资兴建的,是这位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仁人贤士,在我国大陆捐资兴建的许多文化教育等重点项目之一,生动地体现了他多年来所怀抱的弘扬民族文化、复兴祖国文明的爱国情操。“德风园”的筹建,是南京师范大学为了贯彻实施国家教委211工程规划(21世纪国家重点建设100所大学)和江苏省教委关于建立“园林式”校园的要求,于1993年初提出的。
    1993
1994年间,寓居南京的孔子76代裔孙孔令 先生和南京师范大学校友、美籍华人陈王月波女士,得悉该校的这一良图,非常赞赏,表示愿为之穿针引线,筹募建设资金。不久,他们打听到台湾杨清钦先生一贯仗义疏财,为善最乐,且特别关心支持文化教育事业,便先后赴台拜访,要求赞助。经数度面晤与函电联系,杨清钦先生明白了兴建“德风园”的目的和宗旨,即欣然开出160万元新台币(折合人民币50万元)支票,使这项工程得以如愿动工。“德风园”建成后,南京师范大学校长公丕祥曾两度致函杨清钦先生,感谢他 “杨先圣之儒风,解囊树像;隆庠序以育人,斥资造园”。欣幸“而今像立园成、人称创举。仪型巍立,薰风沐于朝夕;池苑呈姿,佳景赏乎四时。校宇增辉、士风易貌。沾芳润而挹其清芬,受龙光而得其朗照”。并称此园“已成为我校师生修身养性的重要场所。每有佳宾来访,必邀去观赏,来宾无不盛赞斯园福泽民族、启迪万世之功效。我等在此缅怀先哲研习中华优秀文化之时!亦为先生赤心爱国、大力弘扬儒学高尚人格所感动”。这些话,既是对杨清钦捐资建园功德的赞颂,也是对他热心支持祖国文化教育副业的充分肯定。
   
自强不息创伟业
    160
万元新台币(50万元人民币)并非杯水斗粟、一铢寸缕,是来之不易的;且无论从地缘、亲缘、血缘、职业等任何方面来说,杨清钦与南京师范大学以及孔令 先生、陈王月波女士都毫无瓜葛,风马牛不相及,而他却为何能毫不犹豫地解囊相赠呢?归根结底是由于他对民族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对光大传统美德的必要性紧迫性有深刻的体认;他本人及其家族的发家荣身,就像一株向阳苗木多赖阳光的照射和雨露的滋润一样,多得益于民族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的启迪、薰陶和激励。
    1935
年春节刚过,元霄节即将来临之际,台湾台中县沙鹿镇的一户杨姓人家,传出了阵阵洪亮的初生婴儿啼哭声。节日得子属吉祥之兆,不仅杨家府欢天喜地、亲友们也皆大欢喜,纷纷登门祝贺。此子在家中排行第四,生得眉清目秀,额广脸圆,很有福相,父母特别钟爱,为之取名“阿钦”,亦叫“钦仔”。按闽南口音,“阿”、“仔”均为昵称”按其家庭字辈,正名则为清钦,这就是今日享誉全球的台湾味丹集团公司副总裁杨清钦先生。清钦父母信佛,孩子未满月就到附近寺庙为他求神拜佛,祈赐箴言。有位高僧为他赠诗二首:
清白传家世可风, 钦心善德有纯良;
弟恭兄友家和乐, 子孝父慈福寿长。

清心崇德衍弘农, 钦羡人间好门风;
活似如来明心性, 佛怀救世颂丰功。
这是两首藏头诗,把每句首字拼起来读,即为“清钦弟子”与“清钦活佛”,显然是祝愿他日后皈依佛门,超脱苦海,成为一名虔诚的佛门弟子。杨府得此祝辞也惊疑参半,虽然不肯让这宝贝儿子尔后出家修行当和尚,但也愿他长大修身养性,行善积德,成为一个利国利民的大善人。
   
杨清钦祖籍为福建省惠安县东园镇一个叫下 的滨海小渔村。据族人查考,往昔此处地瘠民穷,距今191年前(公元1808年,清嘉庆末期),有位俗名“粪伯”的穷汉扬帆出海捕鱼,被狂风巨浪刮到台湾台中县,船破囊空,无法返回,就寄寓于沙鹿镇垦荒讨海为生。他就是如今沙鹿镇弘农杨族的开基祖、杨清钦的高祖父。迄今宗支繁衍,已承传五代,世世代代都务农为业,生活贫困。到杨清钦父亲手上才时来运转,开始力创新业,逐渐发迹。
   
杨清钦的父亲是一位仁厚、善良、勤劳、节俭、善于治家理财的淳朴农民。他生有四个儿子,老四是清钦。他们虽因家贫,幼年失学,识字不多,但都自幼受过民族传统文化的浸润和薰陶,耳熟孔、孟、程、朱等夫子的大名,顺口念得出《四书》、《五经》、《三字经》中的一些简单章句;听前辈老人讲过杨家祖宗杨震暮夜却金、清白传家,杨老令公一家固守边关、为国捐躯、满门英烈,龟山杨时先生负 千里,程门雪立,载道南归的故事;懂得做人要讲忠、孝、廉、节,讲仁、义、礼、智、信的道理。而且这些孩子都个个体壮如牛。世界上最宝贵的是人,有人就有一切。为此,杨家父子就下决心依靠自己的力量振兴家业。
    40
年代末期,日本鬼子战败滚回了家,台湾回归祖国怀抱,迎来了民族经济复苏的春天。这时杨家四只“小牛仔”已相继长大成人,个个生龙活虎。父母从他们身上看到振兴家业的力量和希望,就把一家多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做资本,用来开办一间小食杂店。父亲当老板,几兄弟分别当营业员、推销员、采购员,辛勤劳累,超过往年做农夫、小贩、放牛娃。几年辛劳,加上一贯的重义守信、热情待客、讲求商业道德,生意日益兴隆,逐渐成为当地一家殷实富商。
食杂店经营成功后,杨家并不满足于既有成就。他们根据中国民间流传的“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的箴言和“小船进不了大海”的谚语,于60年代适应市场需求,因陋就简,增创了一家生产经营味素(味精)的工厂,定名为“味丹厂”。这家工厂开办时,人手不足,资金短缺,厂房狭小,为了节省开支,提高效益,他们来了个全家总动员,人尽其才,合理分工,有的经营食杂店,有的负责办工厂,身强力壮的则两边兼顾,既当店员,又当工人,一人顶两人用,白天黑夜轮番干。为了腾出足够生产经营用地,一家人宁愿挤在几间小屋中睡地板,过着比以往更为艰辛的生活。经过几年奋斗,这家工厂终于由小到大,由土到洋,厂容厂貌焕然一新,生产规模日益扩大,产量质量以及经济效益都逐年得到改善和提高。
   
进入80年代后,这家工厂适应国际经济形势发展的要求,确定了经营管理高标准、技术设备高标准、产品质量高标准的“三高”目标、励志改革创新、遂派出杨清钦率领的考察组到世界各地参观考察,吸取并引进同行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和高新技术设备,革新工艺,降低成本,并新上几个适合民众保健和日用需求的方便面、绿藻饮料等品种。他们推行一套以诚为本,以民为先,质量第一,顾客为主”和“价廉物美,薄利多销,适销对路,送货上门”的经营方针和策略。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提高了竞争能力,赢得了抢占国际市场的胜利。如今,这家工厂已发展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为先进的现代化味精生产基地和跨国集团公司,拥有二十多亿美元资产,味精产品占全球总产量1/4,方便面在日本的销量占该国总量的70%,饮料和营养保健食品(如水蜜桃饮料、绿藻饮料等)的生产也有相当的规模。此外,这家公司还投资银行业、建筑房地产业、旅游业等。味丹企业集团公司总部设于台中,并在越南及大陆上海、杭州等地设有分支机构。集团内部不仅有工业企业、商业企业、金融机构,还有自己的技术研究机构,专用码头和车队,员工总额达万人以上。
   
自我熔铸美心灵
   
人各有志,各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追求。杨清钦常对人说:“人生在世不应光为自己谋生存、图舒适,更不应把眼睛盯在升官发财和追名逐利上,而要尽心尽力地为社会谋福利,向大众献爱心,做一个利国利民,对得起家庭、社会、国家的人。”“人的一生,成名并不难,但真正能为社会做贡献的不多,我们要经常反问自己,是否有心这样做,是否做得好”。他还对子女们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一个人如果能在有生之年,实实在在办几件有利于社会和国家的好事,则他的精神是永垂不朽的”。为此,他在艰苦创业、勤劳发家的同时,时刻不忘关心他人,为社会谋福利,并立志从“我”做起,以加强自身的内在道德修养,培养美好心灵作为实现自己理想目标的起点。
   
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心地好。据当地一些长辈回忆:杨清钦孩提时代,就喜欢为乡邻做好事。村里道路泥泞,一遇大雨就会变得坑坑洼洼,行走不便,清钦见了就悄悄拿起锄头土箕,扒来一些泥沙,把路填平,事后却从不声张,溪上的木桥损坏了,清钦就回家找些木料铁钉,带上工具,把它修好。村里的孤寡老阿婆、老阿伯丧失劳动力,生活不便,清钦总是利用时间帮他们做些挑水、劈柴、洗涮的事。杨清钦说:“我那时还谈不上有多大人生理想及道德修养的追求,但总觉得做人要讲良心,要肯帮助人,人家有急难总得有人帮。”
   
若干年后,杨清钦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祖国传统文化内涵了解的增多,逐渐接受了以“仁”为核心的儒家伦理道德思想,处处以“仁者爱人”、“推己及人”、“关心他人疾苦”、“助人为乐”、“无私奉献”、“向社会献爱心”等规范,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有一次,他在家里看电视,看到一处严重火灾的实况播放,心里很难过,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事后迅即捐出一笔巨款购买了一批先进防火器材,分送给一些消防单位。又一次,他见到台中郊区一些地方缺医少药,就由公司在家乡沙鹿镇建起一座较大型的医院,拥有200多个床位,减轻了民众看病的困难。199110月,杨清钦率领一个由98人组成的访问团到北京访问,一天晚上,先生偕随员数人到琉璃厂看古董,有个摊点向他推销檀香扇。先生见到檀香扇做工精致,有收藏价值,准备购买,但清点发现只有90把,他随即声明: “我要买就得有99把,少一把就不买”。待摊主到库房里凑足了99把,他才买下。有人问他为什么一定要99?他说:“全团共有98人,加上一位向导,共 99人,每人一把,才能体现对每位同伴同样的关爱和尊重,少了一把,叫我怎样处理呢?”又有一次,杨清钦率领50多位台胞到福建湄州湾妈祖庙进香,乘船过渡之际,船上有位村姑向游客推销米糕。先生马上掏钱全部买下分给全船的人吃。返回时船上又遇到一位老丈向他兜售糖葫芦,先生又同样悉数买下,分给大家吃着玩。有人问他过去从无吃零食的习惯,今天为什么却如此嘴馋?他解释说:“我们住在城市里,生活优裕,外出旅游,山珍海味吃得不少,也应该尝尝山村的粗食,体会民间的疾苦”。又说“这位村姑和老伯,没有什么好卖,赚不到钱,把它全部销了,让他们早点回家,多得几个钱,心里也会高兴些”。大家听了,对他的高尚胸怀表示无比钦佩。
   
杨清钦身为世界闻名的企业家和富豪,置身于上流社会,然而他始终保持平民本色,坚持平等待人,平易近人,对家乡父老乡亲尤为热忱,从无高低贵贱之分。他曾给自己定出如下一项待人接物的准则:“富而不傲,贵而不骄,以诚待人,以信律己;会见官员,不以其‘贵’而奉之;会见民众,不以其‘贱’而轻之,更勿以 ‘恩赐’而自居。”1994年的一天,杨清钦回家乡福建泉州祭祖,当地父母官获悉,约定当晚7时宴请他。不料祭祖后有几位乡亲要与他晤谈,如答应他们,势必耽误与泉州市官员见面的时间。他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先会见乡亲,再会见官员,即电告泉州市领导说明原委。他对随行人员解释说:“百姓乃官的父母,官员是百姓的公仆,我怎能本末倒置,置‘父母’于不顾呢?”后终于把会见泉州市官员推迟两个多小时后进行。
   
杨清钦在日常生活中,处处以身作则,讲文明、讲礼貌。外出时不论在车上、船上或飞机上,如有果皮、纸屑等杂物,总是小心装进小塑料袋中,待到站后抛进清洁箱。路上要是见到别人扔的一片废纸,一个烟蒂,一根冰棒棍,总要亲自弯腰将它捡起,放入垃圾箱内。有一次他到北京登长城,见到石阶上有只被人扔下的易拉罐,就赶紧将它捡起,抛到长城外的荒山里。他说:“别小看一只易拉罐,要是游客不小心踩着摔倒了,从石阶上滚下去,岂不是要出大事故了吗?”通过这些小事,足见他遵守社会公德的高尚精神。
   
兴文扶教正世风
   
在熔铸自我美好心灵,提高本人思想道德素质的基础上,从80年代后期起,杨清钦凭借其自身和家庭的雄厚财力,立足台湾,面向华夏神州和世界各地,推行了一项宏伟的社会工程——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促进伟大祖国文明的复兴。先生曾就这项工程的目的宗旨,向人阐析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是中华民族的珍贵历史遗产和精神财富,是我们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繁荣的根基和本源,根深才能叶茂,源远方可流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是维系民族团结的精神纽带,是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重要因素之一,两岸同胞都要热情关注,至诚参与这项活动”。本着这一理念,十多年来,杨清钦身体力行,既出力又出钱,持续不懈地带头作出了如下多方面的努力:建立发展社团组织,为弘扬民族文化扩充社会基础。杨清钦1987年接任了台中杨氏宗亲总会第三届理事长,其后又在台湾相继推动建立了国际尊亲会,国际和平大会,中华国际儒学会,世界儿童爱心基金会,中华青少年协会等十几个社团、协会。任内除向这些社团提供经费资助外,还指导一些社团拓展和丰富任务宗旨,提升文化品位,使之符合民族精神和现实需要。
   
倡修文物古迹与文化遗址,宏扬历史伟人的业绩风范。杨清钦认为,各地留存的文化遗址和文物古迹,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实物见证和历代伟人业绩风范的生动体现,是向青年后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民族传统教育的活教材。为此,他仆仆风尘,多次率团到祖国大陆寻访、考察、选址、立项、捐资修复了一大批文化胜址。据不完全统计,从1991年到1998年止,杨清钦在大陆捐建的重要文化遗址共18项,金额达人民币两千余万元。
   
竭诚支持参与历史文化研究,促进两岸学术文化交流。19926月杨清钦率台北百人歌唱团,首次到北京参加国际演唱会,广交朋友,增进友谊,受到有关单位的欢迎。同年8月又率领由台湾专教授、社会名流80余人组成的文化商贸访问团,到孔子故里山东曲阜考察,并举行祭孔活动,与当地专家学者及孔子后裔亲切会晤交流,增进了对以儒学为主流与核心的中华传统文化内涵的了解。与此同时,杨清钦也多次盛情欢迎,支持大陆学术界,文化艺术界的代表到台湾访问,进行各种形式的交流。并应聘担任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中国诗词协会名誉理事长,炎黄二帝历史研究会名誉顾问,福建省董仲舒杨震学术研究会荣誉会长等职务。
   
带头踊跃捐资兴学,支持各地发展文化教育事业。杨清钦认为重教兴文、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之一。教育事业的兴衰成败决定着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弘扬中华文化,首先要从兴学育人、发展教育事业做起。为此,他早年就在台中家乡创办了沙鹿镇小学,并为台湾一些学校设置了奖学金,以资助和激励贫困学生好学上进;同时也支持当地高等学校办学,并担任台湾中兴大学文教基金会的常务董事。在美国夏威夷也曾捐资办学,为发展华人教育作出贡献。
近几年来,杨清钦先生把支持办学的重点转移到祖国大陆。先后由他捐资创办的学校有:北京郊区的希望工程——清钦学校,福建闽侯县杨厝村希望工程——清钦学校,山西忻州希望工程——清钦学校;由他资助添建教学用房和设备的单位有:泉州鲤城区亭店小学,晋江内坑甘棠学校,晋江许坑小学,山西忻州地区技术学校和师范专科学校,浙江金华师专等。杨清钦先生对支持大陆办好重点高等学校,培养各类优秀人才尤为热心。1996年,他应邀参观北京大学,得知这所大学拟筹办宗教学系,以培养研究宗教理论的专门人才,填补大陆学校的一项空白。对此他非常赞赏,认为这不但有利于提高我国宗教理论水平,并有助于推动中国与世界各地宗教界人士的交往,维护世界和平,当即认捐美元20万元,终于促进了北京大学宗教系的成立。随后又捐资兴建了南京师范大学德风园,为这所高等学府的美丽校园锦上添花。    1997年,杨清钦先生应邀到重庆大学参观访问。获悉该校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原中央大学,目前亦为全国重点大学之一,以培养工程技术人才为主,在我国西南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当即慷慨解囊,捐资支持该校增添教学设施。上述有关学府为答谢与彰扬他“富而重教”、“富而好行其德”的义举和风格,分别授予他“北京大学宗教系高级顾问”、“南京师范大学名誉博士”、“重庆大学工学院名誉院长”、“浙江金华大学名誉校长”、“山西忻州师专名誉校长”等荣誉职务。
   
带头兴办各类社会公益福利事业,提倡崇仁尚义、舍己为人、助人为乐的优良社会风尚。杨清钦发挥早年注重自身道德修养,培养美好心灵的志向与成果,推己及人,把爱心、仁心扩展到五湖四海,处处关心他人疾苦,时时想着为社会谋福利。举凡修桥铺路、扶危济困、扶贫助残、救死扶伤、尊老爱幼等种种利民惠众的事,只要有求于他,他都尽力支持。多年来,他为了使千百万儿童免受小儿麻痹症而遭残疾之苦,每年均捐巨资购买药品,供联合国卫生组织发给贫困国家和地区使用。他返大陆寻根谒祖,见到一些村庄交通落后,医疗卫生条件差,就热情资助修路造桥,建立医院。杨清钦平时自奉十分节约,经常想到“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他痛绝个人豪华侈奢,花天酒地,对家庭子女的日常生活要求也非常严格,但对帮助别人却是有求必应,一掷千金。他曾对人说:“我的金钱来自社会,应当回报社会。儿孙自有儿孙福,无须为他们多积财。他们若是有本事,没有遗产也能自立,如没本事,遗产再多也会败光”。
   
天涯望月共婵娟
   
杨清钦先生入籍台湾前后已有六代,住地台中与大陆相隔数千里,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台湾人。但他始终乡音未改,习俗未变,文化心态不易。他的祖考代代相嘱:要牢牢记住自己的根是在中国福建的惠安县。因此,他魂牵梦萦,时刻惦念着祖国大陆,对大陆骨肉同胞怀着无比的挚爱深情。
90年代开始,杨清钦怀着“剪不断、理还乱”的铭心刻骨的乡思、乡恋、乡愁,仆仆风尘、穿梭往来与海峡两岸之间,每年至少要组团或偕妻子儿女跑一、两趟,足迹遍及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山东、河北、北京、河南、山西、陕西、湖北、湖南、四川、云南、广东、广西、海南等地。其永恒主题就是寻根问祖、祭祖扫墓,推动文化经贸交流,以巩固慎终追远,爱国爱乡之情。
   
杨清钦襟怀坦白,待人谦和,与人无忤,与世无争,人缘关系好,两岸不少高层政要和社会名流与他都时相过从,关系密切。但他无意仕进,淡于名利,不介入各种派别和权力斗争。只要是对社会国家有贡献,坚持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人,不论地位高低、官职大小,不分台湾、大陆,他都一视同仁,以礼相待,同样尊重,但尤重民族气节和人品。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成武将军是一位战功赫赫的抗日英雄,名扬海内外,杨清钦非常景仰他。1994年杨清钦到北京访问,不怕涉“亲共” 之嫌,即专门登门拜访杨将军,与他叙民族情、宗亲谊,亲切地称他为“宗长”,1996年又托人到首都钓鱼台国宾馆为他设宴祝寿。
    1999
年秋,台湾李登辉公然抛出“两国论”,引发两岸关系骤趋紧张。10月中旬,福建省董仲舒杨震学术研究会在泉州举行《董杨历史文化报告会》,诚邀台湾董杨族同胞返乡参加。台湾当局以遭受严重地震灾害为借口,千方百计阻挠拦阻。面对这种困境,杨清钦先生在台湾全球董杨宗亲总会主要负责人及其他一些识之士的支持下,毅然冲破重重阻拦,率领有40多人参加的庞大代表,准时到泉州出席会议。并在开幕式上率众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还慷慨陈词严申坚持一个中国、维护祖国和平统一立场,痛批两国论,获得到会海内外两百多位爱国侨胞的一致赞同。
   
数十年来,杨清钦的夫人和三位兄长,本着同样的文化理念和人生追求,对杨清钦先生为弘扬民族文化所进行的各项工作都十分理解、支持并至诚参与,成为他的坚强后盾。杨清钦夫妇有三男两女,目前分别在台湾、上海和外国学习深造或经商办企业,参与两岸交流,与祖国保持着密切联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他们年年岁岁,望月思乡,殷切期待着两岸兄弟情更笃,天上月更圆,中华民族更加兴盛繁荣。杨 青

 

    来自: 艾新518 > 《国学》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