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兰茶 / 《心情美文》 / 女子如玉

分享

   

女子如玉

2012-07-26  深雪兰茶

女子如玉

若可,此生只愿做个心素如简,温润如玉的女子。
  【一】
  琳琅满目的饰物中,独独爱玉。因玉,集天地日月之精华,是得了灵气的石头。所以每次逛街,途径那些奇巧精致的玉器行时,都会忍不住辗转流连一番,看玲珑温润的玉石经过岁月的沉淀,在光洁如镜的展柜中静处一隅,流光暗潜,每一款都散发着古朴沉香的韵致。潋滟的芳华,细致纤柔的肌理,滢滢的清澄与婉丽,恰似从烟雨江南中走出的女子,透着蚀骨的美好,入画入心。偌大的时空,便在这低眉的瞬间倏然远去,唯有那一方方琉璃静美的温玉,莹润通透,宛若一个个遥远得不可碰触的轻梦。
  一直都比较偏爱古装片。尤爱剧中女子一袭锦衣,身披云裳的样子,既古典高贵,又飘逸出尘。再加上粉腮绿鬓,珠钗环佩,一步一摇,顾盼生姿,真是说不出的明艳动人。况古时女子,皆着束裙,细碎柔软的裙摆将柳腰衬得愈发不盈一握。而悬垂在腰际的那一方绶玉,便如扶风的弱柳,随着摇曳的身姿叮当悦耳,人未至,其美好优雅的意象已先声夺人。这一动一静交替间起到点睛之笔的,不过是一块温软晶莹的玉石而已。
  那时的玉,诠释的是玉洁冰清般古典含蓄的静美。而民国女子,则将玉的柔媚与灵性演绎到淋漓尽致。一款袅娜华贵的旗袍,一只青碧温润的玉镯,再配上一张精致绝伦的五官,一走一过,长长的里弄便有了淡淡的茉莉花香,清润萦怀。女子因了这玉,变得更加慧黠婉丽,活泼灵秀。而玉,则因了那样的一个女子,才有了柔韧飘逸的生命。一块玉,就是一个灵魂,纵然历经万世的轮回,亦温婉娴静,月白风清。
  【二】
  自古以来,玉,便是美好、珍贵、高尚的代名词。正如《论语》所言,“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这里仅“山”、“静””、“寿”三个字就高度概括了君子气质的精髓,而“玉”刚好能恰如其分地解析这三个字所意蕴的文化内涵。所以玉,既是谦谦君子及淑女的象征,又是能彰显其显贵地位与身份的凭证。故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芊芊女子,温润如玉”之说。而古诗文中,以玉喻人、以玉喻物的千古佳话更是不胜枚举,就连象征着至尊皇权的传国玉玺,都是用稀世美玉精雕细琢而成。由此可见,玉石已经作为一种文化,早在千年之前的泱泱华夏就扎下了深根。
  玉是安静的,内敛的,纯澄的,温雅的,带着七分水色,两分晴润,还有一分无法言说的神秘与坚贞。轻轻触摸,玉色琉璃,满指微凉,水纹一样凝脂香沁,幽寂柔软中隐射出无与伦比的高贵与美丽,仿佛能从她沉静清澄的玉色里,读出一脉古典久远的余韵,让人有种捧在手心的怜惜。所以说,女子如玉。也唯有玉,方可道尽女儿家心中的那份温柔与坚韧,灵秀与圣洁。也唯有她的典雅端庄,才配得起这世间女子的婉约与恬静。
  玉的温润,恰似女子蚀骨的柔情。都说女儿是水做的,如同一泓徐徐缓缓的清溪,临风照影,透着不染风尘的纯净。这样的女子,必定是外柔内刚,蕙质兰心,纤纤弱质中常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风骨,温柔婉约中亦存一番坚定从容的拒绝。不娇不媚,玉洁冰清。
  【三】
  玉有灵性,亦讲究缘分,就像红楼中的那块通灵宝玉,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缘巧得。更何况那块玉,一直与他的命运相关相系。由石至玉,由玉通灵,那份莹润澄透的玉色需经多少风霜雨雪的雕琢与磨砺?如此深远的岁月轮回,该是怎样朝圣般的隐忍和坚守,方能洗去周身坚硬粗俗的角质,只留下一颗温润柔软的心,等你垂怜的倾心一顾,尔后,将她奉为玉掌明珠,日日摩挲,爱之殷殷?
  曾无数次想象佩玉女子的那份典雅与静美:素几玄案,皓腕芊芊,禅茶古琴,花飞胜雪,那一回首一低眉,恰是一帧年代久远的旧照,在氤氲的时光里泛着沉香水润的光泽。无论是一袭精致华美的旗袍,还是一款翩袂如飞的素裙,都在惠风和畅的指尖开出岁月的朵白,盈然若语,惊鸿一瞥,美到慑人心魄。而佩玉的女子,亦在这经年厮守的深碧浅翠里,渐渐变得脱俗与清丽。最终,与水墨江南的画轴融为一体。
  也许,每个女子的前世,就是一方温雅莹洁、玲珑剔透的美玉。几经轮回,被岁月的雕刀琢成了凛然清冷、幽幽寂寂的繁花,盛放在唐风宋影的香肩之上,流泻出不染世俗的缱绻与飘逸。一圈幽绿,一环纯白,一丝静怡,连着女子的血脉和呼吸,宁为玉碎,不弃,不离。
  【四】
  喜欢被玉散发出的那种无法言说的气息所迷惑。纤细的腕,滢滢的玉,沁沁的凉,沉默而温润的坚守,仿佛一个清愁淡淡的远梦。梦里,清雅卓然、恬静婉丽的女子,斜过纷飞的细雨,踏碎前世的风月,徐徐缓缓,宠辱不惊。那一指纤细隽永的素笺,分不清是温润如玉的女子,还是那一丝暗香萦怀的绿痕?
  抛开纷扰的尘事,安静的生活,安静的读书,独自欢喜,独自落寞。沧海桑田也好,雨雪霏霏也罢。无论风云几度变幻,玉一样的女子,总会以纤柔温纯的慧心,将平淡如水的日子过得从容且滋润。即便她们不再青葱的眉眼间写满了岁月的痕印,她对着你的那一笑微微,依然倾城。多年以后,你还可想见她们斜倚阁楼,低眉思量的婉约与诗意。彼时,有沁香的花瓣洒落镂空的窗台,而绵密的心思则悠悠缓缓,结作芊芊素手间那一方温润如玉的琉璃白。
  若可,此生只愿做个心素如简,温润如玉的女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