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然图书馆 / 古代文选 / 解曹雪芹对迎春的判词

分享

   

解曹雪芹对迎春的判词

2012-08-05  哲然图书馆

                    子系中山狼,
                    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 
                    一载赴黄粱。
  这是《红楼梦》中曹雪芹对迎春的判词。他所说的“中山狼”,指的并不是迎春,而是她的丈夫孙绍祖,《红》书中说“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也就是说孙家当年是为了巴结贾家才投到贾家门下的,但是后来孙绍祖对迎春百般折磨,说“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如今强压我的头,卖了一辈。又不该作了这门亲,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从他的话可看出孙绍祖的忘恩负义,所以曹雪芹把他称为“中山狼”。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子与系字合为孙字,指孙绍祖。迎春嫁给孙绍祖的时候,贾家已今非昔比,所以孙绍祖才敢对迎春恶言相向,百般蹂躏,明显的小人得志相。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说的就是迎春本人了,她本是候门千金,何等金尊玉贵,娇花嫩柳一般,但一年工夫就被孙绍祖折磨死了,所以说她“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