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馆 / 红楼梦 / 《红楼梦》重点情节梳理2

0 0

   

《红楼梦》重点情节梳理2

2012-07-03  月玲馆

《红楼梦》重点情节梳理2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贾母提出为风姐做生日。方法是凑份子。邢夫人也被叫来了。贾母带头二十两。
贾母命尤氏全权办理。尤氏体恤平儿、鸳鸯并周姨娘、赵姨娘等人,把她们的份子
偷偷还给了她们。而风姐在贾母前应承替李纨出份子,过后又赖掉。
    而到了这天一大早,宝玉便穿着素服偷偷到城郊水仙庵,焚香祭奠投井自杀的金钏儿。
有趣的是,小厮茗烟虽不知被祭者是谁,却可着宝玉的心意说了一番呆话,“保佑二爷来
生变女孩儿,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竟把宝玉逗笑了。宝玉偷偷出门,搞得全家人
着急万分,听戏都不安稳,直到宝玉回来才放心。贾母用“叫你老子打你”相威吓。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宝玉祭金钏儿的事,只有黛玉略猜着一二,因此趁看戏的话头儿,讥讽了他一顿。
风姐的生日宴会仍然继续,从尤氏、众姐妹直至诸丫头纷纷给她敬酒,她推辞不过,
竟喝得有些过量了,于是想躲回家歇会儿再来。没想到贾琏正与鲍二的媳妇偷情,
虽然派小丫头望风,仍被凤姐逮了个正着。风姐醋意大发,先拿平儿出气,并抓住鲍二
家的厮打。贾琏大怒,拿着剑追杀凤姐,被贾母骂住,并留风姐在她那儿过夜。
平儿也被带到怡红院。宝玉先替贾琏向她赔不是,后又拿出胭脂饰品侍候平儿理妆。
    第二天一早,邢夫人带着贾琏来贾母处谢罪。贾母逼他分别给凤姐和平儿赔了不是,
又训斥了几句,几人才和好回家。又听说鲍二媳妇上吊死了,贾琏偷偷打发了二百两银子,
又幸亏王子腾帮忙,方了此事。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风姐正在安慰平儿,忽见李纨带诸姐妹来访。她们名义上是请风姐做诗社的监社御史,
但风姐明白是找她要钱,不得不答应出资五十两。大家正说笑着,管家赖大之母因孙子升了官,
来请贾母等人赏脸去她家喝酒看戏,并顺便替周瑞犯错的儿子向风姐求了情。
    而黛玉因为今秋多游玩了几次,咳嗽病又比往日加重了些。宝钗来看黛玉,叫她看病,
黛玉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非人力可强。宝钗看她的药方太热,应该吃些燕窝才好,
黛玉深为感动,向宝钗叙说了自己寄居,有诸多不便处,宝钗十分理解黛玉的烦难,遂从自
己家里取来燕窝送给她。秋夜漫长,黛玉心有所感,拟《春江花月夜》而作了一首诗,
名曰《秋窗风雨夕》。刚刚搁笔,宝玉披蓑戴笠看望她。黛玉见天色已晚,急忙催他回去歇息,自己才睡下。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贾赦不知何时看上了鸳鸯,便命邢夫人向贾母讨她做妾。邢夫人只知承顺贾赦以白保,一应大小事务,
俱由贾赦摆布。邢夫人先找风姐商量,风姐婉言拒绝,且拿贾母的话暗示这件事的不可为。
看到邢夫人有些不高兴,便想了一个法子叫她自己去说,风姐自己找借口躲开。
但令邢夫人和贾赦十分不解的是,鸳鸯竟拒绝了这个做主子奶奶的好机会,
而且在贾母王夫人面前铰发立誓死也不嫁。贾母气急,深恨儿子的贪婪,媳妇的愚弱。
在邢夫人告诉鸳鸯这件事以后,鸳鸯怕再有人问便躲到园子里,恰好遇到袭人和平儿,
得到二人的深切同情。所以在鸳鸯的嫂子被驱遣来做说客时,不仅被鸳鸯,也被袭人和平儿臊了一鼻子灰。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众人都在贾母处,听说邢夫人来了,便都知趣地回避了。贾母气犹未平,
便训斥邢夫人 “三从四德”,“贤惠太过”,说明鸳鸯对自己、王夫人、
风姐的重要性。数落了她一阵子,邢夫人不敢回言,只站在一旁侍候。直到凤姐、
薛姨妈等人陪贾母斗了一圈牌,说了几句笑话,老太太的情绪才好转过来。正巧贾琏过来请邢夫人,
被贾母撞见骂了他一顿。贾赦“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忍气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嫣红做妾。
第二天,贾母等人到赖大家里做客。宝玉在那儿碰到了柳湘莲,谈论了给秦钟修坟的事。
而薛蟠知道柳湘莲风流倜傥,一直想勾引他到手。今天终于有了机会。柳湘莲心里觉得受了侮辱,
但不动声色,与薛蟠约在北门外桥上见面。薛蟠兴冲冲赶到,却挨了柳湘莲好一阵打,
弄得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才知自己认错了人。薛姨妈要告官捉拿柳湘莲,被宝钗劝住。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呤诗
薛蟠的伤已渐渐好转,但仍装病不肯见亲友。一日突然想到装病总不是长久之计,
不如以做买卖的名义出去逛个一年半载再回来。薛姨妈本怕他生事,不愿他去,却也拗不过,
便同意了。薛蟠走后,宝钗央求母亲,把香菱带到园子里和她做伴。香菱刚到蘅芜苑,
就遇见平儿来找治棒疮的药。原来贾赦看上了石呆子家传的几把古扇,命贾琏弄来。
可恨石呆子死活不卖,后来贾雨村讹诈他拖欠官银,才把扇子弄来。贾赦因此埋怨贾琏无能,
贾琏嘟囔了几句,便挨了父亲的一阵好打。
香菱在园子里住下以后,黛玉自愿给香菱当老师教其写诗。香菱本是有悟性的人,
又苦读勤思,读诗竟然颇得要领。由于第一、二首诗做得不太好,更是疯魔了一般,
竟然在梦中得了八句诗。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第二天一早,香菱便把梦中所得之句写了出来,得到大家的一致赞许。正说着话,
听丫头们说来了一帮亲戚。原来是邢夫人的兄嫂及女儿岫烟,李纨的寡婶并两个妹妹李纹、
李绮,宝钗的叔伯弟、妹薛蝌与宝琴,还有风姐之兄王仁,大家凑巧了一齐赶来。
众人十分高兴,尤其是宝玉更是兴奋嗟叹。贾母尤其喜爱宝琴,逼着太太认她做干女儿,
大家都以为这会引起黛玉的醋意,谁知黛玉竟浑然不觉,宝玉问清原因才明白黛钗之间早已疑团冰释。
由于人多热闹,又赶上冬天第一场雪,大伙决定在芦雪庵另起诗社。大雪纷飞,
除岫烟外,众人都穿了一色的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的斗篷,好不齐整。湘云和宝玉两
个更是别出心裁,竟拿来生鹿肉烤着吃。平儿也有幸加入,但她褪掉的镯子奇怪地少了一只。
●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大家来到地坑屋里,开始依题即景联句。凤姐虽一向不太识字,却以“一夜北风紧”句
开了个好头。随后大家争先恐后,大展其才。尤其是湘云、黛玉、宝琴三个,更是你争我抢,
毫不相让。评判结果,自然又是宝玉落第,李纨于是罚他到栊翠庵向妙玉求一枝红梅来。
宝玉果然不负众望,取来一大枝梅花。于是邢岫烟、李纹、宝琴、宝玉各作了一首“咏红梅花”。
正热闹处,贾母赶来,并带领大伙儿到惜春屋里取暖猜谜。可惜惜春的画仍没作完,
贾母着急地催促。后来凤姐薛姨妈找来,大家又说了一会儿笑话。恰值宝玉和宝琴雪下
折梅回来,贾母便问到宝琴的生辰八字,似有为宝玉说亲之意。薛姨妈便委婉告诉贾
母宝琴已经定亲的消息。第二天,大家又齐聚暖香坞,做起猜灯谜的游戏来。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宝琴将自己素日所作的十首怀古诗拿出来,众人品评了一番,独宝钗说后两首怀古
诗(蒲东寺,梅花观)史鉴无考,要求另作,黛玉、李纨反对。
袭人的母亲病重,风姐打发袭人回去,车、服装饰俨然大家气派。袭人因母亲病故
不能回来,风姐又派人送去铺盖。袭人去后,由晴雯和麝月负责宝玉的饮食起居。
这天夜里,麝月出去,晴雯跟着出去吓唬她,天寒穿得又少,第二天一早就感冒了。
宝玉派人偷偷地请进大夫来,大夫看到如此精致的房间,竟以为是给绣房里的小姐看病,
后来才知是个丫头。但宝玉看到药方中有枳实、麻黄等虎狼药,便打发了这个庸医出门,
又叫茗烟请来相熟的王太医,开了一剂平和的方子。宝玉一一安排妥当,才来到贾母处吃饭。
风姐她们正在商量天气冷了,要姐妹们以后在园子里吃饭。王夫人、贾母皆赞同。
●第五十二回  俏平作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宝玉记挂着晴雯,饭后便急急地赶回来,却发现麝月被平儿叫出去说话。宝玉好奇,
便偷偷地到窗根下偷听,原来平儿告诉麝月她的虾须镯是被这里的小丫头坠儿偷去。
平儿怕这件事万一张扬出来,让宝玉和袭人面上无光,也怕老太太生气。所以她骗风
姐是自己丢掉的,以免她起疑。宝玉听后又赞又叹,把此事告诉了晴雯,晴雯是个
火爆脾气,哪里容得这种事发生,到底寻了个借口把坠儿打发了出去。
由于舅父过生日,宝玉一早就穿着贾母给的孔雀毛做的大衣出了门。晚上回来却唉声叹气,
原来大衣被烧了一个洞。怕老太太知道不高兴,就连夜去找匠人织补,但却无人能揽这个活儿。
晴雯虽在病中,只好坐起来挣命,用孔雀金线界密了才不露痕迹。宝玉虽然怕她添病,
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只有她一人会界线。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晴雯将雀金裘补完,几乎力尽神危,宝玉急忙请医服药,
以后又每天变着法儿要汤要饭调养,渐渐地才好了。
腊月已至,离过年越来越近了。荣宁两府也算是很热闹的。贾珍忙着祭祀的事情,
贾蓉则进宫领取了春祭的恩赏。父子俩又忙着收验马进孝缴来的钱粮及各种杂物,
竟发现少于往年,不免埋怨如今的开支越来越大,进项却越来越少了。贾母等有封
诰的人先进宫朝贺,随后来到贾府宗祠祭祀。祭祀过程庄重严肃,严格按照长幼次序进行。
祭祀完毕,众人又回到荣府,贾赦贾敬带领子弟给贾母行礼。然后,每天喝酒看戏。
不觉到了十五,晚上贾母又摆酒设家宴,遍请诸位亲友。虽然宗族中人未来全,也算是很热闹的。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除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吃饭期间,戏台上的演员们一直未停止演出,贾母非常高兴,说了一声“赏”字,
贾珍等便让下人往台上大把撒钱,十分热闹。随后贾珍贾琏等给贾母薛姨妈等斟酒,
然后退下。袭人母亡,主子赐银四十两,袭人感激不尽。宝玉给黛玉斟酒,黛玉未喝,
宝玉自饮,凤姐讽刺宝玉喝冷酒。
歇了戏,又有人带进来两个说书女先生。因为题目是“风求鸾”,讲的又是陈腐的
书生与小姐相遇的故事,于是贾母发了一通见解,认为这些故事都没有现实根据的,
是作者编造出的,而真正大家闺秀不是这样的。凤姐趁机对贾母的高见奉承了一番。
随后大家击鼓传梅,捉住贾母和风姐每人讲了一个笑话,贾母讲小媳妇喝猴儿尿的笑话,
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接着院子里又放起各种焰火来,十分美丽。
 
《红楼梦》情节梳理之五
【情节脉络】
第五十五回至第七十八回为第四大段
    第五十五回,是这一大段的开端,也是全书的一个转折点。读者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此后的贾府,已经走上了无可挽救的衰败之路。在第二回书中,冷子兴说贾府“如今外
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但从五十五回开始,贾府不仅“内囊”已经
尽上来了,而且“外面的架子”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这一大段,是通过以下七个层次顺序展开的。
    1、第五十五回一开始,就写道:“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
能理事……谁知风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
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凤姐病倒,在贾府可不是小事。接着又写王夫人有
许多“吊贺迎送”之事,“应酬不暇”。于是府中群龙无首,引出了“探春理家”。
探春是一位有男子气概的小姐,接替风姐“理家”,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她的庶出的地位,
府中上下的重重矛盾,造成了探春的困境,如其生母赵姨娘就首先出来与她为难,所以,
探春理家虽有些小改良,但也不能改变贾府衰败的趋势。
    2、第五十八回至六十一回,写了一连串的“嗔莺叱燕”、“召将飞符”、茉莉粉、
蔷薇硝、玫瑰露、茯苓霜的故事。也许读者对此不感兴趣,但就《红楼梦》全书而言,绝非可有可无。
    这些情节,充分表现了此时的贾府,上上下下矛盾重重,一片混乱。尽管“刚刚倒
了一个巡海夜叉(指凤姐)”,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指探春、李纨、宝钗)”,但是,
由贾府固有矛盾交织在一起所产生的这种混乱,已经是无法制止或清除的。这时,不仅探春、
宝玉已深有家势败落的预感,就连“下人”们,如柳家的也感到了“别说这个,有一年连
草根子还没了的日子还有呢,我劝他们,细米白饭,每日肥鸡大鸭子,将就些儿也罢了!”总之,一片混乱,败势已成。
    3、紧接着,第六十二至六十三两回写了“寿怡红”的前前后后。这时的贾府,似乎
只有在贾宝玉的怡红院里还有一些欢乐,女孩子们的天真无邪,贾宝玉的平等自由的思想观念,
构成了这“黑暗王国中的一线光明”。而酒令签语,也隐约预示了人物的命运和结局。
    在这短暂、局部的欢乐之后,接着写的就是尤氏姐妹的悲惨命运。
    4、在贾琏偷娶尤二姐的情节中,王熙凤先是被蒙在鼓里的失败者,但她知道实情以后,
则后发制人,施展权术,把尤二姐骗进了荣国府,迫害致死,转败为胜。同时还敲诈宁府,
大捞银子;并置张华于死地。凤姐的手段不可谓不毒辣,但读者也应该看到,此时的王熙风,
与当年协理宁国府时相比,也有了微妙的变化,有病在身的王熙风不仅先被暗算,
而且是费尽心机(请看她说服尤二姐人府时的语言、动作),采用“借剑杀人”的手段才达到目的,
当年的“杀伐决断”似已大减。而由此所反映出来的贾琏、凤姐之间毫无信任可言的尔虞我诈的夫妻关系,
更透露出风姐命运可悲的一面:她也是“薄命司”中“金陵十二钗”之一(参阅第五回)。
    5、第七十一回写贾母八旬大寿。以贾母的地位而言,这应该是极隆重极显赫的
一次“大典”,然而实际上,却是死气沉沉、草草收场。而且就在祝寿的当天,
王熙凤遭到了邢夫人的尖刻的嘲讽。对王熙凤来说,简直是一次不可容忍的突然袭击。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邢夫人与风姐的矛盾的背后,隐藏着邢夫人与王夫人、
贾母的错综复杂的矛盾。正如探春所说,整个贾府中人,“一个个都像乌眼鸡似的,
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6、种种矛盾冲突,酿成了第七十四回所写的“抄检大观园”。这一场风波的
直接导火线是傻大姐拾到一个绣春囊。贾府上下的淫乱之事,本来不少;一个绣春囊,
实在用不着大动干戈。在邢夫人的心腹王善保家的挑拨下,王夫人与风姐决定抄检大观园。
但是抄检的结果,却是王善保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孙女儿,又气又臊。”
    抄检大观园,就是贾府的“自杀自灭”。正如探春所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
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7、第七十五至七十八回,主要写抄检大观园之后王夫人到怡红院“阅人”。
所谓“阅人”,就是藉抄检的气氛来查看是谁“勾引”了她的宝玉。实际上她早
已心中有数。在她内心深处,整治晴雯等人,比与邢夫人斗法更为重要,正如她自
己所说:打谅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
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第七十七回)
    于是,晴雯首当其冲,被逐屈死;四儿等也被赶出大观园。这就是抄检大观园的结果。
主人们勾心斗角,奴婢们蒙受灾难。贾宝玉作为这个家族的叛逆者,则站在奴婢的一边,
对她们的不幸,寄予极大的同情,但于事无补,唯有无限的悲愤。
与“自杀自灭”相呼应的,还写了贾府的经济日趋窘迫:用上等米作的饭,已经只够老
祖宗一人食用了,只好“可着头做帽子,要一点富裕也不能的”(第七十五回);王夫
人翻箱倒柜也找不出二两可用的人参(第七十七回)……此外,中秋节的悲凉,宁国府
的乌烟瘴气(第七十五回),都显示出了贾府的没落与衰败。
【章回简介】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年事过后,风姐流产了。每天请医服药,不能理事。由于家务繁忙,王夫人一人无力支撑,
只好请李纨、探春来管理诸事,并委托宝钗协助她们。由于往来回话不太方便,
二人约定每天早晨到议事厅会齐办事,到中午才回房。由于探春是未出阁的姑娘,
李纨又一向温和,下人们竟有些放肆。赵姨娘的弟弟死了,探春按旧例赏银二十两,
遭到赵姨娘的抱怨,说她对舅舅刻薄。这下伤了探春的自尊心,因为她是不承认赵姨
娘是她母亲的。随后探春又做主取消了宝玉、贾环等人学里的公费,因为他们的纸笔
钱已分发到个人。探春的所作所为令凤姐和平儿意识到她的厉害,所以对她小心翼翼,
十分恭敬。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贤宝钗小惠全大体
宝钗用朱子言论指导理家,探春却不然。探春理家,于千头百绪中又发现一曲处弊端。
一是姑娘丫头们每月都有月银,但头油脂粉钱又要由府中出钱采购,而这些人往往偷工减料,
拖拖拉拉;另外,园子里每年花木果蔬甚多,却疏于管理,浪费了许多。于是,
她们决定首先免掉头油脂粉钱,然后学习依赖大家管理园子的方法,把园子中的花草、
果木、稻田等交给专人管理,多劳多得。这样既调动了她们的积极性,每年也省了四
五百两银子的支出。因当时平儿在场,探春便埋怨风姐的虑事不当,但平儿一张巧嘴
说得众人再无话可说。探春因庶出而难过。
几人正在议事,又有甄家派人送了礼单过来。在贾母处,碰见甄家几个体面的婆子,
她们说他家也有一个宝玉,不仅长相与贾宝玉一样,脾气性格也无二致。贾母听说十
分高兴,宝玉却既向往又有些迷惑,竟先在梦中到了甄府,梦见了甄宝玉。醒后方
知道是镜中影儿。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王夫人领宝玉会见甄宝玉。一天,宝玉到蘅芜苑看望了湘云,又到潇湘馆看望黛玉。
遇到紫鹃穿着单薄,在回廊上做针线,宝玉摸了一下她的衣服,便被紫鹃训了一顿,
坐在山石上发呆。紫鹃听说后又回来劝慰,得知每天送的燕窝是宝玉求老太太给的,
紫鹃借话头告诉他,黛玉明年就要回苏州林家。宝玉听了,如雷轰顶,呆呆地回到怡红院,
后来失去了知觉。贾母王夫人着急大骂紫鹃。幸亏宝玉见到紫鹃才哭了出来,
而且他抓住紫鹃,死也不放手。紫鹃因自己的顽话引出这样大的事,只好尽心侍
候宝玉大愈。而黛玉听说宝玉如此情形,未免又多哭了几场。
一天,宝钗和薛姨妈不约而同来看黛玉。大家谈到薛蝌与岫烟的婚事,薛姨妈不
禁讲到“千里姻缘一线牵”并开玩笑说黛玉与宝玉正适合,羞得黛玉只和宝钗算账。
这时,湘云拿着一张纸片进来,湘云、黛玉都不知是什么东西。原来是岫烟典当衣服的当票。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由于宫里的一位老太妃去世。贾母等有诰命的必须每天入朝随祭。要有一个月才能结束。
因此,尤氏告了假,协理荣宁两府事宜。薛姨妈也搬进潇湘馆,精心照顾黛玉。又由于上有规定,
有爵之家在一年内不许有筵宴音乐,因此尤氏等人商量把唱戏的十二个女孩子打发出门。
但这些女孩子都不愿出去,便分在各房使唤。
一天天气甚好,宝玉拄了一枝拐杖出来闲逛。遇到湘云等人,被他们取笑了一番,
十分不好意思。宝玉仰望杏子想到“绿叶成阴子满枝”,邢岫烟再过几年也“绿叶成阴子满枝”了。
见雀落枝头乱啼,又发感叹。又遇一婆子因藕官在园内烧纸钱而要治她的罪,便上前保护。
见到黛玉,也比以前瘦多了,二人不禁相对流泪。
芳官的干娘掌管着她的月钱,却让芳官用她女儿的剩水洗头,引起了芳官的极度不满,
二人大闹。幸亏晴雯、麝月等人出面,强言压住,那婆子才不再闹。芳官说明藕官烧纸是
因与药官同演夫妻,药官死后,又与蕊官演夫妻,温柔体贴,但还怀念药官,帮她烧纸。
宝玉听说后,不免欢喜悲叹了一回。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一天清早,看见苑中土润苔青,原来夜里下了场春雨。由于湘云两腮发痒,
宝钗便命莺儿到黛玉处取一些蔷薇硝回来,蕊官也想去看看藕官,因此二人结
伴到潇湘馆。莺儿顺便编了个花篮送给黛玉。由于黛玉要去蘅芜苑吃饭,藕官便同莺儿、
蕊官先行一步。几人在柳堤旁停住,看莺儿编柳条花篮。正巧春燕过来,
便提到藕官烧纸和芳官洗头的事情,春燕不禁抱怨起自己的妈妈和姨妈两个人来。
又说这片园子是她姑妈管理,一根草也不许人动。恰巧她姑妈赶来,看到莺儿
摘的花十分心疼又不敢说,只好拿春燕出气。春燕的妈妈也过来骂女儿。莺儿等
替她解释不成,反被抢白一顿。春燕哭着回到怡红院,那婆子不听袭人和麝月的劝解,
仍然要打女儿。春燕便直奔宝玉身边叙述了一遍原委,宝玉十分生气。
直到平儿发话那婆子才不敢声言。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宝玉因为知道春燕的妈妈得罪了莺儿,便要她们娘俩前去道歉,
莺儿一笑了之。蕊官顺便
托她们带了一包蔷薇硝给芳官擦脸。贾环正在怡红院,便向宝玉要一点,
芳官不想将蕊官赠物转送给他,便拿了一包茉莉粉给他。别人倒可,
赵姨娘不甘心受辱,再加上夏婆子的挑唆,便怒气冲冲来怡红找芳官算账。
藕官、豆官等人也来帮助芳宫,几人打成一团。幸亏平儿、探春等赶来?,
才制止了这次争斗,偏巧告密的事又被夏婆子的女儿小蝉知道。因此小蝉与
芳官在厨房里见面时吵了几句。芳官因一向与柳家五儿关系好,便向宝玉讨了一
瓶玫瑰露给五儿,并答应让五儿在宝玉房里当差。柳嫂又送了一半给侄儿,
恰被赵姨娘的内侄钱槐看见。而五儿的舅妈也回赠柳嫂一包茯苓霜。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柳氏正在厨房分配各房菜馔。忽然迎春房里的司棋派小丫头莲花儿来要一
碗炖鸡蛋,柳家的便抱怨鸡蛋很贵,二人争吵了一会儿。随后司棋便带领众人到厨房,
摔盘摔碗,闹了一通。诸事平定,柳氏才把茯苓霜拿给五儿。五儿便偷偷到怡红院,
送了一半给芳官。恰好遇到林之孝家的,五儿支支吾吾的神情引起了她的怀疑,
因为近日太太屋里少了几样东西。偏巧莲花又说在厨房见到了一瓶玫瑰露,
林家的便把五儿母女交给风姐,五儿遂被软禁。平儿暗中打听,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原来是赵姨娘命彩云偷了太太屋里的玫瑰露,而五儿之物却是芳官赠送的。大家因为其
中牵扯到赵姨娘,怕又惹探春生气,便商定这事由宝玉揽下来。这样既洗清了五儿的冤枉,
又伤不到探春的体面。风姐知道后,仍要责罚太太屋里的丫头,平儿劝她得放手时须放手,风姐方罢。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宝玉和宝琴的生日到了,大家赠送了寿礼,又拜了寿,吃了面。恰又知道今天
也是平儿和岫烟的生日,大家便凑了份子置酒同乐。宝玉嫌雅座无趣,大家开始行起令来,
探春做了令官。其中黛玉失言提到上次玫瑰露事件,后悔不迭。而宝玉和宝钗对点子时,
用的典有些不祥。众人正乐,却不见了湘云。后来发现她醉卧在一个石凳子上,香梦沉酣,
四面芍药花落了一身,围着一圈蜜蜂。宝、黛于花下说话,黛玉赞探春,宝玉也赞探春.
黛玉为贾府后手不接忧虑,宝玉却说再后手不接也少不了他和黛玉两人的。
饭后一群丫头在斗草玩耍,不慎把香菱的新裙子弄污了。宝玉赶忙拿了袭人的一
模一样的新裙子给她换上,又把香菱的夫妻蕙和并蒂菱挖坑埋了才算心安。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中午大家欢聚后,袭人和宝玉房中的其他丫头决定凑份子单给宝玉过生日,
遂早早地关了门,卸了正装,准备喝酒。宝玉提议占花名儿,但丫头们都不识字,
便拉来了钗、黛、李纨和探春、香菱等人。游戏开始,宝钗掣的是一支牡丹,
探春的是杏花,李纨的是老梅,湘云的是海棠,麝月的是荼藤花,香菱的是并蒂花,
黛玉的是芙蓉,袭人却取了一枝桃花。二更以后,钗、黛等各回房歇息。姑娘们走后,
宝玉与丫头又玩到四更。早晨醒来才发现芳官竟是与宝玉同榻而眠,大家又笑了一回。
而令宝玉受宠若惊的是,妙玉送来了一张生日贺笺,署名“槛外人”,宝玉不敢贸然回复,
请教了岫烟,才回了个帖子,署名“槛内人”。
而一直在道观修炼的贾敬,由于吞服金丹烧胀肚腹而死。尤氏命人飞马给贾珍父子报信,
又请继母带妹妹来看家。贾珍父子表面哭得死去活来,暗中却与小姨调情。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
贾敬去世,贾珍贾蓉为礼法所拘,必须在灵前做悲苦状,但在人散后,仍抽空与
小姨子们厮混。宝玉每天穿孝,到晚间才回。一天没有客人来,宝玉便抽空回到怡红院,
见晴雯等人在赌瓜子玩。宝玉看望了风姐后又来到潇湘馆,见黛玉面带泪痕。
宝玉劝黛玉不要作践了身子,急而生悲,滚下泪来。宝钗随后来到,二人共同欣赏黛玉
才写的几首分别以西施等五位有才色的女子为题的小诗。立意新奇,宝玉题为《五美吟》。
第二天;贾母王夫人回来,到贾敬灵前痛哭了一场。随后贾母便病倒了,贾敬送殡那天也没有去。
由于办丧事,贾琏和尤氏二位小姨已混得很熟,并与尤二姐互相有意,互送了荷包和九龙瑕。
在贾珍父子的怂恿和帮助下,贾琏不顾国孝家孝,偷偷置了房子,要娶尤二姐作二房。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娘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贾琏终于如愿以偿娶了尤二姐作妾,并且越看越爱,后来竟直以奶奶呼之,算计着凤
姐的病不得好,等她一死便把二姐扶正。贾珍一向与尤氏姐妹交好,一次打听着
贾琏没有过来,便骑马到了尤舍。尤二姐和尤母找了个借口出去,只留三姐和贾珍取乐。
贾琏来后便直奔卧房,二姐酒后有些羞色,为三妹的终身担忧。贾琏便到正屋,
希望把他俩的事情搞定。但没想到尤三姐不但风骚,且十分泼辣,把贾琏、贾珍骂了
一通,二人都很惭愧。但贾珍仍不放弃,二人暖昧之极。一天,三姐终于表示改过守分,
而且好像意有所属。正说着,贾琏被家人叫走,只留下兴儿服侍。二姐便向兴儿打听荣府之事,
兴儿便告诉她风姐泼辣,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平姑娘漂亮,心眼又好,
但还经常被挑毛病;寡妇奶奶李纨是个大善人。林薛二位姑娘天下无双等等。
说话幽默有趣,逗得众人都笑了。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接着尤三姐又问到宝玉,兴儿便告诉她们宝玉素日不同于别人的呆处、痴处,
二姐竟深为感叹。正说笑着,来人告知贾琏近日要往平安州去,三姨的事情要早定夺。
二姐终于打听出三姐钟情的人是冷面郎君柳湘莲,并告诉贾琏三姐是说到做到的人,
务必按她说的办才好。可喜的是,贾琏竟在去平安州的路上遇见漂泊无定的柳湘莲,
于是把三姐和湘莲的婚事议定,湘莲送了祖传鸳鸯剑做信物。后来湘莲见到宝玉,
得知尤氏姐妹的不检点处,便十分后悔,终于找了一个借口,要回鸳鸯剑退婚。
三姐听到湘莲和贾琏的说话,便知湘莲嫌弃自己淫荡无耻,竟拿剑在二人面前自杀了。
湘莲此刻才知三姐不但绝色,而且刚烈,扶尸大哭一场。又遇三姐托梦诉说衷情,
更加悔恨,竟拿剑削掉“烦恼丝”,随一个道士飘然而去。
●第六十七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柳湘莲的事传到薛家,薛蟠和薛姨妈都很难过。唯有宝钗毫不在意,
只道这是前生命定的事情,并催促哥哥把从江南带来的货物搬出来并治酒感谢伙计。
她则把一些玩意儿打点清楚,分头送给园里众姊妹,连贾环也没落下。“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
且又加厚一倍。”谁想黛玉看到这些家乡土物,竟触景生情,伤感了好一阵子,
感叹无父母兄弟,客寄亲戚家中。幸亏宝玉不时说些玩笑话逗她开心,她才不好再流泪叹息。
袭人因宝玉出门,便出来到风姐处闲坐,发现风姐平儿神色不同往常,
一会儿便告辞回家。原来平儿听到小厮们说什么“新奶奶旧奶奶”,
便告诉了凤姐。风姐疑心大起,叫来常跟贾琏的小厮旺儿和兴儿审讯。
二人害怕风姐的威势,终于把贾琏怎样认识尤二姐、何时婚娶、新
房子的地址等和盘托出,并提到贾珍父子的怂恿。凤姐听后,气得两眼发直,
终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风姐心下早已算定,只等贾琏前脚走了,便命匠人收拾装饰厢房。一切就绪以后,
便让兴儿带路到二姐门前。二姐虽然吃了一惊,仍整衣以礼相见,而且谦恭谨慎。
见凤姐俏丽若三春之桃,说话又和颜悦色,人情人理,便认为小厮的话是因不遂
心而诽谤风姐,因此竟把风姐当作知己,并跟从她搬进大观园,先在李纨处住下。
风姐又变法将尤氏的丫头退出,另派一心腹服侍,但几天后,便开始刁难二姐,
二姐有苦难言。凤姐又挑唆二姐的前夫张华状告贾琏“国孝家孝之中,强逼退亲,
停妻再娶”,暗地里又打通官府,判张华无赖诬陷良人,只传贾蓉对词。
有此借口,风姐怒气冲冲来到宁府,把尤氏、贾蓉大骂一通。吓得贾蓉跪下哀求
并自己打嘴巴子。风姐仍哭闹不止,把尤氏揉搓得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
后又软语与尤氏母子商量,如何骗过老太太、太太等人。然后凤姐赚得
五百两银子高兴而返。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风姐从宁府回来后,又向二姐诉说了她如何操心救众人无罪,
二姐反而感激不尽。随后,风姐带二姐见了贾母、太太及诸姊妹,
得到众人的赞许,二姐也搬进厢房来住。但风姐仍使人暗暗调唆张华,
叫他要回原妻。不想贾蓉已暗暗打发张华迁回原籍。贾琏替父亲办事很顺利,
贾赦很高兴,赏了他一个丫头秋桐作妾,贾琏便对二姐冷淡下来。风姐却作出软弱的样子,
一面挑唆秋桐拿各种脏话辱骂二姐,又指使丫头们虐待二姐,尤二姐吃了暗气,
便渐渐黄瘦下去,所怀的男胎也由于庸医乱开药而失去。风姐于是找人算卦,
得知是属兔的阴人冲犯而致。秋桐属兔,知道后大骂不止。尤二姐终于不堪凌侮,
吞金而逝。贾琏大恸,搂尸大哭不止,找风姐要银两治办棺椁,只得了二三十两。
幸亏平儿偷出了二百两银子给他,才得以完葬。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由于近来不如意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宝玉的心情十分郁闷。一天早晨,
湘云打发人叫他出去瞧好诗。原来是一首《桃花行》,声调悲凄,宝玉读后不
禁滚下泪来。因此时万物逢春,这首诗又写得十分好,大家遂决定改海棠社为桃花社,
推黛玉为社主。又有贾政来信说六月回京,探春等人忙替宝玉临摹功课应付检查。
    一天湘云无聊之际,看见柳花飘舞,便填了一首《口梦令》,引起众人填词的兴趣。
经过抓阄,宝钗拈了《临江仙》,宝琴拈得《西江月》,黛玉拈了《唐多令》,
宝玉拈了《蝶恋花》。众人看了黛玉的唐多令后认为太悲了。宝钗仅以一句“白
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便赢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贾政回家以后,大小事务一概置之度外,只与母亲妻子等共享天伦之乐。今年八
月初三是贾母的八十大寿,由于亲友太多,贾赦贾珍等议定在荣宁两处同时开筵。
来拜寿的南安太妃、北静王妃还会见了黛、钗、探春等人,且分赠了礼物。
这几天,尤氏一直住在荣府,帮助处理大小事务。一次尤氏发现角门无人看管,
便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谁想她们不但不来,反而说了一大堆反驳的话,
把尤氏气得冒火。于是风姐命令把这两个婆子绑了。但由于其中一个婆子是邢夫
人陪房费婆子的亲家,费婆子进了谗言;邢夫人便当众向风姐求情,让风姐没脸。
风姐只有偷偷地哭,以免被贾母知道了会生气。
鸳鸯因到园子里传贾母的话,在山石后竟撞见司棋与一个小厮幽会。司棋害怕被张扬出去,
两人给鸳鸯磕头不止。鸳鸯保证不外传。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鸳鸯被司棋死死拉住,直到有人叫她才得以脱身。那个小厮是司棋的表弟,
这次吓得竟不知去向。司棋又气又怕又羞,竟得了大病,幸亏堡鸯劝解方好些。
遣鸯随后去看望风姐,得知她又得了病。贾琏藉机向她诉说如今后手不接,
请她偷出老太太的金银家伙来典当。
鸳鸯走后,贾琏风姐正在议论家里的烦难,夏太监又打发人来借银子,
凤姐只好当着来人的面去典当。
这时又有旺儿媳妇来求贾琏凤姐,要太太屋里的彩霞为妻。彩霞知道旺儿
之子吃喝嫖赌无所不为,遂不乐意。贾琏听说旺儿的儿子如此不成器,便没有再作主张。
不想凤姐早已遣人叫来彩霞的父母,他们本不情愿,但由于是凤姐出面,
只好很爽快地答应了。而彩霞因一向与贾环有旧,便偷偷地让妹子找赵姨娘说明。
赵姨娘听了十分愿意。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因贾政不太同意现在就让贾环纳妾,赵姨娘便告诉他宝玉已经有了等等。
丫头小鹊听到赵姨娘说了宝玉一堆坏话,便赶忙到恰红院告诉宝玉做好明天
被盘问的准备。宝玉和丫头们马上紧张起来,大家都陪宝玉准备功课。忽然,
晴雯出了个主意,借口宝玉夜里被吓着了,这才躲过。谁想此事引起了贾母的警觉,
开始盘查夜间聚赌的人,竟包括迎春的乳母在内。
探春、黛玉等姐妹去迎春处劝慰,正遇见迎春的乳母在屋里牢骚,不说自己拿
小姐的发饰去典当,却抱怨小姐多花了她们的钱;探春十分生气,偷偷遣人叫来平儿,
那媳妇才不敢多说话而退下。没想到的是,大家在为迎春抱不平,
她自己却无事人一般,拿着《太上感应篇》在读。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贾琏要鸳鸯偷老太太的东西典当的事,不知怎么被邢夫人知道了,邢夫人
便逼贾琏再弄二百两。风姐只好典当了一个金项圈应付。忽然,
王夫人怒气冲冲地赶来,掏出邢夫人转交的绣春囊责问凤姐。风姐跪下解释了
一番,王夫人才相信不是她的。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赶来,说了几句晴雯的坏话,
王夫人唤来晴雯盘问。为了查镜物主,她们决定搜检大观园。在怡红院里,
晴雯愤怒地倒出了所韦东西,并无私弊之物。在探春室内,探春不但顶撞风姐,
还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记响亮耳光,痛骂狗仗人势的奴才。更令王善保难堪的是,
在她外孙女司棋的箱子里搜出了司棋和潘又安互赠的私物。凤姐却暗自高兴,
命人将司棋监守起来。在惜春的丫头人画那儿搜出了些男人的东西,
原来是珍大爷赏她哥哥的暂寄她这儿的,虽然贾府规定不准私传物件,但尤氏等
人都很同情入画。唯有惜春坚决要打发她走,并抢白尤氏一顿,声称要和宁府断绝往来。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尤氏跟惜春赌气出来,便到了李纨那儿,与众姐妹说笑了一会儿方才转怒为喜。
而宝钗因为诸事不太遂心,便找了个借口搬出去了。从李纨处出来,尤氏又陪贾母说
了一会儿话才回到宁府,见贾珍等人仍在聚赌戏娈。贾母听说甄家被抄而不自在。
转眼就是中秋,贾赦贾珍等人陪贾母在凸碧山庄赏月,大家击鼓传花,捉到者讲一
个笑话。贾赦讲的父母偏心的笑话,无意中刺痛了贾母。而宝玉因贾政在场,
不敢随意说笑,只好即景作了一首诗;贾政为了讨母亲欢心,便奖励了宝玉两把扇子。
而贾环做的诗也大有进益,只是仍露出不乐读书的意思,所以贾政不太高兴;
贾赦读后,却对贾环大加赞扬,并说到将来必定是贾环承袭官爵等语,被贾政劝止。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贾赦等人走后,贾母环顾四周,见少了宝钗、宝琴,风姐和李纨,
愈发觉得冷清许多。但因母子团圆,贾母高兴,虽夜深仍不撤席。忽然有
人来报,贾赦出门崴了腿,邢夫人便匆忙回去了。而宝玉因晴雯病势加重,
也早回去歇息。只有尤氏、王夫人陪着贾母,恰又有笛声传来,气氛凄凉,大家不禁伤感起来。
而黛玉也因对景感怀而俯栏垂泪,只有湘云拿话宽慰她,并责怪宝钗自食其言。
二人说到诗社,便豪兴顿起,到凹晶馆赏月联句。
●第七十七回  俏丫环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中秋过后,风姐的病好了些。配药时需二两上好的人参,但翻箱倒柜,
只找了些碎末,幸好宝钗找人兑齐。
王夫人知道了司棋的事情后,既惊又怒,便命令把她带出去发配。
迎春虽有些不舍,却也没有办法。撵走了司棋,王夫人来到怡红院,把病中的晴雯,
还有爱和宝玉说笑的四儿、芳官一起打发出门。宝玉心中大恸,却也无可奈何。
由于王夫人说出的全是平日大家的顽话,而唯独没有挑袭人等人的不是,宝玉不禁有了点疑心。
宝玉终究放不下晴雯。一天,他偷偷地跑去看晴雯。见晴雯枯瘦如柴,病势沉重,
宝玉只有呜咽。而晴雯见到宝玉,既难过又感到安慰,且极不平自己如何担了个虚
名。二人交换了贴身穿的小袄,宝玉悲痛离去。当夜竟梦见晴雯死去。而芳官、藕官、
蕊官三人被打发出去后,都削发做了尼姑。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打发走了晴雯等人,王夫人又找了个机会,向贾母回明晴雯的种种不屑之处。
贾母虽一向喜欢晴雯,却也无可奈何。又听说袭人的种种好处,便对宝玉身边的事放了心。
王夫人和风姐劝宝钗再回园里住,终未成功。而宝玉看到宝钗已去,又想到晴雯、
司棋等人,心中正伤感时被贾政叫去。原来众人正谈论“风流隽逸,忠义慷慨”
的林四娘,兴致所到,贾政便命宝玉、贾环和兰儿分别作诗一首,赢得众人的一致赞誉。
宝玉听丫头说,晴雯去做了芙蓉之神,宝玉见园中去了司棋等五个,又去了
宝钗一处,大观园不久要散,悲痛不已,只想与黛玉、袭人同死同归。
后来竟然神思意想,作了一篇《芙蓉女儿诔》,在月下美蓉花前哭着读了出来,
其中充满了对晴雯的赞美,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和眷恋,并对残害晴雯的行
为表示了愤恨。祭祀完毕,正准备回去,不想从芙蓉花中走出一个人来,
把宝玉吓了一大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