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未圆书斋 / 文学艺海 / 离婚

0 0

   

离婚

2012-07-16  月未圆书斋

离婚

    法庭上,郑志和冯丽的离婚案,正在庭审当中,争论的焦点,就是孩子郑明的抚养权。

    “一个经常出轨放荡的女人,不会教育出优秀的后代。我不能让孩子跟着这样的妈妈,那会害了孩子一生的。”郑志的理由很简单。

    郑志在法庭上,详细的讲述了他和妻子冯丽的婚姻经过。

    十五年前,郑志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一家机械制造厂当技术员,他年轻有为,又能吃苦耐劳,很得厂长的信任。

    郑志夜以继日,不断地搞创新,设计出了很多新的产品,使一个濒临破产的厂子,起死回生,不到一年的时间,郑志破格提升为部门经理。也是在这一年,郑志认识了在一个厂子工作的冯丽。

    那时冯丽,是厂里的会计,已经和张浩结婚,张浩是一家食品加工厂的老总。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张浩虽然结婚,但是,他沾花惹草的毛病一点也没有改,真是,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些事情,冯丽早有耳闻,开始的时候,冯丽并没有在意。为了维持这段婚姻,冯丽推聋装瞎。可是,没想到,张浩跐着鼻子上脸,越来越放肆。

    有一天,冯丽身体不舒服,没有到下班时间,便提前回到了家里,当她推开自己的家门,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在自己的床上,她的丈夫张浩,赤条条的搂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姑娘,丑态百出。

    冯丽看到后,真想拿起菜刀,劈了这对狗男女,但是,她强忍住怒火,扭转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又回到厂里去了。

    从此,冯丽住在厂里,她本想张浩回心转意,来厂里叫她一声,给她一个台阶,就回家和张浩好好过日子。没想到,张浩不但没有来叫她,反而和那位姑娘,住进了自己家里,明铺夜盖,俨然像一对新婚夫妇。

    冯丽心想,光住在厂里也不是个办法,正好腾出地方让张浩鬼混,便自己又回到家里居住。

    冯丽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一次,冯丽下夜班回家,又把张浩和那位姑娘堵在被窝里,冯丽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把他们的被窝猛地扯在地上,一把揪住那位姑娘的头发,把她赤条条的拖在床下,左右开弓就是两巴掌,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专勾引男人,你这骚货,今天老娘非打死你不可。”

    张浩看了,光着身子,跳下床来,照着冯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朝着胸口就是一拳,冯丽一个趔趄,倒退了几步,摔在地上,头正好碰在一个杌子上,顿时鲜血直流。

    张浩怕出人命,拨打了120 急救电话,把冯丽送到了医院。张浩放下冯丽转身离开了医院。住院期间,张浩连一趟医院都没有去,冯丽整日里以泪洗面。

    出院后,冯丽看到张浩对他不理不睬,不管不问,还是我行我素,并且变本加厉,把姑娘带回家,当着冯丽的面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冯丽看到这段婚姻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便和张浩离了婚。

    这一年,郑志刚提拔为部门经理,经人撮合,郑志和冯丽很快结了婚。结婚后,夫妻两个恩恩爱爱,幸福美满,七个月后,生下了一个白胖小子,起名叫郑明。

    孩子满月那天,大家都来贺喜,同事们和郑志开玩笑说:“郑志,你看起来文文皱皱的,没想到你还真不老实,早早的就撒下了种子。”

    “这么早就生了,孩子是你的么?”

    郑志听了,笑着说:“管他是谁的呢,他长大了叫谁爹,谁就是他爸爸。”

    结婚后十四年来,相安无事,郑志因为工作出色,又被提升为业务厂长。孩子也十四岁了,现在正在一重点中学初中二年级就读。

    郑明家离学校比较远,吃住都在学校,只有星期六上午,父亲才开车来接她回家,星期日下午再送回学校。

    这一天,是星期五,上完最后一节课后,离家近的同学都回了家,郑明本想等星期六父亲接他回家,没有想到,他的一个同学父亲,开着车来接孩子回家,郑明便顺便搭乘了同学父亲的汽车回了家。

    郑明高高兴兴推开自己家门,看到的一幕,真令他惊呆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赤身裸体的趴在母亲身上。

    郑明气得浑身发抖,从地上捡起一个座位就扔了过去,然后又扭转身,猛的带上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步行返回了学校。

    这件事郑志一点儿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照常开着车到学校去接郑明。郑明说什么也不回家,并且说今后再也不回这个家了。父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好言相劝,在父亲的再三追问下,孩子才把昨天看到的一切,告诉了父亲。

    父亲听到后,如五雷轰顶,连忙驱车赶回了家。

    “你为什么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还被孩子看到了。过去有人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根本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没想到你真有这种事。”郑志指着冯丽质问。

    开始,冯丽哭着要求郑志原谅,但郑志一个堂堂的业务厂长,竟有人给他戴绿帽子,他怎么会原谅呢。郑志坚决离婚。

    李丽看了看郑志说:“郑志,自结婚来我们感情一直很好,自从你当了业务厂长以后,工作忙碌了,连家也忘了,今天说联系业务,陪客人喝酒,明天又说加班,设计新的产品,一年来回过几次家,你别忘了,我是个女人,我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呀,我和守寡有什么两样。”

    “那你也不应该干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伤风败俗?就只准你们男人,到处沾花惹草,就不准我们女人出轨,实话告诉你,我和你结婚十多年来,还不如和别人一夜风流快活那。”

    “你真是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真不要脸!”

    “要脸,脸多少钱一斤?”

    “你……你……简直没救了,好吧,咱们法庭上见。”郑志气得浑身发抖,连说话也结结巴巴。

    “离婚可以,但孩子归我。”

    “你想得到美,孩子跟着你,还能学好吗?”说完,郑志愤愤的离开了家。

    第二天,郑志一纸诉状把冯丽告上了法庭。

    在法庭上,郑志表示,家里的东西包括楼房,他一点儿也不要,就让孩子跟着自己。

    但是,冯丽说什么也不答应。两个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这时,法官告诉两个人说:“现在孩子,已经年满十四周岁,有自己的主张,法律规定,根据孩子的意愿,自己选择。”

    法官经过询问孩子,孩子告诉法官,愿意跟郑志一块生活。

    这时,冯丽又提出一个问题:“孩子和郑志,没有血缘关系,因为孩子不是郑志的,是我和张浩的。”

    冯丽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只有郑志无动于衷。

    法官问郑志:“冯丽说你和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你可以做亲子鉴定么?”

    郑志沉思了一会儿说:“不需要!”

    法庭又找来 张浩,和郑明做亲子鉴定。

    一个星期过去了,亲子鉴定出来了,郑明就是张浩的孩子。

    再次庭审时,孩子站了出来,他在法庭上,面对着亲生父母,和养父郑志以及各位法官说:“现在我才知道,我不是郑志的亲生儿子,我的亲生父母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十四年来,我的亲生父亲在哪儿?他问过我么?关心过我么?他负起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了么?很显然,没有!我的母亲,对我很好,非常的关心我,为了我,辛辛苦苦,任劳任怨,走到这一步,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但是,母亲她对不起爸爸,也就是我的养父,他背着爸爸,做了一个母亲不该做的事情。实际上,我不是郑志的亲生儿子,他早就知道,从和母亲结婚那天他就知道,他不问,不说,待我比亲生儿子还要好,这是为什么?别人不知道,我的母亲应该知道。他这是尊重母亲,关心孩子。我不希望父母离婚,如果真的离了婚,我还是和现在的父亲——郑志,一起生活。”

    张浩听了孩子的话,低着头,灰溜溜的走出了法庭。

    冯丽听了孩子的话,满脸泪水,走到郑志面前,扑通一下跪在郑志面前,哭着说:“郑志,我不是个好母亲,也不是个好妻子,我没有脸要求你原谅我,但是,为了孩子,你能原谅我么?”

    郑明也来到父亲面前,悄悄地跪下说:“爸爸,你就原谅我妈妈吧,她知错了。”

    郑志扶起孩子,长叹了一口气,眼含着热泪,双手扶起冯丽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好,咱们回家。”

    大家擦干了眼泪,郑明一手拉着父亲,一手拉着母亲,慢慢的走出了法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