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高村纪事之十:唱古文

2012-08-09  寒江读舟

农历十月过后,田事已了。一天下午,高村唱歌坑的杨瞎子,在他堂孙的牵引下来到郁文堂。父亲与他寒暄一阵后,让他喝了一杯热茶,剥了一撮盐花生。我以为他又要给谁算命呢,赶紧端来一张小竹椅,在杨瞎子跟前安静坐下。父亲却告诉我,杨瞎子这回不算命,要给大家唱古文呢。我问父亲,古文是什么。父亲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只见杨瞎子支起一个三脚架,上面放一面小鼓,下面悬吊一对铙钹,旁边挂着一面锣。摆弄停当后,杨瞎子双脚起起落落地踩着,铙钹和锣便被敲响,然后又敲了敲那小鼓,试了试勾筒(二胡之一种,琴筒较一般二胡大)。当一切准备就绪,杨瞎子便露出好看的笑容,起身双手作揖,说:今日给大家唱《卖水记》,若唱得不好,请亲戚老表、乡里乡亲多多包涵!

“自从盘古开天地,一朝天子一朝臣。”那天,杨瞎子时而说唱,时而敲锣打鼓,时而拉一段凄切哀怨的勾筒,间或还喝一口茶水,润一润干渴的嗓子。当唱到卖水女割股疗亲,一心侍奉家婆仍被误解时,全场不禁抽泣声连连,甚至有忍不住而嚎啕大哭的。何谓孝感动天,这便是了。大人们听得哭,我们小孩也就跟着眼泪汪汪。当杨瞎子最后唱到卖水女的丈夫高中状元、衣襟返乡、半跪在卖水女面前谢恩时,黑压压一片听书人才松一口气,露出宽慰的颜容来。

杨瞎子所唱古文四句一段,前后对应,唱中有说,说中有唱,甚是灵活。为生动表现故事人物,在道白时,杨瞎子总要乔装出男、女、老、少各种口音,即兴表演,有时还用乐器模仿人们衣食住行活动发出的各种声响,如敲门、开门、切菜、倒水等。如此一来,故事人物的音容笑貌、喜怒哀乐,准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在听者面前。

后来,我又在高村荷树下、坪布、大塘坑等屋场,听过杨瞎子唱《秦香莲》、《珍珠塔》、《卖花记》。一时间,多才多艺的杨瞎子成了高村孩子们的偶像。我一个堂叔甚至下决心拜杨瞎子为师,也要做一个人见人爱的乡村艺人。然而堂叔这边才开口,那边便被堂祖父骂了个狗血喷头。原来赣南地方只有瞎子才唱古文,从未见过谁家的俊朗后生干这样的营生。堂叔出了名的倔,他甚至叫嚷着要自己弄瞎了自己的左眼或右眼,这样便可以去做杨瞎子的徒弟了。堂祖母气得唯有上吊,这才让堂叔彻底断了学唱古文的念头。

我十四岁开始便离开高村,一直在外求学、工作,鲜有在高村的时候。最后一次见杨瞎子,大概是七八年前。那时,杨瞎子已经形同枯木,走路都十分困难,早已不再唱古文了。而高村似乎再没有出过别的瞎子,杨瞎子自然也就从没有收过徒弟。随着杨瞎子的死,高村再也听不到古文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