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轩 / 择日精论 / 择日正本

0 0

   

择日正本

2012-08-31  自然轩
择吉正本

择吉术形成于汉,迄今已二千余年。但元代以前的有关著述,大都湮没无存致使许多问题难以考辨。目前可见的择吉文献,以清朝乾隆时所编纂的《协纪辨方书》最详备,最具代表性。《协纪辨方书》是清朝通用的历书。在我国,记载年、月、日、节气的历书通常由朝廷编修颁发。自汉代择吉术与历书结合,历代历书上也记载有择吉的内容,称为通书、黄历。这种通书、历书民间需要量很大。宋代印刷术产生后,坊间印历书以牟取暴利的很多,各朝政府都有禁令。清乾隆年间,经过康熙之治,生产有了较快发展,社会经济发展,但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日趋加深,繁荣的表面下蕴含着动荡的因素,人们趋吉避凶的心理更为迫切,以择吉为生的江湖术士走红,坊间私自印历书,通书不计其数,这些私印历书,通书不仅错漏百出而且荒谬绝伦。乾隆皇帝有鉴于此,接受大臣的建议,命当时编修《四库全书》的馆臣重新修订历书,修纂一部既纠正过去历书对纪年、月、日、节令的错误,又辨析充斥其间的荒谬择吉理论和术语的通书。由著名数学家梅文鼎的孙子天文学家梅毂成主持编修,书成后取“敬天之纪,敬地之方”二义,名为《协纪辨方书》,送乾隆皇帝审定颁发天下,又名《钦定协纪辨方书》。

《协纪辨方书》由允禄、梅毂成、何国宗等人编篡。全书三十六卷。计本原三卷,义例六卷,立成、宜忌、用事各一卷,公规二卷,年表六卷,月表十二卷,日表一卷,利用二卷,附录、辨伪各一卷。

本原三卷,叙述择吉术所依据的各种基础理论,将河图、洛书、先天八卦后天八卦方位及次序,以及天干地支、十二律、二十八宿、四序六辰、干支五行学说、纳音纳甲,等等,一一详加论列,以正本清源,使人明白择吉术有所归依。

《四库全书》。《协纪辨方书》


补龙古课(俱以正五行论)

亥壬子癸四龙属水,生申旺子墓辰,申子辰三合旺局,上吉;临官在亥,吉;巳酉丑为印局,亦吉;寅午戌为财局,次吉;亥卯未为泄局,凶;辰戌丑未为鬼煞局,尤凶;得壬癸庚辛干尤妙。然难尽拘。

一亥龙乾山巽向。曾文矇用壬寅年壬寅月壬寅日壬寅时,后八子入朝。系丁亥亡命,取丁与壬合,以丁命言之为合官。又四点禄到亥龙,四寅与亥命合,又与亥龙合,妙甚。四壬水又补亥龙,上上吉课也。又有用癸亥年甲子月甲申日乙亥时者,后发科甲显贵。此以申子水局补亥龙,而用二亥临官也。

一亥龙壬山丙向。杨筠松取辛亥年庚子月丙申日丙申时,后出丞相。此以申子亥水局补亥龙,三合兼临官局。

一子龙子山午向。杨筠松取四癸亥,后多贵显。盖四亥乃壬龙禄地,又四癸禄到子山,名临官格,又名聚禄格,又名聚禄格,又名支干一气格,妙甚。主命非戊则癸,或子命俱妙。

一子龙艮山坤向。曾文矇取癸巳年丁巳月癸酉日癸日癸丑时,后代贵显。此因艮山坤向俱属土,能克子龙之水,故不用申子辰局而用巳酉丑金局,以生子水而泄土气也。又三点癸禄到子,重龙不重坐山也。主命非癸则戊子命尤妙。

一壬龙子山午向。杨筠松取壬申年戊申月壬申日戊申时,后大贵。此取壬龙四长生在申也。又两干不杂,地支一气,丁巳亡命,取丁与壬合为合官格,又巳与申合也。寅生人皆夭折,四申冲也。

艮坤辰戌丑未六龙属土,亦生申旺子墓辰,临官亥,以申子辰为旺局,亦土克水,财局也,上吉。以寅午戌为印局,亦吉。金局泄,木局克,皆凶。喜丙丁戊己干。然难尽拘。

一艮龙壬山丙向。杨筠松取辛亥年庚子月丙申日丙申时,大贵。廖金精取庚申年戊子月庚申日庚辰时三合局。

一艮龙甲山庚向。杨筠松取丙辰年丙申月丙申日丙申时,后发贵绵远。此不惟申子辰局,而四丙火生艮土,又艮宫纳丙,主命非丙生必辛生也。或辛巳命,则四丙禄到巳,尤妙。

一艮龙癸山丁向。杨筠松取四丙申,五百日及第。支干一气格,艮土生申,又名四长生格,又四点丙火生艮土,又艮宫纳丙,四生也,妙甚。

一艮龙癸山丁向。杨筠松取四丙申,五百日及第。支干一气格,艮土生申,又名四长生格,又四点丙火生艮土,又艮宫纳丙,四生也,妙甚。

一卯龙亥山巳向。古人取四辛卯,葬辛巳亡命,取四辛以扶辛命,四卯以补卯脉,又合亥山,又冲动辛命之酉禄也。卯龙在辛年五虎遁得辛卯木,又纳音补纳音也。

一卯龙乙山辛向。曾文矇取庚寅年丁亥月辛卯日辛卯时,三合兼临官。赖布衣取甲寅年丁卯月辛卯日辛卯时,三合兼临官。

一巽龙乙山辛向。朱子取庚寅年戊寅月癸卯日甲寅时,临官帝旺局。

巳丙午丁四龙属火,生寅旺午墓戌,临官巳。以寅午戌为三合,上吉。亥卯未为印局,吉。己酉丑为财局,次吉。申子辰为煞局,凶。辰戌丑未土局泄气,亦凶。天干喜丙丁甲乙。然难尽拘。

一丙龙巳山亥向。杨筠松取己巳年己巳月壬午日壬寅时,三合兼临官,又丙龙禄在巳。

一丙龙坤山艮向。赖布衣取癸巳年丁巳月庚午日戊寅时,官旺局。

以上皆三合兼临官。盖因三合之年分月分山向不空,则用临官年月也。
申庚酉辛乾五龙属金,生巳旺酉墓丑,临官申。以巳酉丑为三合金局,上吉。以辰戌丑未土为印局,亦吉。

以亥卯未为财局,次吉。以申子辰为泄局,凶。寅午戌为煞局,尤凶。喜庚辛戊己干。然难尽拘。

一酉龙酉山卯向。杨筠松取甲申年癸酉月丁酉日己酉时官旺局,赖布衣取辛酉年辛丑月辛丑日癸巳时三合局,又三点辛禄到酉龙酉山。

一辛龙乾山巽向。曾文矇取丁酉年已酉月甲申日己巳时,又取己酉年癸酉月壬申日乙巳时,三合兼临官,吉。虽是金局制之无防。

一辛龙壬山丙向。赖布衣取辛酉年辛丑月辛酉日癸巳时三合局,又三辛补辛龙。

古课甚多,难以备录,如举此为式。或三合局,或三合中止用二字,或三合兼临官,或单用临官帝旺二字,或天干一气,或地支一气,总之皆补龙也。以补龙为主,而又不冲克坐山,不冲克主命,且坐山有吉神无凶煞,主命或比肩或合财,或合官,或会合四柱之禄马贵人,又或四柱之禄马贵人到山到向,则上上吉课也。地支一气者,四支一样也。或本龙之四长生字,四临官字,四帝旺字,皆可。若四墓字,则凶。墓非三合局不用也。 

又有纳音以补龙者。一行禅师谆谆和尚之矣。眬长老为丰城宛岗黄氏葬墓,戌龙作辛山乙向,得甲戌火龙入穴也。宜木音生之,火音比肩之,正宜立夏乘旺,故用庚寅年木音壬午月木音戊午日火音己未时火音下葬。又曰造葬八字,取用全在纳音,不可分毫争差,则福应如响。然以前法参之,亦相合焉。戌龙属土,又与寅午同三合火局,今眬长老用寅午午戌火局以生戌土,则非徙纳音之属木属火能助甲戌火龙也。故补龙者,必以前三合局或一气局为主,而参以纳音之说。眬不补辛山而单补戌龙之纳音,因知古人重龙不重山也。今人不问龙而单问山,岂不谬哉。

又有一法,谓之占夺一方秀气,亦甚吉。如木龙,则四柱用寅卯辰三字全,谓之占尽东方秀气。金龙则用申酉戌三字全,谓之占尽西方秀气。水土龙则用亥子丑三字全,谓之占尽北方秀气。与官旺局同,但多一字耳。以三字凑作四柱,择一字空利者,多用一字以成四柱也。三字外不可参一别字,参一别则乱格矣。杨筠松与人修方,用壬寅年甲辰月甲辰日丁卯时,此必寅甲卯乙龙,又坐寅卯山方也。寅卯辰全秀占东方格。

论扶山

坐山不必补,但宜扶起。不宜克倒,克倒则凶。何谓扶起?坐山有吉星照之,无大凶煞占之,而又八字相合,不冲不克,即扶也。如坐山与龙同气,则补龙即以补山。如壬癸龙坐子向午,龙与山皆属水,用申子辰局可也。倘龙与山不同气,则止以补龙为主,而坐山有吉星无凶煞即妙。

何谓克制?太岁冲山则倒日月时忌冲山岁冲尤忌。三煞、阴府、年克及伏兵大祸占山则倒。此开山之紧要凶神,勿造勿葬可也。

年家天地官符占山,俟其飞出别卦之月,以吉星照之,或太阳,或紫白,或三奇,此中得一二吉星到,反能发福。盖天官乃临官方,又名岁德吉方。地官乃显星方,又为岁位合,皆可吉可凶,叠金神次凶,若不叠加此数凶,而以八字比之,或三合之,又八节之三奇同到,上吉,其福最久。

凡日月金水、紫白三奇、窍马,得二三件到山,大吉。

凡八字四柱禄马贵人到山到向,大吉。如寅山多用甲字,甲山多用寅字,名堆禄格。余仿此推。

凡主命之真禄真马真贵人,以太岁入中宫,遁到山向,上吉。

凡岁贵岁禄岁马,以月建入中宫,遁到山向,次吉。

凡八字,宜扶山合山,或与山比肩一气,或印绶生山,或禄贵到山,皆吉。切忌地支冲山,次忌天干克山。惟辰戌丑未山不甚忌冲,然岁冲亦凶。日月时内止一字冲之可也,冲多亦破而凶矣。 

凡四柱中有纳音克山者,若年克月克,忌修造,不能制也。葬则以月日纳音制之。制者当令,克者休囚,乃稳。

凡阳居原有屋而修山者,兼方论。忌大将军、大月建、小儿煞、破败五鬼及多神煞。此五者,惟金神可制,而秋月难制。大将军飞出别卦无防,还宫则凶。吉多无妨。此俱忌修方修山,不忌葬。

年家打头火及月家飞宫打头火、丙丁火占山占向忌修造,不忌葬。

月家天地官符占山向,中宫得月家紫白同到,又有气,不忌。

居城市者,龙远难到,宜补坐山,与补龙法同。阳居坐山颇重,与阴地不同也。

论立向

向不必补,但有吉星而无凶煞可也。何谓凶煞?太岁也,戊己煞也,地支三煞也,浮天空亡也。此造葬同忌者也。内惟太岁戊己尤凶。盖太岁可坐不可向,而戊己在向猛于在山也。三煞可制,亦宜斟酌,俟其休囚之月,以三合克之,吉星照之。然葬可而造险。盖葬暂而造久也。浮天空亡略轻,主退财耳。伏兵大祸占向次凶,然修造亦忌,葬不忌也。巡山啰喉占向,一白到则吉。古人有补向者,所求补龙扶山也,不然则坐山之财局也。如艮龙作丙丁向,或用四丙,或用寅午戌火局者,生艮土也。又如子山午向,用寅、午戌火局者,子山克火为财也。然止用寅戌二字,切忌午字冲山。余仿此推。
论相主

相主者何?以四柱八字辅相主人之命也。从来皆论生年,不论生日,有论生日者,非古法也。

修造,以宅长一人之命为主,葬以亡命为主,祭主只忌冲压,余可勿拘。
古人皆论生年之天干,或合官或合财,或比肩或印绶,或四长生,或取禄马贵人不冲命克命,而又补龙扶山,则上上吉课也。昔杨筠松为俞侍御修阳宅,俞系乙亥生,用庚辰年庚辰月庚寅日庚辰时,取乙与庚合,合官格也。乙禄到卯,寅辰拱之,拱禄格也。四柱又名天干一气,两支不杂,上吉格也。课曰:行年七十六岁。自乙亥至庚寅年,正七十六岁。此论生年不论生日之证也。

又一戊午年生人,于丙子造葬,是非不停,皆冲生年也。故知生年为重。

用合财合禄格者,如曾文矇为壬午修主,杨筠松葬壬午亡命,皆取四丁未。盖于与壬合,合财格也。又午与未合,天地合格也。四点丁禄到午命,聚禄格也。故其课曰:支干合命愈为奇。上上格也。今人以支干合命者为晦气煞,何其谬欤!

昔杨筠松为乙巳主命修艮山坤向屋,取丁丑年庚戌月庚申日庚辰时。盖取乙与庚合,合官格也。又庚禄居申坤向,驿马到艮寅山。故其课曰:三合马进山,三禄向上颁。又三庚名三台格。

一印绶格宜正印,忌枭印。如甲命宜四癸,乙命宜四壬之类。枭印亦能生我,多见则忌,一二点不忌也。若伤官食神泄气,多见则忌。

一比肩格。如己巳生命,杨筠松取四己巳,比肩格也。今人忌本日,何欤?比肩上吉。如己命见三己四已是也。动财凶。如已命多见戊字是也。

一四长生格。如壬生人用四申,丙生人用四寅是也。官不相合,不宜多见,多则克身,一二点可也。合官则四点愈妙。

七煞大能克命,忌用。或年月利而干系七煞一点,可也。得四柱中天干食神制之为妙。若以二点,必凶,况多乎。昔有乙卯生人造屋,用辛丑年辛卯月,后大不吉。乙以辛为七煞也。若用庚字则合官大吉矣。合官者,贵格也。合财者富格也。不合则无情。财与官俱宜一点二点。禄马贵人宜四柱活动取之。如甲以寅为禄甲命人叠见寅字,乃财禄自外而来也。皆聚禄吉格。贵人与马仿此。
命禄与命贵,贵人最吉,马次之,乃病地也。马有必不可用者,如寅以甲为马,四柱若用甲字,则冲寅命,凶。

查古人造葬课所云,禄马贵人皆四柱中之显然可见者,如上数课是也。然难逢难遇。盖成格成局之难也。又有本命飞禄飞贵飞马,取造葬之年飞到山向中宫,俱大吉。此稍易取。

一本命地支忌四柱地支冲之,若又天干克命干者,名天克地冲,最凶。

一太岁冲命最凶,月次之,日又次之,时为轻。

如辰戌丑未命,遇冲不吉,但略轻,土冲土也。然太岁冲之亦凶。

又曰:“东冲西不动,南冲北不移。”谓木不能伤金,火不能克水也。亦略轻。如申酉命遇寅卯冲,亥子命遇巳午冲是也。止主是非。

西冲东命,则凶莫堪矣。如北冲南命,西冲东命,则凶莫堪矣。然亦以太岁为重,月次之。盖岁君力大而月乃司令也。

凡本命羊刃,四柱切忌多见。如甲命忌卯字之类。

本命煞惟天罡四煞最凶,造葬皆忌。

天罡四煞即岁煞也,修忌宅长,葬忌化命祭主,吉不能制。寅午戌年生人属火,忌于丑年月日时内作甲乙庚辛四向,凶非此四向,则犯丑字不忌,不犯丑字则此四向便不忌,二者俱犯乃凶。犯一个丑字亦凶。 申子辰年生人属水,忌于未年月日时内作甲乙庚辛四向,凶。巳酉丑年生人属金,忌于辰年月日时内作丙丁壬癸四向,凶。亥卯未年生人属木,忌于戌年月日时内作丙丁壬癸四向,凶。

命食禄最吉,能催官禄,乃本命食神之禄也。八字用三四点俱吉,或修食禄方亦妙。如甲命以丙为食神,丙禄在巳,四柱多用巳字是也。或修巳方亦吉。

凡三合之力胜生六合,便主命喜与八字六合而三合次之,惟用三合降煞者,得主命与八字共成三合为妙。山向又喜与八字三合而六合轻矣。

凡坐山及来龙与命干命支同推,但二十四山向少戊己二字而乾坤艮巽四字,用禄马贵人到乾与亥同,坤与申同,艮与寅同,巽与巳同。如四柱用壬字,则为禄到乾亥也。用丙丁,则贵人到乾亥;用己,则马到乾亥也。坤艮巽仿此推。
如乾坤艮巽山用长生印绶者,则乾金与庚金同,坤土与戊土同,艮土与己同,巽木与乙木同。

马有冲山者,则取到向。如寅山马在申,忌申字冲寅山,则四柱多用寅字,又助起寅山,又马到申向也。禄贵到向俱吉,宜活法取之毋执一也。 

又有本命飞遁真禄真贵真马,则支干俱全之谓也。以太岁入中宫,遁到山向中宫,造葬、安床、入宅俱大吉。修方者宜到方。

如甲子年生人寅为禄马,丑未为贵人,用甲年五虎遁,则寅为丙寅丑为丁丑,未为辛未。乙丑年修作,以太岁乙丑入中宫顺数,丙寅到乾六,则乾为禄马,辛未到坤二,则坤为阳贵人,丁丑到艮八,则艮为阴贵人。乾坤艮三方大吉。
按通书云,本命日不宜用事。诸历皆无明说,惟见《道藏经》。今选择家通忌天克地冲年月日时,如甲子忌庚午之类。并忌天比地冲年月日时,如甲子忌甲午之类。并忌天比地冲年月日时,如甲子忌甲午之类。《起例》又忌葬日纳音克化命纳音,而地支相冲者,与篇内戊午忌丙子日者相合。具表于后。天克地冲、天比地冲显而易明,故不列表。

论开山立向与修山修向不同

凡鼎新开居,倒堂竖造,皆谓开山立向,则单论开山立向吉凶神,至年与月之修方凶神,俱不必论。修主原有住屋,欲于屋后修造,谓之修山,不名开山,则忌开山凶神,兼忌修方凶神也。向上凶神,除太岁三煞二者外,其余不必论矣。住屋前修造,谓之修向,不名立向,则忌立向凶神,兼忌修方凶神也。坐山凶神,除岁破三煞二者外,其余不必忌矣。若所修之处前后还有屋,则又兼中宫神论。

修山修向修方,看与修主住房利否。如与住房不利,又欲急修,则宜避宅别居,俟工完后入新宅可也。既避宅而去,则止论山向空利,而方道与中宫神煞皆可不拘。修方神煞,年家则以三煞岁破为最,打头火天地官符次之,月家以大月建小儿煞为最,飞宫官符独火次之。凡修山修向者,必要兼避方煞,惟新开山立向者不论方煞也。修山而忌三煞在向者,盖三煞在向亦凶,必俟休囚之月乃可修山也。修向而忌三煞岁破在山者,盖山既大不利,则向亦不利也。

论修山

凡修方,先定中宫,于中宫下罗经,格定所修之方属何字,先查此字何年可修,次查何月可修,然后择吉日与方生合,则吉。

方之必不可修者,曰本年戊己方也,岁破方也,太岁到方而带戊己打头火金神也,月家则大月建小儿煞也。此皆必不可犯者也。至月家丙丁火及飞宫之打头火天地官符次之,有制可修。

方之可修者有三种。一曰空利方,本年无甚大凶煞占方,亦无甚吉神到方,但择吉月吉日以修之,亦自平稳。二曰修吉神方,或太岁方而带吉不带凶也必要八节之三奇到,或三德方,如甲年六月,则岁德、天德、月德会于甲方也,年天喜方也子年酉,丑年申,寅年未,卯年午,辰年巳,巳年辰,午年卯,未年寅,申年丑,酉年子,戌年亥,亥年戌。次之则年月之三合土曲方也即平字,青龙官国方也即开字,极富谷将方也即危字,魁罡显星方也即定字,月家之金匮方也,本年之窍马方也。此皆年月之吉方也。又或本命之禄马贵人方也,本命食禄方也,又或本命之贵人禄马飞到此方也。此三者乃本命之吉方也,必年月之吉方又合本命之吉方,择吉日修之,则无不吉也。

择吉日之法如何?曰:吉方宜扶不宜克,扶则福大,克则无福。年家与此方,或三合局,或一气局,又必此方旺相之月,则诸吉当权,修之自然发福。然修吉方必不叠紧要煞乃可。盖吉不宜克,而煞又要克,二者不可并行也。若不紧要之煞,则不必论也。方吉命吉自然降伏矣。三曰修凶煞方,除戊己岁破及太岁之带凶者不修外,其余皆可制而修也。其制之之法详见后。

论修方兼山向及中宫

修方亦有分别。不问正向横向,但在后不作住房而止作书室下房者,则止论修方,而开山立向之吉凶不必论也。若在后欲作住房,则以开山立向为主,而兼修方论,必山向利方向又利乃可修也。此论甚确。盖虽修方而欲作正寝,则是其宅以所修之屋为主房,故即同开山论。今人修方不论后面是住屋闲屋,一概论方不论山向,大失古人之旨。

四围有屋则中间之屋皆名中宫,太岁在向及戊己煞占山占向,则中宫终年不吉,不可修。月家大月建小儿煞打头火占中宫,亦不可修也。月家飞宫天地官符入中宫,若年月紫白三奇在中宫,或本命禄马贵人飞入中宫。则可修也。
凡修中宫,忌戊己日。盖中宫本属土,又用戊己日,则助起土煞,不吉也。若辰戌丑未月,尤忌戊己日。

论用盘针

《通书》曰:“盘针之法,汉初只用十二支,自唐以来始添用四维八干。”古歌云:“缝针之法壬子中,更论正针子亦中。”又胡舜正申《阴阳备用》云:“闻诸前辈言,盘针之用,当以丙午壬子之中者为正。”《狐首经》云:“阳生于子,阴生于午,自子至丙,东南司阳;自午至壬,西北司阴。丙午壬子之间为天地之中,南北之正。”其说相合,故断然以丙午壬子中针为是。

按《通书》以壬子之中为缝针,今谓之中针。盖中针之子位,当壬子之中,乃子之初,自子至癸,皆子位也。地理家格龙用之。若定方向,则用正针。消沙纳水则用缝针。详见本原。

罗经体制不一,多者至三十余层。然其用总不离乎三针者近是。今取十二层。内一层,天池,以受指南针者也。二层,八卦正方隅也。三层,二十四山。一卦三山也。四层,坐山九星变卦也。五层,净阴净阳配龙向也。六层,穿山七十二龙正针分金也。七层,中针二十四山。八层,二十四天星。九层,六十龙。皆属中针,所以格龙者也。十层,缝针二十四山。十一层,六十龙。十二层,一百二十分金,皆属缝针,所以消砂纳水者也。其余配卦配宿,皆由此推,故约举之而其义已备也。

定方隅法
《选择宗镜》曰:“中宫下罗经,中宫定而后方隅定。如直进有几层者,必自山下第一层之后檐起量,至大门之前檐水止,共几丈,拆半为中宫,下罗经以与二十四字而方隅始确。《通书》有论层数者,如只有一层,则以栋柱之中为中宫。若有前廊,前深后浅,又以檐下为中宫。若前有廊,后有披厦,前后相等,则又以栋柱为中宫也。如有二层,则前层之后,后层之前,中间天井为中宫也。如有三层,则以中层为中宫也。四层,则以二层后天井为中宫,与二层同也。五层,则以第三层为中宫,与三层同也。此其说似是而非。盖栋数有浅深,而罗经二十四字乃一定之方位。如一居周围有二十四丈则一字管一丈,有十二丈,则一字管五尺。此定理也。如子山午向,则卯酉当腰。若必以祖堂为中宫,则祖堂在山下者,卯酉前短后长。有是理乎?

修方忌于祖堂不利,则合家不利,然相离稍远者犹之可也。若于祖堂利而于修主之住房不利,则修主不利而合家亦不得受福矣。

大抵修主之住屋若与祖堂共一栋,则吉凶同论,若异栋则必兼论,必俱利乃可。今人有单论祖堂利否者,非古人之旨也。古人云:祖堂不利则移香火于吉方,如修主住房不利,必要迁住吉方,乃可修作。其义甚明。凡移徙而修者,必待修完后方可择吉入宅,或岁官交承亦可。如主命本年利作兑不利作震,则当迁居于东,使所修之方昔视之为震者,今则视之为兑矣。此活变之法也。

按定中宫之法,论层数固未精,而论丈尺亦未甚确。盖方位皆以目之所见为定。如大门,则以厅事为中可也。如厅后,则以中寝为中可也。如坟墓,则以祖穴为中可也。移步换形,惟变所适,要在相其形势,取其尊者为主,以临四方,庶义精而理得矣。

《协纪辨方书》利用二

年神总论

《选择宗镜》曰:“年家吉凶神,《起例》有八。一曰本年天干,二曰三合五行,三曰本年十二建星,四曰本年五虎遁,五曰本年纳音。六曰四方,七曰纳卦,八曰羊刃。凡吉凶神从此八者而起则为真。于真凶之中又分轻重。大者避之,中者制之,小者以吉星照之而已。

“岁德、岁德合、岁禄马、贵人,山方皆吉,能制貏凶煞。岁干化气克坐山化气为正阴府,凶;带卦者为傍阴府,亦凶。俗术,丙辛阴府用甲己二干化土制之,乙庚阴府用戊癸二干化火制之,切不可信。傍阴府有吉星制,或年月吉则不妨。杨筠松开乾山用壬申、壬子、壬辰、壬寅,又用壬子、壬子、壬子、庚子,合天地一气格。又取壬禄到乾亥为吉也。如附葬及修造,正傍俱不忌。

以上从岁天干起例。

“三煞大凶,伏兵大祸夹三煞亦凶。三煞止忌单修,先从吉方起手,连及修之无害。惟岁煞不可犯。伏兵亦凶。大祸与吉星会,不为害。与凶煞会,凶。临官为天官符,忌单修。若从吉方起手,连及修之无害。月家飞宫同到,小凶。地官符于吉方起手,连及修之无害。单修凶,或用太阳紫白命贵禄马制之,吉。帝旺为金匮星,吉。又为打头火,主火独,凶。若叠太岁,尤凶。打头火大忌,不可犯。或年独火、月游火、月家丙丁火,但有一火会合,其火即发。如月日得一白水星到方,有气或有壬癸水星到,能压制不妨。

以上从三合起例。
“建星,如子年上起建,丑为除,丑年丑上起建,寅为除是也。建为岁君,为元神,为吉凶众神之主,可坐不可向。在山在方叠吉星则大吉,叠凶星则大凶。在方为堆黄方,亦叠吉则吉,叠凶则凶。除为四利太阳,小吉。满为土瘟,为四利丧门,凶,又为天富,小吉。平为三台,又为土曲,又为四利太阴,大吉。定为岁三合,为显星,吉,又为地官符,为畜官,次凶。执为四利死符,又为小耗,凶。破为岁破,为大耗,大凶。危为极富星,为谷将星,为四利龙德,吉。成为三合,为天喜,吉;又为飞廉,又为四利白虎,小凶。收为四利福德,小吉。开为青龙、太阴,为生气华盖,又为官国星,上吉;又为四利吊客,小凶。闭为病符,凶。平成开危最吉,定除次吉,破大凶。建或可吉可凶。

以上从十二建星起例。

“五虎遁干,戊己为都天,丙丁为独火,庚辛为天金神。天金神一名游天暗曜,犯之患眼疾。用丙丁九紫火星制之无害。

以上从五虎遁起例。
“本年纳音克坐山墓上纳音者,为年克山家,凶。属金者为地金神,次凶。
以上从纳音起例。

“奏书、博士,吉。蚕室、力士,小凶,有吉星可用。大将军,有吉星制,年月利,主吉。年月不利亦主凶。又忌与太阴会,尤凶。

以上从四方起例。

“太岁天干纳在何卦,其冲破对卦,名曰破败五鬼,忌修方,吉多不忌。
以上从纳卦起例。

“本年禄前一位为羊刃,对冲为飞刃,名李广箭,凶。然惟八干山有之,忌坐山,不忌方与向。乾坤艮巽山无禄亦无刃。古人葬貕犯阴府年克者甚多,而八干山绝无犯李广箭者,其犯箭者皆四维山,原无箭故也。

以上从羊刃起例。

按年神总论,《宗镜》自为一家之言,大体醇正,故备录之。然唯太岁岁破不可犯,三煞犹可制化,况其他乎。阴府以纳甲为正卦为傍,与《通书》不合而亦有理。然其义纡远,轻于年克山家。见义例。本篇十二建星不足为凭,当兼诸神参看。

天干临官为禄,帝旺为刃,刃固不如禄之吉,然其凶亦不过如大煞止耳。大抵大煞羊刃皆不为凶,叠凶星则凶,犹叠太岁月建也。且其起例既从天干,又曰乾坤艮巽四山无刃,则必年与山同。夫甲山用卯月日,正为扶山,何凶之有!故今台官不用。然本条内云:古人葬课犯阴府年克者甚多,则不为无功也。至其中所云神煞不忌新宅而忌旧宅,又云年克山家伤祖父,无祖父则不忌,种种支离,概删不录。

月吉神总论

天德方即天道方,月德方即三合月官旺之间,大吉。天德合月德方次吉。此四德到方,大能制此方之煞,并岁德岁德合,共名六德。俱走天干不走地支,不能制地支方煞也。

月金匮方吉,即三合月份之旺方也。修之发丁。修年金匮不如修月金匮。比月德后一步,后与月德同。

月天赦方吉,春戊寅,夏甲午,秋戊申,冬甲子,此天赦也。原无定在,故以月建入中宫遁之,遁得天赦落在何方,此方宜修造,可制官符等煞。天月德三合周转,已有飞宫之义,不宜再飞,天赦必飞乃现。

月凶神总论

月破山方皆凶,坐山尤凶,造葬皆不可犯。

月阴府山凶,月天干克坐山所纳之甲为正阴府,带卦者为傍阴府。

月克山家凶,月之纳音克山墓音也。以年日纳音制之。大月建乃月家土煞,占山占向占方占中宫皆凶,动土尤凶,吉不能制。

小月建占方凶,占山占向亦凶,忌修,不忌葬。

月家打头火小凶,与丙丁火并,不可修造。用一白壬癸制之。月游火不足忌。
飞宫天地官符小凶,有吉星可用。

诸家年月日吉凶神附论

曾文矇曰:“太岁坐山留福德,却将年月更加鉴。还须四柱无冲克,共转天河福愈深。”杨筠松曰:“太岁可坐不可向。”又曰:“吉莫吉于修太岁,凶莫凶于犯太岁。”又曰:“太岁叠吉星则贡福,叠凶星则降祸。'俱言坐太岁之法也。造葬者,坐太岁极吉,向太岁极凶。然坐之有数端焉。一查太岁不叠戊己、阴府、年克、打头火乃可坐。二要八节三奇照之。三要月日时或与太岁一气,或与太岁三合乃吉,若支冲之,干克之,则犯岁君而大凶。四要太阳紫白诸吉同到尤妙。福大而久,非别吉之可比也。

太岁禄马贵人能压一切凶星。贵人为上,禄马次之,要与造主本命禄马同行,乃能致福。用命贵禄马而岁贵禄马不至者命主无管摄。用岁贵禄马而命贵禄马不值者,岁君不依归。岁命交会,方为全美。选择务令有气得时,如木向春生,金逢秋旺之类。飞宫亦有六合之法,合贵为上,合禄次之。如甲禄在寅,十二月作艮,以月建丑入中宫,遁得寅字到乾,乾中有亥,合艮中之寅也。余仿此。

邱平甫曰:“诸家年月多差,惟有紫白却可凭。”曾文矇曰: “禄到山头主进财,从外压将来。马到山头进官职,要合三元白。贵人与白同旺相,贵子入朝堂。六白属金秋月旺,紫火春夏强。一八水土旺三冬,立见福禄崇。” 此言紫白之真且宜与贵人禄马同到,又紫白喜旺相则愈有力,皆不二之论也。桑道茂及一行禅师皆云:“紫白所到之方,不避太岁将军官符诸凶,惟不能制大月建而已。不避宅长,一切凶年并不能为害,惟不能剃天罡四旺。”则紫白之吉,古所共宗。《通书》有谓飞宫吊替,多有不合,故紫白难用者,妄也。
凡月家吉星,吊替飞宫不犯冲伏为美。如一白到坎,八白到艮,为星伏之地;九紫到坎,八白到坤,为星冲之地,其吉减力。

上论三篇亦出《选择宗镜》。其中飞天赦为今所不用。然亦不背于理,录之以备一义也。金匮星今亦不用。盖金匮即大煞,以其旺为吉,又以其旺为凶,未免自相矛盾。大抵金匮大煞本无吉凶,叠吉星则吉,叠凶星则凶,亦犹叠太岁月建耳。其曰六德不能制支煞,非是。夫支之凶者,正当以干制之,方见制之化理。如乙酉年岁煞在辰,用庚辰月日时,则天干一气皆金,与乙作合为岁德,而辰亦不以煞论矣。故精于造命之法,则建除与山言犹属第二义,所谓“天光下临”也,焉有重支而轻干者乎。其曰大月建吉不能制,亦非。夫月建谓之土煞、自较太岁为轻,况又不论定位而论飞宫,断无山方中宫无往不忌之理。其论坐太岁之法,慎重周详,体用兼备,非惟日者妙用,实亦君子存心。俗术并不论此,漫曰太岁可坐,何孟浪也。其中太岁不叠戊己可坐一语,则又可以明戊己煞之误,兼可以证大小月建之伪,诚破的之论。其论禄马贵人岁命同到,与古课吻合,而语义尤福。其曰甲命丑月寅禄到乾,则亦止用地支一字,可与真禄参观。各神制化,诸说不同,详见后。

制煞要法

《选择宗镜》曰:“坐三煞向太岁,此不能制者也,不可犯也。三煞在方在向,及阴府在山,此可制而不易制者也,不可轻也。其余纷纷神煞,中煞制之,小煞不必制,有吉星同到自能压伏。除太岁在山在方,宜合不宜冲,灸退在山在方,宜补不宜克,此外则四法而已。干犯干制,如阴府,天金神,皆以干制干也。支犯支制,如地官符之类,择其死月死日修之可也。三合犯三合制,如三煞打头火天官符,以三合局克之可也。纳音犯纳音制,如年克地金神,以纳音制之可也。今《通书》制三煞等法皆用纳音,不知纳音力轻,仍当兼地支三合取用方是。”

《千金》曰:“煞在山头更若何?贵人禄马喜相过。三奇诸德能降煞,吉制凶煞发福多。”此言山头之中煞小煞不用可制,而止以诸吉照之者也。盖克则克倒坐山矣。山值休囚月亦不吉。

又曰:“吉星有气小成大,恶曜休囚不降灾。”则克制修方法也。勿作一例盾。克制者,克制得法为主,吉星为用。若小煞,则不必制,遇吉星自伏。

太阳三奇能降诸煞,紫白窍马能制地官符大将军以下诸煞,禄制空亡,贵人降诸煞,以本命飞到者最为上,太岁飞到者次之,到者尤吉。

制煞之法,宜用四柱克之,而不宜冲。克之则伏,冲之则起,而反为祸。除太岁阴府在山不宜克外,其余诸煞,如三煞、官符、大将军、伏兵大祸等项,在坐则重而难制,在向在方则轻而可降。

方上有煞可制者,先从吉方起手,连及修作,又从吉方着手,亦佳。

凶方怕叠太岁,怕太岁对冲,怕太岁三合,其方则皆大凶。次之怕月建相叠,相冲相合则亦为祸,不然不甚为祸也。

盖岁君与月建之力极大,吉星必藉其力方能作福,凶星必藉其力方能作祸。盖岁君与月建之力极大,吉星必藉其力方能做福,凶星必藉其力方能做祸。吉方宜动,不修动,决不作福。凶方宜静,不修动,亦不作祸。惟年纳音所克之方,虽凶亦无害,已为太岁所制故也。

岁君月建冲破吉方则不吉,无力故也。若冲破凶方则又凶,盖煞如虎如火,合之固起,冲之亦起。惟浮天空亡占向,可以八字冲之。

太岁可坐不可向,三煞可向不可坐,不易之论也。

凡制神煞,先令其星失时无气,更泊死绝休废之乡,得禄马贵人当旺之令修之,化煞为权,较之克制,尤稳。恐压伏太过,或遇冲合。反为祸也。 

《书》曰:“若要贵,修太岁。若要发,修三煞。要大兴,修火星。要小兴,修金神。要发富,修官符。救冷退,修灸退。”又曰:“制煞修方,反获吉福。”此言修非言葬,言修方非修山也。盖煞必须克而坐山宜补,克之则山伤,补之则煞旺,故单云制煞修方者,以方可克故也。惟太岁或在山,或在方,皆可修。盖修太岁者,可合而不可克,不克则不伤山也。阴府与山,分而为二,亦可修,克阴府不克坐山也。其余诸煞皆与山方合而为一,故克制此方即所以克制煞,惟方不怕克也。故皆指修方言。此皆修年家坐宫煞,非修月家飞宫煞。
太岁必叠吉星,不叠凶星而后修之,君明臣良,其吉可知。故曰大富大贵。
三煞连占一方,其力极大,制之得法,自然发福。然此煞最凶,制不得法,必至为祸。修主孱弱,亦难驾御,不可轻试。

火星乃三合旺方,即打头火也。克而修之,旺气发越,大发人丁,故曰大兴。
火克金神则为财。以丙丁奇制之,则旺田产,故曰小兴。地官符为岁三合,修之得法,亦主旺财,故曰发富。

三合死方为灸退,以月日旺相辅之,则无气而有气矣,故曰救冷退。

制煞之法,古云干犯干制,支犯支制,三合犯三合制,纳音犯纳音制,此确论也。又有化气犯者化气制,坐宫犯者坐宫制,飞宫犯者飞宫制。如阴府甲己属土则以丁壬木制之。乙庚属金则以戊癸火制之。此化气制化气也。如病符小耗年家之不飞者,以年月日吉照之。此坐宫制坐宫也。如月家打头火,则以月家一白或壬癸水德制之,此飞宫制飞宫也。又有以阴府甲乙属木,戊己属土,三煞打头火官符等项在寅卯辰则属木,巳午未则属火。本煞又自分五行,克制者仿此。辨衰旺者亦仿此。

制煞全看月令,必本煞衰月,制神旺月乃可。惟太岁灸退另论。若诸煞聚会,或与太岁同宫,则不可制,勿犯可也。

《通书》曰:“太岁以下凶煞甚多,难以尽避。其各神所临之地,惟奏书博士宜向之,余各有所忌,须辨生旺休囚,制化得宜。如有破坏须修营者,以天德、岁德、月德、天德合、岁德合、月德合、天恩、天赦、母仓所会之长,或各神出游日,开工修之无妨。”

凡制凶神,宜酌其轻重,不可用煞之生旺。如煞属木者,忌春令,并忌亥卯未日时,如用午字则木煞死,用申字则木煞绝。余可类推。

按《宗镜》载制煞之法甚详,醇多疵少,故节取而承之。其曰吉方不动不作福,凶方不动不作祸,即《洪范龟蓍》共违静吉作凶之理。原文有曰:“戊己煞不动亦凶,”则悖谬已甚矣。阴府制法,似是而非。辨见后。《通书》二则,言略而意赅。时宪书载于年神之下,制煞之大要也。今为逐条详具于下。

太岁 岁破

《宗镜》曰:“太岁,君也,坐之吉,向之凶。冲破坐山故也。四柱八字合之吉,冲之克之凶。以臣犯君故也。叠紫白三奇禄马贵人等吉星则极吉,得君行道,膏泽及民也。叠戊己年克阴府大煞等凶星,则又极凶。众凶有藉,倚势作孽也。故太岁或在山,或在方,审其叠吉而不叠凶,则以四柱合之,或一气,或三合局,造葬移徙,其福大而且久,非诸吉星可比也。必要八节三奇太阳紫白诸吉同到,本命贵禄鉴之,尤妙。曾文矇曰:'吉莫吉于修太岁,凶莫凶于凶犯太岁。太岁所在,宜造葬,宜移徙,宜补葺,皆修也。不可拆毁,不可挖窖开池,皆犯也。”

按太岁为岁君,吉星会于坐山乘旺固吉,然不得已而修作及葬事则可矣,若兴造之事,本属可缓,行险侥幸,未必得福,不如其勿犯也。《通书》有用月日纳音克太岁纳音之说,益属无理。至可坐不可向,则不易之论。盖向太岁则坐于岁破矣,虽有吉星不能解也。又按坐太岁同方,则坐之亦不吉。《宗镜》因飞宫大煞名打头火,遂谓太岁叠打头火凶,失其义矣。今改正。

三煞、伏兵 大祸

《通书》曰:“三煞止忌修方。先从吉方起手,连及修之无害。如子年三煞在巳午未,若巽坤方有吉星,则从巽方起工,连及巳午未方,至坤方止工亦可。止忌单修巳午未方是也。

《宗镜》曰:“三煞乃极猛之煞,伏兵大祸次之。要制伏得倒,占山造葬皆忌,惟占方可制而修也。制法有三。一要三合局以胜之;二要三合得令之月,三煞休囚之月;三要本命贵人禄马及八节三奇,或日月以照临之,小修则或月或日之纳音克三煞方之纳音,得一吉星到方,可也。三煞在南方巳午未属火,用申子辰月日时。在东方寅卯辰则属木用巳酉丑月日时。在西方申酉戌则属金用寅午戌月日时。在北方亥子丑则属水,三合无土局,不能制,忌用。辰戌丑未相冲。曾文矇为壬申宅主修午未三煞方,取甲辰年戊辰月壬子日庚子时竖柱,与壬申年生命成申子辰水局,以克火煞,一吉也;甲戊庚天干三奇,又辰子两支不杂,二吉也;谷雨前太阳在戌与午方三合,而甲戊庚贵人在未,三吉也;甲年午未方为庚午,辛未纳音属土,而戊辰月壬子日纳音皆木以木克土,四吉也;命马壬寅,岁禄岁马丙寅,俱到离,五吉也;八白在坎照离,九紫正在未坤,六吉也。古人之妙用如此。

按三煞为太岁三合之冲,可向不可坐,故占山则造葬皆忌,占方则可制而修也。然各年不可概论。寅申巳亥年煞在生我之方,为收开闭之位,又当休气。辰戌丑未年煞在我生之方,为除满平之位,又当相气。制化之法虽轻重亦有不同,而要可制之化之,变凶而为吉也。若子午卯酉年则三煞与岁破同方,对方太岁又与大煞同位,虽有制伏,亦难以吉论矣。故子午卯酉年灾煞最凶,劫煞岁煞次之。寅申巳亥岁煞最凶,劫煞灾煞次之。辰戌丑未年略与子午卯酉等。若寅申年之劫煞,卯酉年之岁煞,与太岁为六合,其凶尤小。如壬寅年用壬寅月日时进修亥方,则四禄聚亥。乙酉年用庚辰月日时修辰方,则一气皆金,并不以岁煞论矣。又寅午戌亥卯未年为煞克岁,巳酉丑申子辰年为岁克煞,煞克岁者。俟其休囚之令用之。岁克煞者,则惟子年酉卯四旺月皆可用,只取吉神到方,八字成格而已。曾文矇取用甚精,夫亦举一隅耳。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选择之能事毕矣。月三煞仿此。

年月克山家

《通书》曰:“山家以得气运为妙。如月分与山运生旺比合,宜用之,月分衰病亦可用,惟忌年月日时克山运耳。然止忌开山,凡新立宅舍、修造动工、逾月安葬论之,旬日之内不忌。附葬祖堂,倒堂竖造,或现面基址不动地基不忌。又,本日克山家,如甲子年作水土山,年纳音属金克山家木运,当取火月日时生旺,兼作主火命,并禄马贵人制之吉。月日克者亦然。”

按洪范五行,专论山运自为一家之言。年克山家,世俗避之唯谨,虽有月日克制之说,用者绝少。惟旬日内不忌,世多用之,深以为便。夫葬之吉凶,不因日之近久,旬日无咎,逾月何仿!荀悦曰:“非吉凶所从生。”洵知言矣。然以五行生克之理而化,则以月日克年纳音,不如以年纳音生月日,化克为生,于理为顺。再得正五行补龙扶山,自应吉无不利。月克较轻,日时尤轻,八字成局,纳音自可勿论。俗本又云:“年克妨宅长,月克妨宅母,日克妨子孙。”则无稽已甚,不足道矣。
阴府太岁

《通书》曰:“此煞惟忌山头,不忌作向修方,惟安葬不可犯。”又曰:“正阴府忌修阳宅,安葬不忌;傍阴府忌坐山修造,不妨用天月德太阳到山制之。”

按阴府之义,本属纤远,义例甚明。术士不知其义,又以袭貆传伪,遂名为臆说而不可解。如甲山,丁壬年为阴府,以丁壬属木克甲己之土也。丙辛山,甲己年为阴府,以甲己属土而克丙辛水也。《宗镜》引旧说乃曰:“甲阴府属木,宜以庚克之。”将谓丙辛山,用庚克。甲年无论岁干不宜克,而克又非其所克。夫甲年之所以克丙辛山者,在土不在木而欲以金克之,豱不解其何谓也。若其与坐山同类,不可制之。说则专指克太岁而言,而五行亦不合。如兑山,乙庚年为阴府,乃以兑为属木而谓以丙克庚伤兑山,则又以兑为属金夫五行各有专属,理之自然,虽貏家取义不同,亦必自成一说,断无属命为木属命为命之理。然曰克阴府即克岁君,犹知阴府之义在年不在山。若貏家通书从年起例,所列阴府皆山,则所谓制阴府者,皆克山耳,并未有知克岁君者也。至其曰正曰傍貏说不一,大抵天干略近,卦义尤远。然观台官所传,及辰转遗貆之故,又似卦系正文。豽见义例。本节究之。五行之义,当以正五行为本,其有取化气者,必实有合化之义而后取之,兹乃舍正取化,又非逐年递变。与五运之义亦不合,良不可为典要。世人不察,以其名为太岁也,而即谓不可犯;以其名为阴府也,而即谓安葬凶。又无确切制化之法为之解说,多致疑畏貆事。《宗镜·补龙篇》载曾文矇开乾山,一用丁酉年己酉月甲申日己巳时,一用己酉年癸酉月壬申日丁巳时,谓阴府有金制,甚为精当。盖乾纳甲申,甲己化土,丁壬为阴府,用甲己酉年月日时,一气皆金则丁壬不得化木非但制之己也,且安知其非以金局扶乾山乎!若甲山阴府,则不可用金制盖甲之化土,其理曲,而甲本属木其理直,苟以金克丁壬,丁壬未必受克而甲木己巳先伤矣。毋宁丁年用火局,壬年用水局,用水以生甲之本行,用火以生甲之化气,而丁壬各从旺论,自不能化木而克土,乃为得之。仿此类推,则制之可也,化之亦可也。使各从其类而自不克我,亦无不可也。总之,以补龙扶山为主,太岁而外,各随其义以为化裁,则不惑于俗术之曲说矣。

《宗镜》曰:“旧说阴府单占坐山,以正五行之亡煞克之,心阴府衰月,七煞旺相得令之月。如甲乙阴府属木宜以庚克甲,以辛克乙,然必七月八月金旺木衰乃可制也。又,阴府生山者可制,为坐山所克者可制。若与坐山同类则不可制。制则克倒余仿之。 

灸退

《通书》曰:“灸退为三合死地,可向而不可坐。取天道天德月德岁禄贵人制之。”

《宗镜》曰:“凡煞皆强梁有余,故宜克。灸退乃休囚不足,故宜补。盖二十四方位之气,皆随太岁转移,灸退乃太岁死地,山方无气,冷淡休囚。故宜择旺相月,或月日时一气,或月日时三合补之,则不退而反盛旺也。若再加克制,则愈休囚愈退败矣。如申子辰年属水,水死于卯,卯为灸退。曾文矇取丙申年辛卯月乙卯时,修卯方,则三卯一气局也。或亥卯未三合亦可。余仿此。再得命禄岁禄同到,或天干堆禄尤妙。假如修卯方,灸退用三乙字,乙禄到卯也。然以一气局,或三合局为主,而禄不必甚拘。《通书》有用六合者,有单取堆禄者,非是。已上补法虽系修方,然修山亦可。

按补灸退之法。《宗镜》得之。《通书》用德禄亦是,贵人则差轻耳。

大将军 太阴

《通书》曰:大将军,方位之神,其方忌兴造,若不会诸凶,用真太阳制之吉。太阴吊客同方,岁后也,其方忌兴造,宜太阳岁德三合制之。”
《宗镜》曰:“大将军占方,不可修,然有轻重。如巳年未年,将军在卯,甲己年则卯乃丁卯也,再以月建入中宫,顺数九宫,惟乙亥月丁卯仍在卯上,谓之将军还位,修造犯之凶。余月则丁卯飞出别方,上方得年家月家之紫白,或太阳三奇,亦可修也。”

按《蓬瀛书》曰:“岁在四孟,太阴与大将军合于四仲,名曰群丑,必须太阳到方,如申年太阴大将军合于午,必六月太阳到午宫,又用午时修之,所谓真太阳到方也,大吉。若寅月太阴与大将军合于子,子时太阳,无光兼取丙丁奇,九紫到方为吉。若不会太阴,不叠凶煞,则有一二吉星亦可修也。”

官符 白虎 大煞

《通书》曰:“官符有天官符、地官符,用年月日时纳音克之。如甲子年天官符在亥,遁得乙亥,纳音属火,以水纳音制之。又用一白水星水德制之。余仿此。”又曰:“官符一年止占一字,三奇紫白禄马贵人一吉星到方,即从吉方起工,连及修之吉。”

《宗镜》曰:“官符本非大凶,遇窍马到,或太阳到,或紫白到,或于其死月以天赦日解之,以修主命贵人禄马临之,支吉。曾文矇曰:纷纷神煞不须求,但逢克应便堪修。吉星若照官符位,为官职位显皇州。此方官符之可修也。地官符遇窍马即吉,遇紫白亦吉,不必克也。杨筠松为人解讼,以命贵解官符。癸亥年地官符在卯,修主乙亥生命,阴贵人戊子,以太岁癸亥入中宫,戊子到震卯方也;用午月,卯木死于午也;用甲午日,天赦也,讼果解。所谓支犯支制也。天官符乃三合中煞,或仿上制三煞例,以三合局制之,然比三煞则轻矣。年月纳音克之亦可修也。巳未年天官符在寅,十一月有葬寅山甲向者,小雪后太阳到山,平安迪吉,至月家飞宫官符,尤无妨碍。谓必不犯者,谬也。”又曰:“天官符以年月纳音克之,或日纳音亦可,再得太阳照之,三奇紫白亦可,若以三合局克之,则尤伏矣。但不喜其还宫月分耳。”

按官符、白虎、大煞,为岁三合,若叠凶煞,则为太岁所吊照,其凶有力,故以为忌。若叠吉星,则亦吉矣,故当以吉星照临为取用之法,纳音克制次之。其曰三合制之尤伏,似亦以为太过之意。月家飞宫复临本位,谓之还宫,飞伏同到,嫌其过旺,则以三合局克之可也。天官符为岁临官之方,亦略与地官符同义。大煞叠太岁则凶,见火星条下。

丧门 吊客

《纪岁历》曰:“丧门所理之地,不可兴举。吊客所理之地,不可兴造,及问病寻医送吊孝送丧。”

按丧门吊客为岁破三合小煞也。三合之冲破则凶,破之三合未为凶也。如两方同修,则与岁破合局,冲克岁君,大忌。若单修一方,则止取吉星照,盖用岁三合月日,惟忌岁破三合月日耳。如子年丧门在寅,吊客在戌,修寅方,宜用子辰月日时合太岁,忌用寅午戌月日时合岁破,亦不用申,冲寅方也。问病寻医送吊孝送丧,应不忌。且如太岁在南方,将终年不向南行乎!

黄幡 豹尾
《乾坤宝典》曰:“黄幡所理之地,不可取土开门;豹尾所在之方,不宜嫁娶兴造。”

按子午卯酉年,黄幡即官符,豹尾即吊客。寅申巳亥年,黄幡即白虎,豹尾即丧门。辰戌丑未年,黄幡即太岁,豹尾即岁破。当从各神以为制化。黄幡为岁三合墓地,忌取土开门亦属有理,如不得已而用之,则取天道天德月德到方可矣。豹尾尤轻,嫁娶非忌其方,惟上轿下轿忌向之。凡凶煞皆然。豹尾却不足忌也。

巡山罗啰 病符 死符 小耗

《宗镜》曰:“巡山罗啰忌立向,不忌开山修方。”《通书》曰:“以一白水星制之。”《明原》曰:“病符主灾病,死符小耗同方,忌冢墓置死丧及穿掘造作。”

按巡山罗啰为太岁前一位,逼近太岁,故立向忌之。寅年在申,巳年在丙,申年在庚,亥年在壬,虽近而不同宫,对宫双山之月,有吉星到山到向,坐山乘旺,犹可择吉取用。若子年在癸,丑年在艮,卯年在乙,辰年在巽,午年在丁,未年在坤,酉年在辛,戌年在乾,则与太岁同宫,勿犯可也。《通书》谓以一白水星制之,则误作四余之罗啰,以为属火,谬矣。病符为旧太岁,故亦忌立向。死符为旧岁破,故亦忌开山。然皆小煞,子午卯酉年犹与太岁岁破同行,余年则性情迥别,各取山向三合月吉星盖照,便自可用,但日时勿干犯本年太岁破耳。
岁刑 六害 月刑 月害附

《通书》曰:“岁刑忌修方,六害忌开山,月刑月害止忌修方。宜取太阳、三奇、紫白、禄马贵人制之。”

按辰午酉亥年,岁刑即太岁。未申年,岁刑即岁破,开山立向修方皆忌,吉不能制也。余年止忌修方,太阳六德可以化之。月刑亦然。六害为六合之冲,故忌开山,然惟辰戌年叠灸退,巳亥年叠劫煞,子午年叠岁煞。当兼补制之法,而以太阳六德化之。余年则凡有吉星到山,三合月六合六德日即吉,惟六合月不可用。盖岁之六合月,则六害为月破,六害之六合月,则月又为岁破,皆不吉也。若月害,对方即是太阳,但择吉日即可修,惟忌刑冲耳。

蚕室 蚕官 蚕命

《堪舆经》曰:“蚕室所理之方,不可修动。”《历例》曰:“蚕官所理之地,忌营构宫室。蚕命所理之地,不可举动百事。犯之,皆丝茧不收。”
按蚕室蚕官蚕命为岁方长生之宫,皆无凶义,而《堪舆经》、《历例》以为丝茧之占,亦恐伤生气耳,非凶煞也。应忌于其方修作蚕室,若养蚕则又应为吉方,余当不忌。

力士 飞廉

《堪舆经》曰:“力士所居之方,不宜抵向。”《神枢经》曰:“飞廉所理之方,不可兴工动土。”

按力士恒居太岁前维,辰戌丑未年与巡山罗啰同位,太岁同宫,不惟不宜抵向,修造亦不可犯。余年不忌也。飞廉亦小煞,子丑寅午未申年同白虎,卯辰巳酉戌亥年同丧门,当同各煞制之。

火星

《通书》曰:“独火打头火月游火,忌修造,不忌安葬。然必与年遁丙丁,或月家丙丁独火会合方忌,不会不忌。丙丁独火不与诸火会合,亦不忌也。宜用一白水星水德制之。”又本曰:“忌用丙丁、寅午戌月日时,并丙丁奇、九紫,助其火气。”

《宗镜》曰:“打头火即大煞,为太岁三合旺方,又为金匮星。书云:人家衰弱修金匮,独火将星原同位是也。盖大旺则亢,亢则属火,然制化得宜,修动旺方则发丁旺家。惟子午卯酉年叠岁君不可犯,其余年分仿上制三煞法,以三合局制之。《通书》忌用寅午戌局,非是若巳酉丑年打头火在酉,不用寅午戌火局,何以制金之旺气乎?此煞与天官符,俱可吉可凶,不与三煞比。三合制矣,再得年月一白水星,或年月壬癸水德,本命贵禄尤妙。四柱忌用丙丁,至八节之丙丁奇,则又吉而不忌也。年金匮不空,则修月金匮尤稳。月金匮又不必克,但诸吉同到则吉。寅午戌月在午,巳酉丑合在酉,申子辰月在子,亥卯未用在卯,择吉日修之,主发人丁。亦要无别紧煞乃可。”

按制火星之法,诸说皆同水德壬癸也。年家用年干起五虎遁,月家用月入中宫,顺数至壬癸是也。四柱忌丙丁,不忌寅午戌。《宗镜》说是。三奇丙丁,三元九紫,虽不忌,亦不取耳。月家金匮方,今《通书》不载,然亦有理。四仲月会月建,亦须避忌,与太岁同。

金神

《通书》曰:“金神遇天干庚辛者,宜用天干丙丁制之。遇纳者司金者,宜用地支巳午制之。更宜用丙丁奇、太阳、罗星、九紫及寅午戌火局制之。”

《宗镜》曰:“金神忌修方动土,犯之主目疾。盖目属肝,肝属木金能克木也。葬事不忌。制之之法,以火克之而已。庚辛干者为天金神,以丙丁干制之。纳音金者为地金神,以纳音火制之。又八节之丙丁奇,或年家之九紫有气,皆能制之,修作无害,非甚紧煞也。巳月金生,申酉月金旺,则不可犯。金神在申酉方,谓生旺得地,则必于火旺之月,以寅午戌三合制之。若在午未方,则火地克之,不待制而自可修矣。”

浮天空亡

《通书》曰:“浮天空亡乃年干纳卦绝命破军之位,用天德月德照金本命贵在禄马制之。”

按浮天空亡以年干取纳甲之卦,又以卦变绝命兼取所纳之干,较之阴府太岁取义更为纡远,名本《通书》俱用之,然亦年家小煞耳。当以六德照之,非但天月二德而已。绝命破军于九曜属金,取三奇九紫到方,于义为切。贵人禄马,则通倒也。一说用月日刑冲之,大谬。夫以月刑冲之,则其方系月刑月破矣,以日刑冲之,则其方系日刑日破矣。二者皆选择之所忌,欲制凶而反如凶,可乎?
破败五鬼

《通书》曰:“修造犯之主虚耗。宜用太阳、三奇、岁月德合、岁命贵人禄马制之。”

按破败五鬼为年干纳卦之冲,较之浮天空亡,尤为小煞。岁月德合制之固为亲切,然太阳三奇紫白有一吉星到方,亦自可修矣。

月厌 五鬼

月厌为堪舆宗旨,董仲舒言之极详,今时宪书与天道天德并载于逐月之下,天道天德用日而兼用方,则月厌当亦兼方论也。子午卯酉月与建破同方,必不可犯。巳亥月次之,寅申辰戌月为月三合,丑未月为生气,太阳丙丁照之,可用。又按古有岁厌之说,子年起子,逆行,与月厌同义。五鬼子年起辰,逆行,常居岁厌三合前辰。今以方位考之,则五鬼乃月厌之白虎,厌所谓前,犹岁所谓后也,为月厌之后,从阴中之阴,故曰五鬼。然亦小煞,太阳、三奇、紫白、禄马贵人盖照,皆可用也。

月建 月破

《天宝历》曰:“月建所理之方,战斗攻伐宜背之,不可抵向。” 《太白经》曰:“五帝所在,出军不可向之。”

按月建可坐不可向,月破可向不可坐,与太岁岁破同。岁尊而月亲也。《通书》建破论日而不论方,大小月建论飞宫而不论定位,殊失其旨。世俗春不开东门,夏不开南门,秋不开西门,冬不开北方,则《太白经》五帝义也。

大月建 小月建

《通书》曰:“大月建忌修方动土,小月建即小儿煞,止忌修方。用禄马太阳三白九紫制之。” 《宗镜》曰:“月家土煞为大月建,小儿宫亦凶,大月建尤凶,不可制,造葬皆忌。《通书》迁葬不载者,非。”

按小月建阳年以正月寅建入中宫,阴年以正月起艮,逆飞九宫,三年一周,十五年三元,周而复始,则大月建者乃月干支飞宫,即其月入中宫一星之本宫耳。详见义例。以理而论,自较月建之定位为轻。《通书》说是。《宗镜》据俗术之妄说,谓大月建主伤宅长,而反诋《通书》不忌安葬为非,实为过当。且太岁三煞亦或止忌山或止忌向,或止忌方,安有山方中宫只占一处,遂无往不忌之理乎?其曰月家土煞则是。然亦惟子午卯酉年正七月,辰戌丑未年八九月,寅申巳亥年十一月,大月建与本月建同宫,谓之还位,及叠戊己五黄,或入中宫,则不可犯,余月则有贵人禄马六德之奇到方,便自可修。如太岁叠进吉星是也。大抵术士之说,多自相矛盾而不可通。如谓月建为吉凶众神之主,叠吉星则吉,而又谓大月建凶不可制,其不可从明矣。 

以上各条,各随其义,以为制化。若煞多而大凶,则不可犯,若二三小煞,则参互取义可也。

四柱法

四柱以年为君,月为相,日为有司,时为胥吏。所贵支干纯粹,成格成局,扶龙相主。如君臣合德,官吏奉法而人民实受,其福也。年为君,故四柱切忌冲动太岁。月为相,当旺时,故扶龙山相主命,必择龙山主命旺相之月,而制煞修方必择煞神休囚之月。日为有司,君相之德赖以承宣,故日之吉凶较年月尤切。用日法,又以日干为君,日支为臣,干重而支轻。日干必要旺相,切忌休囚,总看月令以辨衰旺。如寅卯月,遇甲乙日为旺,丙丁日为相,皆吉。如庚辛日为废,壬癸日为泄,戊己日为受克,皆不吉也。然此不当令之日干。如四干三干一气,则比助身强。如二月用四辛卯,此大八字也,难逢难遇,则取小八字。如五月,甲日休囚。杨筠松亥年修卯方地官符,用癸亥年戊午月甲午日丙寅时。盖甲日生在亥,禄在寅,又有年干癸水,亥宫壬水以生之。此古人扶持日干之法也。此之谓小八字,以四柱支干不纯,将就取用也。杨公曰:“取干最宜逢健旺。”即日干也。《造命书》曰:“日干休囚非贫即夭。”皆名言也。若日干休囚而又无比肩,无印绶,立见退败。用时有二法。或与本日支干一类,或日干之禄时而已。时神吉凶,不必拘也。

四柱最忌地支相冲,大凶。冲龙冲山冲主命,亦大凶。天干克龙山,凶。惟辰戌丑未为四库,自冲可,冲山亦可,冲主命则凶。

凡四柱得天干一气,或地支一气,或两干两支不杂,或三台,或三奇三德,谓之成格。三合局谓之成局。皆吉格也。然必扶龙山相主命乃吉。如是则体立矣,再得日月奇白照临山向,又四柱之贵人主命乃吉。如是则体立矣。体用兼全,上也。然有体而后求用,切不可鹜用而失体。

按《宗镜》四柱法,造葬皆然。其上取大八字,其次亦取小八字,谓用时止有二法,则其义未备。三合六合贵人皆吉,不专取禄。如申年月申日,则禄为破。要在合年月以取用耳。小修止择吉日吉时,与山方年命生合则吉。盖选择所以利民,过拘则废事,篇中所谓“难逢难遇”是也。

用日法

日贵旺相得令,忌休囚无气,而日干尤重。日之吉凶,全看衰旺。日之衰旺,全看月令。当令者旺,受生者相,皆大吉。克月令者囚,受克于月令者死,皆凶。日生月者休,亦不为吉。故母仓非上吉日。

寅卯月,甲乙寅卯为旺,丙丁巳午为相。巳午月,丙丁巳午为旺,戊己辰戌丑未为相。申酉月,庚辛申酉为旺,壬癸亥子为相。亥子月,壬癸亥子为旺,甲乙寅卯为相。辰戌丑未月,戊己为旺,庚辛申酉为相。此内惟戊己日忌动土,亦忌修中宫。天干旺相者吉,支旺者有转煞之疑。二月卯,五月午,八月酉,十一月子,乃谓转煞。然古人葬课四卯四午四酉,是不忌葬也。杨公取午月甲午日修官符方,是不忌造也。古人用四辛卯,亦天干四废,四辛相扶,故不忌也。

日干休囚,四柱又无印绶比肩,贫贱夭折之课也。切忌勿用。

寅月甲日,卯月乙日,巳月丙日,午月丁日,申月庚日,酉月辛日,亥月壬日,子月癸日,既得令而又得禄,吉而又吉者也。辰戌月戊日,丑未月己日,虽不得禄实得令,中吉。

日干为君,支为臣,与月令同气,或与月三合,或月建相生,及天德岁德月为上吉。三德合日,天恩天赦日为次吉。

《通书》忌天吏日,与年灸退同,寅午戌月忌酉日,亥卯未月忌午日,申子辰月忌卯日,巳酉丑月忌子日,即三合死地也。甚有理,亦主退气,不致伤人。
破日大凶,与月相冲。日冲岁亦大凶。

正四废大凶,谓支干俱无气也。傍四废亦凶,或支或干无气也。《书目》云:“傍四废吉多可用。”

荒芜日次凶,与四废大同小异,亦是失令休囚之日,春巳酉丑,夏申子辰,秋亥卯未,冬寅午戌,然正二月止忌酉日,三月止忌丑日为准。三季仿此。有谓百事皆忌者,谬也。

四废荒芜相兼日尤凶。春酉、夏子、秋卯、冬午。

建破平收,俗之所忌,然惟破日最凶,必不可犯。建日吉多可用,平日甚吉,收日吉多无妨。《书》云:“其日与黄道天月德并,可用。”

凡辰戌丑未月修作中宫,决不可用戊己日,盖中宫与四季月皆属土再见土日,必不吉。

按《宗镜》用日法,专取旺相,自为一家之言,而与建除丛辰诸家亦不相背,甚为可取。然其论戊己日,则谓辰戌丑未月日忌修中宫者是,谓动最忌者非。论四废日,则以正四废为凶者是,以傍四废为凶者非。荒芜日即五虚日,以忌百事为谬者是,谓一月止忌一字者非。盖古人造葬,四柱取金局,故春月忌巳酉丑,及庚辛申酉年月日时,卯月本冲,故万忌,非谓见一字之即为荒废也。且又有比肩相扶之法,亦非概以荒废为凶。观其谓子午卯酉转煞,而又载古人之不忌以为明征,其义可见。至其以寅月甲日,卯月乙日为得令得禄,则醇平其醇,胜于复日之义远矣。总之,日神吉凶皆以生旺米,四时五行至为活变,当与宜忌对看,则轻重取舍甚明,至以年时合成八字,则又非宜忌之所能尽,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用时法

时才,日之用也,全在帮扶日辰,或与日支干比和,或与日支三合六合即吉。时家吉凶神,不必尽拘,惟贵人禄马为吉。如甲戊庚日以丑未时为贵人,甲日禄到寅时,子辰日马到寅时是也。

时冲月令冲岁君皆凶。大事则忌,小事可勿论。

时破大凶,日支冲时支也。如子日午时之类。

时刑次凶,日支刑时支也。如子日卯时之类。

五不遇时次凶,时千克日干也。如甲日庚午时之类。三远歌曰:“纵得三奇与三门,五不遇兮损光明。”可知其凶,切忌之。

旬中空亡截路空亡忌出行,不忌葬事。

时建吉,与日比各也。凡犯五不遇则凶。古人多用建时,决不用破时,用五不遇者亦少。杨筠松葬丁己亡命子山午向,用壬申、戊申、壬申、戊申建时,五不遇,然取两干不杂,地支一气,又戊禄到己,申与己合,且戊壬同生于申,故不以不遇为嫌也。凡用时,小修则只取帮扶日主,大修与埋葬则要帮扶四柱,使四柱纯粹,以补龙山相主命,乃千古不二之法也。

孟月甲丙庚壬时,仲月艮巽乾坤时,季月乙辛丁癸时,谓之四大吉时,又为神藏煞没。但学者不明归垣入局之理以取吉耳。如正月雨水后亥将用事,用子时上四刻作壬子山向,则为神藏煞没。其甲庚丙山向亦仿此推。每一日只有一时诸星归垣入局。如太阳在子,则壬子时吉。太阳在午,则丙午时吉。此即归垣入局之妙也。

吉莫大焉。《元经》云:“善用时者,常令朱雀铩羽,勾陈登陛,白虎烧身,元武折足,螣蛇落水,天空投匦。所谓六神悉伏也。如不得六神悉伏,则得吉将加时,亦吉。” 

日干不旺,用禄时则旺。如甲日寅时,乙日卯时,皆吉时能帮日干及帮四柱者。真吉神也。时家亦有三紫白,仿月例推。遁甲奇门时,乃行兵之用,非为造葬也。然造葬修方嫁娶上官出行等事用之皆吉。

凡选时用奇门之法,先以超接为定,次看禄马贵人到局,与奇相合,其为上吉,能解一切凶煞,如吉致富。如奇到而禄不到,为独脚奇。禄到而奇不到,为空亡禄,不能为制煞之用也。

按《宗镜》用时之法,甚为切当,惟四大吉时一条,误以四煞没时为神藏煞没,辨见义例。《元经》六神悉伏,则神藏煞没之正义也。其曰太阳在子,则壬子时吉,太阳在午,则丙午时吉,专取太阳,当自为一义。其以壬时为子时上四刻,于义尤精。见义例贵登天门条下。其曰壬时作壬子山向,乃取真太阳取山到向之法。但时刻系天常赤道度,山向系地平方位度,惟北极之下赤道与地平合,十二支占时之中四刻,八干四维占前后时各二刻,合之亦为四刻。如巳正二刻至午初二刻,属丙方;午初二刻至午正二刻属午方之类,自是以南则北极渐低,偏度渐多。又夏至日行北陆,距地平远,则偏度多。冬至日行南陆,距地平近则偏度少。术家不明天学,乃以二十四方位为二十四时,既与六壬之法不合,又不与山向相应。今按京师北极出地,推得各节气太阳到方时刻,列为表。

造葬权法

《通书》云:“凡修造,必身命年月方向皆利,则修作吉。如或不利而又不得不作者,则当迁居,自所迁之处视所之方为吉可也。如年命利作兑不利作震,则当迁居而东,即居于东,则自其居视所作之方,昔为震者,今为兑矣。自此作之,则无不可。

“论作方终始,凡所作止在一宫,选择固易,如连跨数宫,有吉有凶,则当于吉宫起工,自此连入不利宫,殊无害也。若兴造月日利而工作未办,则略起造以应日时,自此接连以作之,固无不可也。及其毕工,须归福德之方,吉。
“论取土方道,太岁三煞官符大小月建等,忌取土,若远隔百步之外,目所不见,则不问方道。

“论清明前后修墓法。凡已葬墓堂,或加土,或种树,或砌祭台,或破坏修整,宜于寒食清明之间鸠工修作,不论山向年月日时。按《荆楚豇》,寒食系冬至后一百零五日,以古历平气计之,清明在冬至后一百零六日半,寒食乃清明前二日也。魏时寒食亦是三日。

“论竖造宅舍,大寒五日后择日拆屋起手,立春前择日竖造完工,不忌开山立向年月克山家及岁月貏凶神,谓之岁官交承。如已过立春后,年月凶神方位已定,不可修作。如方位无凶神,修作无妨。”

论安葬择大寒五日后立春前,先择日破土,又择日安葬,不忌开山立向年月日时克山家诸凶神,要于立春前依时谢墓,或于来年寒食清明节加土谢墓。

“论凶葬法。凡人初死,乘凶葬之,虽值凶神亦不为害。今人尽三日之内,或一旬之内,并不问开山立向年月,但择日破土,尽一日之内成败,俟凶神过方,加土谢墓。”

右权法,世多用之,虽属变通而亦有理。利用之道于斯备矣

以上是转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