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皇帝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鸿墨轩3dec 2012-07-15

皇帝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命运多舛令人遗憾——话说皇帝的闲章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印章,除了能代表征信作用的官印、私印外,其他一切作用于收藏书画的“收藏印”,起首、押角用的“斋馆印”,以及利用谚语、格言、警句、成语、诗词佳句刻制的印章,都称做“闲章”。

    众所周知,唐代文人画的兴起,完善了以诗、书、画、印相结合的中国画艺术,也扩大了印章的应用范围,这种文人士大夫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也逐渐由民间引入皇宫,被一些帝王接受,成为他们所钟爱的一种艺术消遣方式,也被后代传承下来。

    据史料载:帝王闲章始于魏晋时期,可惜连印拓都荡然无存,今天我们从一些古代书画的钤印上,发现最早的皇帝闲章是唐太宗李世民的“贞”“观”年号连珠玺,还有唐玄宗李隆基的"开元"长方玺。

    宋代徽宗赵佶是宋代皇帝闲章的集大成者,这位艺术细胞过于旺盛的亡国之君,在被金兵所虏获的财物中,就有他的无数公私玺印,除了北宋实用的众多宝玺外,他的御用闲章就有:御笔、御书、御画各二方,内府图书之印、天子万年、天子万寿、龟龙上珍、常乐未央、河洛元瑞各一方等共计闲章四十一方。

    金代的章宗完颜璟皇帝,其母是宋徽宗的某位公主,他不愧有宋室血统,其书法酷似赵佶的瘦金书,闲章也刻有:“秘府、明昌、明昌宝玩、明昌御览、御府宝绘、内殿珍玩、群玉中秘”等十来方。

    元代皇帝中,文宗、顺帝也刻有:“天历之宝、奎章阁宝,天历、奎章、都省图书之印和宣文阁宝、宣文阁图书印、至正、至正珍秘、洪禧、明仁殿宝”等闲章十多方。

    明代皇帝的闲章,在历代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已形成六个门类:一是宫殿玺,明朝大量建筑皇宫,每建一座宫殿,他们就刻制一方宝玺,如“弘文阁印、文渊阁印、翰林院印、文华殿宝、清宁宫封记、清宁宫图书”等;二是御名玺,如“大明天子之宝、大明皇帝之宝、成化之宝、成化皇帝之宝、御书、成化御书之宝”等;三是吉语玺:如“敬天守道之宝、奉天勤民之宝、万国来朝、天潢演派”等;四是图形玺,如“寿星图、松鹤图、双龙捧寿、一统江山”等,都是表现人们的美好愿望;五是宗教玺:主要表现佛教方面的“菩萨、罗汉、金刚造型,表现道教方面的有:“紫极真仙之宝、玄谷帝君金丹之宝、雷霆都司之印”等;六是花押玺,道教心印形式的有:“丹在身心、善在四方”等,传统形式押印如著名的“崇祯御押”等,现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清代皇帝的闲章,可以说是皇帝闲章的登峰造极时代,为了统治中原的需要,他们对汉族儒家经典的索求和对汉族文化艺术的模仿,都达到一定水平,每位皇帝都刻有大量御用闲章。

    天聪帝有:“笃恭殿宝”等闲章。康熙帝有:“懋勤殿宝”、渊鉴斋、三无九有、等闲章一百三十多方。雍正帝有:“为君难、朝乾夕惕、兢兢业业”等闲章一百六十多方。乾隆帝有:“乾隆御览之宝、太上皇帝之宝、归政仍训政”等闲章一千八百多方。

    历朝历代的皇帝闲章浩如烟海,除一部分收藏在各级博物馆外,还有极少数的皇帝闲章流失在民间或海外,这些堪称中华瑰宝的皇帝闲章,近年来在许多拍卖公司的努力下,也被征集回来,现身于拍卖场,时时能看到成交的惊奇和的流拍的沮丧。

  其中方碧玉质的“康熙御笔之宝”,2001年8月在哈尔滨竟然连十万元都没成交,之后藏家去北京找市场,结果在2003年7月传来了北京华辰以660万元的高价将其成交的喜讯。同年中国嘉德以13.2万成交了一方乾隆皇帝的碧玉螭龙纽连珠玺;2004年10月香港苏富比以1406万成交了乾隆的白玉交龙纽“纪恩堂”宝玺;该公司还在4月份以790万成交了乾隆皇帝田黄质“契理在寸心”闲章;还是10月份香港佳士得以286万拍出乾隆帝白玉质雕龙纽“八征耄念之宝”;当年5月份中国嘉德以68万成交一方乾隆帝碧玉质“武当宝玺”;一本只钤印了康熙皇帝119方闲章玺拓的“康熙宝薮”也以450万成交;乾隆帝青玉质的“太上皇帝之宝”拍了490万;最惊人的是康熙帝十二方套章,在佳士得以2134万成交!2005年5月佳士得将一方嘉庆帝白玉质交龙纽“周甲延喜之宝”拍了462万。

    这些高价成交的清帝闲章,可以说是幸运的,而有些闲章则没有这么幸运,2006年6月天津文物成交一方青玉质“光绪御笔之宝”只有27.5万元;道光皇后纽祜禄氏的谥宝,在北京翰海仅以38.5万成交,最不幸的是两方康乾朝的闲章,虽然底拍价只有5万元,但最终还是流拍!

    从几百万到几十万甚至流拍,纵观拍卖场上这形形色色的皇帝闲章,竟存在如此之大的价值差距,不能不令人深思,宝玺的价值衡量,不外是材质、雕工、年代、数量、意义等因素,每方皇帝闲章价格的标定,一定是拍卖公司专家们根据以上要素综合评定的,他们掌握了大量史料及经验,也会给收藏者留有一定的升值空间。如有两方道光皇帝的白玉瓦纽闲章,2004年11月有人从北京翰海以44万元人民币拍来,六个月后又在苏富比以120万港币拍出,真是获利可观。而那两方起拍价5万元的康乾朝闲章,竟然流拍,可能是专家们研究的疏忽遗漏和宣传的力度不够。

    同样是皇帝的闲章,价值竟如此天壤之别,真是命运多舛令人遗憾。

 

 延伸阅读(一)

                印章价值曾长期被忽视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中国印章集篆刻艺术、人文历史、珍贵材质、精美工艺于一身,前人往往把印章和书法绘画相提并论,称它们为“金石书画”。然而前些年人们对其价值认识不足,同一名家,其书法作品的价格往往高过印章作品许多。有的具有名家微雕的象牙印章在小型拍卖会上成捆卖,才几千元,便宜的甚至几百元,且很长时间不见起色。

  其实篆刻精品不仅具有实用性,更兼具观赏性,具体体现在篆刻美、装饰美和自然美三方面。自然美主要是指篆刻的载体———印章的材质。犀牛角、象牙印章在收藏投资领域的高身价在此次西泠印社的拍卖会上,已可见一斑。而作为“印石之冠”的田黄印章更是在篆刻收藏中被视为稀世珍宝。

  装饰美则是指在印章雕刻上的精湛工艺。如去年北京翰海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方高6.5公分、重288克的田黄龙钮方章,成交价达到了242万元。此章随形钮雕海水蟠龙纹,运用了高浮

雕、浅刻等技法,雕工圆润、精细,精湛的工艺大大地增加了这枚田黄章的附加值。

  篆刻美无疑是篆刻艺术中最为重要的。中国的传统绘画讲究将书法、绘画和篆刻三者有机结合,早在元代,赵孟瞓、王冕等大书画家就亲自操刀就石篆刻,将印章充分运用到书画作品中。明清两代,篆刻艺术得到了蓬勃的发展,也出现了许多篆刻流派,“西泠八家”就是清朝乾隆、嘉庆、道光、咸丰时期最大的篆刻流派———浙派中的八位代表人物,他们是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和钱松。到了近代,出现了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篆刻大家。

  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要想步入篆刻的收藏投资领域,首先需要积累一些文化底蕴,特别是要多看一些名家篆刻的作品,因此关注市场上的一些印谱就非常必要。

  印谱,是专门汇录历代印章作品的书籍,它在供人们欣赏、研究或收藏的同时,也为篆刻者提供临摹、借鉴的蓝本。因此,各种印谱历来受到艺术爱好者的普遍珍爱。

  在熟悉了印谱后,可从近现代的篆刻名家作品入手,其中重点关注民国时期的篆刻名家。民国时期是篆刻文化承上启下的一个重要时期,篆刻的第二个高潮中,晚清的很多大家,都有作品在民国时期流传,其艺术水平非常高,如邓散木、王?刻的艺术成就都达到一定高度。而且民国时期距今时间较近,在作品上赏析更容易上手。对民国时期的作品了解深入后,再接触古代篆刻艺术,就有一定的基础和把玩的经验了。

 

 延伸阅读(二)
                          闲章里的人生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闲章历为篆家所重。因此,虽为方寸天地,却有着变幻万千的气象。因此,我以为篆刻中也惟有这闲章最能表明心迹,也最能透出篆者的神韵和才华。
闲章在书画作品中往往意为点缀或是补白。若孤立观来,似可有可无,然与书画相融,则凸现篆者的百般情结,其意蕴容量之博大,往往出人意外,亦使人叹其高妙与深古。经子渊的“天下几人画古松”,因了汉碑的古厚与磅礴,那起刀驻刃间就有了淋漓泼墨的狂放,也使人于静寂空灵中神往苍劲古松之风骚,而兀见篆者的拔峭之人品、雄浑之思想。黄宾虹一方“黄山山中人”,则有坐禅论道于山间的静穆与悠远,亦使人沉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那融融的禅意。静而赏之,仿佛有清月之辉洒在心谷、万壑之风漫于胸野。而李叔同那“烟寺晚钟”,看似真闲,却让人领悟到生命如流岚钟声那稍纵即逝之憾,也让人融进了“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那飘忽迷离的诗意、幽远迤逦的思绪,或感奋、怅然,或宁静、苦寂……而迭景纷繁,厚重宽博。
    篆家对闲章多是情有独钟挚爱倍至,故在意境上深有讲究。因而,观其刀法纵横、字体形态,或瘦而质硬,或净而圆润,或畅而迅达,或沛然丰满……甚而如风踪轻拂花袅溪徐……无不注进了千般情思万般风神,总使使人凝神屏息或击掌而赞,抑或是轻扣书案会意神悦。齐白石有“见贤思齐”之印,蓄势如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更兼了那映带东西、伸缩挪移,与其画作共融成一轴隽永常新之况味,让人不忍离去。这与齐白石老人写字如出一辙,下笔不重描,一刀下去,决不回刀,于是,那连横纵通之间,就气骨傲然也意趣蜂拥了。即使有所间断残缺,那也是临渊之峰陡然见谷,而彩韵层叠如同波伏之红艳与苍翠了。
    闲章不闲。言情亦言志,造景亦绘心,充满了妙思绮想万井笙歌,亦飘逸着心语梦吟慧云哲思。因而,那匠心中折射出来的是人生的品质、志向和操守,甚至是生命和鲜血。郁达夫的“画本无法”,邓散木的“忍死须臾”,透出的无不是人生的渗悟和大义的抉择。吴昌硕的“泰山残石楼”,于残缺失损中跃然迸发的是对完美人生的追求。马一浮的“廓然无圣”,则表明了对生命和自然之纯朴本源的思辩。而乔大壮之刻“物外真游,帘卷西风,十年磨剑”,则耸起他哀时抚事痛悲交加里傲然天地的硬骨,这或许就是他风雨中自沉于梅村之水的注脚吧。乔大壮曾说:“篆刻乃以字写意,最能表明心迹,刀、石俱为硬物,宁折不弯,起刀驻刃之间,犹豫不得。”因而乔之刀刻就凝进了他绰然于世之精神,决不事耻之人格。
    篆家多瘦硬,那高傲的头颅和挺直的腰椎,是断然不可弯曲的。于是,那种风格与人格,就无不铸于这勾连垂横之间、穿插迎让之隙,无论诡谲琦丽或苍凉凄楚,无论冷凝清峻或参差嶙峋,无不是心灵之结晶、精神之珠彩。因而,赏品闲章,当理晓篆者的生平遭际、意兴发指,甚至国运时遇,否则那闲章就真的闲了。若此,岂不是对闲章的亵渎?只是行文至此,又觉得这些闲章,似已形影渐远也日益模糊了,不知这是我之悲哀呢,还是篆者的悲哀。(茹喜斌)

 

 延伸阅读(三)

                名家闲章见精神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邓散木刻闲章四方


  闲章是指书画作品上不刻作者姓名而刻上名言警句的押角印章。我国有许多书画名家喜好在作品上盖印闲章,主要表现这样几种精神:
  一是求实精神。闲章一般多与作品创作的时间、地点和内容有关,有的也涉及作者本人的出身和经历。画坛大师张大千出身贫困之家,用过的闲章有60多枚,其中有“乞食人间尚未归”、 “苦瓜滋味”、“除一切困厄”等;木匠出身的齐白石,有一枚闲章即名为“鲁班门下”。
  二是探索精神。清初画家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锋芒直指那种脱离生活、一味仿古的陈规旧习;李可染的“可贵者胆”、“所要者魂”,道出了敢于突破、敢于创新的魄力。
  三是自谦精神。齐白石在画稿上经常盖印“不成画”、“门外人”、“浮名过实”等闲章;傅抱石长期观察自然风光,山水画自成风格,却刻有“不及万一”的闲章。
  四是好学精神。郑板桥有一方“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章,表达了对前辈的崇敬之情;程十发的“供养白阳青藤老莲新罗清湘八大两峰之宝”,则反映出对前人的无限爱戴之心。(周惠斌)

 

 延伸阅读(四)
                名人闲章撷趣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闲章——顾名思义为除名氏章外的图章,也可以说是姓氏章的补充。
    大家知道,闲章为中国书法绘画及文人雅士所独有。名人的闲章丰富多彩,内容也非常有趣,具有浓厚的文化气息。
    一幅精美的书画作品,离不开闲章的辅佐。闲章是画面构图不可缺少的一个元素,它可以表达画面及作者的思想内涵,并抒发情感。这种独特的随形赋词的美学样式极具中华文化色彩。
    我国书法绘画作品中对于闲章的运用,起源于宋代,盛行于明清,发展于今天更是形式多样,活泼有趣。它们往往语言精确,言简意赅,又往往因每位文人书画家的所见所想不同而不同。
    闲章常见形式有自报家门闲章,著名书法家于右任先生在书法作品上常用“关中于氏”表明他是陕西关中人。吴作人先生的一枚闲章为“经川吴氏”自报家门是安徽泾县人。胡爽庵先生常用“襄阳人”一方闲章也是表明了他是湖北襄阳人。著名画家刘文西先生更有趣,将他绘画的一生用闲章表示出来为“半生青山半生黄土”。
    有关抒情言志类的闲章使用者更多。著名画家于希宁一生画梅,他的一方闲章为“敬梅”,说明于希宁先生喜梅、爱梅、敬仰梅的心情。傅抱石先生一方闲“往往醉后”来说明他作画的状态。我们知道傅抱石先生作画前必喝酒,使自己先进入到一种创作的状态。“往往醉后”是他非常喜爱的一方闲章。
    书室闲章或斋号闲章也是文人墨客必用的闲章。著名画家许鳞庐先生一方闲章为“竹箫斋”,因为他珍藏一把古代的竹箫,故起“竹箫斋”为画室名。
    有很多闲章是吉祥语闲章,如齐白石老人一方闲章“人长寿”经常钤印在画中。
    还有自勉自励闲章,如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的一方闲章“夕不甘死”、著名画家关山月的一方闲章“学到老来知不足”,都是一种对自己的座右铭。
    对于闲章的朱文、白文及布局,篆刻家在创作时往往费尽心思,力求表现出作者的情怀,同时使得我们在看到闲章时美不胜收。                    (杨越)

 

 延伸阅读(五)

                名人闲章趣话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皇帝的闲章印证命运多舛


  我国书画作品除去题款尾部的姓名印章以外,往往还有镌刻诗、词、章、句及图案等的印章,统称为“闲章”。闲章虽小,却融书法、绘画、雕刻于一体,是一种独特的造型艺术,是艺术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记载,元末画家王冕偶得一块色泽斑斓的花乳石,便刻了一方“会稽佳山水”印押到画上,从此文人墨客研朱弄石遂成风气。由于这种闲章无关名讳,可以随意表心迹、抒志趣。印文就显得丰富多彩,不拘一格。每当欣赏书画时,一方方朱红色的压角闲章,精巧别致,非常惹人注目,而读这些印文,亦可从中领略到作者的思想情操和艺途甘苦。更有不少闲章内容诙谐幽默,颇多雅谑之趣。
  闻一多先生为自己刻过一枚闲章,印文是“叛徒”二字。他曾说过:“我要做一个旧世界之叛徒!”闻先生言而必行,不畏权势,不怕强暴,后来被暗杀于昆明,他不愧是旧世界的“叛徒”,新世界的忠诚战士。徐悲鸿有三枚闲章,一曰“江南贫侠”,二曰“一尘不染”,三曰“悲鸿生命”。第三枚是他于1938年用重金从一外国人手中赎回唐代名画《八十七神仙卷》后欣喜若狂,立即刻此闲章加盖于国宝之上。
  闲章不啻拓展题意,有的把作者姓名、生年、居处隐于其中而含有双关之意。作家郁达夫名郁文,精于篆刻,自刻了一枚曰:“郁郁乎文哉”,这是选用《论语》中的名句,既隐含了姓名,又表达求学情趣。徐渭的“田水月”,郑板桥的“歌吹古扬州”(取唐诗“谁知竹西路,歌吹古扬州”之意)等,也极尽意趣。而这位“难得糊涂”的郑板桥的闲章,更是别有一番情趣而令人叫绝。“二十年前旧板桥”、“恨不得填满了普天饥债”,看着这些闲章,我们似乎听到这位父母官在感叹“民间疾苦声”,而自嘱“一枝一叶总关情。”
  明代书画家祝允明,号枝山,源出其右手生六指,他曾以“枝指山”、“枝山道人”做闲章。书画家高凤翰,字西园,因患风痹病残,遂左手握笔,后被誉为扬州画坛的“西园左笔”,他曾刻有“丁巳残人”、“左臂”、“左军司马”、“左手代之”等多方印章。
  张大千出身贫困之家,他画中用过两枚闲章:“乞食人间尚未归”、“苦瓜滋味”。画家吴湖帆有一只鼻孔经常窒息,久经医治,其效甚微,感慨系之,就刻了一枚闲章“一窍不通”。

汪士慎一目失明后,作画用的闲章竟是“尚留一目看梅花”。木匠出身的齐白石,一枚闲章刻的是“鲁班门下”。更有趣的是,园林建筑家陈从周刻了一印“我与阿Q同乡”,颇见风趣。这些闲章无不精辟生动,表达了画家自己的出身、经历和处境,令人读之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闲章中,还有很大数量是表示激励和萌志奋发的。“一日能作两日事,争取再干二十年”,这是书画家冯建吴的一方闲章,真有点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概。郭沫若的闲章“惜寸阴”、画家黄胄的闲章“老在须眉壮在心天”,都反映了终生奋斗的精神。书法家林散之多年前去浴室洗澡,不慎跌入烫水池中,无名指、小指残废,但他并不因此中止数十年的艺术生涯,仍以惊人的毅力用三指作书,终于大成,篆刻家由原为他刻了一方逗趣的“瑶池归来”的闲章,从侧面表达他献身艺术的精神。
  李可染的“废画三千”、“千难一易”、“白发学童”,反映出画家不怕失败、毕生求索、矢志不渝的顽强精神,寥寥数字,道出多少艺途甘苦。画家石涛的闲章印文为“搜尽奇峰打草稿”,不仅表明他的作品突破了清初临摹古人画的积习,使山水画别开生面,而且还成为著名画论之一,受人推崇。

                                                              (仁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