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莫答,谁能与共

2012-08-16  今生、为...

 


莫问,莫答,谁能与共
 
 
 
文/古垒东边     编辑/今生、为你独舞
 
 
 
 
超然台旁恐超然,  
  缓缓陌上盼缓缓。 
  一日不见如三秋,  
  几日几隔几春秋。
  
  ——题记【古垒东边】
 
  
 
 
 
 
 是谁触动了我的心弦?是谁弄疼了我的文字?我,弃戟恋墨,轻画愁。然,寥寥几笔,怎画得尽你半世惆怅与寂寥?
  
  有一种缘,叫错过;有一种爱,叫不懂,是不能懂,不忍懂;有一个你,放手后,便成了永远的风景。
  
  有情无缘的你呀,若可,宁愿不见,宁愿不遇,却又不悔相见,不悔相遇。
  
  千帆过尽,水月镜花。你是谁的天空?我又会是谁的海阔?我在残灯摇曳里等你,而你是否只在另一条长巷的尽头窃望?折柳的相思渡口,早已没了你泪落的等待,而我还沉在昔日的梦境里,孤单徘徊。风起,蓦然回首,却惊觉你竟是他人的好梦。
  
  好怕又痛又凉的文字,痛了你也伤了我。多少次的问自己:我在坚持什么?而我还能坚持什么?
  
  翻遍四书五经,没有我想要的希冀和未来。是谁镂刻了我心里的深忆?又有谁能冲淡我心深深处的呐喊?是我入戏太深?还是你有意回避?我往东,你往西,本该越来越近的你我,却何越来越远?终至再也不见。
  
 
 
 
 
 愁情入文,酸透纸背,洇作滴滴相思泪。你独撑的天空,是我无法着力的无奈。“叹好梦,一一无凭,怅掩金花坐凝泪”。月无痕,心茫然,今夜的杨柳岸,也无晓风也无月。
  
  路边的杨柳还在寂寞的垂着惆怅,丝毫不理会夏的奥热,与我也如同隔世。如果有一种痛,能痛到麻木,我情愿让疼渗入骨髓,只为从此不再有痛;如果有一种灵药,能让我的在乎变得不再在乎,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只为从此不再有烦恼。
  
  你温一壶牵挂,泛千重离愁;我酝一杯相思,酿万年心殇;你轻摆冷裙,我泪湿蓝衫;你悲梳残妆,我痛抚瑶琴。箫吟毕,乱红飞絮,一地残藉,你让我如何忍睹?
  
  决绝,是让人膜拜的,决绝者,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我的心在再也无你的相思渡口,飘呀飘。这只折翼蝶,没了你的牵念,又让我如何飞得出这相思的苦海?
  
  若可,就让我在你的世界之外,站成永恒。碧海青天,日日听你,玉指横笛锁清秋,夜夜让我,独醉卧听烟雨楼。或许,忘了你就会没了痛,就让往事留在云中,随风飘散,随雨而落。
  

 
 
 
 
 为了你,我曾寸土不让;为了你,我曾覆了天下。滚滚长江东逝水,淘尽了多少沧海梦,为何就涤不去我心里的思忆?“西风紧,天尽暗,一盏黄灯醉飞蛾”。望不穿的天涯,断不了的尘缘,想再次回到梦里,奈何梦已不相连。今生的你,只做我的魂牵梦萦蓝桥人,而我,只做你的今生春闺梦里人。
  
  你凄然转身时的强颜一笑、无意一望,还是生生地刺痛了我。漠然尘世,轻自嘲,笑痴狂。人生如棋,落子无悔。独举觞,杜康酒,何解忧?奈何?!终是,万事由天不由人,有缘无份徒惹愁。
  
  今生,是谁许了谁?又是谁伤了谁?没死心的我呀,遍寻你的牵念,无觅,反添寒霜。苦涩的独路,只好一个人苦涩的走。
  
  或许,转身即是天涯,天荒地老,只当玩笑。朝朝暮暮,只当隔世。
  
  此生,谁能与共?谁与我共?
  
  莫问!莫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