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平2008 / 历史、时政、... / 保加利亚史(1)

分享

   

保加利亚史(1)

2012-08-12  宛平2008

保加利亚史(1)

分享
2007-09-21 16:33

一、保加利亚人(保加尔人)的起源

据大量拜占庭学者而言,保加利亚人的起源并不很明确。即使是现在我们也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来源。但是根据考古资料显示:保加尔人很可能原属于西伯利亚的突厥种族,原本为突厥族欧诺古尔(Onogurs)人的一个分支部落。他们是库特里格斯人(Kutrigurs)或乌提格尔人(Utigurs)的近亲部落。后来由于天气变冷,这些人一起迁徙到了东欧的亚速海一带,伏尔加河的名称就来源于保加尔人的栖息地——库班河谷与亚速海之间的地区,但并未建立国家(据我自己考证草原帝国所说的国家是欧诺古尔人建立的,并不是保加利亚人建立的)。后来在匈人帝国崩溃以后,一部分匈人联合了保加利亚人建立了新的匈人国家,国王姓杜罗,即阿提拉的幼子埃尔纳克作了保加利亚人的王。 
公元500年左右,一部分保加利亚人作为斯拉夫人的奴隶迁徙到了多瑙河的中下游,在阿瓦尔人的指挥下一起进攻拜占庭的巴尔干领土。并在东哥特人衰败后正式成为了巴尔干半岛德的新客人,而另一批新客人则是斯拉夫人。由于他们不是自愿和阿瓦尔人联合而是被迫的,因此在635年还曾经一度独立过。(这时的匈人帝国已经彻底土崩瓦解,也就是吉本认为的那批被灭亡的保加利亚人)

二、老大保加利亚王国
克拉夫特(Kovrat)是保加利亚历史上一个值得称颂的人物,他在635年击败了阿尔瓦人,并正式建立了“老大保加利亚”。他曾于619年与欧诺古尔人酋长奥尔加诺(Organa)一起拜访君士坦丁堡。并在那里接受了洗礼,拜占庭皇帝伊拉克略一世(Herakleios I,610-641)还成为了他们的教父。自此以后,大量欧诺古尔人与拜占庭人结婚,并且往来密切。大量的金银珠宝、纺织品以及各种宗教礼仪都流到了欧诺古尔人手里,从此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因为拜占庭人认为:他们(欧诺古尔人)接受了洗礼,被重新赋予了生命,这可以改变和美化他们的教化,让他们彻底脱离那些野蛮人。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拜占庭人想要让他们来抵御北上阿瓦尔人的进攻,从而减小自己的压力。虽然公元601年阿瓦尔人的大部已经被拜占庭将军普里斯克斯干掉,但这些人仍旧是巴尔干北部地区的首要边患。 
这些阿瓦尔人还在619年差点俘虏了伊拉克略一世。所以伊拉克略一世就想到策反欧诺古尔人在阿尔瓦人的内部分化他们。果然科夫拉特不负众望,在奥尔加诺死后他继位为酋长,经过了周密安排,在635年发动了反阿瓦尔人的起义,一举成功。为此,拜占庭还授予了他“罗马帝国的贵族” 的称号。自这以后,两国一直处于友好融洽的关系,在科拉夫特的统治下,北方游牧民族没再发生大规模的侵袭。

 

三、斯拉夫——保加利亚王国
但不幸的是在科拉夫特死后,哈扎尔人(Khazars)来到了这里,迅速灭亡了老大保加利亚,同时欧诺古尔人发生了分裂。科拉夫特的五个儿子各自为政:其一占领了亚速海及邻近区域,但不久后就被新来的哈扎尔人灭亡;其二率众西迁到了多瑙河附近,在此地建立国家,后来被阿瓦尔人并吞;其三也西迁,到达了意大利,后来逐渐融合在伦巴第人之中;其四东迁,进入伏尔加河流域,融入突厥人或蒙古人部落中;其五就是留在本土的阿斯巴鲁赫(Asparuch,642-691)领导的保加利亚部落,在十年内,这个部落迅速强大起来,他们征服了斯拉夫人的“七部落”,在670年左右形成了从多瑙河到黑海的一个斯拉夫——保加利亚联盟。同年,建立斯拉夫——保加利亚王国(即第一保加利亚王国的前身),建都瓦尔纳(Varna),后来迁都到普里斯科夫(Preslav)。拜占庭人不能允许一个独立的保加利亚国家出现在自己的北方威胁自己的统治,所以680年皇帝君士坦丁四世(Constantinw IV,668-685)率领军队御驾亲征,企图把这个新兴国家扼杀在摇篮之中。一路舰队从黑海北上,另一路骑兵则从色雷斯直取多瑙河。但保加利亚人利用地形,充分发挥游击战的作用,声东击西,打击拜占庭的进攻。与此同时,君士坦丁四世突患头风,只得撤退,但却在度过多瑙河的途中被保加利亚人奇袭,损失惨重。因此,681年君士坦丁四世不得不承认了这个国家的独立,并订立了和约,每年向阿斯巴鲁赫纳贡。拜占庭人对这个条约一致的说法都是“罗马人的耻辱”,因为拜占庭第一次把巴尔干的主权让渡给了蛮族,这开了一个恶略的先例,以后将会不断地出现这样的事情,直到拜占庭的灭亡。 
这时的保加利亚王国占据着东至黑海,西至多瑙河东岸,南至巴尔干山脉,北至达得涅斯特河的广大地区。也就相当于今日的乌克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国土的总合。普利斯卡(Puliska)成为首都,这里进可攻退可守,并可以快速直达君士坦丁堡。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阿斯巴鲁赫采用了民族怀柔政策。他把斯拉夫各部落迁移到了王国的西部和南部,以抵御阿瓦尔人与拜占庭人的进攻,并防止拜占庭的同化,这部分就是后来南斯拉夫各国的雏形;斯科拉文尼人则被迁移到东部,在黑海附近抵御拜占庭人的袭击。同时还把保加利亚人分散居住,以保持国家的稳定。正是由于这些,保加利亚成为了当时欧洲国家里唯一能与拜占庭抗衡的国家。
 
四、阿斯巴鲁赫的最后岁月
 
阿斯巴鲁赫建立了保加利亚王国(汗国)以后,200年都没有再向南扩张,他们主要致力于与斯拉夫人的融合。斯拉夫人本来是被征服者,但是现在却开始扮演起了征服者的角色。斯拉夫人自从从公元300年左右的时候进入了巴尔干半岛,就一直在拜占庭的影响下逐渐“拜占庭化”。他们抛弃了游牧生活,开始进入定居的时代。每个民族自从定居后就会快速发展,斯拉夫人也不例外。因此他们在这块土地上迅速的发展起来了。不过匈人与阿瓦尔人的进攻打断了他们的进程,让这些人又回到了部落联盟时代。但是他们的经济文化已经使这些民族中最高的了,所以他们会反过来影响他们的征服者,保加利亚人就属于这样一个民族。保加利亚人的上层贵族接受了斯拉夫人的“文明”礼仪,而下层人民则开始抛弃自己的“野蛮”习俗,向斯拉夫人靠拢。他们开始学习斯拉夫语言,因为这种语言通行于巴尔干半岛,如果学会了这种语言就能到处都走得通。最主要的则是保加利亚人向斯拉夫人学会了“耕种技术”,这就为保加利亚人的定居提供条件,并开始逐步演化为近现代保加利亚国家。“这样,今天的保加利亚人就成为了纯粹的斯拉夫人了,除了他们还有少量的匈奴血统以外,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古代传统了。” 
阿斯巴鲁赫的最后岁月是在一场彻底失败中度过的。这这个蒸蒸日上的王国中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呢?让我们回头来再说一下拜占庭。不管怎么说,拜占庭在这个时候仍旧是巴尔干半岛的主宰者,他们还继续占据着最好的地区。而且由于军区制的改革,让拜占庭在各方面实力都迅速提升。在与保加利亚人战争之前,君士坦斯二世一直在与新兴的阿拉伯国家战斗,耗费了大量的国力,而且在两线同时作战对拜占庭来说是很不利的。因此君士坦斯只得放弃了巴尔干地区。其实这一地区在保加利亚人来到之前就已经被斯拉夫人占领了,但是保加利亚的建国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不仅导致了巴尔干全面混乱时代的来临,而且也促生了南斯拉夫帝国的产生。在放弃了这一地区后,君士坦斯二世一心一意对付阿拉伯人,但是不论是阿拉伯人的骆驼兵,还是阿拉伯人的海上舰队拜占庭人都没有干掉,而且还以拜占庭人的大败而告终。后来由于阿拉伯人的内讧才险而逃脱彻底失败的厄运,并于659年与阿拉伯人订立了和约。当他腾出手来整理巴尔干秩序的时候发现一切已经无法收拾了。就索性对南部的斯拉夫人进行了清剿,俘虏了大量斯拉夫人让马其顿斯拉夫人承认拜占庭的宗主地位。其实君士坦斯内心中一直想把帝国的首都再次迁到西方去。究其原因主要是君士坦斯的宗教政策的严厉以及用宗教问题迫害自己的兄弟让他四处树敌,甚至连百姓都不依附于他,所以使得他无法在君士坦丁堡立足。君士坦斯二世终究不是泽诺皇帝,他不可能把支离破碎的意大利教会再次统一起来。意大利人也已经习惯了被征服,原本的永恒概念已经永远消失了。拜占庭的领土就像是在伦巴第人的汪洋大海中的小岛,随时都会被攻占。意大利永远不会宁息。君士坦斯二世为了巩固自己的皇权,顺道拜访了罗马这个从帝国开始以后几百年都没有罗马皇帝的首都,并且打算把首都迁往叙拉古。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用帝国的钱财来供养这个时刻都会被攻占的小岛,纯粹就是一笔诺大的负担。他已经激起了极大的民愤,所以不久以后的668年,君士坦斯二世被杀死在自己的私人浴池中。继位的军事坦丁四世又在一次的面对了阿拉伯人的入侵。在君士坦斯二世为迁都把帝国闹得一团糟的时候,阿拉伯人的内讧已经平息,他们又开始了每年一次的对拜占庭的进攻。这场战争一直打了十五年,也就是一直打到君士坦丁四世进攻多瑙河的前一年。这场战争两国各有胜负,直到拜占庭人研究出了“希腊火”才彻底打败了阿拉伯人的进攻。这场战争的胜负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附近各部又重新承认了拜占庭的宗主权,而且拜占庭“因此在东部和西部都享有长久的和平”。君士坦丁四世在胜利以后立刻进攻了保加利亚,但是却尝到了大败。因此只好承认了保加利亚国家的地位。在这以后,他又转向了基督教问题的解决上,他明白只有内部的安定才能让他夺回巴尔干与小亚细亚的领土。因此他主持召开了第六届基督教大公会议,缓和了与西部罗马教会的紧张关系。没过多久,公元685年9月君士坦丁四世去世,他的儿子查士丁尼二世继位(Justinian II,685-695,705-711)。这个孩子的头脑并不聪明,而且也不会耍手腕,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皇帝,但是他却得到了天赐的好运。他继位后阿拉伯人由于哈里发继承的问题又一次开始内讧,所以与拜占庭再次结好。亚美尼亚不再被进攻;塞浦路斯两国共管;最主要的是阿拉伯人每年还会给拜占庭进贡。东方的和平不能不说是天赐良机,让这位查士丁尼二世皇帝得到了有一展自己才华的机会。688年至689年,他借口他父亲君士坦丁四世允诺的给保加利亚的年贡已经失去效力可以不再履行,想要挑起战争。并且进军打败了斯拉维尼亚人,斯拉维尼亚的领地是保加利亚的南疆,这次打击就是意味着对保加利亚的宣战,而保加利亚人也没能阻止其有效的防御,原因就是阿斯巴鲁赫的病入膏肓。690年,拜占庭军队彻底打败保加利亚军队,斯拉夫人的一部分附庸到了拜占庭一方,他们被迁到奥普希金军区和比塞尼亚省等地,同化在拜占庭人民中。而保加利亚也没敢于报复反击。
 
五、特尔维尔时代
 
公元702年阿斯巴鲁赫去世,特尔维尔(Tervel,702-718)继承了保加利亚的汗位。在他在位期间,事情又发生了转变,保加利亚再度强大起来,并开始与拜占庭重起战端。 
公元695年,拜占庭发生内乱。查士丁尼被赶下台,阿拉伯人入侵拜占庭。局势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特尔维尔抓住了这次干涉拜占庭内政机会,接纳了逃亡中的查士丁尼,并答应帮助他夺回王位。公元705年,特尔维尔的保加利亚——斯拉夫军团攻打到了君士坦丁堡城下。但是由于保加利亚人的武器对于拜占庭来说相对落后很多,所以特尔维尔围城三天都没攻上城墙。查士丁尼用这三天的时间也一再向现任皇帝提比略二世(Tiberius,698-705)要求得到皇位。但他得到的却是嘲笑与讽刺。因此,他用了查士丁尼一世时攻占佛洛伦萨的方法,攻占了这座城市,那就是在晚上的时候派兵从饮水桥偷偷摸到城中,再里应外合。一切就这么简单,查士丁尼二世又恢复了皇位。而特尔维尔也劫掠了君士坦丁附近的村庄满载而归。查士丁尼为了酬报特尔维尔,特别赐封他为凯撒,并进入君士坦丁城内接受人民的欢呼。其实这时候的凯撒已经不是罗马帝国时期的那种皇帝称号了,只是一种没有实际权力的头衔,尽管它是仅次于皇帝的,也只能表示这是查士丁尼对特尔维尔的一种谢意而已。但这个称号足以说明拜占庭已经承认了保加利亚的合法性以及保加利亚与拜占庭处于一种平等关系之下。但是特尔维尔对拜占庭的奢华与财富已经在头脑里产生了一种印象,为以后的再次南下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 
查士丁尼二世天生就是一个残忍的皇帝。在他的第二次统治时期到处都是恐怖,不知是不是因为他被割掉鼻子的原因,刚继位就在君士坦丁堡内进行了一次大清洗活动,而且他对外大肆进攻,只要失败就会严厉惩罚军队。因此他受到了军人兵变的惩罚,自己被杀,幼子提比略也没有幸免。而且他的头颅也被送到了罗马和拉文纳,给那些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人看。亚美尼亚人腓利皮克斯——巴尔达尼斯(Philippicus-Bardanes,711-713)继承了皇位,但危机却越来越严重。保加利亚人听到了查士丁尼二世被杀的消息,非常高兴。特尔维尔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借口为好友报仇立刻挥师南下,进攻君士坦丁堡。他抢劫了君士坦丁堡的郊区地区,这些地区本来是为了君士坦丁堡中的富贵人家夏日避暑的,但这时却被保加利亚人彻底洗劫,大量战利品落到保加利亚人的腰包。拜占庭混乱多年,而南方的阿拉伯人又再次进攻,为了稳定后院巴尔干,因此于716年塞奥多西三世(Theodorius III,715-717)与特尔维尔订立和约,把色雷斯北部平原划归保加利亚所有。从此,保加利亚人控制整个巴尔干半岛的梦想开始实现,多瑙河防线大量富庶地区被保加利亚占领,另外特尔维尔还进行了通商,保加利亚渐渐成为商业文明超过拜占庭的国家。
 
六、第二次保加利亚战争与第一保加利亚屠夫
 
这是一段保加利亚的屈辱历史。经过了这些和平时代以后,保加利亚和拜占庭又进入了战争年代。拜占庭原本在两线作战,很难腾出手来消灭一个国家。但是东方的阿拉伯人由于继位的问题又一次陷入了混乱中,这就给拜占庭消灭保加利亚带来了希望。公元756年,保加利亚汗王温内奇(Vinech,756-762)继位。他继续奉行以前的路线,要求拜占庭加倍进贡。但拜占庭由于军区制的改革与阿拉伯的混乱问题,使得自己恢复了元气。这个时候保加利亚问题成为了拜占庭的最重要问题,他们不会再求和了。君士坦丁五世(Constantine V,741-755)为了抵御保加利亚的进攻,一连修建了600多座城堡,但是,对于南方地区的富庶馋涎的保加利亚人是不会被这些问题吓倒的,保加利亚人立刻组织了兵员进攻色雷斯地区,所过之处无不抢掠殆尽。当保加利亚人再次到达君士坦丁堡的时候,他们再次望城兴叹,高高的城墙,严密的把守,也许这就是保加利亚人一直无法逾越的高墙。当然保加利亚人还是老习惯,劫掠了周围的乡村后就退兵了。这件事开启了保加利亚与拜占庭的再次敌对。并由此引发了第二次保加利亚战争。 
从公元756年开始,每年都会有一次战争。而真正的战争于公元762年终于爆发了。这时是保加利亚新王特勒茨(Teletz,762-765)继位,他一继位就开始准备对拜占庭发动进攻,同时保加利亚的贵族又十分支持这次战争,因此更助长了保加利亚汗王的士气。这一年,有大量的斯拉夫人和保加利亚人迁移到了拜占庭的北部边疆。这些人一改以前民族迁徙的方法,不再随水草而居,而是直接随农田定居,从而牢牢的把握住了自己在迁移过程中所得到的一切。并且随时可以组织起来对政府施加不满的情绪,这就是一把插入拜占庭心脏的尖刀。而保加利亚汗王此时又十分想得到拜占庭的肥沃土地,自然而然的就发动了大军,而且还联系拜占庭境内的保加利亚和斯拉夫人一同起义。对拜占庭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保加利亚人成功了,那么拜占庭将会从地球上消失。在这个生死存亡之际,君士坦丁五世发动大军,从水陆两线进如保加利亚境内。水路由黑海进入保加利亚,陆路则由皇帝亲自率领从色雷斯和阿恰鲁斯向北行进。沿路虽然多次遇到保加利亚人的阻击,但是由于拜占庭与保加利亚的武器装备相差悬殊,几乎每次都是保加利亚全军覆灭。保加利亚人只好在山区设置重兵,形成一道道防线,才延缓了拜占庭的推进。可是君士坦丁五世的战争经验相对来说还是强于保加利亚特勒茨王的,他绕过了这些布防线,直接进攻多瑙河畔的苏塞达瓦和诺瓦埃,在保加利亚人的背后开花,公元763年6月30日两军对垒,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保加利亚军队大败,拜占庭军队全面瓦解了保加利亚人的进攻。这场战斗以拜占庭的全面胜利和保加利亚的全面失败告终。君士坦丁五世回到君士坦丁堡后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因为这场战争非比寻常,他拯救了整个拜占庭帝国,让帝国不至于灭亡,同时,他的统治也更加牢固了。而等待特勒茨则是一场政变,他最终死于内乱之中。 
从此以后保加利亚陷入了四十年的内乱之中,而拜占庭人也从中渔利。今天分化瓦解,明天收买眼线,几乎每次的保加利亚人进攻都被拜占庭人预先得知,大量的保加利亚人被君士坦丁五世俘虏,在君士坦丁堡大竞技场上被处死。公元773年虽然保加利亚汗王特利里格(Telerig,772-777)曾发动了一次强烈的进攻,但却被自己人出卖,虽自己侥幸逃脱,但数万士兵被歼灭在色雷斯南部的利索色利亚,战俘也被君士坦丁五世在军事坦丁堡竞技场上全部处死。因此君士坦丁五世被人们冠以第一位“保加利亚屠夫”。保加利亚也由于这些年的过度用兵,已无法与拜占庭争锋,就承认了拜占庭的宗主地位,并签订了和约。尽管如此,但此时的保加利亚已经成为了拜占庭的最大敌人。合约只是三十年的休战,三十年之后将会有一个保加利亚人把自己的长矛插到君士坦丁堡的城门之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