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补白

2012-08-18  水云随缘斋
 
 
 
 
                               化蝶

 

我是毛虫时,丑陋,我化蝶后,舞之,人皆赞美。

 

我丑陋时,人疏我,忌我。嫌而避之。每见之,必欲杀我。我被赞美时,

争而招我。

 

被看做丑陋时,我悲伤,一味哭泣。这时,只有你怜惜我。

 

故化蝶后的我,今已成有翼之花,愿为君舞,舞之君之花园矣。

 

 
 
  
                         
物语

 

窗户,可以让人呼吸清新的空气,可以让人迎接明媚的阳光,也可以让人

生不尽的遐想。然而,如果人心里的我关了,眼里见到的我也就形同虚设,

毫无用处了。

 

房门,说到底只是一道出入的口子。你把我紧锁或者敞开,都决定不了谁在

里面,谁在外头。

 

抽屉,我是一个空间里的另一个空间,给个人都有一个或多个这样的空间。

但这样的空间并不神秘,因为不是所有的秘密都藏在我这里,放在我这里的

也不都是秘密。

 

 

 
 
                            
飞翔

 

助飞机起飞的道,叫跑道。在飞机起飞之前,飞机在跑道上前行,那叫奔跑。

 

当飞机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地快一点,再快一点,快到一定程度时,

飞机就会脱离地面,飞起来。

 

所以,奔跑再快一点就是飞翔。如果你现在还在大地上奔跑,还没有飞起来,

那不是你不能飞,而是你努力得还不够,奔跑的速度还不够。

 

飞翔的奥秘就在于,快一点,再快一点,奔跑得再快一点,你就能飞起来。

 

 

 

 
 
                               度己

 

一人在屋檐下躲雨,见一个禅师打伞走过,这人说:“大师,带我一段如

何?”禅师说:“我在雨里,你在檐下,檐下无雨,你不需我带。”这人跳

出屋檐说:“现在我在雨中了。”禅师说:“我在雨中,你也在雨中。我没

被雨淋,是因有伞;你被雨淋,是因无伞。不是我度自己,而是伞度我。所

以你不必找我,请自找伞!”

 

 

 
 

                                 烦恼

 

我在青草丛生的小径上散步,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说话:“你还认识我吗?”

我转过身去,瞧瞧她,道:“我记不得你的名字了。”她说:“我是你年轻时

遇到的第一个烦恼。”她的眼睛,像空气里含露的清晨。

 

我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泪水涟涟的沉重负担都已消失了吗?”她莞

尔,默不作声。我感觉到她已经学会微笑的语言了。“又一次你说过,”她悄

悄的说。“你要把你的悲哀刻骨铭心的永远记住。”我的脸羞红了,我说:

“是的,我说过,可是岁月流逝,我就忘记了。”于是,我把她的手握在我的

手里,说道:“可是你变了。”

 

“过去一度是烦恼,现在已经心平气和了。”她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