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化散人 / 性教育 / 美一艾滋携带者故意滥交女友令170多人受威...

0 0

   

美一艾滋携带者故意滥交女友令170多人受威胁

2012-07-12  普化散人

他,携带艾滋病毒

  他,至少威胁着170个人的命

  他明知自己是HIV病毒携带者,却故意滥交女朋友,在一年间到处传播病毒;

  他身上的病毒具有极高传染性,毒性也较强,因此“命中率”高,多名女友被证实感染;

  案件所牵涉的网络太广泛,层层传染,涉及人数众多,警方调查工作难以进行。

  美国瑟斯顿郡卫生与健康部近日来连续透过网站和各大媒体发出公告,呼吁所有曾经与照片上的男子有过亲密接触的女性赶紧与他们联系,或者到医院里做艾滋病检验测试。

  许多受害者拒绝去医院接受HIV测试,也拒绝向警方提供线索

  照片上的男子名叫安东尼·尤金·怀特菲尔特,31岁,是瑟斯顿郡本地人,前一段时间被美国警方正式逮捕。怀特菲尔特早在一年前就被确认为艾滋病毒携带者,他却故意隐瞒自己的病情,一年来与众多女性发生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性关系。由于他的女伴中许多还有丈夫或其他的男朋友,她们在与怀特菲尔特的交往结束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继续与其他的性伴侣交往,因此,警方估计,由怀特菲尔特为源头传播的艾滋病毒网十分庞大,所涉及的人数可能达到170多人。而最令警方感到头疼的是,由于怀特菲尔特的女伴太多,许多曾经与其有过接触的女性无法一一确认,还有部分受害者可能出于害羞或丑事不外扬的心理,也不愿意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更多的追查线索,因此,警方的调查与取证工作进行得异常困难。

  究竟有多少人可能会受到感染?警方通过对怀特菲尔特的交际网的情况,及其调查结果的判断,认为经过怀特菲尔特及其众多女友的层层向外传播,由于性行为所牵涉的人数大约有170多人,也即是有170多人曾经有被传染的威胁。其中大部分人经过HIV检验,呈现阴性反应,但约有45人未能确认,一部分拒绝去医院做测试,还有部分人现在还没找到。

  在过去3年里,怀特菲尔特至少有12个女友,其中3人已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携带者。还有一些最初检验呈阴性反应的,3个月后要接受进一步复检以便确诊。

  怀特菲尔特矢口否认自己的性行为带有犯罪动机,声称这只是与异性的正常交往,但确凿的证据不容分辨:怀特菲尔特是故意传播艾滋病。目前已发现有4名女性因为怀特菲尔特被传染上艾滋病毒,而警方称受害者的实际数目可能要多得多。怀特菲尔特被指控12项一级侵犯罪名,如果罪名成立,将被判监至少一百年。

  根据由起诉方出示的有关文件显示,2003年5月份,怀特菲尔特的一名女友在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其检验结果不仅是HIV病毒的携带者,而且已经开始发病,确诊为艾滋病人。之后,怀特菲尔特到医院检查,检验结果也是HIV病毒的携带者,不过还没开始发病。

  他表面上与卫生部签订协议通报最新情况,转身又潜逃外地随处“播种”

  2003年8月1日,瑟斯顿郡卫生与健康部约见了怀特菲尔特,除了正式确认他已感染上艾滋病毒外,还专门给予一系列忠告,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在未来如何保护自己与别人。当时,怀特菲尔特很爽快地答应了,还与卫生部签订了一份协议,承诺将根据专业指示,在进行任何性行为之前都会事先告诉伴侣自己是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并允诺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导致与另一个人有血液或精液交换的行为。此外,怀特菲尔特还答应,将与瑟斯顿郡卫生部保持定期的联系与检查,并有义务向其通报任何发生了性行为的伴侣名单。但是,这份协议并没有强制的法律效力。

  这一切只是一个口头允诺而已,怀特菲尔特并没有遵守他的承诺,很快地,他从瑟斯顿郡上消失,离开了当地,潜跑到了俄克拉荷马州。

  怀特菲尔特逃走后,瑟斯顿郡无法确知他所在的位置,一直没有联系,直到2004年3月,怀特菲尔特再度重返瑟斯顿郡,在当地混了好一段时间,卫生部门才又重新确认他的行踪,并得知怀特菲尔特在一年间到处游窜,回乡之前才刚刚从华盛顿州回来。

  在怀特菲尔特突然消失的那一段时间里,瑟斯顿郡卫生部门虽然无法与怀特菲尔特联系,也采取了另外一些手段。他们联系上其中一名怀特菲尔特的女伴,她也被检验出带有HIV病毒,并开始发作,成为艾滋病人。她声称,在她曾经交往过的男朋友当中,怀特菲尔特是惟一的性伴侣。言下之意,她身上的艾滋病毒是怀特菲尔特传染的。

  2004年1月,瑟斯顿郡卫生部找到了另一名也曾经与怀特菲尔特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并要求她接受HIV/AIDS测试,结果显示,她也被传染上HIV病毒。找到的两名女性均被传染上艾滋病毒,“命中率”如此之高,瑟斯顿郡卫生部由此作出判断:怀特菲尔特身上的艾滋病毒具有极高的传染性,所携带病毒的毒性也较强烈。

  他向所有女友隐瞒真相,并从来不使用安全套

  2004年3月12日,怀特菲尔特一年前与瑟斯顿郡卫生部所签订的关于有义务向性伴侣透露自己的病情及在性行为上采取保护措施,并与政府机构保持个人信息的沟通的协议有效期届满。怀特菲尔特再次很爽快地与卫生部“合作”,再次同意续签协议。尽管过去一年里,他从来没有遵守规则。这回,怀特菲尔特主动向瑟斯顿郡卫生部提供了两个名单,包括两名最近与其有过性关系的女人的名字。这两个女人在瑟斯顿郡卫生部此前调查的名单上是没有的。

  瑟斯顿郡卫生部是在怀特菲尔特提供名单后的第四天联系上这两个女人,得知其中一个女人与怀特菲尔特的保持性关系长达4年,并于2002年为怀特菲尔特生下了一个孩子。尽管关系如此固定,但怀特菲尔特对自己的病情却只字不提,在性行为过程中也从来没有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包括使用避孕套。这名女人还告诉卫生部,他们最近的一次“亲密”是在两天前,即是怀特菲尔特再次与卫生部续签协议的两天后。卫生部调查人员感觉到,怀特菲尔特完全是在欺骗与敷衍他们,他根本无意要履行自己的义务。这个女人随后接受了艾滋病测试,如期所料,她也被传染上了。

  另外一个女人也与怀特菲尔特交往了4年,也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3岁了。只有19岁的莎拉·鲍尔斯说,怀特菲尔特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是一名艾滋病毒携带者,自去年8月开始(怀特菲尔特被卫生部正式通报患上艾滋病毒之后),他们俩的性行为突然频繁了许多,并且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她还告诉警方,当他们发生关系的时候,怀特菲尔特总是拒绝使用避孕套。她记得2004年3月初有一晚,当得知怀特菲尔特曾经与其他多个女人睡觉后,她要求怀特菲尔特使用避孕套。但同样被怀特菲尔特拒绝了。

  当莎拉于2004年3月16日最终得知怀特菲尔特携带HIV病毒的那一刹那,她根本无法相信。而怀特菲尔特还口口声声地安慰她说,其实他的最终检验报告还没有出来,他的病情还没有得到最终确认。关于解释艾滋病毒从哪里被传染上,怀特菲尔特对她说,他曾经与一名带HIV病菌的女人睡觉,后来被传染上了。

  莎拉随后也接受了HIV测试,很幸运地,她的初步结果是呈阴性反应,但为了慎重起见,卫生部建议她在3个月后再次接受测试反应,以最终确认结果。因为艾滋病毒在最初潜伏阶段不一定都能被检验出来。而孩子是否传染上病毒,现在尚不清楚。

  随着警方开始撒网捞鱼,将有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浮出水面

  司法部门考虑到怀特菲尔特一年多以来的表现,认为他违反了与卫生部门的协议,并有故意传播艾滋病毒的嫌疑。2004年3月24日,警方收到命令,被授权到怀特菲尔特家中进行搜查,以寻找那份怀特菲尔特同意接受监督的协议书正本。当警察开车到达怀特菲尔特家的时候,发现怀特菲尔特正在打包行李,把大箱小箱往一辆托运卡车上搬。显然,怀特菲尔特打算再次开溜。这次,警方没有放虎归山,而是当下立断立即逮捕了怀特菲尔特,并冠以12项一级侵犯的罪名。

  随后,警局请来与怀特菲尔特合租房子的女室友,本来希望她提供更多的证据,却发现原来这名女室友也是怀特菲尔特的女友之一,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曾经与怀特菲尔特有过多次性交往。这时,警方才开始意识到怀特菲尔特“交际网”的庞大,他究竟有多少个女朋友,又有多少人因此可能受到传染,恐怕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警方开始意识到面前这桩案子的棘手,他们所需要调查的范围可能要比预想的延伸许多倍。警方开始准备撒网找鱼。

  根据女室友的口供,怀特菲尔特同样向她隐瞒了自己HIV测试呈阳性反应的事实,也同样没有在性行为中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她告诉警方,在2004年3月21日他们最后一次接触中,怀特菲尔特并没有使用安全套。

  代表检察方起诉怀特菲尔德的律师吉姆·鲍尔斯称,他正全力与奥林匹亚警察局合作调查,以搜集更多的证据,尤其是涉案的人证,但鲍尔斯同时承认,这桩案件的取证工作非常复杂。

  怀特菲尔特目前面临12项一级侵犯他人的罪名,每一项代表一名受害女性,12名女性当中有三人被感染。尽管没有被诊断患上艾滋病,但莎拉因为这件事备受打击,变得非常悲观消极。她接受奥林匹亚报纸的访问说:“我跟他那么长时间,他却一直没有告诉我真相。像我一样幸运并没有被传染上的几率几乎为零,越来越多的受害女性将会被发现。”

  卫生部呼吁受害者主动到医院检查,并保证不泄露个人隐私

  怀特菲尔特长期失业,并有犯罪前科。根据法庭记录,他曾经参与偷车团伙,和非法藏有大麻。在一些人眼中,怀特菲尔特拥有吸引人的魅力,而且嘴巴很甜。八年前曾是怀特菲尔特女友的爱诗莉·迈克米兰回忆自己初次认识怀特菲尔特的时候,感觉他是一个好人。但渐渐地,因为发现怀特菲尔特非常滥交,她开始疏远了他。出于反感,她甚至试图指控怀特菲尔特以阻止他继续伤害其他女性,尽管当时怀特菲尔特还没有感染上艾滋病毒。但是她的努力失败了。“没想到,八年之后,他给社会带来的伤害竟然会如此之大”,爱诗莉感慨地说。

  怀特菲尔特现被羁押在拘留所,保释金最初为25万美元,但后来法庭认为怀特菲尔特属于危险分子,担心他如果被放出来,可能会对社会造成威胁,于是保释金翻了一倍,涨至50万美元。正式的法庭审讯将在6月25日进行。鲍尔斯称,一级侵犯的罪名非常严重,如果罪名成立,量刑将不会从轻。按照美国最新被采用的针对性犯罪的法律,可对被告作出模糊判决,每项一级侵犯指控的徒刑大约为25~30年,如果12项罪名都成立,监禁将超过100年,怀特菲尔特将在牢狱里度过此生。此外,怀特菲尔特还面临5项篡改证据和11项违反协议的罪名。

  令鲍尔斯最为头疼的还是人证问题,他呼吁任何曾经与怀特菲尔特有过性关系的女性,马上到医院接受HIV测试,并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更多证据。瑟斯顿郡卫生部也表示将全力配合受害者的测试,并强调将会对受害者的个人资料完全保密。负责这项工作的戴安娜告诫传媒不要过分渲染或报道,也别指望从她这里得到病人的资料。媒体必须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应该被公开讨论的,比如个人隐私。她说:“健康隐私法禁止我们向外界提供任何病人的姓名或确认其身份,我们同样不会透露他们的健康情况与测试结果。”

  自警方公布逮捕了怀特菲尔特后,瑟斯顿郡卫生部约接到了70多宗咨询,其中部分是可能的受害者亲自打来的,部分是他们的朋友或亲戚。

  种族分子趁机煽动种族歧视,派发宣传单,反对与黑人有性关系

  怀特菲尔特故意传播艾滋病毒,涉及的人数可能多达170多人,这在奥林匹亚市不仅引起了恐惧,而且怀特菲尔特的行为在舆论上引起公众的愤怒,甚至在市内开始出现一些反对黑人、趁机煽动种族歧视的宣传单。

  流传于坊间的宣传单张上大幅引用怀特菲尔特案件的报道,并加油添醋地把事件不断升级。就在怀特菲尔特在法庭上否认有罪的三天后,奥林匹亚市的居民社区一夜之间发现许多宣传单,许多住所的前院出现了诸如“预防艾滋,不要和黑人做爱”等极端口号。

  33岁的斯格特·彼得有一天出门喝咖啡,回家后看完家门口贴着的宣传单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对这种(故意传播病毒的)行为感到非常恶心,不论他们是任何人种,任何团体!”

  宣传单中不仅引用了怀特菲尔特的案件,还列举了另外三名同样因为故意传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入狱的男子的姓名。而这些宣传单都是由一个名为全国联盟的宣传白人是优越种族的分离主义团体所印刷和派发的,其总部位于俄勒冈州。据他们的发言人沃克尔声称,在一个周末日内,全国联盟在Puget Sound地区一共派发了大约4000份宣传单。

  怀特菲尔特的案件如同一个警钟,提醒人们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要随意把生命作冒险对象,比如不采取保护措施的性行为,性伴侣过于泛滥,或者共用针筒等,有过类似行为的人都应该去医院接受检查,保护自己与别人的安全。

  男女受感染几率不同

  一些研究对目前各种传播途径在艾滋病传播中各自所占的地位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性行为导致了欧美半数以上的传染。

  在性行为过程中,男女感染艾滋病和性病的危险程度并不相同。基于生物学原因,男人更易将HIV传染给妇女,是妇女传染给男人的两倍。如果发生性行为的男女仅一方感染了艾滋病或性病,那么感染的男性传染给未感染的女性,远比感染的女性传染给未感染的男性高。简单地说,女性更容易受到传染。

  此外,男人的性伴平均而言比女人多,因此与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女性相比,男性感染者在一生中可能会传染更多的人。

  HIV感染不等于艾滋病

  HIV感染是指艾滋病病毒进入人体后的带毒状态,个体即称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HIV感染是终生的,感染者终生有传染性。艾滋病是HIV感染最后的,并且也是最危急的状态。此时HIV感染者出现较为严重的临床症状,称之为艾滋病人。艾滋病人必须是感染者,而感染者却不一定是艾滋病人。

  大多数感染者在感染病毒后很多年内没有任何症状,也不发生任何疾病。在很多年里,从外表上看不出与健康人有什么不同,他们可以像平常人一样的生活和工作。当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受到病毒的严重破坏,以至不能维持最低的抗病能力时,感染者才发展成为艾滋病病人,这个过程一般要经过5~8年的时间(发达国家平均8~10年,发展中国家要短些)。随着时间的推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生艾滋病。总之,无症状的HIV阳性者称为HIV感染者,有症状者方可称为AIDS病人。但是要特别说明的是,不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还是艾滋病病人都能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