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张先生书馆 / 女人之家 / 三位母亲:不同人生 各自精彩(组图)

0 0

   

三位母亲:不同人生 各自精彩(组图)

2012-08-10  津张先生...

 

三位母亲:不同人生 各自精彩

 
        绝大部分人都很幸运,能够拥有一个好妈妈。但最幸运的人是我,因为我有三位母亲:生养我的母亲,我的继母,还有我的前婆婆。这三个女人各自过着不同的生活,但却那么坚强,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人生。
 
 
    见多识广的婆婆

   我的前婆婆,琼,是我所见过的最具魅力的人之一。第一次见到她,是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和她的儿子是大学同学,当时正在谈恋爱,大学毕业不久便结了婚。现在,虽然我们的婚姻失败了,但这并没有丝毫影响到我和琼之间的友谊。

  私底下我总喜欢称呼她为“维泽”,因为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她同雪莉·麦克雷恩在电影《铁木兰》里饰演的寡妇维泽·鲍德雷奥克斯非常相像。她的身形优美,六英尺的身高,褐色的卷发,总是穿着黑色的长裘皮大衣。她聪明而机智,说话直来直往,从不绕圈子。

  维泽属于六十年代的前嬉皮一代,一个人背着行囊差不多走遍了世界。据她说,在大学期间,她可是哥伦比亚大学地下堕胎组织的一员,后来还和一些教授、同学参与过“自控组织”,亲身试验了不少毒品,然后成功戒掉。

  维泽的父母是希腊和俄罗斯移民,后来定居在纽约。她的父亲是一名科学家,在奥本海默公司工作的时候参与了二战中的美国原子弹研究计划。维泽的家庭相当民主,大事小情都是全家人拿到桌面上来讨论。

  维泽是个见多识广的人,至少可以这样说,我体内的一部分冒险因子绝对是受到她的影响结果。
 

  妈妈是个新传统主义者

 

  与维泽相反,我的生母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宾夕法尼亚州乡村。她穿着泡泡裙,去参加同学的零食舞会,她做过的最狂野的事情是听猫王的歌。她帮外祖母做所有的家务,从煮饭到洗衣。外祖父母都是非常单纯、过时的传统美国人,他们不太经常旅行,觉得女孩不用上大学,安心等着嫁人就对了。

  在拥有一个家这个问题上,妈妈是个相当传统的女性,但同时她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也想去世界各地转一转。她有一份愿望清单,在高中毕业纪念册上“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这个问题后面,妈妈回答“空中小姐”。

  但是妈妈从未成为过空中小姐。航空公司不会雇佣一个已婚的女人做空姐。所以,当她一毕业就嫁给爸爸后,她有关事业的梦想便破灭了。

  结婚后,妈妈在一家公司做秘书,利用晚上的时间上大学,最后成为了一名律师助理。妈妈和爸爸一共养育了三个孩子,生活异常忙碌。所以她梦想周游世界的计划也搁浅了。

  在我六岁的那年,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然后又寻找到了另一半各自结合。妈妈一直在做个传统的家庭主妇还是成为一名事业女性这两者之间犹豫不定。

  再婚的她还是无法逃脱家务琐事:缝被子,做衣服,做饭,甚至还得当我们的垒球队教练。

  她很活泼,总是跟我们这些孩子玩得很开心。在童年的记忆中,我们没有多少零花钱,但是妈妈总是尽最大的努力带我们去新鲜的地方,送我们一些新奇的礼物。

  一年夏天,我们到乡下旅行,躺在帐篷里,看着黄石国家公园里的拉石茂山。

  妈妈和我们的继父攒了好几年钱,只为了带我们去夏威夷度圣诞长假。他们让我们明白了,只要努力工作就能拥有一切。

  直到退休后,妈妈的旅行梦才得以实现。

  确切点说,是从最后一天工作结束开始的。她跳上了一艘去往巴拿马的小船,几个月后,她又同继父在夏威夷的火山上庆祝了他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

  那年夏天,他们还去了爱尔兰山区野营。她是在完成自己的愿望。

  紧接着,癌症来袭。妈妈被诊断出四级肺癌,可是她从未吸过烟。

  对待病魔,妈妈积极而又乐观。所有的人都来鼓励她,也包括维泽(她们也是好朋友而且融洽的就像八卦的阴阳)。

  在妈妈做化疗副作用最严重的时候,维泽建议她试试大麻,甚至教她做出了大麻口味的西葫芦面包。没想到,这真的很有效!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妈妈坐在厨房桌子旁边,吃着西葫芦面包,精神一点点振奋起来的样子。

  她微笑着说:“亲爱的,我有点飘飘然了。”我妈妈确实是个传统女人,但是她的思想又很开放,这两种相互抗争却又互补的品质同我产生了共鸣。

 

  坚强的继母

 

  我们本以为妈妈可以击败癌症,但在确诊九个月后,她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59岁。

  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我不知道继母是否理解我当时的心境,但确实是她在那个时期给了我莫大的力量。

  帕姆,是上天另外赐予我的妈妈。她和爸爸结婚已经快31年了。她和我的生母完全不同。虽然她也充满了爱心,但那不一样。我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女人之一。

  帕姆在匹兹堡附近长大,父母在她二十多岁的时候双双离世。

  在那个时期,她上了大学,成为一名护士,然后结了婚,生了四个儿子。在她32岁的时候,她的丈夫因为白血病去世,剩下她一个人艰难地抚养四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

  五年之后,她碰到了我的父亲。

  她常常开玩笑说,父亲一定是疯了才会娶了她,接下那么大的担子。但是我始终认为,他们是绝配。

  在我的生母去世前,我从来没花时间想过她的过去。在那么年轻时就相继失去双亲和丈夫,又要独自抚养四个孩子。我无法想象那需要聚集起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有勇气走下去。“确实不太容易,”她对我说,“但是你得往前走,不得不走。”我希望如果在我今后的生活中也会出现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也能有同样的勇气去面对。

  我很幸运在人生中遇到了这三个女人,她们并没有经天纬地的壮举,也并非身世显赫的名人,但却各自给了我很多难能可贵的礼物。

  她们让我意识到身为一个女性,即使外表看起来弱不经风,身体内却可以蕴藏巨大能量,在生活面前坚韧不拔的活出自己。

  她们没有男人们伟岸的身躯和沉默的面孔,却拥有温柔而坚毅的眼睛,无论世界怎样,她们总能甘之如饴,找到自己热爱的味道。

  我希望能像她们一样永远好奇,敢于迎接困难和挑战而不是退缩,无论生活怎样,始终改变不了她们灿烂的笑容。

津张先生书馆欢迎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